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正言顺。”

  

   张永利说:“文化革命是大家的事,每个人都不能游离在外,没有逍遥派,你这个命题不成立。况且,双龙街的革命是你第一个站出来的,这个事情众所周知,至于后来没有参加派性,有各种原因,有个人的,也有社会的,我们不去分析它。革委会是一个新生的政权,要体现它的革命性,如果没有群众组织的代表参加,清一色由过去的老干部组成,就背离了革命的初衷,就会让群众认为我们是新瓶装老酒,换汤不换药,这是个原则问题。现在组织请你出山,也是基于这个考虑,是一项政治任务,仝老师你再考虑一下。”

  

   仝老师想了想说:“你都把问题提高到政治层面了,我还能有什么想法?”

  

   事情定下来后,张永利去见王嘉仁。

  

   王嘉仁说:“恭喜你,高升了,副主任是个甚官?”

  

   张永利脸上有些发烧,他知道,王嘉仁在取笑他,便说:“什么官?跑断腿,说烂嘴,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说好话。我现在求你来了。”

  

   “求我?有甚事求我?”王嘉仁说,“你敢不是刚上台就催粮要款来吧?”

  

   “不是”,张永利忙说,“催粮要款有老丁,我是来给你通知,让报社来两个记者,给你整理个材料出来,让你当模范。”

  

   “别,”王嘉仁说,“你是打算把我架在火上烧呢?我有甚光荣的事情值得人家学习?种地就是农民的本分,再平常不过了。”

  

   张永利忙说:“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人人都干好自己的本分事情,国家的发展就更快了。上级要求抓革命,促生产。我理解,抓革命是个号召,促生产才是本质。想想,如果生产搞不好,天天打打闹闹,老百姓能满意?国家能发展?所以,我们以后的工作就是促生产。这两年,不管外面环境多么严酷,你们坚持种地打粮,用实际行动支援了革命运动,稳住了民心,这个功劳是巨大的,我已经报请了革委会的主要领导,大家一致认为要对你们这种行为给予表彰,你好好准备一下,记者过两天就来。”

  

   王嘉仁还是有些不理解:“你开玩笑吧,我在安排生产时,没说过要怎么革命的话,现在我也不会说,你让我编瞎话?这不和大跃进吹牛皮一样了?”

  

   张永利说:“你就实话实说,假话有人替你说,这个不用你操心,主要是宣传一种精神。搞革命嘛,如果生产一团糟,老百姓流离失所,那叫什么革命?那是跑土匪。你们没有这样,说明你们大方向是正确的。老王,搞清楚了,这也是政治的需要。我们干部、群众都一样,都是革命棋盘上的一颗棋子,需要你过河时你就得过河,就这么个简单道理。”

  

   王嘉仁不说话了。张永利知道老王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便转了话题:“你对公社革委会领导班子的安排方案有什么看法?”

  

   “你让我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当然是实话。”

  

   “你不该把老高放进去,他就是一个搅屎棍。”

  

   张永利吃了一惊:“他不是挺有威望的吗?再说,他是那一派的头啊!”

  

   “因为他有威望所以更臭。老家伙不省心,爱出风头,迟早有一天会把双龙街又搅得乱糟糟。”

  

   张永利奇怪:“从何说起?”

  

   王嘉仁说:“没有他,双龙街的革命动静闹不到这么大。没有他,兴许刘县长还死不了。人常说,葫芦配南瓜,臭鱼找烂虾,他去了城里,有常山菊支持他,才敢仗着胆子回双龙街。他回双龙街干什么?明摆着是来报仇的,要不是刘武装打败他们,还不准发生什么事呢?”

  

   张永利问道:“不是你当时放他跑的吗?”

  

   王嘉仁说:“放他跑是因为他好歹是一条命,我也是在帮刘武装,我要是不放他跑,刘武装就会背负一辈子罪名,都是本乡本土的人,没必要弄得你死我活。没想到,放了他,倒把刘县长害了,他要是不给刘县长开条路,刘县长不可能回双龙街,不回双龙街,也可能就死不了。”

  

   张永利说:“你这话说的有些差池。刘县长的死和两派组织没有关系。我做了调查,实际上,两派都想保他,是让人钻了空子,公报私仇,说穿了是一种阶级报复。这个罪过你不能记在老高的头上,他也是好心,不愿意看刘县长被人当猴耍。说到老高会把双龙街搅乱,你给我好好分析一下,让我提前有个预防,安定团结的局面来的不容易,千万不能出乱子。”

  

   王嘉仁说:“我也说不清,只是有一种预感。这个人不省心,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要成精。比如说,这跳舞的事,一天都不拉,你扭来扭去有甚意思?革命就这么个闹法?他还没上台,就来跟我说,要我组织社员去跳舞。我说,农民主要是劳动,你组织市民、学生跳就行了。再说,我们硬胳膊硬腿的,怎么跳?干一天活回来再去跳舞,能受得了?我听刘二说,他还去找和尚,让和尚跳舞,这不是闹天大的笑话吗?和尚是干这种事的人吗?你有空给他捎个话,农业社是一级机构,让他少插手我们的事。当了委员更不能指手画脚,按你们的话说,当领导要为民服务呢。我们是人民,他应该为我们服务才对!”

  

   张永利有些为难,跳忠字舞是他的安排,是他给老高下达的任务,王嘉仁是不是在转弯抹角给他提意见?他只好说:“这是运动中的一个形式,全国上下都这样,不弄不行。这样吧,你们看情况办,太忙了,少跳几回;不行的话,叫一些婆姨女子去跳。我同意你的话,但这个话不能往外说,这也是个政治问题。”

  

   王嘉仁有些生气:“我就怕你说政治问题。一讲政治问题,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少讲些政治行不?少讲些政治,反革命就全出笼了?”

  

   “不能”,张永利说,“老人家说,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政治也一样,不讲政治,天下会乱。”

  

   王嘉仁说:“我和你尿不到一个壶里。我看越讲政治天下越乱,不信,你等着瞧。你现在当了主任,我跟你说话就有了距离。我讲的是实话,你讲的是虚话;我讲的是心里话,你讲的是官话。我就不相信,你说个实话就这么难?你说了实话,老人家就能杀了你不成?他在延安时就说过,实事求是,现在那石碑还在纪念馆里。我看,不是他老人家说错了话,是你们这些歪嘴和尚念错了经。给老高捎不捎话由你,他要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来骚扰我们,看我叫社员们想个办法把他得腿卸了!”

  

   张永利无声地笑笑说:“我提醒他就是了。不过,你也不要为难他,他做的工作也是上边安排的,你们互相体谅一下,事情就好办了。你刚才提到和尚,我没看见他,他最近还好吧?”

  

   “没见他有甚事。他那人心大,又不惹是生非,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你跟他说,叫他小心一些,念经烧香的事情不要叫人看见。一旦叫人告上去,很麻烦。”

  

   王嘉仁不以为然:“没有人跟他过不去,他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还有人要在他头上垒窝?”

  

   “我是让你提醒一下,他是个聪明人,能懂得我的意思。下一步要清理阶级队伍。解放都二十来年了,能有多少阶级敌人?运动一来,就有些人胡抓挖,咱们有过这种教训。我给老丁说了,不能搞扩大化,可是防着防着就收不住了。”

  

   “哎。”王嘉仁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以为武斗结束了,一切都好了,可以安心种地了。弄半天,还是不太平啊!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不算数,你们上边叫我咋办我就咋办。运动嘛,总该有个头啊,这咋像河水一样,一波推着一波?你说,你都是主任了,县里边的头头,你也管不了这些事情,我们平头百姓有甚办法?老人家花了眼,就看不清这个世道?”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谁说老人家瞎了眼?你敢说老人家瞎了眼,我看你才瞎了眼,敢在阴暗的角落里骂老人家。”

  

   两人大惊失色。王嘉仁大怒:“你狗日的敢在门外偷听我说话?”

  

   来人是刘二跩:“我偷听了咋样?你对老人家不忠,你就是阶级敌人!“

  

   张永利正色说道:“胡说!老王说老人家花了眼,你想污蔑谁?我在这里坐着呢,又不是你一个人长耳朵。“

  

   刘二跩说:“说花眼也不行,老人家万寿无疆,咋会花眼?“

  

   两人哭笑不得。王嘉仁心虚,他有点被吓坏了,连忙说:“我不对,不该议论老人家。你说,你来干甚?”

  

   刘二跩说:“我要当队干。我有功,当不了公社干部,还不能当队干?”

  

   王嘉仁说:“不行。队干是选举制,有人选你你就当,没人选你,我做不了主。”

  

   张永利也说:“刘二跩你不要胡搅蛮缠,我上次跟你说过了,你屁股后面可是有一摊屎,你要是敢跳出来,首先抓的就是你。不要以为你抓住别人的片言只语,就想兴风作浪。老人家看得清,你这种人就属于跳梁小丑。”

  

   “什么叫跳梁小丑?”

  

   “就是不务正业,上蹿下跳!”

  

   “那我就当跳梁小丑。”刘二跩说, “下午,我就写张大字报贴出去,揭发你们的罪行。你以为你当了官,我就怕你不成?天底下我就怕老人家一个人,别人在我眼里就是个毬!”

  

   刘二跩走了。刘二跩脚步刚刚地下了坡。

  

两人面面相觑。王嘉仁一个劲地叹气,怪自己太天真,没说对话,惹下这一身骚。王永利劝他:“瞎和花在咱们方言里发音一样,有时候也要说假话。我看刘贫协老了,一直想放后生一马,给他个学好向善,重新做人的机会,他不珍惜。他干了那么多坏事,群众、武斗中死者家属不停地告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