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贺医生取了个杯子,给刘二跩倒了杯酒精:“喝,接着说。”

  

   “死不了吧?”刘二跩小心翼翼地端起酒杯,“别毒死我。你想死,我还没活够。我还想有朝一日掌双龙街的大权呢!”

  

   “废什么话?”贺医生说,“寡妇梦毬呢,尽想好事。你刘二跩就是双龙街的搅屎棍。你掌了权,鸡犬不宁。你干了那么多坏事,政府不对你下牙爪就对得起你了,还想着掌权?以后别说这些漏气的话了,叫人家笑话。你好好学习人家仝老师,拉了那么多车煤,拉出个委员来,便宜叫逍遥派捡了,大红桃让这个家伙摘了,这是个甚道理,你想过吗?”

  

   刘二跩伸长脖子将酒精喝了:“没想过。这酒还行,不太辣。”

  

   “这就叫以柔克刚。他妈的,知识分子就是有心眼,他用一碗烂烩饼挑起了双龙街的两派争斗,造就了一个革命旗手的形象。后来,又以一个劳动者的面目出现,博得了张永利和你们农业社里人的同情,认为他是一个与工农结合,改造好的知识分子,所以要拉他入革委会。人说,狗尿到头上才交好运,也没见有狗尿他得头啊!”贺医生说,“我想着就来气,日他妈,咱哥们提着脑袋出生入死,竟然抵不上一个煤贩子,这是什么世道呀!”

  

   喝了两杯酒精,刘二跩有些脸红脖子粗:“要不,咱们找他理论理论?”

  

   “扯淡!”贺医生说,“你找他有甚用?让他把委员让给你?不成,真正管事的人是张永利,张永利和以前主事的刘县长只差半个官阶,权在他手里掌着,这个人和咱有仇,他是联指,反对派,肯定不会把一碗水端平的。说小点,他是不公平;说大点,他就是在有意报复。我看这个事情还是得去找老高,要让老高认识到问题的实质和严重性。否则,靠咱两没有用,人家根本就没把咱们往眼里放。”

  

   刘二跩觉着贺医生的话句句在理,嚷嚷着说:“不喝了,找老高,找老高去!”

  

   老高在参加会议,张永利主持讨论成立革委会的事宜。他说,目前,革命形势一派大好,武斗被有效制止后,全县上下欢欣鼓舞,人民群众终于盼来了安居乐业的好时光。但是,革命尚未成功,大家还须努力。根据上级指示,下一步的斗争方式主要是抓革命,促生产,要清理阶级队伍。武斗结束了,文化大革命没有结束。文化大革命是个长期的战斗任务,我们知道,事情能到今天,大家都作出了努力,不容易。所以,放弃以前的观点,不管你是联总还是联指,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听老人家的话,三忠于,四无限,这是运动的中心。这一点,老高你有经验,有些必要的活动要组织进行,比如跳忠字舞要继续,各村各队要修忠字台,有条件的地方要为老人家塑像,要造声势,要把运动搞得有声有色。

  

   老高说:“没问题,这个事情交给我,我保证做好。”

  

   张永利说:“要注意,革命就是集体领导,有事大家一起讨论决定。当然,要听丁书记的意见,他是主要领导。另外,刘部长,你得盘查清点散落在群众中的武器,这也是个大事情,必须做到无事故,无遗留,群众无怨言。”

  

   刘武装说:“好,我带头,我手头有一支二十响,先交了。不过,作为武装部长,我想问,民兵组织要不要恢复,这些问题还得要领导出指示,我们照办。

  

   张永利说:“先收枪。这项工作结束后,考虑成立民兵小分队,维持地方稳定。但这个小分队必须和革委会保持一致,不得持派性观点,这是原则!”他停了一下接着说,“群众反映,双龙街这一年多来赌博成风,有一些人输得倾家荡产,还有人索性把婆姨输给人家,这个事情要管。这是四旧,是歪风邪气,一定不能容忍。革委会成立以后,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在促生产上。六四年老人家就提出了学大寨。这两年来,这个运动执行的不够好,我看,全县先从我们这里开始,要学出个结果来。如何做,老丁你们写个报告,将来报县革委会。如果可以的话,将向全县推广转发。这两年,有许多农业社散了,名存实亡,我看王嘉仁领导的双龙社就搞得很好,虽然上山的劳动力少了,但是粮食产量增加了,也没有出现逃荒要饭的人,而且还利用冬季农闲时坚持修地打坝。这是好事,要组织整理材料,革委会成立后百废待兴,我们需要这样的典型人、典型事。要割资本主义毒草,必须留好社会主义的苗。要知道,任何时候,正气树不起来,歪风邪气就打不下去。当然,在清理阶级队伍时,不能搞扩大化,不能将人一棍子打死。在这点上,我们犯的错误太多了,这个事情老丁一定要把控好。”

  

   老丁说:“明白。你一下子说了这么多,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干,急了肯定要出错的,我们努力干就是了。”

  

   张永利说:“那好,我就说这些,谁还有想法,请发言。”

  

   仝老师说:“我有点建议。早前我们夺权时考虑不周,给当时的工作造成了些影响。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向广大群众认个错,取得群众谅解。早知道革命的进程是现在这个结果,何必要夺权呢?”

  

   众人附和。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老高他们夺了权后,没有正经办过一天公,现在,仝老师把章子从和尚那里取了回来,是不是也需要有个仪式,向革委会移交呢?老高说:“责任在我,当时是我主张夺权的,既然大家有这么个要求,检查由我做,我给群众赔情道歉。仝老师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非常勇敢,自己深受重伤,还不忘保护政府权力,做出了非凡的努力。要是没有他得保护,不定权力会落到什么人手里,做检查的人应该是我。”

  

   丁书记马上说:“你们这样做,无疑是否定革命成果呢。章子回来了,事情就了了,以前的事不提了。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协力为新的革委会做贡献才对。”

  

   姜还是老的辣。张永利也觉得丁书记讲的没错,上边并没有否定夺权行为不对,那就没人敢说夺权行为是错误的,这个事情碰不得。他接着丁书记的话说:“我赞成老丁的意见,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你们夺权是运动的需要,现在把公章拿回来也是革命进程的体现。仝老师这个建议不妥。咱们现在成立的革委会,确实要巩固,不能一边革命,一边对同志们进行清算。以后,这种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要讲,是非曲直,群众自有公论,好不好?”张永利看看别人再没什么意见了便宣布散会。

  

   走出会场,老高被贺医生和刘二跩挡在了大门口。“有事?”老高问。

  

   “当然有事。”刘二跩说,“你高升了,连我们抬轿子的人正眼都不看一眼,我跟你要一个公道。”

  

   老高问:“什么公道,你说。”

  

   “我在咱们组织里出力多还是出力少?”

  

   老高说:“现在没有组织,说这话犯忌讳,有话直接说。”

  

   刘二跩忽然觉得没话说了,该说的他先前已经给老高讲了,便支吾了一下,推贺医生:“医生,你说。”

  

   贺医生嘴里冒着酒气,张了两回口才说:“我对你们这种安排有意见。”

  

   老高有些生气:“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不满意,没有捞到稻草?这是公社的安排,由不得我,也由不得张主任。有意见,你给老人家去提,不要跟我胡勒勒,我不爱听。从今天起,该干吗就干吗,贺医生好好上你的班,你要是还和以前那样吊儿郎当,沈院长不仅会扣你工资,闹不好会开除你。扛了几天枪,没什么神气的。扛枪是革命的需要,不扛枪也是革命的需要。现在革命需要你动手术刀,别的事情你就不要考虑了,要相信组织。”他扭过身子对刘二跩说,“还有你,从明天起上山修梯田。张主任说了,王嘉仁在困难时期能团结农民,使粮食产量不减反增,全县要树立他为榜样,你要是再敢给他下巴颏支石头,小心清理阶级队伍时把你管制起来,强迫劳动!”

  

   刘二跩急了:“凭什么要清理我?我又不是黑五类,响当当硬帮帮的贫农子弟,清理到和尚头上,也清理不到我头上。”

  

   “谁说的?”老高说,“我看你就是地富反坏右中的第四名,坏分子。要不你明天到街上去打问,有两个以上的人说你是好人,我就给你平反!”

  

   “你血口喷人,过河拆桥!”刘二跩喊着叫着,“日你妈,人怂遭人欺,马怂遭人骑,我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贺医生看老高说话这么强势,知道再争下去也无趣,连忙拉着刘二跩离开。老高的话里透露出一些信息,他敏锐地扑捉到形势变了,武装斗争结束了,另外一场战斗即将打响。他开始害怕了,丁书记是话里有话呀,他要是敢把枪藏下去,下一个革命对象一定是他。他觉得周身发冷,腿脚有些不听使唤。刘二跩问:“你咋啦,犯羊羔疯?”

  

   贺医生说:“我,交枪去。”

  

   “为甚?”

  

   “起风了。”

  

   43 谁敢说老人家花了眼?

  

张永利觉得安排双龙镇领导班子的工作比预想的结果要好。班子里的主要领导基本上由原领导担任,这样安排的好处是这些人业务熟悉,成员之间的关系也比较融洽,只要把派性问题控制住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为这个事,他提前做了工作,首先找老高谈心,然后把老高和刘武装等人叫在一起,让他们各自谈了自己的看法。他想问题最大的是老高,老高毕竟还有一帮子人,结果却出乎意料。老高说,要不是刘武装抓住他又放掉,这会儿早就命丧黄泉了。虽然对方持不同观点,但从个人关系上讲,人家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事情不光他要记一辈子,还会让他的子孙们记住这段恩情。老高感叹自己,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鬼迷心窍了,做了一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武斗后期,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定洗手不干,请假离开武斗队,这个事情贺医生可以证明。现在,让他当委员,他觉得问心有愧,如果领导觉得还有更合适的人选,让别人当。他当不当,一定会干好本职工作。老高的表态让张永利有些感动,张永利当即让刘武装表态,刘武装做了自我检讨,认为当时不该组织人打跑老高等人,说自己如果以派性组织出面当选委员,可以放弃;如果以军方出面,他愿意接受。刘刚也说,他是农业社的人,不参加最好,如果组织继续让他当民兵连长的话,他接着干就是了。只有仝老师不愿意,仝老师说:“我是局外人,早就当了逍遥派,让逍遥派当委员,群众会咋样看?如果革委会里需要知识分子代表的话,我推荐宋校长参加,人家资历老,又稳重,我当委员不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