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贺医生按照常山菊的指示,着手修理万三。他心里清楚,万三是个死老虎,在大众的眼里,他早就该死了。人们指责万三,一个小王八蛋,手里有枪,就敢寻仇杀人,要是手里有个大炮,会不会去炸天安门,手里有个原子弹,还不把地球炸翻?这种小人,活在世上是个累赘。同时,他们也指责支左部队,连杀人犯都不敢杀,还能管得住武斗队?支来支去,就是没有支老百姓。街里有些人,包括武斗队里的一些战士,对军方和联总处理万三的方法不满意,经常上门来找事,名义上是打探消息,实际上是趁着这个机会来教训这个小王八蛋。贺医生心领神会,叫人在以前为惩罚走资派、黑帮的搪瓷盆里注满了水,然后将已经干燥了的皮鞭浸在水盆里,摆在门口。来人提着鞭子,一边抱怨皮鞭太硬,不够软,一边笑嘻嘻地走过来,冷不丁地朝万三身上抽去。万三被打得嗷嗷叫,贺医生这才转过身来:“这是干甚?要文斗,不要武斗!”

  

   来人说:“我当他死了,他还活着?咋个文斗法,让我学习学习。”

  

   贺医生说:“要让他说清楚,为甚要杀刘县长?什么动机,谁指使的,是不是美蒋特务给他下达了什么命令——”

  

   来人又扬起了鞭子:“说!不说把舌头给你抽了!”

  

   万三浑身疼痛,呲牙咧嘴地求告:“你们赶快把我枪毙了,没人指示,我就想给父亲报仇。”

  

   “他跟你父亲有什么仇?”

  

   “我都交代了,三反中,刘县长把我父亲打成反革命分子,枪毙了。”

  

   “你替反革命分子报仇,无法无天了?睁开你的狗眼,现在天下姓共,不姓万,不姓蒋!”刷地一声,鞭子又落到万三头上,又添一道血印。

  

   贺医生说:“可见,你没有认识到犯罪的严重性,还得改造,接受批判。人想死容易,一根绳就吊死了,一碗水就呛死了。只是现在不能让你死,让你活着,难活上七八年。”

  

   天气很热,贺医生觉得脸上痒伸手一拍,抹了一手蚊子血。他骂道:“甚东西,敢来咬老子!”随后,他叫人拿来两盒蚊香,正好,刘二跩来了,贺医生说:“房子里有蚊子,不要叫小万被蚊子咬,点两盘香。”

  

   刘二跩将香点着。万三被绑在椅子上,没法活动。刘二跩把蚊香分别放在椅子跟前两边:“看看领导对你多好,好好交代罪行,想明白了叫我们。”说完,他和贺医生走出房间,将门锁上。

  

   贺医生对院里的小混混们说:“明天再来。”

  

   晚上,老高了来了。老高给刘二跩保证,不会放走万三,才被准许去见他。可是,万三头耷拉在胸前,脚下的蚊香已经烧完了。老高推了一把万三:“睡着了?”

  

   万三没有动。老高仔细一看,着急地连忙喊道:“熏死人了。”

  

   刘二跩说:“你喊叫甚哩,他这人命硬,死不了。”

  

   老高将万三从椅子上解下来,给他松了绑,一股屎臭味直冲鼻子。万三没死,大小便失禁了。刘二跩说:“好了,明天不用给他送饭了。”

  

   老高将万三拖到床上,想和万三说几句话也没有可能,万三仍处在昏迷状态,除了鼻息外,没有一处能动。人要活到这个份上,真不如死毬了。老高想。

  

   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万三死了。万三用昨天老高替他解下来的绳子吊死在床头。看样子,他是将绳套先拴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拴在床头最高处的横档上,最后侧身翻下了床板。在屋外看守的哨兵报告给了贺医生。贺医生淡淡地说:“才几天,我以为还能抗一段时间呢!怂包!”

  

   贺医生对刘二跩说:“叫老高通知队员,开现场批斗会。坏分子、杀人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要把他批臭,永世不得翻身。”

  

   刘二跩昨晚和常山菊鬼混了半夜,连着打哈欠,不耐烦地说:“他都死了,翻不了身了。你批斗他,他也听不见。再说,批斗他也得有个说词,把人叫来,说什么,咋说?”

  

   贺医生说:“刘县长不是你四爷吗?你代表刘县长的家属控诉他。”

  

   刘二跩想起了万三曾经打听刘县长的下落,便把经过和贺医生说了。贺医生说:“对。这说明他有预谋,他是藏在咱们革命队伍里的阶级敌人,想通过枪杀刘县长,向革命造反派示威和夺权。就这么说。”

  

   后来,老高来了。老高听说让他集中人开批斗会,还有些奇怪,问贺医生:“死毬了,有这个必要吗?”

  

   贺医生说:“必要大了,不让人晓得他自绝于人民,咋向群众交代?大家都等着这个结果呢。会上,你带头发言,你要把艾司令叫刘县长搞调查的事情说清楚,这是给刘县长补偿的最后机会了。”

  

   老高想了想也对,点头答应了。

  

   上午十点钟,批斗会准时开始,万三你的尸体没有被解下来,而由七八个人连床带尸首一起抬到院子里。联总在县城里的武斗队人员全部参加了会议,一千来人把会场塞得严严实实。联总大小头目,在主席台上就坐,有新闻记者带着能闪光的照相机咔嚓咔嚓地照相。贺医生主持会议,他宣布了万三的罪状后,领着大家呼喊口号。随后,让指定人员发言。

  

   老高首先发言,他说,万三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令人震惊。万三枪杀刘县长,说小了是个人嫌狭报复,说大了他是对社会主义的报复,对党的报复,是对目前轰轰烈烈的革命形势不满。大家都知道,刘县长虽然靠边站了,但是谁也没有定性刘县长是走资派,充其量也就是执行过一些不正确的路线,是人民内部矛盾。组织上看得非常清楚,才给他开了特别证明,让他去帮助搞社会调查。现在,他死了,他死得其所,我们要给他正名!据我所知,刘县长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47年,他和北川游击队一次就打死了七个胡儿子。说实话,我当志愿军也是他送我去的战场。他死于非命,我非常悲痛。我失去里一个老上级,一个好朋友,大家也失去了一个好县长,请允许我在这里为刘县长脱帽致哀一分钟。说着,他将帽子摘下,垂首弯腰站了一会儿。然后,接着说,“今天,杀他的人死了,这个人死的轻于鸿毛,他自绝于人民,就让他遗臭万年吧!”

  

   常山菊对老高的发言很满意,不停地点头。心想,老高总算还识大体,顾大局,在贺医生带领人们喊口号时,她小声地和雷大头交换了一下意见。雷大头说:“也好,这样做,最少让群众知道我们是认真的,反映了民意,满足了民众的诉求。”

  

   接下来是刘二跩发言。刘二跩不善言辞,说了半天后人们才明白,他说的只有一句话,就是万三杀刘县长是有预谋的,至于贺医生安排他说的话,他早忘在了脑后。后来,又有几个人上台发言,其中有程海。程海在这个事情上受到牵连,简单地说了几点认识,叙说了万三平时奸诈狡猾的一些事情外,提醒大家注意,革命队伍里也可能有坏人,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程海说,有人偷割战死者的生殖器,让革命队伍蒙羞,建议领导也应该把这个事情一查到底。我们是革命队伍,不能让这号人在里面浑水摸鱼,兴风作浪。

  

   刘二跩感到一阵紧张。还好,贺医生请雷大头讲话,雷大头推辞让常山菊讲。常山菊对程海突然在大会上提出割毬这事非常反感,没好气地说:“没什么说的,散会。”

  

   第二天,联总报纸刊出了张号外,将头一天开批斗会的情况做了个长篇报道。但是,报纸刚发出来半天,就接到军代表的命令:迅速收回,全部销毁。军代表说:“纯粹一帮子白痴,学伍子胥,鞭尸呀!”

  

   伍子胥是谁?大部分人不知道。常山菊问老高:“日他妈,好心办了坏事,这个伍什么是干甚的?”

  

   老高说:“古代有个剧目叫《文韶关》,为报复父兄被杀之仇,将仇人从坟墓里挖出来,用鞭子抽。”

  

   “这和咱有甚关系?”

  

   老高说:“解不开。”

  

   常山菊想了半天没有想明白个所以然。后来,她又问老高:“听说你最近迷上了跳舞,有意思吗?”

  

   老高立刻来了精神:“岂止是有意思,这是个最高境界的活动,我已经把它引进队伍里了。大家开始学习时,还不理解,跳着跳着,停不住了。一天跳两回,有人还跳三回。”

  

   常山菊说:“有甚好处?这么热闹?”

  

   老高总结了几条。老高说:“对个人来说,强身健体,净化灵魂,越跳越觉得离老人家近,越跳私心杂念越少;对社会来讲,活跃政治空气,增强文化氛围,增进团结友爱。反正,跳舞的好处说不完,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

  

   常山菊笑道:“不是我感不感兴趣,是接到上头文件,要搞三忠于,四无限,全国人民必须这样做。”常山菊停了一下,又问:“我就弄不明白,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就能提前晓得?”

  

   老高说:“差也。我又不是神仙,我是歪打正着。看人家跳时,被个熟人拉扯进去学会的。觉得这是个好活动,就引进队伍里。咱们那些人,一没事干就惹是生非,偷鸡摸狗,有这么个活动把队员们吸引住,也是件好事。”

  

   “好。”常山菊说,“这个活动倒是可以叫人宣传一下的,回头我安排。还有,部队上这些人不好惹,天天逼着咱们交枪。谈判,和他们不能来硬的。我有个想法,快到建军节了,不行的话,和他们联欢一下,你带着人上台跳舞,这个事情做好了,会对咱们有些好处的。”

  

   老高满口答应:“行嘛,这不难,我好好地选十来个跳得好的人上舞台,人多了不行。”

  

   40 立功心切

  

常山菊对处理万三的过程甚为满意,只是,在批斗会上,程海的发言让她心惊肉跳。她是个敏感的女人,程海话里有话,一定有人知道了事情的内幕。她问刘二跩,“割毬的事谁晓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