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跟抢差不多。那天晚上,他们叫开了看管人员的们,一窝蜂进去,将有用的东西全部搬走,最后由张永利、刘武装打了借条,作为凭证。张永利抱歉地对值班员说:“万般无奈,出此下策,给你留个借条,我们其中一人死了,还有一人能证明,别怕,将来时运来了,一定归还。”然后,他们去信用社,用同样的办法,将仅有的四千元钱借走。

  

   东西不多,钱也少,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刘武装说:“这不是个办法,支撑上两个月,还得去弄。关键是没子弹。这事情得想办法,万一人家打来了,我们就得抓瞎。”

  

   张永利十分苦恼:“没法子,供销社没有子弹,抢不来。就现在这力量,你出去打,也打不过人,想从人家手里夺也没机会。关键问题是我们各队离得太远,无法互相及时联系和支援,如果大家能够聚在一起,还能形成战斗力。就照现在这个样子,我估计支撑不了多久。”

  

   刘武装问:“主力现在在那个方向?”

  

   “好像是在走马驿一带。听说,省城方面准备支援我们几门炮,已经派人去取,不知道能不能拿到手。如果有大炮,那局势很快就会发生变化。双龙是咱们的根据地,现在变了,资源枯竭,如果群众关系和我们持续疏远的话,是不是根据地都没有意义了。尤其是刘县长被抓走后,群众对我们的意见很大,我们没有起到保护地方的作用,人家有理由远离咱们。”

  

   刘武装说:“局势对咱们不利,实在不行的话,赶快向主力靠拢,看总部能否帮助咱们渡过难关。否则,只能散伙。”

  

   张永利召集全体队员开会,讨论他们提出的方案,没想到,遭到了大部分人的反对。故土难离,大家不愿意外出作战。稍明白的人都看出来了,靠武力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假如联总方面不再追杀,散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连刘刚也说:“我看不如散了,迟早有这么一天。”张永利十分为难,他不同意散伙,但是又不能不尊重大家的选择。最后,他和刘武装决定,由他们二人出去去联络主力部队,其他人可以散伙,各人将枪带回家,什么时候集合再通知大家,但有一点,一定要把武器弹药保存好,以图再起。

  

   有队员说:“不可能再起了。本来就是一盘沙子,撒到水里还能聚起来?”

  

   刘武装说:“世事难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落草为寇的人还可能被招安呢。假如人家到乡下来追杀你们,你伸着脖子叫人砍?到时候,我不叫你,你们也会往一起聚的。大家回家后,互相之间多关照着点,有困难帮助解决,毕竟我们在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快一年了。好不好,各位珍重!”

  

   随后,他将刚才借来的钱和物资,平均分给大家,宣布解散队伍。

  

   这是个生死离别的场面,长时间在一起战斗,队员们彼此之间都有了感情,互相之间说了些平时都不太说的话,在夜色苍茫中,各奔东西。

  

   较张永利,刘武装更是感慨,这支队伍是他一手组建的,许多队员是他领导的基干民兵,每人的脾气、秉性他都能说清。在一起训练作战,吃穿住行,打县城,人家把他从死亡线上拖了回来,一下子突然离去,让他心里十分不忍。张永利安慰他,“没啥,只要我们都能活着,总有团聚的一天。再说,他们也是本地人,互相之间的消息也能打听得到,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放下武器就不是兵了,即使对方来了,又能咋样?抓赤手空拳的老百姓,我看他们没有这个胆量。我听说,支左部队最近在县城出入口设了许多哨卡,阻挡武斗队员出城,联总再来双龙街的可能性也不大。我俩回双龙街住上两天,再想办法找老杜他们,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打发走众人后,张永利和刘武装在驻地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他俩出发去双龙街。他们带的是短枪,衣服后边鼓鼓囊囊的,看起来不大自然。刘武装说,不如把枪背在挂包了,省得有人盘问。张永利觉得也是个办法,两人便收拾一番,将自己平时不需要的东西存放在主人家里,刘武装背了个军用挂包,张永利跟主人借了个褡裢,两人扮成赶集的样子上路了。

  

   路上,刘武装感慨地说;“都解放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想过我们还会有今天,失群的孤雁,不晓得往哪里飞。昨天还是一支队伍,今天就剩我们两人,真个是树倒猢狲散,下一步咋办?”

  

   张永利说:“在街里住一段时间,最终,还得去找组织。咱们都是有组织的人,究竟如何办,还要听上边调遣。我真羡慕刘刚他们,说走就走了,没什么牵挂,不像我们,无路可走,有家不能回。”

  

   刘武装问:“去年到现在,你就没回一次家?”

  

   “回了一次,住了半夜就被老婆赶出来,不安全。”他叹了口气,说,“李楠还怀着娃,也快生了,可我一点忙都帮不上。”

  

   刘武装说:“要不,你回城里,投降他们算了。我想他们也是人,不至于要你的命。再说,投降也没什么,都是群众组织,严格说起来,他们也不能把你定成反革命。”

  

   张永利说:“话是这么说,我要是投降了,将来县府的这伙人会把我撕碎吃掉,会认为我是叛徒。再说,投降也不是那么容易,你还得发表声明,要反戈一击,那样,我真成跳梁小丑了,这个事情不能做。我原来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熬日子,等上边出台新政策,看来,一下子也等不来。上次军方组织我们谈判后,我希望能立刻实现双方的承诺,可最终还是竹篮打水。我真的有些烦了,过一段时间,见到老杜我准备辞职,去伙房做饭,干点实际工作。这个破枪,背来背去,沉甸甸的,压人,有它以来,我开枪不超过五次,有什么用?”

  

   刘武装说:“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枪对我来说,就像生命一样宝贵,摆弄了半辈子枪,没有枪我活得不踏实。我这支枪是德国造的三号盒子,除了纪念馆有两把,到哪里去找?我一定把它留在身边。”

  

   张永利说:“你现在嘴硬,这事情不由你。将来,时局变了,你敢私藏枪支?抓你个现行反革命。你要明白,有枪不能改变你是老百姓的本质,咱们的命运不在自个手里掌着,不要糊涂。我听说,你老婆在哪个大学里,你也回不去?”

  

   刘武装哎了一声说:“人人都有难念的经。大学里不太平。再说,我岳父是当权派,天天敲着锣游街,谁敢回去?早先,老婆还有一半封信来,现在邮路不通,连信也收不到一封。我受伤时,想给她写信,可写了信到哪里去邮寄?快一年了,他们是死是活,连个音讯也没有。”

  

   张永利连连叹息。说起游街,他立刻想到了刘县长。听人说,刘县长被联总抓去后,当天就被打死了。消息真实与否他无法证实,但如果是真的,这可成了他的心头之痛,两派中,这么多人都没能保住一个人,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他对刘武装说:“有人说刘县长遇难了,事情还没有落实,我看有点玄。那天我们离开时,真应该把他带走的,难道老高、常山菊他们就没有过问?”

  

   刘武装说:“那么多人,谁能看得过来?这年头,死一半个人不是什么稀罕事。昨天我们散伙时,说心里话,我也打鼓,几十支枪就这么散出去没人监管,保不住会出甚事。你说的对,应该很快找到组织,把情况汇报一下。实在不行,叫老杜带人来收,愿意归队的人和别的分队编在一起,不愿意的,把枪收回来,要做补救工作。”

  

   张永利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他改变了去双龙街的主意:“你说的对,我没有考虑周全。这样,咱们不去双龙街了,调头向南,绕过中川,去走马驿。”

  

   两人扯开步子,往东南方向走。第二天上午,他们到了走马驿。果然,老杜带着大部队在这里驻扎。

  

   见到他们,老杜似乎很高兴,开口就问;“人呢?”老杜奇怪,“就你们两个?”

  

   张永利说:“人散了,带不动,我是来辞职的,我们尽心了。”

  

   老杜大怒:“胡说,马上要打仗了,你们把人解散了,这是唱的哪出戏?”

  

   张永利回答道:“没吃没喝,东躲西藏,这种日子谁能过下去?再说,弹药也没了,枪械成了烧火棍。我俩过来给你汇报,派些人去把枪收回来,害怕以后出问题。”

  

   刘武装也说:“我们准备带队员们找大部队,可没人愿意来,故土难离,他们舍不得老婆娃娃,都是一群农民,你能把他们咋样?”

  

   老杜气得直喘气,骂道:“没人要枪干甚?你们瞎好也是个领导,就这么腆着脸回来?别人没把你们打散,自己把自己打散了。”话虽然这么说,但老杜心里呀明白,自己也遇到了和刘武装他们一样的问题。好在这里人多,没弹药可以互相调剂解决。他说:“去,先歇着吧,回头开个会,本来打算今天下午出发,那就往后推一天。”

  

   下午,联指召开了支队长以上的干部会议,张永利、刘武装通报了解散双龙支队的情况。会议上,有人对他们进行了指责、批评,认为他们不能从大局出发,对队员们的管理不到位,首先是没有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战斗队的存在,是整个运动能不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关键。老杜说:“口口声声说要保卫老人家,一遇到困难就装老鳖,把头缩了回去,这怎么能行?眼下形势严峻,我们刚刚占领了酒铺,将咸宋公路切断,准备迎接省城的支援。可是,有情报说,县城里的反对派们冲破支左部队的阻挡,对我们发动突袭。人家兵强马壮,武器精良,一旦开战,我们肯定是一败涂地。现在,双龙支队又在这节骨眼上出此问题,大家说咋办?”

  

   刘武装连忙说:“我接受组织处理。要不我们现在就返回去,把人重新纠集起来?”

  

   老杜说:“屁话!能来得及吗?马后炮,指望不上你们,明天去酒铺增援南二县!”老杜停了一下对张永利说:“刘县长叫联总打死了,这个事情要翻腾。你负责调查一下事件的前前后后,写个材料报省上。把这个事情弄大,让全国人民都知道,真他妈的无法无天了!”

  

   刘县长遇难得到了证实,张永利心里一阵阵隐隐作痛。他不知道刘县长被抓去后遇到了什么情况,但这个事情应该搞清楚。他对老杜说:“行。我现在这身份,也不便进城去调查,等机会吧,也许会费些时间。你放心,我既然接受了任务,保证会完成。”

  

   39 批斗死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