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这是来逼宫呀,他连忙说:“你说的完全正确,我也对刘县长说过,让他抽空搞些调查,没想到,让万三搅了局。依你说,我们还有没有个补救的办法?”

  

   “补救的事情以后再说。”常山菊口气平静地说,“我想,上级迟早会给他个公正的评价。现在,合理地、恰如其分地处理好万三这个事情是当务之急,老百姓在等着我们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好。我委托你全权处理好这个事情,有什么困难来找我。”说话间,程海带万三来了。

  

   刘二跩和贺医生立刻上前,把万三的胳膊扭住。程海吃了一惊:“你们要干什么?”

  

   雷大头说:“我向你宣布一个决定,你们违反命令,私自去双龙街抓捕刘县长,回城后又将他杀害,这是个严重的政治错误。刘县长是我们的团结对象,我和常司令派他去双龙搞社会调查,你们目无法纪,不经批准,随便捕人,造成了极大地负面反应。程海,你作为万三的顶头上司,你要面壁思过,做深刻的反省。万三交由艾司令处置。听清了没有?”

  

   “我抗议!”万三吼道,“你们和走资派穿一条裤子,这是个阴谋!”

  

   常山菊走上前去,扬起手掌抽在万三脸上:“再喊,我剁了你!”

  

   程海张着一双惶恐的眼睛,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雷大头说:“你回去,深刻反省。告诉你的人,一律不许干扰常司令办案。若有差池,绝不留情!”

  

   随后,一行人出得门来,把万三关押在平时关押黑帮的牢房里。常山菊对贺医生说“告诉老高,派一个班专门看管犯人,对万三进行严厉地批判,其他事情回头再说。刘二跩你协助贺医生做好工作,明白吗?”

  

   “明白。”刘二跩赶忙回答。

  

   “另外,给老高说,他要是敢把人放走,我就打折他的腿脚!”

  

   从常山菊那里出来,老高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闲逛。他有了种强烈的失落感,心里空落落的,像一缕随风而飘的蓬草,不晓得落在何方。他慢慢地走着,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不想回驻地去,不想看见那群无所事事的人用打牌、下棋打发日月。他忽然怀念起自己原来送信送报的日子,树上有鸟叫,河里有蛙鸣,一只野兔在他面前疾驰而过,也能让他目光发亮,激动好一阵子。走过大桥头,他想起了刘县长,就是在这里,他交给了刘县长那张“催命符”;就是在这里,他想为对方追讨尊严。可惜,一切都变得如此荒唐,没有了理性。常山菊说的没错,在一定程度上讲,是他断送了刘县长的生命。如果刘县长没有那张“催命符”,就不会去双龙街,就不会让人家当成逃犯抓回来。哎,其实游街也不算什么事,现在不是仍然有人在游街吗?终当它是演戏不就完了吗?何必要叫真!可惜,泼出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他心里默默念叨,千错万错都在自己身上,刘县长假如你在天有灵,你就骂我几句,踢我两脚也行。我嗅觉不灵敏,不懂政治,革谁的命,我不清楚,我是在跟着人家趟露水,往后该怎么做,你能不能给我个启示,哪怕托个梦也成啊!

  

   刘县长死后如何安葬,安葬在哪里,他都不知道。总部通知他们,无论是谁,都不得去参加葬礼,造反派不能给走资派送葬。刘县长被打死,是万三和刘县长之间的个人恩怨。后来,常山菊在他面前的表述,并没有形成决议,能不能落实给刘县长平反,还需时日。当然,他可以私下到刘县长的家里去,看望刘县长的家属,表达自己的哀思。但是,他这么做起不了实际作用,只会让自己更尴尬罢了。他暗暗地叹了口气,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抬头向对面望去。

  

   桥东北的广场上有一尊白色的雕像,老人家穿着长长的大衣,冲着脚下的人挥手。有不少人在那里跳舞,跳什么舞他不懂,反正不像扭秧歌,动作和扫地、擦桌子、扬场差不多。音乐听起来很雄壮、有力,有些歌他听过,也会唱。只是不晓得,这些歌还可以和着步子起舞。很快,他穿过街道,站在了跳舞人的对面,看人家跳。开初,他以为是思想宣传队,看了一会儿才明白,好像是老百姓自己在跳,不过有人组织,有人放音乐。这伙人跳了一会儿后,有个人朝他走了过来问:“你不是老高吗?”

  

   他回答说是:“你认识我?”

  

   “你给我家送过信,你忘了,我可记着你。我家在上坪,你天天从我家门口过,在我家里避过雨,喝水。”

  

   他想起来了:“你是小白,白玉才?”

  

   “对。”白玉才说,“我搬到城里住了,没户口,在桥头黑市贩卖洋芋。我看人家跳这个舞挺有意思,跟着学,就当扭秧歌。这两年,想扭个秧歌都没机会。”

  

   老高忽然心里一动:“好学吗?”

  

   “好学。你若有兴趣,我给你教。人家说,跳这舞是献忠心呢,人人都得跳,不会跳,就是对老人家不忠。我想,艺多一招不压人,革命嘛,不能让人人都去打仗,这是文化阵地,咱们不占领,人家就会占领的!”

  

   “人家是谁?”他有些不明白。

  

   “苏修呗,我也不清楚。”

  

   老高无声地笑了笑:“不对吧,苏修离我们远着呢,他们来也会带着枪炮,开着坦克,不会跟咱们比跳舞。不过,我看你跳得不错,练练筋骨也很好。”

  

   “就是,就是。”白玉才说着,把老高拉进队列,“你看着人家,对,左脚,右脚,往前半步;两手举胸前,朝右扬场,朝左扬场;弯腰,两手扫地,起身,转一圈;再扬场,摇头,左右左,扭腰踢腿;不,右脚——”

  

   老高跟着跳了两三个舞后,忽然觉得自己能跟上节拍了,真的不是很难。两个小时下来,老高已经可以熟练地跳三个舞了。即使不会跳的舞,跟着前边的人,也能把节奏踏在一起。老高想,这是个不错的游戏,没事时,可以来玩玩。他需要放松一下,别光想着武斗队的事。

  

   白玉才说:“老高你真行,倒究有文化,一学就会。你不知道,我用了三天才学会了一个舞。婆姨嫌我耽误了卖洋芋,骂得我流鼻血。”

  

   老高笑着说:“再骂,你把她拉到这里来,当着老人家的面,看她敢不敢骂?”

  

   白玉才说:“好办法,她要再骂我,就是反革命!”

  

   老高学会了跳舞,忽然觉得天地好像又宽展了许多。没事时,性情烦闷时,他都来这里跳舞。他跳起来,浑身是劲,心情激动,心潮澎湃,满身的热血往头上涌。有两回,当他看见老人家慈祥的目光对着他时,他好像突然感悟到了某种启示,某种智慧,某种精神方面的传导,让他一时热泪盈眶,不能自己。事后,他认真地分析自己的思想变化发展过程,剖析从加入革命队伍后经过的心路历程,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一生苦苦追求的目标就要实现了。生活中的艰难困苦并不重要,他可以克服,无论心里的苦恼多大,负担多重,可一旦进入这个环境中就烟消云散了!他感到非常的兴奋,他拥有了人们所说的“精神”!

  

   老高变了。他渐渐地对使枪弄棒失去了热情,加上这段时间军方对出城人员严加阻挡,武斗队很少外出作战。实在要出去,雷大头会安排一部分队员不携带枪支,化妆成百姓,先去围堵军人哨卡,然后让武斗队员通过。县联总的战斗力比不上学生连,往往担任百姓的角色。队员们没有什么事干,老高有了新的想法,他要组织队员们跳舞,对同志们进行文化疏导。他对队员们说,“不要小看这个活动,要说它的重要,比我们舞枪弄棒更有意义。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要改变你的一些看法,让你脑瓜子更灵,看问题更敏锐,对老人家语录的学习更深,更透。跳舞,就是帮助你们解决认识问题,拉近与老人家的距离。我老高有切身感受,过去有苦恼,有心事的时候,也是茶饭不香,愁眉苦脸,觉得天要塌,地要陷,惶惶不可终日。可是,我一跳起舞来,什么都忘了,眼里看见的,只有老人家慈祥的目光,心里感到暖洋洋,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好了,现在放音乐,大家跟着我跳,这是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然后转化为自我精神力量!”

  

   队伍站得稀稀拉拉,老高背着身跳,但不管他跳得有多起劲,后边的人都跟不上节奏。老高转身看了一下,发觉不对,问别人是什么原因。人家说,他跳得太快,跟不上,手忙脚乱地弄不到一块。老高想,光有热情不行,还得给大家找个教练。他到广场找白玉才,白玉才下乡买洋芋去了,没办法,去找宣传队。宣传队里有专业跳舞的演员,他说明情况后,受到了队长极大的赞扬:“太好了,看看群众都动起来了,我们还四平八稳,光晓得在舞台上演出。文化革命,是群众革命,闭门造车肯定不行。老高你的想法很前卫,我坚决支持你们。”随后,队长派了一男一女两个演员,专门给联总的队员们进行舞蹈扫盲,而老高则带了根教鞭在队员的身后监督,跳错了用教鞭抽打,有时对专门捣乱者,实行罚饭。一周下来,联总的队员们基本上都学会了跳舞。刘二跩说:“毬,这有什么难的,和扭秧歌差不多。”

  

   他忽然想起了万三,问刘二跩:“那瞎怂咋样了?”

  

   刘二跩说:“差不多了。”

  

   老高的心里阴暗起来。

  

   “我去看看。”

  

   “不行。首长叮咛过,谁去都可以,就是不能让你去。”

  

   “为甚?”

  

   “怕你放走他。”

  

   老高怔了一下:“你们看高了我。我老高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捅这个马蜂窝。再说,我为甚要放他?他死有余辜,放在以前,早就枪毙了!”

  

   刘二跩说:“这就对了,这才像你说的话。”

  

   38 散伙

  

刘武装康复归队,也没有给陷入绝境的张永利带来一线生机。队员们以前是昼伏夜出,现在,晚上也不出去了。大家不知道出去要干什么,没有明确的目标,去骚扰对方,力量不够,加上各方面都受到限制,除了尚能吃饭外,其他生活用品都没有。张永利没有办法,只好依了大家的要求,去梁庄供销社借物资。说是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