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他想,无论如何得去看看刘县长。

  

   但是,他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这天,他带人去了凹凸里后脑畔山割麦子。上午,有三辆汽车开进镇子。张永利估计的不错,联总学生连在程海的带领下,来清剿双龙街的联指战斗人员。他们在街里扑了个空,搜查中,将刘县长抓获。万三将刘县长的手反剪了,拉上汽车,刘县长连忙辩解,说他有联总头头给他的证明,允许他自由活动。但是,没人肯听他的话。万三说:“走资派还在走,你跑到老鼠洞里也得把你灌出来。”

  

   当得到消息的王嘉仁领着社员们赶回来时,汽车已经绝尘而去。当天晚上,刘县长在县城南关的后马路边上被人杀了。据目击者说,杀人者是万三。万三说,刘县长在三反五反中将他父亲万老大打成反革命分子,他不忌讳地说,为报这个仇,忍了十几年。

  

   武斗人员公然枪杀老县长,这件事情在县城掀起了轩然大波。群众纷纷要求联总严惩凶手,刘县长就算是走资派,国家也有法律政策,不能谁想杀就杀,而且杀人者是反革命分子的子弟,难道联总是反革命子弟的庇护所吗?国家再无法无天,也不能成这个样子。群众们纷纷走向街头,声讨联总犯下的罪行,派代表送请愿书给支左部队,并要求联总雷大头解释清楚。

  

   军方与联总头头紧急交涉。联总的头头们一脸的无奈,大家都觉得不能助长这种风气,但是又没有办法。武斗队不是法院,不是公安局,国家没有赋予他们司法权,他们能做到的就是开除万三。有人甚至说,交给支左部队处理,想推卸责任。支左部队首长十分愤怒,骂这伙头头们,说:“你们他妈的杀起人来眼不眨,心不跳,一到处理手下人,就心慈手软。上次,你们割死人毬的事情还没完,现在又干下这事。刘县长是走资派,你们谁不晓得?不是你们给他方便,让他自由活动的吗?你们口口声声说忠于毛主席,忠于党,党让你们去杀老县长了?”

  

   “那是万三的个人行为!”雷大头说。

  

   “谁是个人?枪是谁给的?是万三偷来的?他没有你们做后台,能这样肆无忌惮?中央让你们缴枪,你们缴几支破枪装样子;不许武装人员出城,部队都拦不住你们!查一查这个程海的背景,什么动机,去双龙街是不是专门去抓老县长的?”

  

   军代表的话让大家心里发毛。

  

   军队表继续发飙:“反革命分子子弟公然枪杀老县长,这在全国都没有先例,现在还有人要庇护他,你们究竟是坐在那个阶级的板凳上?”

  

   联总的头头被骂急了,当场拟了个要求枪毙万三的意见稿,要求支左首长签字。首长拿起笔正准备签时,被参谋长拉了下衣襟。参谋长说:“这是地方上的事情。”于是,事情又僵持下来。常山菊感到非常的难过,她说,“不管咋样,先把万三的枪收了,关起来。如何处理恐怕得报省上批准。我建议首长和我们写个联合报告,这种挟私报复的风气不可长,如果让这种风气蔓延开来,县城里会人人自危,说不准会变成屠宰场。”

  

   大家一致同意她的建议。在关键时刻,这个女人又表现出了聪明果敢的一面。

  

   随后,常山菊把老高和刘二跩叫到跟前,面授机宜:“弄死他!”

  

   “什么?”老高以为自己听错了话。

  

   “弄死他!”常山菊咬牙切齿地说,“不能叫这种人活在世上,他活着,我不舒服。”

  

   老高说:“不合适。那么多有地位的人都不敢说这话,你敢?再说,你弄死他,也名不正言不顺。”

  

   常山菊问刘二跩:“你说呢?”

  

   刘二跩说:“给狗日的打黑枪!”

  

   常山菊摇了摇头说:“给武斗连发个通知,就说万三是血仇子弟,借机枪杀无辜,狭私报复,败坏造反派的声誉,要开批斗会。刘县长是我们联总解放的头一位革命老干部,有联总给他的特别通行证,去双龙街是搞调查的,有公务在身。”

  

   老高说:“你这不是说瞎话吗?”

  

   常山菊被老高说燥了:“你糊涂了?我现在说话不算数吗?”

  

   老高想想也是,在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人面前,最好别提意见。有这个话也好,最少将来给刘县长的家属子女有个给亲人正名的机会。不过,在对待万三的生死问题上,老高还是感觉到脊背发凉,尽管他非常愤怒,觉得这个万三无法无天,是在公然挑战国家的权威,应该受到惩处。但是,用这种方法处置,他难以接受。

  

   常山菊对老高的态度很不满意。她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绣花,不是做文章。这些话你都忘了。一味地心慈手软,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我们。老高你当时不为刘县长求情,他可能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刘县长不在乡下,不会有口实被人抓住,现在他死了,你于心何忍?”

  

   常山菊的话戳到了老高的软肋。他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过于仁慈了。当年,在朝鲜战场上,他不是这样,周围的战友们死了,他恨不得把抓住的每一个美国佬都杀掉。可是,现在咋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不理解常山菊,也不理解自己。他说:“这事你得跟雷大头,程海他们谈,学生连不属于咱们管,操心点,那伙人都是些二毬。”

  

   常山菊不想跟老高再啰嗦,挥挥手让老高走了。她没有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妥。首先,要制止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必须出重拳,下狠手;其次,挟机报复,以公家的名义替自己报仇,这种事情天理不容;再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个组织,尤其是手里捏着武器的组织,如果没有纪律约束,一定会变得无法控制。另外,一个人在关键时候,一定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常山菊清楚,这是洗刷自己因为刘大跩事件的最好机会,弄死万三,群众会三呼万岁,包括现在靠边站的、人人自危的当权派。这个机会决不能丧失。可是,老高看不透这点,老高有些古板、固执;刘二跩有些莽撞。不过,可以使用的力量她已经物色好了,让贺医生出面。当然,前提是她必须经过组织,把万三要到县联总来。

  

   她对刘二跩说:“跟我去总部。不要以为你岑彭马武地闹革命呢,说你闹革命是高抬你,说你是反革命顺理成章,马王爷长了三只眼,你有吗?以后做事说话用点心思!”

  

   37 跳起忠字舞暖洋洋

  

   万三枪杀刘县长,让联总的声誉一落千丈,头头们更是斯文扫地,亏得还有个巾帼英雄出面收拾残局,否则,大家都不晓得该如何收场。就说联总的力量大,再大也大不过军队,军队之间,虽然也风传有派性,但人家基本上是铁版一块,一旦将军队惹毛了,你联总就是孙悟空也逃不脱如来佛的手心。尤其是军代表最后的那几句话,更让他们胆战心惊。清算他们罪行的那一天一定会来,只是不知道以什么形式出现罢了。当然,这当中,也不乏有些有智慧的人,有头脑会思考的人,他们非常关注上边来的各种信息,各个最新指示,在扑捉这些细微差别的时候,也有一些新的发现。刚说了要拔资本主义的香花毒草,马上就说要种社会主义的苗;说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又来了个二月逆流;先是提倡文攻武卫,马上又来了个制止一切形式的武斗。各种信息搅合在一起,总有种杂乱无章的感觉,就和县里的两派对立组织一样,各说各的话,一个比一个更加忠诚,结果是争个你死我活,孰知谁是谁非?上边来的话,各人有不同的解读,根本目的是什么,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不清楚。在去总部的途中,常山菊安顿刘二跩和贺医生:“你们光听,别说话。”

  

   刘二跩说:“我在外边等你。”

  

   “不用”,常山菊说,“站在我身后,把子弹顶上膛。”

  

   贺医生吓坏了:“你要干啥?火拼?”

  

   她惨淡地一笑:“要防不测,人心隔肚皮,我也害怕。”

  

   她敲了敲雷大头的门,很客气地进了办公室:“我来要万三。”

  

   雷大头感到有些吃惊,万三现在是个烫手的山药,谁都不想染指,这婆娘却主动请战来了?他有些困惑:“你要他干甚?”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要批判他。”常山菊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说,“当着军代表的面,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你忘了?”

  

   “没忘。”雷大头松了口气,“我当是多大的事,叫他来,你领走就是了。”

  

   “那好,你把他叫到这里,包括程海,有些事情还是得当面说清楚。”

  

   “什么事?”

  

   “你给刘县长开了个特别证明,有这事吧?”

  

   雷大头开始紧张,“有,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这事好事,说明你执行政策比我们到位。刘县长虽然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但他是老革命,对党有过贡献,改正错误,与资产阶级划清界限后总归是我们团结的对象。我理解,你批准了他可以行动就意味着他要被解放了,可以让他参加一点工作,是不是这样?”

  

   雷大头皱起了眉头,常山菊说了这么一大堆话,有何目的?他想反驳,一下子又找不到理由,只得说:“嗯,对,差不多吧!”

  

   “所以”,常山菊加重了口气,“我派他去双龙街搞个社会调查,想摸清群众对我们两派的看法,对目前运动进程的意见。可惜,他没将这项工作搞完,太遗憾了。”

  

   雷大头长长地嘘了口气,妈的,常山菊把注脚放在了这里,他这才醒悟过来,常山菊、老高、刘县长,人家是一条线上的人。看来,问题严重了,他有心推翻常山菊的推论,又觉得自己给刘县长开了证明,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同意常山菊的话,多少有些不甘心,便问:“你还有什么话,一下子说完。”

  

   常山菊说:“没了。”

  

雷大头骑虎难下,眼睛扫视了一下常山菊身后的两个人,一人手在口袋里,一直就没有拿出来,他忽然觉得头上冒出一层汗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