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道理是对的,但你得讲究个策略,人家周围村庄没打庙前,最好不要树敌太多。”

  

   老高的话不无道理,仝老师虽然有不少追随者,但他知道自己根底浅,也不敢太造次,把打庙的事暂时放下。革命要从长计议。话是这样讲,他心里还是不舒服,很遗憾,这么大的个事情叫别人做了,那正儿八经的红卫兵干啥去了?仝老师一晚上没睡好觉,快到天亮时,他想出了个好主意。天亮后,匆匆给学生安排了早自习,急火火跑到西洼找刘家兄弟。

  

   刘家兄弟不在家。刘家兄弟挨了父亲的骂,一夜没敢回家,再说,他们的兴奋劲没有消退,窝在张干部的窑里给大家讲如何如何砸佛像的过程。

  

   张永利问:“一点也不害怕?”

  

   “当然怕。”大跩说,“日他妈,佛爷的眼睛明晃晃瞪着我。我想,这狗日的要是把我记下的话,会不会要我的命?后来,我绕到它的身后,几个人一使劲,把狗日的推倒在地,然后再翻了几个跟头,掉到沟里去了。”

  

   二跩说:“怕毬哩,就是块石头,剩下的几个,我用八磅锤几下就打碎了,连墙上的小佛也铲了一些。这东西就是愚弄人呢,昨天有个人给了一张语录卡,上边写着,菩萨是人民创造的,人民会推翻它。有中央支持,撑腰,老子不怕天不怕地,还怕神神?”

  

   张永利倒抽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那些佛爷存在了一千多年,又刻得精致,传神,砸了还是有些可惜。”

  

   二跩说:“你说这话我不爱听,你是干部,上头来的人,理应带我们造反,可比我们还保守。”

  

   刘刚说:“你两个瓷槌,打庙毁神不是光荣事。老百姓信了两千年神,不能由你们说了算,那又不是你家的东西,说砸就砸。人家张干部有文化,比咱们知道得多,佛像能留下来,一定是有道理的。”

  

   二跩不依了,脖颈处两根筋变得粗壮,乌青:“胡说八道,文化就是革命的对象,我要是不看在咱们关系还不错,就跟你们划清界限。我们兄弟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得不到表扬,还撇凉腔,你们的屁股往哪里坐?”

  

   张永利看刘二跩翻了脸,心想把事情弄坏了,这些话再传出去,又成了政治问题。他下了免战牌:“你说得对,我认识不足。回头我跟公社丁书记说,让他表扬你们。我身体有些不适,睡觉吧。”

  

   上哪里去睡?兄弟俩被刘贫协赶出来,他们本想和张干部挤一晚,没想到意见不一,说破茬了,便不好意思赖在张干部的窑里,跑到隔壁饲养室找刘二借宿。

  

   刘二问:“你们把神神打了?”

  

   “哦。”

  

   “好耍吗?”

  

   “说甚话?革命嘛。”

  

   “下来你们革谁的命呀?”

  

   兄弟俩愣住了,没想到,这个事情带来这么严重的结果,刘二是刘家的老祖宗,这一关难过了。大跩只好告饶:“二爷,你听我说,要是毛主席没有命令,我们也不敢动手。”

  

   “毛主席的话那么好听,你找毛主席睡觉去。我这里没有地方。”

  

   黑夜里,兄弟俩面面相觑,这个结果是他们没有料到的。大跩只好继续求告:“我们大半夜的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你也不可怜一下,好坏,我们是你孙子呀!”

  

   老汉说:“你们连佛爷的命都敢革,半夜里起了歹心,把我的命革了咋办?”

  

   “不会,你是我爷,我能革你的命?”

  

   “现在晓得我是你爷,打佛爷时咋不想,佛爷还是你爷的爷呢!”骂归骂,刘二将一领烂皮袄丢给了他们,“到草窑里睡咯。”

  

   第二天早上,当顶着一头草屑的刘家兄弟出了饲养院,正愁着没地方吃早饭时,遇上了前来找他们的仝老师。

  

   “有事?”

  

   “有大事。”仝老师说,“你们立大功了。我来请你们加入金猴队。”

  

   “当红卫兵?”

  

   “对。”

  

   “给红袖箍吗?”

  

   “当然给。”

  

   兄弟俩大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一时,他们看见仝老师比看见爹娘还亲。大跩迫不及待和仝老师要红袖箍,二跩将眼珠骨碌了一下说,忽然对仝老师说:“慢。不急,这个事情还得考虑考虑。”

  

   仝老师愣住了:“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二跩心眼多,他想仝老师一打早就寻找他们,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昨天打庙前,他们还像两条无人招理的癞皮狗,在街里游走,二跩还专门去了学校,想打听老高和仝老师有什么活动,人家都不许他进去,被拦在外边。睡了一夜,天就变了?不管咋样,早饭还没有着落,不如先敲他一笔竹杠。

  

   二跩说:“其实,也没有大问题,你请我们吃顿早饭。”

  

   “吃甚?”

  

   “烩饼。”

  

   “咋又是烩饼?”仝老师脸微微一红。

  

   “食堂里只有烩饼。”

  

   仝老师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说好了。”

  

   “说好了。”

  

   仝老师交了钱,又将两个红袖箍端端正正分别戴在刘大跩,刘二跩的胳膊上:“现在,我们是革命战友了,你们到老高那里登记一下。”

  

   “爷爷当红卫兵了!”兄弟俩欢天喜地,喊叫着朝下街里去。日他妈,当红卫兵真好,有人给饭吃!

  

   4 当个红卫兵毬不顶

  

   刘家兄弟兴冲冲地跑到下街时,食堂还没有开始营业。来的太早了,两人拍了半天门板,没有人应声。乡下人有自己的规矩,不卖早点,食堂营业在十点以后,当然遇集日时会早一点,这基于现在国家实行的是粮食统购统销政策,一般人家没有余粮,即使有,也不能自由买卖,所以,食堂里卖饭大致也有配额,不是随时去就可以吃到饭。

  

   刘大跩心凉了半截,肚子饿得直叫唤,手里捏着钱吃不上饭,两人骂了几句老任懒命鬼,还不来上班。二跩忽然说:“受骗了,这孙子没给咱们粮票!”

  

   二跩说:“估计正上课,粮票是定量的,要不来。”

  

   两人垂头丧气,捏着一块钱红票子,从上街走到下街,又从下街走到上街,后来,供销社的门开了,二跩说:“好歹吃些,肚子不饶人。”

  

   兄弟俩进了供销社,不要粮票可以买的食品只有红薯饼干,他们买了一包,一块块往嘴里填。刚吃时,感觉还不错,虽然硬,还有些甜,但是,越吃越难受,二跩哽着脖子,腮帮子像含了两个乒乓球,说话都听不清:“难咽,水…水…给我口水喝。”

  

   大跩赶忙到旁边孙老婆家要水喝:“干妈,给碗水。”

  

   老婆说:“没有。”

  

   “凉水也行。”

  

   “凉水也没。”

  

   大跩说:“干妈,我也没得罪你,对我恁凶?”

  

   干妈说:“你们把街里人的神神都打坏了,谁敢给你水喝。帮了你们要遭报应。”

  

   二跩把没能咽下的饼干从嘴里吐出来,刘大跩看见弟弟嘴里满是血泡:“掌泡了。”

  

   二跩说:“你嘴里也有。”

  

   刘大跩这才觉得嘴里不爽,用指头摸了摸,有三个铜钱大小的血泡。他从土墙上折了根酸枣刺,想挑破血泡,又觉得不妥,这么大面积的血泡,应该去医院。两年前,刘大跩的嫂子,就是因为嘴里长了个疔,自己处理不当,感染后死了。这事情不能毛糙处理。

  

   医院又叫卫生院,在南坪,是个两进院落,坐西向东,外边的这排窑洞直临大路,医生加上护士大概有十几个人,医生中有一对夫妻,住在最南头。刘家兄弟走到医院时,这对夫妻正在为加入红卫兵而吵架。

  

   女人说:“谁阻挡我加入红卫兵谁就是反革命!”

  

   男人说:“老子就是反革命,你要是敢去,再别想进家门。”

  

   女人说:“不进就不进,天下男人多了去了,看你那个毬式子,当我稀罕你!“

  

   男人说:“现在就滚!骚狐狸,一个尖嘴猴腮的东西,值得你骚情?”

  

   “放屁,你诬蔑老娘!”女人骂着就要上去挠男人。男人该出手时就出手,一拳打在女人脸上,眼眶子立刻变成了锅底。其他医生连忙上去拉架,女人嚎啕大哭,还要往上冲。刘大跩连忙喊道:“住手!”

  

两个红卫兵的出现,镇住了打架的夫妻。刘大跩训斥道:“不好好上班,还打架,像什么样子!”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