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王嘉仁说:“你这个人啊,说这些丧气话干甚?怕你儿死不了往死咒他?”

  

   仝老师赶忙说:“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刘二跩在临开战前专门跟我说,要打仗了,让我多存些粮、菜。后生有他好的一面,不要一棍子打死。”

  

   “真的?”刘贫协有些不相信。

  

   “真的嘛,我骗你有甚意义?”仝老师想缓和一下空气,想了想说:“我问一下二位,双龙街有没有卖驴的?”

  

   “有嘛。”王嘉仁说,“你要买驴,我给你看牙口,我解开这个。”

  

   仝老师说:“买个驴,把我也解放一下。”

  

   34 熬日子成了共识

  

   后半夜,三个人将刘大跩拉回双龙街。此前,武斗队已经回来了。他们将尸首停在公社院子里,然后找地方休息睡觉。王嘉仁让仝老师跟他去家里休息,仝老师觉得大晚上打搅人家不合适,便在武斗队员们住的窑洞里找了张空床:“你快回去吧,明天再说。”说完,倒头睡了。

  

   只是,张永利没有一丝睡意。从县城里回来后,他感到非常疲惫,不停地打哈欠,可就是睡不着觉。他从参加武斗队以来,也见过不少死人,但刘大跩的死,让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死亡距离他这样地近。当时,他就在刘大跩的身后,那声巨响,让他得耳朵发木,胀痛。他庆幸自己是趴在地上的,倘若身子提高半尺,这会儿必定和刘大跩一样。外面的响动让他觉得有些不安。他披了件棉袄出门,刘大跩的尸体安静地躺在地上,跟前围了几个人在低声交谈。他说:“天亮后,给大跩换身衣裳。如果刘贫协没意见的话,明天就下葬。天气热了,有几天时间了。”众人答应着,慢慢散了去。他忽然觉得让大跩一个人躺在地上,有些于心不忍,便搬了把椅子,默默地坐在旁边,等待天亮。

  

   天上繁星点点,不时有一颗拽着长长尾巴的流星殒落在黑夜中。面对着刘大跩的尸体,张永利抽了颗烟。随后,又想,是否也应该给对方一颗烟。他又点了一颗烟,尽可能近的放在刘大跩的嘴边。他是个无神论者,并不害怕面对死亡,不相信世上有鬼神,人的生老病死是个自然过程,死亡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刘大跩的死是和自己有联系的,自己是武斗队的负责人,保证每个队员的安全是他的职责。当时,他们往前冲时,他清楚地听见有人喊,有地雷。可是,自己卧倒了,却没有让刘大跩卧倒,应该拉大跩一把就好了,可是,自责是没有用处的,最根本的做法是不要让老杜插一杠子就好了。他默默地念叨说:“兄弟,事已至此,泼到地上的水收不回来,希望你在九泉之下,干事情留点心眼,不要过于冲动。冲动是魔鬼,冲动让我们现在活得不实在,活得没有了自我。到阴间后,你给阎王爷捎个话,就说我们不想打斗了,烦了,大家想过太平日子!”说话间,他觉得心里堵得慌,眼睛开始潮湿了,两行泪珠不由自主地从脸上滚下来。张永利想,如果大的局势不改变,死人的事可能还会发生,也许,下一个遭殃的人就是自己,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继续这出悲剧?你为了体现自己方面的正确性,拉扯上一批为了吃饱肚子的穷汉,向另一群穷汉开战,夺取他们的性命,就是革命的目的?太可怕了!他为自己的发现而战栗。现在看来,从一开始他就错了,错在了自己的无知和不自觉地听信了别人的蛊惑,错在了自己自以为能够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所以,酿成了现在的苦酒。

  

   天渐渐亮了,轮岗放哨的人陆陆续续地进出,有人找了几张麻纸,在刘大跩的脚前放了个碗,将纸烧化。清晨的空气很是清冷,纸灰沿着火苗在半空中飞舞,迟迟不肯落地。张永利也烧了张纸,默念着让刘大跩一路走好的话语,寄托自己的哀思。不久,刘贫协带了些人过来,仝老师也起床了,大家七手八脚地给刘大跩换衣服。突然,有人惊叫起来,只见刘贫协忽地倒地晕了过去,张永利赶忙去扶老汉,掐他的人中。

  

   刘贫协口吐白沫,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但他站不起来,嘴里说些让人不安的话:“大啊,我的毬被人割了,好疼啊,疼死我了!”

  

   众人大惊,纷纷逃开,这分明是刘大跩在说话。仝老师脸色蜡白,他从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死了的人怎会开口说话?张永利也是一脸的惊慌,不知道如何应对。还好,刘二跟和尚来了,众人才松了口气。闹鬼了,一定是闹鬼了,他们寄希望于和尚能把鬼镇住。

  

   刘贫协接着说:“大啊,我死了,你们要替我报仇哩,我是为革命而战,虽死犹荣,你们把我埋在东梁岗,我要看着双龙人民得解放!”

  

   和尚含了口水,喷在刘贫协的脸上:“嘿!老怂你胡说甚哩,人民早解放了,再胡说吧你管禁闭窑里咯!”

  

   刘贫协笑嘻嘻地说:“秃驴,你吓唬谁?你就是个牛鬼蛇神,我不怕你。我要报仇,报仇!”

  

   和尚扯着刘贫协的耳朵:“你老怂再不省事,我有办法收拾你。”说着,他摸摸索索地拿出个像章来,在刘贫协眼前晃晃。

  

   刘贫协立刻老实了。他呆呆看了一番和尚,不久后站起来:“看甚?有甚好看的?穿衣服。”

  

   众人这才慢慢地聚拢过来,刚才刘贫协被儿子提倒了(通灵),在双龙街此种现象多年前发生过,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还好,和尚有法器,能镇住鬼魂,世上的事真是一物降一物!可是,负责给刘大跩换裤子的刘二突然停住了手,老汉皱着眉头:“他妈的,这是咋回事?”

  

   大家这才看清楚,刘大跩的毬被人割走了,四周的伤口清晰可见。刘贫协“啊”地叫了一声,再次昏倒。

  

   张永利非常诧异,怎么可能发生这种可耻的行为?随后,他想到了,这一定是对立派为了报复联指攻城,对联指队员进行的凌迟。他让大家先停下来,不要急着给刘大跩换衣裳,立即派人去照相馆,请刘师傅来照相,要保留资料,他想,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一定要揭露,一定要向群众控诉反对派的累累罪行!

  

   老和尚反对,和尚说,人死了,灵魂就走了,剩下的就是个臭皮囊,照相有甚作用?

  

   刘二也反对:“算了,他遭了这么多罪,让他安息吧!回头和尚你给后生捏个泥毬。”

  

   刘贫协后来被张永利叫醒了。刘贫协泪流满面,他拍着儿子的身子哭喊:“儿啊,你再说一遍,是谁吧你害成这个样子,死也死的不能安省呀!”刚才,他从人们的议论中得知刘大跩托话给他。他觉得张永利的建议很有必要,这事不能就这么着完了,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他坚定地说:“照!”

  

   下午,把刘大跩安葬了以后,张永利将王嘉仁、仝老师和刘贫协叫在一起,问他们在县城的情况,告诉他们,自己准备给头头写个报告,要将刘大跩死后遭遇到的不公平不正常情形向上边反映:“这不是小事情,搞不清楚,决不罢休!”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刘贫协先松了口,泄了气,“算毬了,人都死了,再翻腾也没甚意思。”

  

   王嘉仁也说:“没有发现有甚问题。我们直接从太平间拉出来,一路上除了打尖吃饭也没多停留。这事情一定是在被炸后不久发生的。再说,他们割根毬有甚用?吃人肉,也没几两呀?”

  

   仝老师说:“路上肯定没出问题,别人吓得连跟前都不敢来。昨晚上回来,一直在院子里放着,更不可能给人下手的机会。”

  

   张永利说:“昨晚上肯定不会,我守着他呢。哎,在县城时,老高没说什么时候搬出山的?”

  

   王嘉仁说:“我们去了,老高才晓得刘二跩死了,他命令人连夜从山沟里搬出来送到太平间。再说,老高不是那种人,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张永利说:“我看刀口有些陈旧,一定不是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唉,靠我们调查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些难度。不过,一定有知情人,这事传出去,会有人紧张的,这是十恶不赦的罪行,众人一定会讨伐他!”

  

   几天以后,张永利把刘大跩的遭遇写了篇文章,配上了照片,印成八开大的传单,在向上边汇报的同时,广泛地在城里秘密散发,在农村张贴。一时间,联总吃人肉,割人毬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管是城里还是农村,都拿这事吓唬不听话的孩子,“遭怪?叫联总把你的牛牛割了!”甚至在联指内部,也引起了一种激烈的反响,队员们纷纷要求,再次攻打县城,为刘大跩报仇,为死难的战友讨个说法。

  

   当然,感触最深的人是老杜。老杜没有因为张永利要下他的枪给张永利处分,相反,老杜给张永利赔不是:“你厉害,你这支笔杆子比我两个连队的人都管用,是我把你这尊神神放错了位置。”

  

   张永利说:“你省点事,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

  

   “你说。”

  

   “拖。”

  

   可惜,老杜听不懂。老杜说:“天上不会掉窝窝头,拖不是个办法。”

  

张永利无法说服老杜,老杜再次动员人马去攻城。不过,这次他没有采取大规模的围城办法,派出小股部队,分别出击,抓住对方防备薄弱的地方下手。头一次战斗,在桥儿沟打死打伤三名队员;随后,在流水沟门攻击对方,又打死对方六个人。老杜满心欢喜,这就对了,不停地换地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给对方造成心理上的恐惧。但是,他也有失算的时候,对方为了摆脱困境,有天早上向东川中学发起了攻击,山上的哨兵发现敌情后已经太晚,匆忙间开了几枪跑了。联指的队员们刚起床,来不及收拾东西,边战边退,最后撤到走马驿后,共有七八个人失踪。东川中学被联总占领。至此,联总一统全县的局面基本形成。而守在双龙街的联指分队虽然没有参战,但由于失去了东川屏障,咸宋公路被全部打通,张永利只好让刘刚安排,将队员们分散在公社周围的各个村队,昼伏夜出,抽空出去抢点物资回来。按照他的办法,就是等,打持久战。不过,这两次攻城虽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但还是起了一些作用。县城里被打成黑帮、走资派以及以前的一些老红军们,通过各自的渠道,不停地向中央反映问题,希望中央文革小组能着手阻止县城的武斗。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是延水县独有,全国各地程度不同地都发生了武斗事件。上边责成各地军方开始支左,用部队的威望和能力结束武斗,要求对立的两派坐下来谈判,成立统一的造反派政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