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老高再次警告:“你回去说,死人让人拉走了,找不着。”

  

   “麻大胖看见了,就在西沟沟掌里。”刘二跩说。

  

   “你他娘的就是榆木疙瘩脑袋,这事我不做,你自个看着办吧。我告诉你,你要是干了,以后肯定有人找你算账!”

  

   刘二跩点了颗烟抽,脸上的肌肉在抽搐,他也晓得,干这种事情是遭人骂的事,骂就骂吧,天下谁人不被别人骂?你老高现在不也在骂我吗?他盘算了好长时间,将烟蒂灭了,对老高说:“你不干算了,关紧嘴巴,就权当没有这么回事。遭报应我一人承担,不连累你!”

  

   说完,他从山上下来,走到西沟后,一个人拿着手电朝小沟渠里进去,麻大胖给他说明了地点,没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死者。黑暗里,他也没看清对方是谁,实际上想看也看不清。刘大跩的脑袋被血染红了,像个红绣球,嘴巴也歪了,整个走形了。他掏出匕首,按麻大胖要求的那样,把对方的生殖器旋割下来,装进一个牛皮纸袋里。随后,他朝那具尸体看了一眼,跪下磕了个头,心里默默地说,兄弟,你别怪我,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呀!

  

   刘二跩真的是没有办法,自从跟常山菊有了那层关系后,他也曾经想过,也许,他的贵人出现了,常山菊会给他的后半生一个光明的前程,会把他从那个闭塞和愚昧的环境中解放出来。当然,要依靠别人,自己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常山菊年轻时,给牲口拉公子,现在,就算是她给自个拉了个公子。将心比心,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坏事,你刘二跩出去嫖个暗娼,还得花五毛钱。人家把你当神一样敬着,给你好吃好喝的,带你开洋荤,为人总得有良心才是。另外,这女人不寻常,按现在这势头,说不准将来会接刘县长的班,与其这样,不如表现得顺从一些,将来用人家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王嘉仁带着刘贫协进了县城,经多方打听后,他们见到了高登云,随后说明了情况。高登云眼睛瞪得有鸡蛋大:“你儿让地雷炸死了?”

  

   刘贫协哭丧着脸将张永利捎来的话给老高讲了,老高连连叹气:“怪他自己。我喊着叫他不要上来,有地雷,他不听。这事情弄成甚了?不管怎样,我想办法帮助你们,把他弄回去。你们也晓得,汽车路不太畅通,不行的话叫个架子车。你们先歇会儿,回头我叫人把尸首从沟里弄出来,先送医院太平间,要不会臭了的。”

  

   有熟人,事情就好办多了。老高表现的够意思,刘贫协和王嘉仁连连道谢。随后,老高又领着两人到食堂吃饭,吃饭中间,老高也问了些双龙的情况。后来说起了刘二跩,老高说:“你这个儿不省事,想办法把他弄回去,要不,会出大乱子的!”

  

   “你听说什么了?”刘贫协有些紧张。

  

   “城里不比乡下,有些事情很复杂,我一下也说不清楚。你儿子心地不好。晚上如果有时间,我带你去见他,你最好把他弄回去。”

  

   王嘉仁说:“听说他给常山菊当警卫员,犯事了?”

  

   “眼下还没有犯事,趁早些叫他回去。”老高对刘贫协说,“你给他实话实说,说大跩死了,你不想再让他也跟大跩走。别的话可以不说,他自个明白。”

  

   晚上,刘贫协一肚子狐疑,跟儿子对视时,没有发现儿子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常山菊很热情,说很长时间没有看见家乡的人了,要请老汉吃饭。老汉客气地谢绝了,说他没心情,是来领儿子的尸首,刘大跩死了,他心里难过,堵得慌,希望常山菊能看在乡亲们的面子上,让刘二跩回家去,就剩这一棵独苗了,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让他愧对刘家祖先!

  

   刘大跩的死让常山菊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她毕竟是个明白人,当即对刘二跩说:“既然这样,你最好回去。说句不好听的话,干咱们这些事情,生死难料,说不准,明天谁就吃颗黑枣。”

  

   刘二跩对哥哥的死表现出了极大的悲哀,有几分钟,眼泪无声无息地从脸上流了下来,尤其是他听说大跩是死在西沟后,吃惊地差点坐在地上。但是,他很快稳住自己的神情,说:“我跟你们把我哥送回去,可是我还得回来,我要报仇!”

  

   老高说:“你向谁报仇?你哥被地雷炸死了。”

  

   刘二跩说:“要没有刘武装、张永利他们攻打县城,我哥能死吗?我和他们不共戴天,这个仇非报不可!”

  

   刘贫协被吓坏了,他没有想到儿子把罪过记在了刘武装他们身上,连忙说:“会怪怪自个,不会怪怪别人。你不能说昧心话,刘武装开除了他,他又跟了去。怪只怪自己不长眼。既然这样,你也别回去了,街里住着武斗队,你回去这么寻仇,怕我也得死在你手里。”他仰天长叹,“老天爷,我咋就养下这么些孽种呀!”

  

   常山菊说:“老高,你们看着吧这事给料理一下,我给事务处打个招呼,支一点差费,这么远的路,跑来一趟不容易。”

  

   老高说:“好的,我明天早上送他们走。”

  

   随后,几个人去了旅馆。老高再次致谢王嘉仁和老和尚的救命之恩,叙说他逃脱后的一些磨难。王嘉仁问老高:“你们两派这么闹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也没看出来,社会一定要这么做。说穿了,咱们都是些普通老百姓,国家大事对咱们就这么重要?为这个运动,我的儿子死了,老刘的儿子死了,将来还会有人死,保不住你老高再次叫人抓住。人的命只有一次,就这么这都死了,究竟值不值?”

  

   老高说:“不值。可是没有办法,人说上了贼船,要下来不容易。我也想回家,可回不去,没有退路。联指来攻城,攻我们阵地,我真的要开杀戒,恐怕死的不是一两个。就说你家刘大跩,离得远,我没看清是谁,紧着喊不让他上来,他非要往上爬。也怪我们,要不埋地雷就好了。可话说回来,不埋地雷,我们就得死。有些人杀红了眼,你阻挡不住他。唉,我们当时在双龙街,假如不被人打出来,也许不会有后来这些事情的发生。老和尚说,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顶用。走一步看一步吧,谁还能有甚好办法?”

  

   刘贫协说:“不怪天,不怪地,就怪我儿没脑水。老天爷不叫他活,谁也救不了。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死了省事!”

  

   众人叹息了一番,老高让客人们歇息,告辞出来。

  

   第二天一早,老高和贺医生去黑市打听仝老师的住处,好不容易弄清楚了大概齐的地方,又经过一番打听后,将刚要出门拉煤的仝老师挡在了门口。

  

   仝老师说:“又来了?我说了,我不是那块料,别拉扯我。”

  

   老高说:“你不要误会,我们来找你办事情。”

  

   “甚事?要煤?”

  

   “刘贫协的大儿子叫人打死了,汽车开不出去,求你给送一下。”

  

   “刘大跩死了?”仝老师很是惊讶,“他跟你们在一起?”

  

   “没有,张永利领着他们来攻城,被地雷炸死了。”老高说:“王嘉仁和刘贫协来城里收尸,找不到架子车,我寻思着这个事情你能帮上忙,做个好事,帮帮他们吧。”

  

   仝老师侧头想了一会儿,说:“按说,我有责任帮助他,但拉死人这活,我没干过,害怕。”

  

   贺医生说:“你就当他是活的。刘大跩生前你都敢打他,死了更不用怕他。再说,还有王嘉仁和刘贫协,劳您大驾,跑一趟。”

  

   仝老师说:“等等,我回去跟我大说一声。”他把两人撂在门外,过来好大一会儿才出来说,“走吧。我大说,算是一个积德行善的机会。”

  

   老高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给仝老师,说:“回去看看老和尚跟刘二,人家那才叫好人,我一辈子都还不清这个情分。”

  

   仝老师不肯收钱,说:“帮忙就帮忙,你要是付钱,我还不去了呢!”

  

   老高说:“拿着吧,公家给的。哦,一会儿我给两个老人买点东西,贺医生你先带仝老师去医院太平间,我随后就到。”

  

   真是世事无常,仝老师从来不曾想到,这辈子他还会干这个事情。很快,他们来到了医院,王嘉仁和刘贫协已经在那里等了好长时间。不一会儿,刘二跩和高登云也到了,大家七手八脚把刘大跩的尸体搬上车子,给盖了床被子。刘二跩跪下烧了张倒头纸,嘴里念叨:“哥,别怨我,这仇兄弟给你报!”然后,发丧走人。

  

   三个人拉车,要比仝老师一个人拉煤轻快了许多,不一会他们就出了城,一场攻城战斗,也将仝老师买驴的事情耽误下来。他想,这会儿要是有条驴,事情可能会更顺利一些。他想问问双龙街有无驴子卖,又觉得在这种场合下说这般话,一定很滑稽,不合时宜。便默默地拉着车往前走。

  

   后来,还是王嘉仁打破了沉默。王嘉仁问:“你回城后,一直干这个活儿?”

  

   “嗯,不干不行,一家人没得吃。”

  

   王嘉仁叹口气:“吃饭放屁最实在。吃饱饭放个臭屁,多舒坦。老高这些人总是想不开,活该他自作自受!”

  

   仝老师说:“才不是的。老高是老革命,他想的是国家大事。我这人就是混日子过,半截子革命。”

  

   王嘉仁说:“你后悔了?”

  

   “不后悔。”仝老师惨淡地笑笑,“我不是块革命的料。我就是吃饱饭放臭屁这号人,提不起来。不过,我认命。老和尚给我的最大财富就是少妄想,多做事,人活简单点也挺好。”

  

   刘贫协接着说:“对着呢。我这辈子就让这两颗儿把我害了。我有个预感,这个死了,那个也活不长。你们看他眼睛里露出来的都是凶光,我说了,下回他死了,我不来寻尸,哪怕他叫野狗吃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