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你大捎话来,叫我给你说到,希望你能回家去,打仗这事情,总归不是个正经营生。你要是想回去的话,赶紧走。”

  

   刘二跩说:“别理他。我大那人一辈子就这样,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也做不成。我回去能干甚?挣那两工分,还不够养活自己。你看看咱们现在,走出双龙街,天宽地阔,在城里你才觉得自己活得像条龙,在乡下就是一条虫,谁都想踩死你,我坚决不回去。”

  

   老高说:“我晓得了。最近,我在西山,有空的话,上来找我。不过,你现在也是忙人,首长找不到你也不好,咱们回头再聊。”

  

   刘二跩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伤感。不管他们兄弟如何让他老子不满意,但是父亲依然在时刻惦记着他们,为他们的安全担忧。前一段时间,他给父亲捎了封信,估计大概收到了。他了解刘大跩,刘大跩性格莽撞,有时候表现得缺心眼。他知道刘大跩跟了联指,害怕攻城时,他们弟兄会狭路相逢,亲兄弟变成了仇人。对于他们来说,革命是个扯淡的事情,搞清楚文化是什么并不重要,他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观点对立与不对立的概念,殊路同归,给自己谋条出路才是革命的关键所在。也就是因为这个因素,他并不反对刘大跩跟着刘武装。可是,他的父亲怎么就看不到问题的本质呢?

  

   “抽烟吗?”他的胳膊肘被人捅了一下,刘二跩回过头去,原来是学生连的通信员万三,他认识。

  

   “抽”,他接过来了对方递给他得香烟,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好烟。”

  

   “大前门。”万三很殷勤地为他点着了烟,说:“那婆娘对你不错嘛!”

  

   “谁婆娘?”他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说谁。

  

   “司令嘛。”万三笑着说:“我说错了,她是寡妇。”

  

   “还行。”刘二跩说,“我以为你说别人呢。”

  

   “你了解这个人吗?”万三问,“听说,她是你们双龙人。”

  

   “是。上川的,当过红旗手,有名声。当年,刘县长给她戴过大红花。”

  

   “刘县长?你认识刘县长?”

  

   “他是我四爷。”刘二跩说:“我小时候见过一回。”

  

   “你晓得他现在在哪里?”万三问。

  

   刘二跩摇摇头,说:“不知道,没什么往来,你找他有事?”

  

   “没事。我听说,你们老高给他讨了张可以自由行动的证明。这些天,也不见他在街上游街了。我就不明白,一个走资派,有这么多人保着他,这个人是不是很有来头?”

  

   “不清楚。”刘二跩说:“你去问老高吧,老高和他熟。”

  

   万三把剩下的半包大前门烟塞给刘二跩:“给你,有信了跟我说一声,老高这个人我不敢惹他,上次要不是我身上装了个手榴弹,他会把我像老蔡一样打死。”万三说,“也怪我,大水冲了龙王庙,不认得自己人。兄弟,好好干,那婆娘是个靠得住的人。”

  

   刘二跩的脸立刻红了。他怀疑,自己和常山菊的事是不是被人知道了?否则,这活听起来咋这么不顺耳?

  

   会议开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太阳从西山落下去,院子里的一群乌鸦呱呱叫时才结束。看得出来,头头们都是一脸凝重,刘二跩迎上去,将常山菊搭在胳膊上的外套接了过来,也不敢说话,默默地跟在后边。

  

   看来,形势不容乐观。

  

   “回家?”他终于沉不住气了。

  

   “不!”常山菊说,“去麻大胖那里。”

  

   麻大胖在家等着他们。麻大胖做好了钱钱肉,摆好了店头酒,像迎接贵宾一样把他们请进门。当然,刘二跩知道,人要有自知之明,人家是冲着常山菊来的,自己是跟着龙王爷吃贺雨牲。不过,很快,麻大胖就感觉出来常山菊的情绪不高,本来就有些黑的脸更黑了,便笑着说:“看你,遇上甚烦心事,给我们说就是了,不用生气。”

  

   常山菊说:“都他妈的是一群王八蛋,我说西山防务这么重要,让他们支援给我们一个排的兵力,谁都不愿意给。我提出,要不让学生一连上西山,和我们换一下,让我们守太和山,程海不依。这个程海,以前还算开通,现在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跟老高说,你也谈谈自己的想法,比起人家来,咱们的战士体能、技能都差点,万一守不住,恐怕危及到整个城里的局面。太和山被人家攻下来,还有条河挡着;西山要是被拿下,咱连条退路都没有。”

  

   刘二跩问;“老高咋说?”

  

   常山菊叹口气,“老高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他说没事,能守住。我为他找出路,他倒好,还把我卖了!都这个时候了,逞什么能?”

  

   刘二跩怯生生地说:“老高打过大仗,他也许有把握。”

  

   麻大胖插了一句话:“老高可能有想法。”

  

   “你说,什么想法?”常山菊追问。

  

   “打狐狸谋皮呢,要不,谁愿意提着脑袋去拼命?我估计,老高求功心切,想守住西山,给你长脸面。他也是好心,你就别往心里去了。”麻大胖看了看常山菊的脸色又说,“你想开些。万一西山失守,你们总部的那些头头脑脑都成了瓮中之鳖,叫他们狗日的也领教一下当俘虏的滋味。说穿了,革命又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开打那天,你就住在我这里,让刘二跩来回跑,传递消息,如果势头不对,咱们先溜,你说呢?”

  

   一番话说得常山菊转忧为喜,他连连夸奖麻大胖:“妈的,你还真说对了。你那个老二毬不顶,老大还行。好,喝酒,吃饭。”

  

   三人坐下来喝酒。麻大胖做饭手艺不错,烧的菜色香味俱佳,刘二跩头一回看见饭桌上的食物如此精致,有点舍不得下筷子。

  

   麻大胖说:“你咋不吃?”

  

   刘二跩说:“这城里和乡下就是不同,一样的东西做出来咋就不一样呢?”

  

   “乡下的菜比我做得好?”

  

   刘二跩摇摇头:“好个屁。不管什么东西一锅煮,连你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我常跟我大说,那就是喂猪食,脏马咕咚,太差!”

  

   常山菊哈哈大笑:“刘二跩你学会夸人了,嘴甜得很嘛。回过头来大胖给你教几招,将来也好伺候我。”

  

   麻大胖说:“干脆是这,你把刘二跩娶了算了,反正你们都是单身,不犯法。”

  

   常山菊看了一眼刘二跩,见他脸红了,便说:“不妥,老牛吃嫩草,也就是遇上好地场,啃两口算了。刘二跩,你说是不?”

  

   刘二跩不知道如何回答,过来一会儿才说:“你们说笑话呢。你是司令,我是勤务,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够不着嘛。再说,我这个人在农村就是个二流子,一点本事都没有,没有你们提携,吃口饭都困难,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敢想。”

  

   常山菊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你长进大了,话说的这么好听。就这么先维持着吧,过一天算一天,也挺好。将来如何办,再说吧!”说着,将嘴伸过去,“叭”地亲了一下刘二跩的脸蛋,“来,老娘给你喂钱钱肉!”她夹起了一片圆圆的肉片,塞进刘二跩的嘴里。

  

   麻大胖笑着说:“肉麻,肉麻,目不忍睹。”

  

   常山菊说:“吃醋了?谁让你没本事?吃了这么多天钱钱肉,有没有感觉?”

  

   麻大胖摇摇头,“作用不大。”

  

   常山菊说:“那就没办法了?”

  

   麻大胖犹豫了一下说:“我给白大夫塞了些钱,想讨个方子。白大夫不肯说。后来,我差不多要跪下求他了,他才给我写个几个字;xx泡酒,频服。”

  

   “啊?”常山菊和刘二跩同时惊叫了一声。

  

   32 地雷炸死刘大跩

  

   张永利带着县联指的人提前埋伏在西山西边的文化沟掌,直通老虎崾崄,北边是肖家窑子村,为了保证队员们的及时补给,在村子里设了个临时指挥部。根据联指总部的安排,今天上午十点发起总攻。届时,各分队要按照总部安排,迅速占领县城周围各个山头的制高点,对盘踞在县城里的联总形成包围。事前,张永利带着刘武装、刘刚几个人查看地形,都感到这个任务不好完成。山头看似不高,也有一定得坡度,但是可以隐藏、做掩体的地方并不多。唯一的好处是山坡的中间有条小沟,借着小沟可以到达山畔;接下来的麻烦就是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火力之下。如果对方火力强大,根本无法靠近山头。他们商量决定,不管怎样,先占领山畔后,将两挺机枪布在这里,掩护队员们继续往山上冲。只是,对方的布雷点在哪里,一概不知。这就是说,这种地形决定了队员们必须用身子趟开一条血路。张永利感到非常揪心,代价会很大很大。他得认真考虑这么做值不值,攻城是否非要先从这里打开缺口?

  

   刘刚说:“就我们这几十杆枪,别说有地雷,没有地雷也攻不上去。”

  

   刘武装说:“那咋办?别人都在打,我们看?”

  

   张永利皱着眉头说:“等别人打响再说,不急着冲锋,先佯攻,将山头上的人牵制住。”

  

不久,零零星星的枪声从东边响起,接着,各个方向都有了动静。张永利和队员们攀爬到沟沿,借着沟沿做掩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