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刘大跩说:“怕毬呢?他再会来,我先把狗日的拾掇了。”

  

   刘贫协赶紧说:“刘部长说得对,咱们先躲过这几天行不?”

  

   “为甚?”

  

   刘贫协脱口说:“联指要攻打县城。”

  

   两人都吃了一惊:“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刘贫协迟疑不决,不想说。刘大跩有些急躁:“快说!”

  

   老汉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交给刘武装,“本来,我不想说,我这儿就是瓷锤,好话坏话听不出来。昨天集上,有人从城里捎了个信给我,上面写着呢,自己看。”

  

   信是刘二跩写给刘大跩的,二跩说了他在城里的情况,现在离首长很近。首长说,联指要组织力量攻打县城,战斗可能很惨烈,县城四周的山上已经在加紧修筑工事,布地雷,他让刘大跩不要跟着人来攻县城。据他们分析,联指可能没有胜算,搞不好,有去无回。亲兄弟虽然个人观点不同,但最好不要在战场上相见,等等。

  

   看完信,刘武装的头上冒出一层冷汗,这么机密的事情,连自己也不知道,老汉却提前晓得了,他不得不认真考虑,便对刘家父子说:“老刘,这事别往外说了,晓得的人多了,我这支队伍就得散了。大跩,你自己拿主意。以我的意见,最好跟你大一起回去,这是个好时机。你也打过一仗,这不是小孩过家家,很危险。那天晚上要是真心打老高,他们一个也跑不了。要攻城的话,咱们处的位置和老高一样,人家比咱们更厉害,我晓得军区的地雷,那是炸坦克用的,碰上了,必定粉身碎骨。”

  

   刘大跩摇摇头:“吓唬人呢。按他说,有七八个县的人去攻城,没有拿不下来的道理。刘部长,你放心好了,我还想立功呢!既然我加入了你们的组织,活是你们的人,死是你们的鬼!”

  

   他的话让两人面面相觑。刘部长叹口气说:“大跩,你听我一次行不?”

  

   刘贫协也说:“你叔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你还死顶牛?你才二十出头,还没活够呢!”

  

   刘大跩意志坚定:“好了,我晓得了,让我再考虑两天。”

  

   刘贫协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离开了公社大院。

  

   一丝阴云笼罩了刘武装的心头。他忧心的事情太多了,打了胜仗 大家高兴,按理,他应该亲自去东川总部汇报战况,但他不敢去,他怕领导追究他的责任,他怕人家说他“里通外国”。他的举动现在不被人们理解,以后也可能不被理解,只好躲起来,让时间化解危机,让时间去诠释他的做法是否正确。从个人角度说,他不后悔放走了老高,老高是双龙街人,不管持什么观点,总不能见死不救。那天,王嘉仁的一个质问,让他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不能因为老高跟咱们对立,就变成了敌人,推及开来,就是说,持不同观点的人,不一定是敌人。这个问题不时地在他脑子里出现,他知道,自己开始怀疑自己了。但是,要一下子做出决定,还是做不到,他毕竟是军人出身,懂得服从命令的重要,如果真要攻城,接到通知后,他不会抗拒,可是,让这么多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直接去作战,这事情有些不靠谱。攻城一定会死人,没有悬念。他有些急躁,想和张永利交换一下意见,摸摸上边的想法。他给发报员说,给张永利发个报,看能不能来一趟双龙,可东川方面回复,张永利不在,无法联系。

  

   晚上,刘武装在床上辗转反侧。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不知道。打打杀杀肯定不是出路,但出路在哪里,他一头雾水,理不出头绪。至于可能要到来的攻城任务,他将利害关系反复权衡后,决定不去参加战斗。

  

   第三天,刘武装接到了上边的通知,调他的人去东川集训,他让报务员告诉上边:“全队人都拉肚子,可能是食物中毒了。去不了东川。”

  

   次日,张永利带了个卫生员来到双龙街分队驻地,看见队员们活蹦乱跳,没有一个像有病的样子,站岗,打牌照常进行。他满腹狐疑地问:“这是咋回事?闹鬼了?”

  

   刘武装苦笑着说:“我想请你来商量个事情,请不动你嘛,就想了这么个办法。”

  

   “队员们没事?”

  

   “他们没事,我有事。”

  

   张永利打发卫生员去了另外一个窑洞里,关上门:“说。”

  

   刘武装说:“听说,调队伍集训是个借口,攻打县城是真,究竟是咋回事?”

  

   “你怎么知道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刘武装说,“你们这是让大家白白去送命。就咱们手里这些烂枪,就这么几颗子弹,明摆着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碰。我不想让队员去送命!”

  

   张永利叹了口气,说:“你啊,耍这小聪明干甚?你放跑了高登云,上头没追究你,就算给了你面子。现在,你又出这难题,说小了你是革命意志衰退,说大了你是对上边的决策有看法,抗拒命令。费了这么大劲,联合了七八个县的人联合攻城,咱们当地人能不去?人家的命不是命,就咱双龙人的命与众不同?”

  

   刘武装拐拐脖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不同意你们这个决定,就算有七八个县的人,你保证能攻下来?”

  

   “不能。”张永利说:“你非要逼我跟你摊牌。我跟你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乃用兵之计。攻城的目的不在攻城。”

  

   “怎么讲?”刘武装大为惊讶。

  

   张永利说:“围县城是给省里施加压力。就目前的实力对比,我们根本不可能战胜对方,跟对方长时间地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领导们讨论后,决定造个大的声势出来,希望能引起省上和中央的关注,能出面主持谈判,给我们组织争取一个合理的地位。国家现在还没有完全乱,中央有文革领导小组,省上有革委会,关键是老人家在台上,军队在他手里攥着,他一定不希望这样乱下去,他可能会考虑在权力机构中给群众组织一个必要的位置。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一个办法,能不能达到目的也很难说,可能得不偿失,也许问题根本就得不到解决。”

  

   刘武装恍然大悟,领导们高瞻远瞩,自己乃井底之蛙。双龙街之外的是事情,一点都看不透。他有些难为情地说:“看来,我又错了。我听你的,完全执行上头的命令。”

  

   张永利说:“这些话本不应该跟你说,让队员们收拾东西,明天就跟我去东川。我还得去看看和尚和刘二。”

  

   “要我一起去吗?”

  

   “不需要。”

  

   29 驴鞭长在驴身上

  

   拉煤的营生虽然苦,但仝老师为了给家人尽责,咬着牙干了一个多月。能坚持下来,也就证明了他能胜任这份工作。他盘算了一下,收入不高,但比当老师还是强点儿。到了这个月头时,老婆的学校送来了一笔钱。校长说:“跟县里造反派的有关领导申请,给借了一笔工资,分到每个教师头上也就几十块。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老婆建议他就此罢手,别挣这血汗钱了,太苦太累。老爹也说:“没想到你也能干得了这活儿,看起来你真的有进步,和工农打成一片,这是好事情,也是对你应付困难的一个考验。不想拉煤就算了,但是你不能跟着去武斗,这是原则。咱们小户人家,没有别的要求,能吃饱穿暖就满足了。你说呢?”

  

   仝老师说:“你放心,杀人的事情我做不出,但这个架子车我不想丢,左邻右舍的人家都要烧煤,人家求到门上,我不能不去。”的确,这段时间,仝老师拉煤送煤熬出了好名声。原来,他还要到桥头去卖煤,现在都是提前预定。仝老师的服务态度好,每次总是给人家送上门,一块一块从车上搬下来,码放整齐。有时,买主钱不凑手,要缓几天再付,他也不说什么。赊就赊呗,只要自己的钱能挪腾开,他一律满足。一来二去,得到的都是赞扬,说仝老师是知识分子,率先与工农群众打成了一片。仝老师觉得这活儿虽然挺苦挺累,但也有几分成就感。有几天,他发现和他一起贩煤的老田,将人力车换成了毛驴车,他也想买头驴。自己家有院子,也好养,以前也曾有过这个想法,可是苦于没有钱,现在,手头宽裕了,这想法是不是可以实现呢?他向老田打问驴的价格。老田说,大叫驴的价格高一些,拉车用的小毛驴也就六七块钱。仝老师兴奋无比,买头驴,能省多少力气啊!他跟父亲和老婆说了自己的想法。

  

   老婆说:“你在家看看书吧,不能一辈子干拉煤的活儿。以后形势好了,得去教书,这才是咱们的本行!”

  

   父亲支持他:“想法不错,驴认路,走几回就熟了。去煤矿时带本书,一边拉煤一边读书,两不误。这辈子,这种机会不多,再干两三个月,我估计形势就要发生变化了。”

  

   “为甚?你听到啥消息了?”

  

   “报纸上说要联合呢。既然上头说话了,就有盼头了。”

  

   仝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从心里讲,他也盼望这一天的到来,他想起了他的学生们,学业荒废久了,这代人会变成文盲的,他觉得有种无端的惆怅。

  

   这天天气不太好,老婆劝他休息一天。他没事可干,想去百货商店里买两支牙膏。县城里物资紧缺,但商店还在营业,连新华书店也开着门。他顺便进书店看了看,没有几本可以读的书,大多是领袖著作。后来,从角落里翻出两本《十万个为什么》,他如获至宝,赶紧掏钱买下。他要把书送给儿子、女儿,让他们从中学习知识。走出书店大门,正准备进百货商店时,听见有人喊他得名字。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刘二跩。

  

   刘二跩问:“仝老师,你买书啊?”

  

   “嗯,”他说,“给家里娃娃买的。你甚时到的城里?”

  

   “时间长了。被人家打散后的几天,老高捎话叫我来。咋,你没见老高?”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