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他按照常山菊的要求,着手整顿县总战斗队。他将大家关在一个大教室里,开了三天会,学习上头有关文件,让贺医生逐字逐句给大家解读当下的形势和任务,请后来调到学生连当连长的程海前来作报告,重点讲革命战士要遵守革命纪律,那是队伍立于不败之地的基本保证。后来,让队员们各人谈学习心得,说自己对这次革命运动的认识,特别是检讨自己是否遵守了革命纪律。对说不出个一二三的,重新学习。最后,他宣布,凡是对运动认识有偏差,持怀疑态度的人,不能约束自己的人,请自动离开。一周多时间下来,老高将原来一百七八十的战斗队精简到了一百二十人。他分了三个排,让队员们选出了班长、排长,自己委任贺医生当了指导员,主持连里的学习与内务等一系列工作。不久,他们接到了总部的战斗命令,负责坚守西山阵地,以防备对立派的进攻。

  

   这天下午,老高、贺医生带着班、排长们上山视察阵地。西山这个地方很大,南到西沟,北到文化沟。假如将这一百多人撒到这座大山上,等于在一碗大烩菜里撒了点胡椒面。贺医生建议,打仗这事情,还是要让队员们彼此能有个照应,否则,战线拉得太长,会顾此失彼。老高同意贺医生的看法,城内方向不用考虑,他选择了制高点,挖工事;在一些重要的地方,布地雷,做上自己队员能识别的记号,实行三班倒轮换值守。战斗策略确定后,又请常山菊亲自来视察。

  

   常山菊对老高卓有成效的工作非常满意。他对大家说,看清了没有?最难啃的骨头又丢给我们了。东边,距离县城很远,又有太和山挡着,敌人就是在山头上打枪,射程不够,威胁不到城里。南山到城里,民居密集,但凡有头脑的人,都不会从这边进攻。只有我们与众不同,我们的前面是山梁和几条小沟、崾崄,敌人摸过来没什么障碍。我们的后方,是咱们的大本营,一旦这几个小山头被占,就等于进了咱们的老窝,直取县城。因此,大家不能吊以轻心,失去县城,谁也没有好日子过;让人家抓住,可能只有死路一条。为了县城人民的安危,为了我们自己的生命,大家一定要坚守阵地,绝不能让反对派的阴谋得逞!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队员们齐声高喊。

  

   “有信心就好。”常山菊说:“高登云同志是你们的总指挥,大家一定要听从他的命令。希望你们能做出贡献,打出我们县总的威风来!”

  

   在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喊声中,拉开了县城保卫战的序幕!

  

   老高又一次感受到了战前的冲动和兴奋,这回是阵地战,他觉得自己经验丰富,胜算很大,精神头十足。他亲自指挥队员们修工事,挖战壕、掩体。他对大家说:“现在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说穿了,修工事就是给你自己修保命所。一个好的掩体是你能看见别人,别人看不见你。记住,每个人最少都应该有三个以上的射击点,这样轮换着打,别人才不知道你在哪里。在运动中,你还可以发现对方的目标。我们在上甘岭时,掩体要挖好几米深,敌人的飞机大炮把山头炸矮了两米多,硬是没摧毁我们的工事。有备无患,明白吗?还有,开打后,大家不要急着打枪,一定要等对方进入你的射击范围。自动枪的有效射程也就是四百米,别看标尺上是一千米的刻度,子弹头到了一千米就会落到地上。尽管我们子弹多,还是不浪费的好。还有一句话,我也不晓得当说不当说,瞄准时,枪口稍微放偏一点,只要将对方吓跑就行了,不一定往死打。一定要打的目标,能打腿的不打胸,能打胳膊的不打头。要晓得,你打死他一个人不要紧,你要考虑他死以后跟他有关系的人,老婆、娃娃谁养活?老父老母谁赡养?我们这回从双龙成功脱身,不是人家打不过我们,是人家有意放了我们一马。要不,我老高这会儿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咱们县总的人不比人家学生队,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不要蛮干,解(hai)开没有?”

  

   他这番话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赞同,认为他说得对,将心比心,谁都有家有室,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但是,也有人不赞同老高的看法,认为这么心慈手软,对敌人网开一面,等于犯罪,不负责任,甚至认为他是战前扰乱人心,和老高辩论:“你这是和上级唱反调!”

  

   老高说:“上头让你往死打对方了?”

  

   “上头说,要保卫县城,不往死打人还怎么保卫县城?”

  

   老高说:“保卫县城不一定要往死打人,我们是防御。什么叫防御?就是挡住,挡住对方就是胜利!”

  

   还有人说:“反对派,你不打,他就不倒!”

  

   老高问:“谁说的?”

  

   “主席老人家说的。”

  

   “主席老人家说的是反动派,你不打,他就不倒。反对派是反动派吗?一字之差,意思不一样。”老高意识到,自己的这些话本应该在私下里说,不能当众宣布,要是让人反映上去,就是个政治立场问题。他叹了口气说,“我说不过你。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把话说到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致人于死地。”

  

   很快,这话就反馈到了联总的头头那里。雷大头找来常山菊,要求将老高免职:“有这么带兵的吗?纯粹一个麻糜不分的老混蛋!”

  

   常山菊赶紧赔笑解释:“他就这么一说,枪一响,谁顾得了谁?”事后,她把老高找来,关着门大骂,;“脑子进水了?事情该咋做,你心里有数就行了,话到嘴边留三分,有些话能不能不说透?”

  

   28 真假虚实都在理

  

   王嘉仁跟和尚放走老高的消息随着徐徐而来的春风吹遍了双龙川,人们对他们的壮举大加赞美之时,也产生了疑问。两派武斗队员打来打去,原来是做样子给人看啊,这仗打毬的有甚意思?

  

   刘贫协问王嘉仁:“是你们放走老高的?”

  

   王嘉仁说:“不要听风就是雨,腿在老高身上,跑不跑由得了我?他能跑脱,说明他命大,阎王爷看他寿数不到。咋?你个老怂,不满意?”

  

   刘贫协说:“你是放虎归山,老高这人不善,他连公社的权都敢夺,将来回来有你的好果子吃。全公社的人都想着把狗日的抓住,把权力夺回来,让丁书记掌着。你看现在成了甚社会,不说做生意放开了是好是坏,连赌博都成了合法的了。禁赌几十年,一下子就不管了?”

  

   “不管?”王嘉仁说,“你儿子抓赌把人家手戳了个窟窿,不就是管吗?”

  

   “别提他。”刘贫协说:“我这两个儿都让我操烂心,早知道生出这么两个祸害,不如当时放尿盆里淹死。这可好,两头一边一个,将来回来也怕尿不倒一个壶里,家里非被他们折腾得鸡飞狗跳不可。”

  

   王嘉仁说:“你一辈子就是会耍小聪明,两边一边一个,谁也不得罪嘛。将来,不论谁家坐了天下,你都有依靠。不过,你可要操心些,老高被抓住能跑脱,你儿子被人抓住,怕没那么好的运气。快把他们叫回来,万一有个闪失,老汉你会后悔的。”

  

   刘贫协说:“我叫了几回了,他们不回来嘛,说在外头吃香喝辣,叫回来吃糠咽菜,他们不乐意。要不,你先给刘武装说说好话,让老大回家来种地,逛野了的马拴不住。”

  

   王嘉仁说:“我才不管你那闲事呢。要说,你自个去,刘武装和你儿都搬到公社院子里去住了。我是瞎操心,给你提个醒,去不去你自个看着办。”

  

   刘贫协觉得老王说的没错,要正视这个问题。早前,他觉得年轻人扛个枪,神气几天就完了,那回刘大跩抓赌把申油子的手弄破后,遭到了街里很多人的谩骂。人家赌博固然不对,但你用枪刺扎人就更不对了。别人骂他儿子,当然就是骂娃他老子。刘贫协脸臊得发烧,当时就把刘大跩骂了一顿:“羞你先人呢,旧社会土匪抢钱还有个路数,你连个土匪都不如,干你娘的甚革命?”大道理他不会讲,他要求刘武装把儿子捆绑起来,吊在树上打一顿。刘武装说:“你别管。他抓赌也不是为自个,我们这么多人保卫双龙街,要吃饭,要花钱,总得弄点回来。党教育我们,不打好人,还不能打坏人?你老人家的意思我明白,回头我教育他。”老汉无话可说,老汉觉得刘武装说的也有理,申油子是赌博骨碌子(职业赌博人),是坏人,刘大跩打的是坏人。后来,就把这个事情扔到了脑后。现在,形势变了,刘大跩出去打了一仗,这仗打得何等惨烈,他不知道,但从缴获来的枪支弹药看,老汉感到了一丝惊恐。他妈的,这是真打啊!这一个炸弹要是弄响了,得死多少人啊?他相信老高是被人有意放走的,这是因为老高在双龙街上有威望,又是犯在刘武装手上,以前低头不见抬头见,一个锅里搅稠稀,要是落在别人手里,他就是长了八条腿也跑不掉。可是,他儿子不同,他儿子是二流子,没有这么好的人缘,叫人家抓住了不会这么幸运。他越想越害怕,下决心一定要把刘大跩叫回来。当然,刘贫协心里揣着鬼,自己明白,又不想对人讲。

  

   刘贫协来到公社院里,去了刘武装的窑洞里,问对方要人:“我来叫我儿回家,你这个事情不好耍,真刀真枪的弄呢!”

  

   刘武装说:“行嘛。我跟他说几回了,说你老了,家里没人挣工分,到秋底没粮吃,动员他回家,他不听。他现在就在隔壁窑洞里打扑克牌,你自己去叫!”

  

   老汉说:“他不回家,你不会开除他?”

  

   “咋开除?没有理由。”

  

   “他把申油子的手扎了个洞。”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后来再没犯错误,这不是理由。算了,我看你老也不容易,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你跟他说。”随后,他把刘大跩喊了出来。

  

   刘大跩输了牌,头上贴了好多纸条,看见父亲就喊:“怎么又来了?你老糊涂了,我还要革命呢!”

  

   “革你娘的脚!”刘贫协说:“你哄谁呢?今儿个你非回去不可,你不答应,我就撞死在这达达里。”

  

   刘大跩看了父亲一眼:“到外头撞,那里石头墙硬。你吓唬谁,一辈子都在当革命的绊脚石,让我跟你学?没门!”

  

   刘贫协气得呼哧带喘,面对着不懂道理的儿子毫无办法。刘武装也劝刘大跩:“要不你先回家,过一段时间再来。咱们虽然打了胜仗,但保不住人家会来报仇,避避风头也好。”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