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张永利有些不安,“不会吧,苏修离咱们还远哩!”

  

   刘刚说:“管毬他呢,开完会就晓得了。”

  

   当天夜里三点钟,张永利才开完会回来。他的朋友们还在饲养室等待消息。张干部向大家宣布:

  

   文化要革命了!

  

   王嘉仁问:“文化是谁那?”

  

   张永利说:“文化不是人。这个问题很复杂,一下子说不清。”

  

   3 刘家有儿不成器

  

   这几天,我们双龙街里的人忽然多了起来。往日,县城的班车开来时,下车的人屈指可数,现在,班车不但座位被坐满,连过道里都站满了人,这些人来历不明,但有个共同点,下车后都去了机关单位,有人说,来人都是县里的头头脑脑,给各单位的职工传达中央文件精神,也有一部分人,沿着街道散发传单,说是要煽风点火,让老百姓运动起来,一把火烧毁旧世界,文化要革命了,先要破四旧立四新。中央说:要破除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就习惯,要扫除害人虫,打倒一切牛鬼蛇!

  

   不久,人们发现,仝老师成了街里的大名人。人们幡然醒悟,文化革命早就在双龙街开始了,带头人是仝老师,起源是一碗烩饼,具体行动,是他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并不失时机地付诸行动,开展了大辩论!

  

   舆情大哗。双龙街人集体失盲,没有看得出来,仝老师,这个刺头小伙子有这样的远见,料事如神,捏准了中央的脉搏。于是,仝老师跟前围满了仰慕者,人们拼弃前嫌,不再提他吃烩饼的囧事,反而认为,公理本来就在仝老师一边,纷纷向仝老师讨教主意,怎么样才能跟得上形势的发展,不被革命运动所淘汰?

  

   仝老师说:我们要成立红卫兵!

  

   于是,他们从街里供销社买来了红布,黄油漆,自制袖箍,戴在胳膊上,招摇过市。

  

   仝老师说,光有袖箍不行,得成立组织。有了组织,外边的人才好与我们联系。于是,两天以后,“金猴奋起千钧棒红卫兵战斗队”宣告成立。由于名字太长,人们把它简称为金猴队。仝老师请高登云当队长,老高在朝鲜战场打过美国鬼子,根正心红,而他也愿意给老高当参谋,理由是,当地的革命要当地人搞,他是个外地人,号召力小。他这话没有说错,组织成立两天以后,农业社的贫协主席刘雨堂就来衅事:“甚狗毬金猴银猴的,你把爷爷打一棍看看?”

  

   仝老师跟前有红卫兵,但是他不敢打老汉。他深知双龙人的厉害,惹不起。他说:“没人要打你,我们要打的是牛鬼蛇神!”

  

   “甚叫牛鬼蛇神?爷爷解不开!”

  

   “就是地主富农坏分子。”

  

   “双龙街的地主富农,三五年就镇压了!”

  

   “那就要破四旧,扫除旧文化,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他想,老汉是来打他下马威的,要杀杀对方的威风,他转睛一看,发现了目标,“老汉,你的烟锅上拴了个麻钱,这就是四旧,拿下来砸了!”

  

   刘贫协不依,说:“太平钱,我带着辟邪。”

  

   “避什么邪,你这是旧思想、旧文化,必须砸烂!”

  

   几个人一拥而上,把老汉的铜钱抢过来,放在石板上,用另一块石头砸得粉碎。

  

   刘贫协被气得眼珠子冒火:“狗日的,仗着你们人多,欺负爷爷,我轻饶不了你们!”说归说,骂归骂,他斗不过这群后生,只好找老高出气:“你这个瞎怂,带头做坏事,小心我打烂你的狗头!”

  

   老高不敢得罪老汉,他身上的皮再厚,也经不住刘家那些如狼似虎的子弟捶打。他只得讪讪地说:“老刘,你要支持小将们的革命行动。上头让这么做,家里有旧书,旧东西,回头处理了,省得我们来搜翻。”

  

   刘贫协怒气冲冲回到家里,把事情的经过给他的儿子大跩,二跩说了,希望两个儿子能给他讨回公道,没想到,两颗儿说:“人家砸得好,上头叫这么做。我们要去打庙,我们也要革命。”

  

   “那个庙?”

  

   “万佛洞!”

  

   “敢动神神一个指头,老子先要了你们的命!那些神神有一千多年了,是我们十八辈前的祖宗出钱建造的,会遭报应!”老汉咆哮着,“真个是没有王法了!”

  

   “我们不打,人家也会打的,功劳不能全叫仝老师抢走。”大跩说,“你老了,解不开现在这社会,你敢跟党对抗?”

  

   老汉气得呼呼喘气,他要给儿子们一点厉害,忽然抽出推磨棍,冲儿子们抡过来。二跩喊道:“快跑!”兄弟俩一溜烟跑下了坡。

  

   刘贫协没有好办法,只好去找张永利,张永利是县里来的干部,兴许能阻止儿子们的鲁莽行为。谁知,张干部也管不了。张永利说:“革命洪流来啦,谁也挡不住!”

  

   才几天时间,人人都变成了疯狗。刘贫协想不通,张干部这人平时还不错,知书达理,叫别人学好呢,关键时候,头也缩回去了?他揣了一肚子狐疑,去南坪找老和尚。和尚兴许有办法。

  

   和尚住在寺台山下一个小土窑洞里,山上原来有座古寺院,叫大悲寺,胡宗南来双龙街时,修工事,将大悲寺拆毁了,佛像被打掉,大殿的木料当柴烧了。后来,在川南善化寺挂单的和尚来到这里,化缘了一点钱,在寺庙的原址上修了个小庙,供了个观世音木牌位,他本想塑一尊像来着,可一直募不来善款,只好作罢。山上风硬,冬天在庙里不好过日子,和尚便在山脚下找了个破窑洞住下来,隔三岔五上去烧烧香,打扫一下尘土。到了合作化时,区上不允许他利用宗教活动迷惑众人,强迫他还俗,让他加入了农业社。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登记户口时,乡长问他几回,他说自己没有姓名,就叫和尚。乡长做主,姓和名尚,注册了户口。直到几年以后,人们才知道,和尚本来就没有姓名,但弄清了他有法号,叫光慧。可人们已经叫习惯了叫他和尚,再也改不过来。

  

   和尚正在煮茶,他给刘贫协倒了一杯茶后,问老汉遇到了甚难事,唉声叹气。刘贫协将儿子们的打算对和尚说了,叫和尚想个好办法阻挡他儿子们疯狂的举动。

  

   和尚沉思了一会,对刘贫协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佛也有佛难,这是天意,管不了。”

  

   老汉问:“眼睁着叫他们搞破坏?”

  

   和尚说:“人在做,天在看,头顶三尺有神明。社会跟人一样,气数尽了,谁也没有办法挽救。”

  

   和尚又说:“凡人要心存善良,不要妄想。佛教讲的是仁爱,博爱;主义讲的是争斗,道不同不相为谋,无法归一。看开些,佛像是石头泥土做的,打烂了再塑一个就是了,不比人,死了活不过来。”

  

   和尚的话让刘贫协吃惊不小:“死人?”

  

   “说不来,出头鸟,闯出去,就有新天地,出不去,就会被打死。木秀于林,风必吹之。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自古都是这个理性。”

  

   刘贫协理解,这是和尚在告诫他的儿子。他心里发慌,赶紧告别了和尚往回赶,无论如何得拦住他的儿子们,不光不能打神像,其他的出格事也不能做。

  

   刘贫协的日子过得不好,家贫,当了社里的贫协主席。贫协主席不是官,是个待遇,有社会地位,要开个斗争大会什么的,他得代表穷人上台发言。这个头衔,也给他带来一些好处,分发上边来的救济粮食,他理所当然是头一份。只可惜,救济粮救不了他的两个儿子,儿子们不成器,上山干活有一档没一档,挣不来几个工分,年年穷。今年,大跩都二十四岁了,放别人家里,早已经给问下了婆姨,可自己的儿,没有一个女子眼明。老汉常为这些事发愁,但是愁穿秋水也没用,他真的是管束不了儿子。可老汉也没有想到,他的儿子们不是憨汉,后生们在仝老师忽然成名的事情上受到了启发,日他妈,机会来得这么容易?文化要革命,这不是从天上往下掉馅饼吗?他们马上意识到,半辈子没有地位,没有脸面的穷人,翻身的机会到了。尤其是看见老高等人带着红袖箍在上街下街游行示威一般地走过时,敬佩之心油然而生。这年月,撑死胆大的,怕死胆小的,兄弟俩决定要干出一件比仝老师还要惊动天地的事情来。他们把目标选在了街西北凹凸里的万佛洞,那是延水县东北川年代最久,最宏大的佛教石窟。石窟在一个绝壁上,他们有办法上去。多年了,也没有和尚看护,砸了不会有人追究。这天中午,二人带了一群半大娃娃,大致用了半个时辰,就完成了他们的壮举。然后,带着周身的满足,回到家里。

  

   刘贫协气得短气长吁,他除了骂,再无它法:“狗日的,天打五雷轰你们!”

  

   “给老子爬远些,我没有这号儿!”

  

   大跩说:“破四旧,神神不是四旧吗?”

  

   二跩说:“我们要当红卫兵,谁反对就是反革命!”

  

   “好,老子就是反革命,从今起,你们走得远远的,我没有你们这号孽子!”

  

   这件事的发生,给双龙街人一个强烈地震撼,尤其是年龄大的人,从前热衷于求神拜佛的人,都把心槌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害怕这两个人领着娃娃们来家里找他们的麻烦,斗争他们,搜四旧,便对一些看似有问题的东西进行藏匿,或者捡几本黄历摆在桌面上,以应付红卫兵搜查。一时,破四旧风生水起,刘家兄弟抢了仝老师金猴队的风头,让仝老师对老高有了看法,在计划里,他是有去打庙的准备,由于老高的阻挡,迟迟没能实施。老高说:“你这是得罪众人的事,小心人家抽你的筋。”

  

他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我们不敢造当权派的反,还不敢造封建迷信的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