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由于没了人管,队里许多人种自留地的劲头比挣工分积极性高,甚至有人把队里的宜林地开荒种粮,眼看着,农业社也要散摊子。他十分不理解现在上面的政策,对搞这次运动越来越困惑,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自古以来,都是民以食为天,什么时候变成了民以天为食?那个天太高了,看得见,摸不着!不像粮食,只要种到地里,就可能有些收获,可以让人活命。退一步说,人都饿死了,那天再伟大,再壮丽,又让谁去欣赏?王嘉仁胡思乱想着,担子压得肩膀疼,他对两个发脾气的年轻人说:“歇会儿吧,没听见枪响,说明人家还没开打,现在到哪里了?”

  

   “王庄。”

  

   “也就快到胡家嘴了。”王嘉仁说,“天黑咕隆冬的,不晓得他们在哪里。在王庄找个人家,把饭放下,等找着他们后再看下一步咋办。”

  

   他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采纳,四个人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敲开了一家人的门。王嘉仁说明情况后,主人让他们进了窑门:“你不是王干大吗?给谁送饭?”主家姓丁,认识王嘉仁。

  

   “没看见有队伍从沟里进去?”

  

   “没有。”

  

   王嘉仁忽然没了主意:“说好在胡家嘴附近,咋就没人?”他怀疑自己走错了路。随后又说,“不管长短,饭桶先放在这里,你给他们找个睡觉的地方,先休息,我出去打听一下,看刘武装他们大致在哪个方向。”

  

   老和尚说:“要是没走沟的话,一定是翻山过去的。”

  

   丁主家劝说:“和尚说的对,寻人不如等人,天黑的这么厉害,你到哪里去打问?再说,大半夜的,人家都睡了,你找谁去打听?真要打仗,一定会打枪,枪一响就晓得他们在哪里了。”

  

   王嘉仁想想,也对,那就耐心等吧。

  

   枪声打破了山谷的宁静,天很黑,二三十米开外的目标都无法辨别,只有经过长时间的适应,眼睛才能看清远处灰黄色的土地和颜色较深的树木,刘武装知道还乡团就在自己前方山坡下的一个凹地里,但是,要想准确地捕捉目标,几无可能。他让队员们放了几枪后,朝下喊话,“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但是,迎接他的是对方射来的子弹。接着,他听见老高对队员们下达了命令:“就地卧倒,看准目标再打。”

  

   “抵抗没有出路,把武器放下,保证你们不死。”

  

   “砰”,又是一枪,刘武装的棉帽子被打翻在脑后,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脑袋,赶紧挪了个地方,谁他娘的这么厉害?他突然想,一定是老高,这家伙是老兵,别人没有寻声打人的准头。他招呼队员们伏低身子,偶尔放一两枪,只要能拖住对方,到天亮看清目标时,就可以象打兔子一样收拾这伙王八蛋。不管咋说,他们占居了有利地形。只是,肚子饿得难受,奇怪的是,送饭的人咋还没有到?后来,他忽然意识到,由于当时没有确定行军路线,王嘉仁并不知道他们走山路到达胡家嘴,如果这样,那饭一定是送到山下了。不过,这会儿已经交火,他也顾不得吃饭,再饿也得忍。他让同志们集中精力,拿出百倍的勇气和耐心来打击来犯之敌,吃饭的事只能往后靠了。

  

   坡下边,老高对贺医生说:“情况不好,我们中了埋伏。人家打的是有准备之仗,我们眼前一抹黑,没有胜算。立即撤销行动计划,赶快撤退,天亮后,想走也来不及。”

  

   医生吓得全身颤抖,他没上过真正的战场,他结结巴巴地问:“撤,往哪里撤?”

  

   “撤回城里。天亮后,我们在明处,人家在暗处,趁现在走还来得及。”说话间,他们背后的山头上也响起了枪声。老高说,“你们沿着崾岘西侧下到沟里,不要打枪,不要说话,带不了的弹药扔掉,天黑,估计他们看不清目标,应该能冲出去的。”

  

   “你领着我们走吧,”医生说,“我路不熟。”

  

   老高叫了两个队员爬行到他的跟前,叮咛:“你们是当地人,带领大家突围,万一遇上情况也不要恋战。给大家说,保命重要。能回县城最好,回不了就各回各家,把枪藏了,以后再说。”

  

   “明白。”

  

   老高说:“我留下来掩护你们,完全没有危险时给我发个信号。”

  

   “是。”医生答应着,让众人在地上趴着往山下撤,还好,老天爷帮了大忙,没多久便撤到沟里。医生说,“快给老高发个信号。”别人说:“快跑,自己的命都快没了,还管得了他?你发个信号不是告诉人家咱们下了沟底,叫人家来追杀?”

  

   这话听起来好像也在理上,只是可怜了老高,还有一枪没一枪的和对方周旋。刘武装有些奇怪,枪声变得如此稀疏,难道对方跑了?可是,明明有人往外打枪,他也没有多想,只要对方还在原地,天亮前一定能将这些家伙抓获。夜很漫长,不打枪的时候,山里也一派静寂,静得好像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见,偶尔有几声狐狸的叫声传来,让人觉得这黑暗的世界里还有些生机。老高等着同伴们给他发信号,但是,直等到他两只眼睛发涩,昏昏欲睡时,还没有得到消息。许是这几天太累了,他伏在地上打了个盹,后来,一声枪响把他惊醒,是自己人发的信号还是对方在放冷枪,他混沌的大脑已经无法辨别了。今生今世,这是他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前一次是在上甘岭的前沿阵地潜伏,遇上了鬼子的火力侦察,燃烧弹将身下的茅草点着,火苗呼呼地朝他烧过来,还好,他选择了个坑,坑前有几大坨子冰雪块,救了他一命。这回的危机不亚于前次,他知道,天亮后的结果,对方一旦发现他,人家居高临下,他会被人打成筛子。如果没有差池,自己的队伍应该冲出去了,不如也趁着夜色撤退。他打定主意,站起来走了几步,一颗子弹头落在了他的前方,溅起的土块落在了他的额头。他只好伏下身子,再寻找机会。麻烦了,老高又一次觉得死亡离得如此近,他开始想起了自己的老婆,儿子,他死后,今年春天老婆的自留地还能不能耕种?天色渐渐的变得暗淡,远处能看见一些影像,是人影还是树影?他有些绝望,但又不甘心,小心的往后退,人到临死真想活呀,他得搏一把,设法逃出包围。忽然,又一声枪响,一发曳光弹从他面前穿过,他大喜过望,大家突围了,他相信那是战友们给他传递信号,他退后十几米,跃然而起,朝崾岘方向奔去,当他跳下山畔,觉得自己终于冲破重围后,背上重重地挨了一枪托,几个人立即将他按住:“老实点。”

  

   老高压根就没有想到,刘武装方面由于弹药奇缺,从民间收集到一些杂乱的枪弹,刚才无意中打出了一发电光弹,将老高骗到了糜子地里。

  

   26 放虎归山

  

   枪声将王嘉仁等人从睡梦中惊醒了。交火了,几个人爬在窗户上往外看,听声音,战斗好像就在他们对面的山头上进行,有枪声,也有人的喊叫声,看样子,仗打得不很激烈,枪声显得有气无力,有一档没一档的,像过年的时候,小娃娃们将鞭炮拆开一样,半天才响一声。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双方都在等着天亮再决战?

  

   老和尚说:“睡觉,睡觉,不关咱们的事。”

  

   王嘉仁说:“你睡,叫我分析一下,那边的是刘武装,好送饭去。”

  

   一个后生说:“送鬼?你是想送死呢!枪儿子不长眼,要送你一人去。”

  

   他想,小伙子说得也对,上头的人正忙着,跟下雷雨时抢场一样,那里顾得上吃饭。他叹了口气,抽起了烟袋。

  

   老和尚问:“你咋还不睡?”

  

   “我睡不着,”王嘉仁说,“不晓得死人没,刘武装说还乡团带队的是老高,万一老高叫人打死,我心里不安宁。”

  

   “为甚?”另一个后生问。

  

   “咱们给杀人的人送饭吃,不跟自个杀人一样?”

  

   后生说:“说什么话,饭还在地上,没吃到他们嘴里不算数。再说,老高就是个搅屎棍,死了活该!”

  

   天亮时,刘武装命令刘刚带着人去清扫战场,自己这队人将老高押下山来。当他看到王嘉仁等人在一户人家的堖畔上眺望时,心里还是热乎了一下。王嘉仁没有违约,亲自来给他们送饭,可见,老王已经将前嫌稀释了。他紧紧地握着王嘉仁的手,连声道谢,然后让和尚帮着主人给战士们热菜,招呼送饭的人一块吃饭。刘武装安排队员们在院里吃饭,自己和老高回到窑里。

  

   和尚端了一碗饭给老高,老高的手被绳子拴着,无法接碗。刘武装看了一眼和尚没有说话。老和尚有些得寸进尺,给老高解绳子。刘武装警告说:“操心让他跑了。”

  

   老和尚照解不误:“上杀场,也得给碗饭吃。”

  

   王嘉仁抽着烟袋,默默地想,在他们印象中,老高这人也不是坏人,怎么突然间就变得头脑如此发热,难道上过战场的人,真正经过九死一生的经历,不打仗手痒?双龙街的人都是你们的老乡,是熟人,你带着队伍回来,要向谁开火?就是因为别人把你赶出去,要回来报仇吗?如果这样,你老高的气量也就太小了点?想到这里,王嘉仁说:“都住在一个街里,哪有这么大的仇恨。若要办,吃完饭。”

  

   老高骨碌着眼珠子看王嘉仁一眼,也没说话,他端着碗埋头吃饭,他的确饿了,一整夜的恐惧与饥寒让他感到了几许辛酸和部分欣慰,辛酸的是自己的计划又一次泡汤,欣慰的是由于他的努力,保全了大部分人员。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明白和尚给他松绑的暗示。他吃了一碗烩菜后,将吃饭的速度放慢下来,眼睛不时朝窗外瞥一眼,沟太窄,要逃跑的可能性不大,人逃不过子弹的速度,与其让人家打死,不如再活几天,后来,他放下碗筷问刘武装:“咋办,就地枪决,还是拉我走?”

  

   刘武装说:“咱们一起共事这么多年,枪毙你我下不了手,你也不要打算跑。我们头头要抓活的,既然抓住了,恐怕得把你送到东川。你敢跑,人家要开枪,我挡不住,也不敢挡。你说你,不好好在城里呆着,跑回来送死,双龙街对你这么重要?”

  

   老高拐了拐脖子:“既然夺了双龙公社的权,我们就要掌好权,我不回来咋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