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今晚咱们先把人马扎在公社院里,天亮再看有没有个更好的地方。按说,学校也不错,就是偏了点,得安排几个哨位,不然刚到就叫人家烩了。”

  

   “你说的对,哨位离驻地远一些,发现问题及时鸣枪,唉,刘二跩没跟来,他要来就好了,他家位置高,能一览东川。这个常山菊,偏偏看上他了。”原来,出发前,常山菊前来给大家做动员,走时,把刘二跩要去当了贴身警卫员,“这后生,憨头憨脑,还有点二。”

  

   贺医生笑着说:“这你就不懂了,憨头憨脑的人可靠,首长嘛,自有人家的考虑。不过,首长这人还算仗义,不记仇,上次把你骂得狗血喷头,我看现在对你也挺好,让你当队长,她对你还是信任的。”

  

   “是,”老高承认,“这个女人有好多长处,过去我们都认为她爱出风头,看来,是我们错了。她拉公子时,我们都嘲笑她,认为女人家干这个事情不合适。你晓得甚事?她拉着母骡子和叫驴交配,想搞个第二代杂交。你猜怎么着,母驴还真怀上了,下出了驹子。”

  

   “去毬,”医生说,“你蒙谁?我是医生,无稽之谈的事。”

  

   “千真万确,”老高言之凿凿,“我看见了。这事,上过报纸,刘县长给她戴过大红花。”

  

   “活了?”

  

   “死了。”

  

   医生撇撇嘴:“说了等于没说,这是违反科学道理的事情。”

  

   老高说:“不管咋样,人家敢想敢干。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沙里埋不住金,现在活出人样来了,有她的道理。谁能配警卫员?解放初,县长才有一个警卫员,我老高上过朝鲜战场,一辈子求进步,还在原地踏步不前,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警卫员。”

  

   医生说:“不要比,人说,人比人活不成,驴比骡子驮不成。你刚提到了刘县长,我看你那天做的那事很不好,无原则,走资派嘛,上头要我们打到他,再踩上一只脚,你倒好,给他求情。我回去想了想,这事情后果很可怕,刘县长那条子一旦到了反对派手里,那就是咱们支持同情走资派的铁证!”

  

   老高说:“我知道不对,但是,也不能把人当猴耍,他要有罪你关他禁闭好了,我们打死了老蔡,还要给人做检讨,头头们天天让这拨人游街,游来游去,人都见惯不惯了,把我们造反派的一点威严都游没了,两败俱伤。不管咋样,刘县长有恩与我,当初要不是他让我当兵,我能穿上二只半?人说,人活脸,树活皮,脸面最重要,按你们有文化的人说,就是尊严。我给刘县长去走后门为的是给他讨回尊严。”

  

   医生还是有些不解:“问题是我们已经把他打倒了,为甚还要给他讨尊严?”

  

   老高说,“也是给咱们留后路,”

  

   “咋讲?”

  

   “人一生起起伏伏,和做事一样,不会永远一帆风顺的。他倒了霉,你拉扯他一把,他就会感念你。万一我们倒了霉,他也会想法救我们的。人嘛,眼光放长远些才对。刘县长这个人了不起,我看得出来,走资派们唱着歌,说自己是牛鬼蛇神,自己有罪,他们心里咋想?他们就根本没有认罪,是在嘲弄大家。打倒人,要从心里将他们打倒,要让他们服你,人家不服你,搞这些形式有什么用?”他停了一下接着说,“47年,胡宗南来时,把刘县长抓住,想利用他在当地的声望,逼他当伪保长。他不干,被人关在密室,后来,他用扫炕的笤帚包了块布,硬是把门口看管他的士兵缴了械,带着枪逃出去。再后来,他组织了游击队,在核桃坪,一次打死了八个国民党兵,其中还有一个连长。你现在看他游街,好像是被制服贴了,但那是假象,让这种人认错是不能的,他不可能承认失败。说实在话,咱们也需要刘县长这样的人,人家有管理经验,比咱们见多识广,给他身上装一张联总的证明,他就跟咱是一头了,对组织也有利。”

  

   “可是,走资派就不打倒了?”

  

   “唉,你这人长了个榆木疙瘩脑袋,什么走资派不走资派?你看现在两派还有谁将矛头对准走资派?你扛着枪干甚去,不是去打走资派吧?目前,革命进入新阶段,我们的主要敌人是对立派。”老高说,“说到这里,我也期望和刘县长合作呢,刘县长老家在双龙,有威望,服他的人多,他要是能逃回双龙,咱们就有了靠头,有些事情该如何做,他能给咱们定调子。你晓得,我是个大老粗。执行上边的政策一定会有偏差,有个人随时提醒我,要好一些。”

  

   “丁书记不是还没走吗?”

  

   “那家伙老奸巨猾,咱们夺了他的权,他不可能配合咱们。”

  

   “刘县长要是不肯回来,你说什么也没有用。”

  

   “到时候请他回来,他在城里除了受欺负,还能干甚?我有把握他会回来的。”

  

   贺医生由衷感叹,老高这一步,是一石数鸟的做法呀!

  

   两人继续聊着往前走,前两天没遇到任何能使人紧张的情况,队员们思想有些松懈,有人将枪横着抗在肩上,还有人嫌麻烦,将枪横着背在身上,有兔子在不远处跑过时,甚至有人想追着去打兔子。老高开始责骂:“娘的屄,不要命了,枪一响想把人家引来?”

  

   一个队员顶嘴:“双龙街不是没有武斗队吗?”

  

   “双龙街没有,别处也没有?人家不长腿!”

  

   队员们老实了,老高说:“不要这么松松垮垮的,我们是去打仗,不是去打猎。当兵就要有当兵的样儿,我有言在先,进了双龙街后,谁要是敢违反风纪,一定严惩不贷。别怪我不讲情面,我老高说到做到。现在加快步伐,保持安静,从这道山畔转过去,有个崾岘,从崾岘上山,就进入双龙镇地界了。上山后,队伍分成两组,拉开点距离,全速前进。”不知为什么,越是接近目的地,老高越是有些不安。是自己回乡的心切,还是害怕上面的情报不准确,说实在话,他不大相信双龙街不住联指武装人员,不会是人家在演空城计把?指挥作战,一切都得随机应变,现在看来选择晚上进镇子有些冒失。他和医生商量,要不,找个离镇子不远的地方再潜伏一晚,等天亮后再做打算。

  

   医生问:“为甚?”

  

   “不祥之兆,我腿肚子抽筋。”

  

   “没事,你太紧张了。”医生说,“天黑冬冬的,神神也看不见咱们。”

  

   话音刚落,前方突然想起枪声,老高觉得子弹头“嗖”地一声从自己不远处掠过。他赶紧喊:“卧倒!”

  

   25 民以天为食

  

   天快黑时,老任来通知王嘉仁,给战斗人员的饭预备好了,求他派人送去。王嘉仁随着老任到食堂里看了一下,好家伙,有两盆饼,两桶烩菜,还有十暖壶的开水,加上碗筷,这得多少人才能送去呀!他皱着眉头说:“你这是真心支前呢,弄点就成了,这么多东西,吃得了?”

  

   老任说:“不多,每人二个饼,一碗菜,明天还得另做。”

  

   王嘉仁说:“他们现在在哪里还不清楚,挑着个担子满山转,万一叫人家当成武斗队员,连我们也一勺烩了。再说,天这么黑,送到地方上大概得半夜了,他们走时几点吃的饭?”

  

   “三四点钟吧!”

  

   王嘉仁说:“按说,这会儿就该吃饭了。你这里有手电没?”

  

   老任笑着说:“有电筒,没电池。供销社的电池都让他们拿去了,咱也是有枪没子弹。”

  

   王嘉仁长叹一口:“尽心吧,送到了算他们有运气,送不到也没毬办法。”他叫了两个后生,许诺给两天的工分,然后又去叫和尚,让和尚在前面给他们打个灯笼,一行四人往胡家嘴方向前进。

  

   老和尚说:“罪过,这种事情不是我出家人该做的。”

  

   王嘉仁说:“不去也是罪过,这伙人不被人打死,也会冻死饿死。”

  

   老和尚说:“挡住,不要叫他们开打。”

  

   “我试过了,说服不了人家。”王嘉仁说,“我要是不让步,不妥协,人家就要在咱家门口开打,这一来,老百姓就要跟着遭殃。”

  

   “也是,”和尚问,“张干部没来?”

  

   “没有,”王嘉仁说,“刘武装私下跟我说,张干部受了处分,联指大头嫌他自作主张,撤了双龙街据点,给对立派创造了可乘之机。这回仗打完后,双龙街还要驻人马,好日子又没了。”

  

   老和尚说:“他这个人还行,善良,你跟他们要求一下,如果一定要驻人马,最好叫他坐镇双龙街。刘武装有些楞,管不住手下。”

  

   “你同意他们入驻?”

  

   “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们来了别人就不来了,”老和尚说,“天下没有安省的地方,他住在这里,咱们还能稍微放心一些。”

  

   王嘉仁想了想说:“有道理,回头我把咱的意见反映给他们。”

  

   开初,几个人走得较快,但是,渐渐的,饭担子就显出了重量,两个后生不时的换肩,咒骂,早晓得这事这么艰难,就是挣三天工分也不能干。有一人甚至呵斥和尚,你打个灯笼在我们后面,是照路哩还是给人家发信号,安心叫人家把我们往死打?

  

   另一个也不满意:“王队长,你当这好人干甚?他们当兵,肚子吃得比咱还圆,打死也应该,咱们骚情啥哩嘛?”

  

王嘉仁没办法,人心浮躁,生产队里真正听他话的人已经不多了,这样下去,自己这队长也干不了多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