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组织战斗队,选对当地的地形熟悉,有人脉的人员,既能解决你们在路上的给养,也能利用这些人迅速扩大影响,将双龙街附近牢牢控制在咱们手里。为了保守秘密,组织决定让你们在城北朝东北运动,出其不意占领双龙,虽然现在双龙没有对方人马,但是东川离那里不远,要有防范。你们站住脚后,我们立即攻打东川,一举将联指赶走。”

  

   老高激动万分,自己的想法终于变成了现实,人家领导同志比他站得高,看得远,能从全局的高度看问题,这让他非常兴奋。又过了一天,他终于在煤场找到了仝老师。

  

   仝老师被晒得像个非洲人,除了那两片眼镜片不时反下光外,看不出来还有一顶点知识分子的模样。他拉着对方粗糙的手说:“还好,最少我们都没死,只要有命在,就有我们兄弟踢踏的本钱。我和小贺来了几次,专门请你回组织。”

  

   仝老师说:“组织没了,我也不想回去。”

  

   “别灰心,”老高说,“做任何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过去的就不提了,新的任务在等着我们,你得回双龙街去握印把子!”

  

   “印把子也没了。”他撒了个谎。

  

   “木头坨坨,刻几个字就行了”老高说,“我说的真话,闹腾了一场,不能半途而废。再说,你做这个营生又苦又累,这是牛马干的事,咋能叫你做?”

  

   仝老师说:“我不当牛马,一家人就得饿死。与其饿死,还不如做牛马。”

  

   老高说:“瞎说哩,党不会叫任何人饿死。我们也不是丢家弃舍的往外跑吗?回了双龙,生活肯定会有改善。”

  

   仝老师说:“你是老革命,觉悟了。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这样吧,要咋干,你们自己去,别拉扯我。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干这些破事了。你要念我们从前同甘苦,共命运过的话,给我和我家人一条活路。”

  

   话已至此,老高感到非常惋惜,再说就多余了。老高本想告诉仝老师,他们就要打回双龙了,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这毕竟是高度机密。他说:“好吧,人各有志,我也不强迫你。”

  

   24 战火烧到家门口

  

   政府瘫痪,武斗队撤走,所有的公务活动停摆,无政府状态猖獗,双龙街的集日市场也活跃起来,集市里的物资极大地丰富,各种商品比以前多了,但是价格奇贵。赶集的人很多,市场里摩肩接踵,呈现出了一种少见的繁荣,做裹馅的张二,胸前端着一个大木盘,放满了一排一排的裹馅,两手打着竹板叫卖:“尔格社会真是好,走资派没权了,人民群众解放了,公购粮也不交了,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自由买卖也放开了,信神信鬼不管了,牛鬼蛇神活泛了,我的买卖也好做了,哎—谁买裹馅,又香又甜—”他接着唱:“摇汇来,摇汇来,这是一桩好买卖,吃饃不用拿钱买,花花裹馅抱一怀!”他的这种叫卖法年轻一点的人都没有见过,规则是每个裹馅一毛钱,十个一组,买者每人出一毛钱,然后抽号,开号后中号者将十个裹馅都收入囊中,实际上是一种小型赌博,但卖主则能最大限度的销售商品。当然,比市场更红火的是赌场,在市场的西北角,有一个废弃的砖窑厂,那地方每到集日,人山人海,男男女女的赌徒成群结队,扣明宝,掷骰子,一片红口,黑屁股,四五六,顺娃子的喊叫声,赢了钱的人,欢天喜地,输了钱的主儿,垂头丧气。但是,干这个事情也是有风险的,偶尔,有武斗连来清剿赌徒,抢赌资,以补充经费不足,虽然如此,依然无法压制赌徒们的发财欲火。这是十几年来不曾有过的景象。以前,老乡们要买卖点东西,弄不好就会被全盘没收,现在居然可以光明正大做买卖,还可以赌博,甚至,连街里的庙会也恢复了,遇会时人们烧香许愿,甚至还能看草堂班子唱的古装戏。曾经被破除的四旧,迅速复辟,以至于一些人怀疑主席他老人家回心转意了,文化不是人,革一个不是人的命有毬用?

  

   这天,是双龙街的一个集日,赌场里的人们依然埋头苦战,忽然有人喊,武队来了!武斗队来了!赌场里一下子炸了窝,赌徒们四散奔命,有些人甚至连赌具也来不及收拾,便落荒而逃。大家领教过被武斗队抓住的后果,上次,那个灰汉刘大跩,一刺刀下去,把坐庄的申油子手上扎了个洞。但是,今天好像不同以往,武斗队来了后,没人冲击赌场,不声不响地朝西边的枣园沟开去。人们观望了一会,看看好像这队人对大家构不成威胁时,才陆续返回来,继续开赌。

  

   当然,他们不知道,刘武装带着他的人马,再次返回了双龙街,在街里做了稍事休整。刘武装通知食堂的老任给队员们做了顿饭,期间,和他刘刚找着王嘉仁,通报了情况。

  

   刘武装说:“东川方面得到情报,联总还乡团的行动的最终目标是夺取双龙街。夺取双龙街的目的是为了攻打东川做准备,希望生产队方面能看清形势。这伙人回来,一定会把双龙街搞得鸡飞狗跳,希望王队长从大局出发,支持我们。”

  

   王嘉仁非常恼火,他对刘武装有种本能的抵触。他说:“你们谁好谁坏,我无法判断。我希望能把问题解决在双龙街的范围之外,你们住在街里,双方打起来,受害的是百姓。你打我,我打你,也不晓得你们争什么?好不容易有了这点太平日子,眼看着又要丧失,你要是同意我的意见,我可以帮助你们,要是不同意,你自己看着办。反正,你们不能在双龙街开打。实在不行,我也有我的办法,双龙街有几百号子人,我带着老人娃娃夹在你们中间,要打,先把我们打死!”

  

   刘武装感到非常无奈,王队长对他有偏见,记仇,这在情理之中。可是,在大敌当前,还这样为难他,就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他说:“过去的事,都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了,承认错误,再不行,那怕我给你当儿,给你养老。现在,大敌当前,不能糊涂,还乡团回来,杀人放火,遭罪的还不是老百姓?”

  

   王嘉仁说:“怪了,谁是敌人?你倒是说说,老高就因为成了你们的对立派,就成敌人了?你怎么就晓得他要杀人放火?”

  

   刘部长辩解:“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他们在城里连个小偷老蔡都杀了,回来能有好事?再说,来的也不一定是老高,遇上个地痞流氓,老百姓不遭殃才怪呢。不管咋样,有备无患。我原来想,在双龙街阻击他们,我们有你们做依托,支援我们。你既然有这个忧虑,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可以在外面阻拦他们。不过,有些事情还得要你们帮助,今天晚上和明天的饭得给我们送去,人饿着肚子没法打仗。”

  

   刘刚说:“你也替我们想想,队伍里有一半以上是咱街里的人,就说他们回来不侵害老百姓,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我们的家属,老人,娃娃,就眼睁睁的看着叫家人压迫?从心里讲,谁也不愿意开打,可是,你不打,他打上家门来了,责任不在我们。我听情报人员说,人家三十余人,一色的半自动步枪,手榴弹都带来了。我们能不能打得过人家还不好说,你要是再不支援我们,就等于叫我们送死去?”

  

   王嘉仁不言语,他取了颗烟抽,过了一会才说:“也是,战火烧到家门口了。行,我派人给你们送饭送水。你们打算在哪个地方拦截?”

  

   “估计他们从胡家嘴方向入境,送饭时就朝那个方向去。一路上打听吧,现在还确定不了。”刘刚说。

  

   王嘉仁问:“饭由谁做?”

  

   “老任的食堂负责。另外,还得给你说一声,这次战斗如果能顺利的话,还是有一部分队员要留在双龙街,头头说了,双龙街地位十分重要,不能丢。”

  

   “你说了不等于没说?这事能由我做主?”王嘉仁说,“兵灾匪祸,遭殃的都是百姓。”

  

   生产队方面就算摆平了,但是,能不能打败这一伙人刘武装心里也没谱。他的队员素质不高,缺乏训练,甚至不能保证枪一响就不做鸟兽散。二是枪支破旧,子弹奇缺,有些枪只能放一声,就得用枪条往出捅弹壳,每支枪的子弹不超过十发,用这样的装备与人家从军械库里抢来的半自动,冲锋枪对抗,几乎没有什么胜算。他把刘刚叫到跟前,把自己的想法和刘刚说了。刘刚说:“不怕,解放军几个人还智取华山呢,咱们是当地人,地形熟,好好利用下地形,只要将他们围住,饿两天就投降了。”

  

   他的心宽慰了一些:“你看,在什么地方围他们比较合适?”

  

   “尽可能让他们靠近双龙,根据总部提供的情报,他们应该从胡家嘴入境,那个地方沟很窄,如果他们不走山,从沟里进来的话,肯定是跑不了。”

  

   “万一他们要从山上走呢?”

  

   “如果从山上走,我们可以把队员分成三拨,刘刚在地上用手指头画了个图形。沟南两队人员,一支占山头,一支压沟畔,沟西放一支,如果他们从山上过来,沟西的人马迅速堵截他们的后路,给他们形成三面保卫之势。”

  

   刘武装说:“听起来不错。到地点后,我指挥南边的队员,你指挥西边。让同志们少放枪,看准了再打。”

  

   到达约定地点后,太阳已经平西了,按预计的时间,还乡团也就该到了,刘武装按小队将人员分开,各队拉开了散兵线,进入战斗岗位。果然,刘刚揣测的没错,高登云是个老兵,深知运兵的狡诈,也没有走沟,领着人转山脊进入双龙地界。侦察兵回来报告了情况后,刘武装立即对人马进行调整,选了个前头有个崾岘的山头,将人马埋伏起来。沟西的刘刚则做了个大的迂回,远远地尾随在还乡团后面。这一切,老高并不知道,他虽然有所警惕,但压根没想到上头的决策已经被对方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一路上他和医生给大家鼓着气,叙说自己对未来的憧憬,战士们大多是当地人或者是双龙附近的农民,几句好话就被说得腾云驾雾。老高说:“打回去,双龙粮库有的是粮,放开吃。”老高说:“信用社有钞票,借出来给大家发薪水。咱们手里有权,要什么救济粮,谁家揭不开锅,开个二指条子,压个红坨坨,领粮去!”这些人听得心花怒放,他们其中许多人参加武斗,实际上就是想混个肚儿圆圆,现在有了老高的承诺,没有人不死心塌地往目的地奔!而且,事实证明老高不会骗大家,他们从县城里出来这两天,走到处有人给管饭,还有人安排住处,烧热土炕,生活虽然比不上城里,但是有这么美好的前景,还有什么不开心的。革命的最终目标不就是有饭吃,有衣穿,有老婆睡吗?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老高抬腕看了下表,七点多钟了,如果顺利,十点钟应该到双龙,他和医生商量晚上的住宿,医生说:“估计公社的院空了,最多也就留个看门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