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大胖不回答,兀自在那里发愣。她下了炕,亲自为大胖解衣脱裤,将裤子褪到半截,才发现大胖的老二像一根腌黄瓜,精液喷湿了内裤。大胖太激动了,没把握好自己。

  

   一股怒火从心里燃起,她扬手朝大胖脸上搧去:“没用的东西!”

  

   大胖不敢躲,由着他打,直到常山菊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分时,大胖才羞怯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接着,大胖哭了,大胖说,“我天天做梦和你在一起,可是,一见你的面,就毬失了。怪我,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呀!”

  

   她说:“你是人,但你不是个男人。老娘走眼了,算了,躺老娘跟前,我们说会儿话。”

  

   “你说,我听着。”大胖摸把脸上的泪珠,小心翼翼地躺在常山菊身边。

  

   常山菊说:“我干了坏事,带着人杀了对立派七个人。我不想杀人,可我不动手,人家就会杀我们。真可怕,我怕开了这个头就收不住。大胖,给我出个主意,咋办?”

  

   大胖安慰她:“没关系,你又没有亲自动手,再说,你们杀的都是坏人,杀坏人,应该。”

  

   “谁能证明我就是好人?”

  

   “我能证明。”大胖抱住了她,“亲娘,你就是个好人,你一个女人家能领兵打仗,出生入死,放在旧社会,你就是穆奎英,花木兰,是英雄。”

  

   山菊把头偎在大胖怀里:“你的嘴真甜。这个话我爱听。要是你的家具好了的话,我没准会嫁给你的。”

  

   大胖说:“会好的。我跟老婆在一起,没发现有问题。一定是太激动了,等一会再试试。”

  

   于是,两人开始温存,做各种游戏,后来,大胖有了点感觉,可刚进去一分多钟,又不行了。

  

   山菊叹了口气:“命里注定我们不该在一起,算了。”

  

   老高情绪低落,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执法队打死了小偷,常山菊撤了他的职,而是通过这些事让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原来以为的那样坚强。他看到被打死的老蔡佝偻着身子在抽搐时,心里便忽然涌出了一种怜悯,一种悲哀,人原来是这样的脆弱,说死就死了。踏出双龙街的那一刻之前,如果人家有意要他的命,他现在可能就要和老蔡做伴了。现在想起来也有些后怕,好在,刘二跩的到来,让他一度低迷的心情又振作起来。

  

   刘二跩不但自己进城来,还带了金猴队的两个队员。

  

   老高问:“你哥咋不来?”

  

   “我俩掰了,他投靠了刘武装。”

  

   “为甚?”

  

   刘二跩直言不讳:“我哥说,跟着你没有前途。他说,在双龙街,咱们没有干成功一件事,夺了权不会掌,连张结婚证都办不了,让人当笑话说。”

  

   老高叹口气说:“他说得对,我们眼界太狭窄,所有的错误都是准备不足造成的,我们只有热情和冲动,只晓得一时的痛快,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要达到个什么目的。老人家只说是造反有理,夺取一切走资派的权利,可他老人家没有告诉我们权夺来后咋么掌,我们自己又悟不出来。说穿了,我们就是一些实干家,每时每刻都得有人为我们掌握方向,踩刹车,现在好了,有了组织就有了靠山,县城里这么大,上头有领导,下头有群众,应该能施展一翻拳脚。过一段时间,等我们经过学习提高了水平,组织个还乡团打回去。我还不相信,我一个老兵,斗不过几个毛孩子。”

  

   老高带着刘二跩他们去见程海,程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收了刘二跩他们。

  

   21 世间事不一定非白即黑

  

   仝老师的伤渐渐好了起来,可能是感恩的心理,他开始对两个照顾他的老人产生了依附感。他从心眼里承认,要是没有这两个老人的救助和悉心照料,他能活到现在的几率是零。他从老人们的脸上,看出了父母般的慈祥。他曾试图问过和尚,为什么不记恨他?和尚说:“此一时,彼一时,早先,你在台面上,我在台面下,现在掉了个个儿,我是个出家人,你是落难公子。”

  

   他有些不解:“当时,万一红卫兵把你打坏,你也不记恨?”

  

   和尚说:“不存在万一。娃娃们还没有恶到那个地步。退一步说,真有那个万一,只能证明我修炼不够,天理不容我。”

  

   仝老师肃然起敬。他不信佛,但内心受到了强烈地震动,人的境界不同,看问题的方法也不同,与和尚相比,自己太浅薄了。仝老师认真反思自己的作为,他想,当初选择斗争对象时为什么会把焦点对准和尚?要说,双龙街里,也有些流氓坏分子,放过别人而抓住和尚,主要的原因是和尚好欺负,是个软柿子,别人都比和尚厉害,他惹不起,是他的虚伪,欺软怕硬,导致了斗争和尚的悲剧发生。再进一步说,斗争和尚不是目的,只是他的需要,通过这个形式,以彰显自己的存在和重要。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表现,是一种可耻的投机行为。曾经以为自己最正确,最革命的仝老师感到十分羞愧,是自己假了革命的民意,对一个无辜者进行了打击和凌辱。这与革命没有半点关系,是自己的邪恶与人家的善良的一次较量。现在,事实证明是自己错了。他再次向和尚道歉,请求和尚能原谅他。

  

   和尚说:“过去的就过去了,不提了。”

  

   和尚的宽容,让他再次感到了一种温暖。仝老师经过好长时间的思考后,得出了个结论:假如为了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理想去泯灭人间的善良,还不如趁早丢弃这种理想!

  

   听人说,张永利给双龙街的武装人员下达了命令,任何人不许来骚扰他。这种做法已经超越了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在一个完全由保守派力量控制的武装据点里,能允许不同观点的反对派自由活动,大概在全国也没有先例。他们见面时候不多,见面时大量的时候是辩论,争论时下的政治走向。有时候也会厮杀,但那仅限在棋盘上。仝老师渐渐地对张永利产生了好感,明白了,花朵的颜色五彩斑斓,世间的事情也不一定就是非白即黑。有一天,张永利又来看他,仝老师忽然觉得谈政治是个很无聊的事情,想找个新话题,又提起了烩饼事件。

  

   仝老师说:“摸着良心说,烩饼的事你有没有错?”

  

   “老狗记起陈干事(屎),你还没忘记?”

  

   “这事对我影响太大了,这辈子忘不了。”

  

   张永利说:“有错。”

  

   “错在哪里?”

  

   “我应该果断制止老任。”

  

   “为什么没有制止?”

  

   “抹不开面子,这样做了,老任下不了台。”

  

   “这还差不多,”仝老师说,“说明你心里有是非观。”他停了一下又问,“为什么不亲自回应我的大字报?”

  

   张永利笑道:“不值,我要是站在台子上,人家会认为我是小气鬼,神经病。”

  

   “你的意思说我是小气鬼,神经病?”

  

   “差不多吧。”张永利说,“每个人都可能犯错误,有些错误可以忽略,如果你揪住不放,事情就永远没有完结的时候。”

  

   仝老师不服气:“就算我是神经病,可为什么你们拿大字报攻击我?”

  

   张永利说:“那不是我写的,是群众对你的回击。小事情可以反映出大问题,但小事就是小事,你要无限联想,无限扩大,那就会变成另外一件事情,失真了,群众就没有理由相信你。他们反击你,也是基于这个理由。”

  

   仝老师甘拜下风:“领教了,我说不过你。这样也好,不打不成交,请你给我指个方向,两位老人让我养好伤后回家去,你说我是回去,还是留下来?”

  

   张永利马上说:“当然是回家。你要走时,我派人护送你,保证你在我们地盘上的安全。”

  

   仝老师沉思了一刻:“我们夺了公社的权,理应为老百姓服务,我要走了,老高也不在,群众来办事该找谁?”

  

   和尚说:“旧社会好长时间没有衙门,百姓该干的事情都干了。”

  

   张永利说:“这话不好说,你要是有胆量,就把公章还给丁书记,要是还不回去,你就拿着,既然权被你们夺了,如何交还,恐怕得有个程序。”

  

   仝老师说:“让我再想想。”

  

   仝老师这一想就是半个月,半个月里,他举棋不定,有一回,他试探着问丁志杰。丁志杰拿个扫把,认真的打扫卫生。

  

   他说:“丁书记,我找你说个事。”

  

   丁书记说:“我不是书记了。”

  

   “我想把权还给你。”

  

   “说的什么话?”丁书记说,“你是造反派,我是当权派,你走的是阳关道,我过的是独木桥,不在一股道上。”

  

   “我向你认错,请你原谅我们无知。”

  

   丁书记叹了口气:“也不一定是你们错了,也许是国家错了。谁晓得呢?”

  

   “公章总得有个人管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