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后来,他听了刘武装的汇报后说:“我去找王嘉仁谈谈,什么时候回来说不来,不要等我。”

  

   “拿把枪,安全一些。”刘武装说。

  

   “不用,”他说,“没人打我的主意。”

  

   他没有找王嘉仁,而是去了和尚的住处。

  

   张永利的到来,让和尚的脸变得惨白。和尚在门口堵他,不许进窑里:“你来干甚?”

  

   “我来看看你。”

  

   “不用看,我没病没灾。吃得饱,穿得暖,也没有人和我过不去。”

  

   他感到很奇怪,和尚不善言谈,今天咋这么多话?莫不是和尚知道他当了联指的头头,有意和他切割,划清界限?他想,既然不许进去,就在院里说几句话,可一想不对,老和尚一定有什么事在刻意隐瞒。正好,刘二出来了。刘二说:“到我窑里来,和尚这几天难活。”

  

   不对头。张永利一挑门帘子,跨进和尚的门。他愣住了,仝老师头上扎着绷带,半躺在炕上。他想退出来,又觉得不妥,硬着头皮问候对方:“好些了吧?”

  

   仝老师看他一眼,没接话茬。

  

   两个老汉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后来,还是仝老师大度,替他们解除了尴尬:“我跟你走,跟他们没有关系。”

  

   看来,人家误解了他,他连忙笑笑说:“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就是来看你的。”他招呼两个老汉也进窑里坐,“外头冷。”

  

   仝老师撇撇嘴:“黄鼠狼给鸡拜年,来看我?我被你们打成这个样子,要不是他们两个干爷,早没命了。说吧,你要我咋样?”

  

   张永利心里清楚,他们之间的隔阂无法一下子消除,得拿出诚意来。张永利说:“我真的没有抓你的意思。要抓你,也犯不着我自己出面。以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可你们挨打不是我的本意,不管咋样,我向你道歉,尽管我们两派观点不一致,总归是人民内部矛盾。我不主张这么真刀真枪对着干,我也不晓得你在这里。两位老人救了你,我很感动,和尚不计前嫌,把你藏在他的窑里,这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比起他们来,我很狭隘,我再次向你道歉。不管以前我们有过多少不愉快,从现在起,我们一笔勾销,好不好?”

  

   仝老师说:“你想叫我改变观点?”

  

   “没有这个意思。”

  

   “不可能。”仝老师说,“无论你说得多好听,多正确,但是我不能违背我的诺言,再者,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是个人之间的问题,是社会矛盾在我们个人身上的体现。可以说,在这次运动中,我没有私心,没想过为自己谋利,把一颗心都献给了老人家,可得到的是你们的暴力对待,这咋能让人相信你们执行的是路线正确?这么多年来,国家发展步子缓慢,上边不停地犯错误,不是右就是左,你思考过这些问题吗?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一针见血指出,就是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作怪!同志,该清醒了,不要把屁股坐在一滩牛屎上还沾沾自喜。”

  

   好长时间,张永利没有说话,他自以为自己还有点理论水平,对事物的认知也有些常识,但他还是无法回答仝老师的质问,要承认仝老师的话有几分道理,但是,要解决这些问题非要兵戎相见,争个你死我活吗?良久,他才说:“你让我考虑考虑。我也是怕现在这个局面正像你说的那样,又是一个更大的错误。”

  

   “何以见地?”

  

   “说不清,只是一种感觉。”张永利说,“我们听听两位老人的意见如何?”

  

   刘二说:“改朝换代,人杀人的事情太多了。你们学问深,我听着好像都有道理,外头的事情都要是能像你们现在一样,在一起谈谈,互相说说,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刘二的话反映了群众的一个良好愿望。张永利相信,他和仝老师的矛盾很快就会化解,因为他们有共同关心的话题,有话可谈。只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可以平心静气的讨论问题。尤其,下午老杜回来时的表情,让他感到了有些不寒而栗。他从老杜的笑容里,看到了一种因杀人而产生的快感。

  

   他点点头问和尚:“你以为呢?”

  

   谁知,和尚一句话,噎得他捯不过气来。

  

   和尚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19出师未捷先惹祸

  

   几天以后,老高出现在县城街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记忆犹新,不过可能是袭击他的人距离他太近,使不出劲,还是不想置他于死地,伤得不是很重。他连夜逃回家里。整整的思考了一天,起初他想,推测是谁组织人袭击他们。他将街里的人一个一个进行了筛选,排除,最后把目标集中在了刘武装身上。这个人在他们夺权的那天行踪不明,这么大的事情,应该在场才对,说不定是出去找帮手的?双龙街的人,不可能对他如此仇恨。后来,他觉得自己追查谁打他,有些无聊,应该弄清楚这个人打他的目的,左思右想,才确定,对方的目的可能也很简单,就是要撵走他们。如果这样,他得认真考虑自己的下一步行动,依他的性格,应该留下来,不畏艰难,和对方争个你高我低,尤其是刚夺了权,许多工作需要他做,贸然离开岗位,是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当然,这样做一定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危险,个人安全问题没有保障。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还得组织武装护卫队。就目前他们的实力看,追随的人不会多,难度相当大。两天以后,从城里传来了消息,联指被赶出了县城,联指占了大部分农村地区,把大本营放在了东川中学,这对他是个巨大的威胁。他推测,接下来联指一定会占据双龙街,至此,他才完全明白了对方袭击他们的目的。他回双龙街的路被彻底堵死了,只有进城才有出路。他收拾东西,告诉老婆、儿子要进城,老婆骂他:“还没受够啊,你个老不死的。你要了老命,我们娘儿咋活呀?”

  

   “我留下来更危险。”他说,“你们没看见我被人家打成这熊样儿?”

  

   老婆说:“自找苦吃。国家少了一个老怂,天塌不下来?”

  

   他斥责老婆:“跟你说不清,你们不要扯我的后腿。我老高从小就和坏人做对,打美国佬,打联合国军,现在国家需要我,我不去谁去?你安心看好娃娃,运动结束后,我会回来的。”

  

   老高走了,老高走得义无反顾,好在,他穿着邮递员的服装,背着邮包,虽然在路上经过几次审查,还是顺利抵达县城,然后迫不及待地找常山菊,要求给他安排工作。

  

   常山菊告诉他,双龙街已经被联指占领,贺医生受伤住院,县城虽然被我们掌控,但形势不容乐观。夜里有人打冷枪,白天有人抢劫,夺武斗队员的枪支弹药。联指的一些残余势力仍然在伺机捣乱。常山菊给他在武装连里拨了十个人,组成执法队,由他带着巡街,发现不安定的苗头,及时处理。

  

   老高说:“你还不如给我些人,让我打回双龙去。”

  

   常山菊说,时机不成熟,回双龙的机会有,不要急。先得让我们在城里站住脚,扎下根。

  

   老高想了想也对,当领导的人考虑问题比较周全,他欣然接受了任务。然后,去医院看望贺医生。老战友相见,有些惺惺相惜,要说,他们都是为运动流了第一滴血的人。说起来双龙的事变,老高有些哽咽,更关心的是自己队员的死活下落,不知道仝老师目前的处境,甚至觉得自己抛下别人,有种临阵脱逃的负罪感。医生安慰她,往前看,往前看才有出路。倘若仝老师是遇到不测,再内疚,也无法挽回。假如仝老师没什么大碍,他一定会来城里和大家团聚,不要老想着回双龙,那个小地方,施展不开拳脚。医生说,他的伤就要好了,好了后要回突击队去,继续战斗。当得知老高接受了常山菊给指派的任务后,非常激动,他拉着老高的手说:“这么重要的任务落在你头上,是领导对你的器重,一定要干好,干出成绩来,为弟兄们争光。”

  

   老高保证:“我会努力的。”

  

   医生又说:“我给你个建议,做些红袖标,写上执法队几个字,有威慑力。”

  

   老高同意:“对,要事出有门,名正言顺。”

  

   医生又说:“捎话给刘家兄弟,那俩二货,干这个事情最合适。”

  

   老高说:“行,回头我找个熟人,给他们带话。”

  

   两人相见甚欢,中午,医生留老高在医院吃了病号饭。下午,医生收拾东西,办理了出院手续,再赴岗位。

  

   第二天,老高带着人开始巡街。他们管的事情很多,武斗连不管的事情,他们都管。由于旧的城市管理机构被摧毁或者瘫痪,摆在老高他们面前工作千头万绪,上到维护县城的社会秩序,下到抓小偷,抓流氓,清理环境卫生。下雪了,往常有机关干部义务清扫,现在,没人主动上街,还得他们拿着铁皮喇叭,沿街叫人,督促市民出来义务清扫。不久,城里由于受到外边联指的封锁,粮食蔬菜供给发生了危机,市民们纷纷到粮店抢购粮食,人多粮少,发生了争执,老高得派人前去维持排队秩序,调解纠纷。从早到晚,忙忙碌碌,还是不能使市民满意,安全隐患处处存在,甚至连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证。有一回,他看见一个后生行动诡异,上去盘问,那小伙撒腿就跑,他们紧追不放,到河边时,小伙子站住了。老高的一个队员举着枪来要打,老高制止了,自己迎了上去,“你跑啥”?谁知那小伙子二话没说,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手榴弹,手指迅速扣住指环,“别过来,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老高被镇住了,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家伙会亮出个危险的东西。

  

   老高赶紧把枪放下:“你这是干甚?有话好好说。”

  

   “为甚追老子?”

  

   “问话,老高说,我们有权利查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