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仝老师醒了,要吐,两人赶紧将仝老师翻了个个儿,让他吐了两口。不久,仝老师又昏了过去。刘二担心:“后生有个三长两短,咋办?”

  

   和尚说:“听天由命,活过来是他的造化,命短,神佛也救不了他,前世的孽债呀!”

  

   刘二从锅里舀了点水,用毛巾擦去仝老师脸上的血迹,发现后生的后脑上有一道伤口,还往外冒血,他们手头也没有合适的东西包扎,和尚将自己的被子撕了块布,手忙脚乱的给仝老师做了个简单的包扎。和尚对刘二说:“你先看着,醒了后,不敢给他喝水,这样不行,后生伤得不轻,我去医院叫个人来。”

  

   “天太黑,你拿着我的手电筒去。”

  

   和尚捏着手电,急匆匆穿过街道,跳过河,他先去敲沈院长的门,沈院长睡得死,好半天,他才将沈院长叫起来:“快去救人!”

  

   “出什么事了?”

  

   “仝老师受了重伤,快跟我去看看。”

  

   “人在哪里?把人抬来。”

  

   “在我的窑里。我背不动,再说,外头情况不明,不敢叫他出去。”

  

   沈院长意识到问题严重,问:“外伤?”

  

   “头上有个血口子。呕吐。”

  

   沈院长在值班室里取了个保健箱,好像又拿了些东西说:“发生了什么事,嚎哇哭叫的,我以为是谁家打捶。”

  

   他们过了河,走到邮政所时,一切都很平静,没事一样。沈院长给仝老师诊断后,对头部的伤口进行了消毒处理,再重新包扎,此后,又给仝老师打了一针,对老汉们说:“小伙子伤得不轻,有点脑震荡症状,安心静养,没有别的好办法。天亮后,我再开点药,看样子,小伙子遇到大麻烦了,闹派性,也说不定有人要他的命,他又是个外地人,连个照看他的人也没有,要不,明天送医院来。“

  

   和尚说:“送医院会被人家发现的,就叫他在我这里养伤,没几个人到我窑里来。”

  

   沈院长说:“也行,有问题随时叫我。天亮后来医院拿些药。”

  

   沈院长走后,刘二说和尚:“你这人度量大,他批斗过你。”

  

   和尚说:“少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人命关天,伤好了赶快叫他走,双龙街从此没有安稳日子了。”

  

   不久,仝老师醒了,尽管头疼得厉害,仝老师看见面对着的是两个老汉时,还是有些意外,感动,眼角有些潮湿。他喃喃自语地说:“谢谢你们,救我。”随后,用手摸索,好想要找什么东西。

  

   和尚说:“医生让你静养,要什么我给你拿。”

  

   “章子,看公章在不?”他指指自己的衣服口袋。

  

   刘二从仝老师的口袋里掏出一串公章子,就是刘二跩腰里拴过的那些章子。仝老师的心好像坦然了:“没丢就好,千万不敢丢了。”原来,老高被人打倒后,仝老师感到事情不妙,赶紧跳下炕,本能地往窑掌处躲避,但他还是没有躲开飞来的棍棒,在倒地的那一刻,他觉得身子底下压了几个硬邦邦的疙瘩,他意识到是刘二跩挂在墙上的公章,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说什么也不能让公章子落在暴徒手里,没准,这是一次反夺权。他赶紧将章子装到口袋里,往门口处爬,后来,等他出了门口,站起身要跑时,头上又挨了一棒子。他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能力,心想身上还带着公章,赶快离开此地,保护公章重要,跑了一段路后,大概是眼神不济,加上天黑,身子撞在了一个树上,再没有爬起。他的头很疼,头晕,眼皮往一块合拢,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要死了,本能的喊救命。算他命大,大冬天的,正常人也熬不过这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别说他是一个挂了彩的人。

  

   18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和尚比别人聪明,他的预感十分灵验。一天以后,刘武装出现了,刘武装宣布,联指的武装小分队要进驻双龙街。又一天,街里来了一辆汽车,拉来了十几个人和一些物资,刘武装把他们领进武装部的院子里,跑前跑后为这些人安排住处,布置哨位。几天以后,他召集各队的基干民兵收缴枪支,弹药,派人去东岗梁放哨,借空挖掘碉堡里胡宗南部队可能遗留的弹药,很快,双龙街的武装小分队迅速壮大,刘武装担任了分队队长。他向大家宣布,这下好了,天下太平,大家尽可以安居乐业。

  

   他的话没有多少人响应,王嘉仁和刘贫协就对他的承诺产生了怀疑,天下太平还要舞枪弄棒?刘贫协质问他:“你不是军队干部吗?屁股咋能坐到了造反派的板凳上?我儿是你派人打伤的吧?你们心眼也就太邪性了,下手这么重,他做出了什么事,让你们往死里打?”

  

   刘武装无法回答,只得说:“非常时期,谁也不想这样做,上边叫搞运动嘛。”

  

   “搞运动就要往死打人吗?”

  

   刘武装反驳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挨两棒子,离死还远哩!”

  

   刘贫协骂道:“你白披了张党皮,连个人话都不会说,我儿是反革命,当权派,还是地主富农?”

  

   “不是。”

  

   “不是反革命,你们就没有理由打他,本来,他要去县里,我挡着不让去,现在我支持他们参加联总,往死里打你们狗日的!”停了一下,他又骂道,“你们口口声声要保卫毛主席,毛主席能叫他的一个儿往死打另一个儿?你说说这个理,你要是把我说服了,算我儿有罪,要打要骂由你,说不服,我老汉迟早要跟你算这个账!”

  

   刘武装无法说服老汉,老汉不懂得形势变了,拿朴素的道理和伟大的运动类比,老汉的话不能说没有道理,但那是局部的,小范围的道理,拿小道理推翻大道理,实在是不合时宜。他只好陪着笑脸说:“你老人家说的对,是我们不对,你真不轻饶我,我也没有办法,我认了。要不,你现在打我两棒子出口气,以后的工作还要你老人家支持。给你儿说,只要他们肯为运动出力,我欢迎他们加入我们的队伍,给他们发枪,我把他们当兄弟看待。”

  

   几句话说的老汉没了脾气,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认了错,你还想咋样?他只得说:“我晓得咋回事就行了,以后别打我儿的主意,你们两派都不是好东西,我还指望我儿能回心转意,挣工分呢。”

  

   王嘉仁说:“我也得给你说个事,你从队里抽了不少人,你给他们通知到,明年,没有工分不给分粮。这些人既然为你去打仗,你得给他们发饷养家糊口。咱们有言在先,省得到时候脸红脖子粗。”

  

   刘武装连连叫苦:“千万不敢这样,你这是釜底抽薪,让我半路熄火,我哪里有钱给他们发饷?我自己还没地方讨要工资呢!”

  

   王嘉仁说:“这我不管。我再提醒你,没钱也不能变着法子搜刮老百姓,你看我们这日子,已经够恓惶了,眼下只有两个选择,要不,你把农业社的权也夺了,要不,我就得执行新的分配政策,咋么做,你看着办!”

  

   刘武装不敢夺农业社的权,他也没有时间干这个事情。看来群众对武装小分队进驻双龙街有成见,不满意,原因可能与殴打驱赶老高他们有关。他意识到问题有些复杂,如果得不到地方上支持,小分队会越来越孤立,站不住脚。得赶快让张永利回来一趟,帮着他疏通关系。当天,他给张永利发了个电报,希望张永利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回一趟双龙街,帮助他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张永利没有立即回复他,前方战事正急,老杜带着武装连去了桥沟一带阻击联总向东推进,让他在总部坐镇,配合地联指往各地安排部署兵力,还要给队员们筹集给养。小小的东川中学校,一下子住了一千余人,每天吃的粮食就要半卡车,他只得跑附近的粮站借粮,到信用社借钱,到供销社借日用品。联指的这种行为,引发了群众的恐慌,几天时间,各地的农民开始抢购物资,囤积食盐,肥皂等日用品,一时,东川一带,人心惶惶,搞得张永利焦头烂额,出门都找不着北,还哪里有心思管双龙街的事情。

  

   陈主任和他一样,面对群众的疯狂抢购,他毫无办法。他们把供销社的主任叫来,询问食盐库存情况。供销社主任说:“人们听风就下雨,盐库里的盐,放开吃,可以供应两年。”

  

   陈主任说:“立马写个通告,让群众不要惊慌,不必限购,不行的话,开放盐库,让大家参观。怪了,咱这里距盐池也不过就是几百里路,没了官盐,私盐也会进来的,这是唱的哪出戏?”

  

   张永利说:“群众对时局看不清,对未来生活不确定而担忧,这种事情可能还得持续一段时间,以后到粮库借粮,不要太大张旗鼓,最好夜里去,严格说,公家粮库里的粮食不是为我们准备的。如果现在这种情况不改变,农民不好好种地,困难的日子还在后头,给灶房说,要节约粮食,不能浪费,多一车粮,我们就能多支持一天。联总打不垮我们,大不了,他来了我们跑掉,他走了我们再回来,可是,一旦没有粮食,人家不打咱们,队员们也会作鸟兽散的。”

  

   陈主任觉得张永利很有见地,应该把这个话给各地的队员们都讲清楚,要做长远打算。不过,他还是抱着一丝幻想。他对张永利说:“上头也不能看着我们两派无休止地打下去吧?得想个什么办法,叫我们坐在一起谈谈,咱们的党和国民党都能谈,跟自己人就不能谈?回头,你整理个材料,把我们的想法报给省里。”

  

   “行,让我先去趟双龙街,刘部长打来电报,遇到了一些问题,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和当地的群众搞好关系,如果群众和我们反目了,我们就要腹背受敌。”

  

下午,张永利还没走,老杜回来了。老杜兴高采烈的向大家汇报了战况,说摧毁了对方的一辆汽车,打死两个人。张永利高兴不起来,同样的事情,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对运动认识不足,有偏差?他带着疑虑,当天晚上坐了一辆卡车到了双龙街,然后打发汽车回去,告诉老陈他们,自己得在双龙街住几天,没什么事情不要打扰他,让他清醒一下头脑,考虑给省里写报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