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生活起居,都由你负责。”

  

   “是!”程海向常山菊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突击队的生活完全是军事化管理,人不是很多,但是早晨要出操,没事时,要集体学习上头来的文件,语录,还要时不时地讨论。不过,他们的生活条件很好,吃饭不要钱,有面条馒头,还有别人根本就见不到了大米饭,隔三岔五,还有猪肉粉条烩菜。虽然没有工资,但是毛巾肥皂牙膏牙刷,被褥等生活用品统统配备整齐,听说,每月还发十块零花钱。队员们大部分来自县里各个中学,年龄偏轻,贺医生在里边算是老大哥了。学生们也把他当老大哥对待,称他为老大。这只是个尊称,但医生很满足,自觉身份不同凡响,很注意自身修养,大事小事上要表现出一种成熟。比如,年轻人们不大注意环境卫生,宿舍里搞得脏乱差,有空了,他主动清扫,甚至把别人吃剩的饭倒掉,碗洗净;有人在训练中扭了脚,蹭破皮,他会热心地给人家按摩,包扎。同志间,也会因一些小事情发生争执,他想尽一切办法平息。有一回,有个叫焼脑的队员和另一个叫万三的队员,因为争一个女同学打了起来,他去拉架,焼脑将木板子擂在他的肩上,嫌他多管闲事,他揉揉死疼的肩膀,将二人推出门,顺手抄了一把铁锨,递给焼脑:“有本事你把他打死!”

  

   两人不动了。

  

   他又补充说:“动物就这样争配偶。”

  

   医生的行为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这家伙,看着文质彬彬,原来含而不露呀!

  

   打架的双方,各人将手里的武器丢掉,回屋里去了。

  

   医生说:“为个女人,犯不上你死我活。”

  

   医生的声望又提升了一截。

  

   下午,程海召集大家开会。程海说,接到上级通知,昨晚,联指再度出动坦克,在桥头又发生了冲突,我方有两个人被人家打死,今天要抬尸游行。省上来了位乔老爷,管着军队,大家要求军队出面解决目前两派的争斗问题。领导交给我们一个任务,相机搞一些武器回来,这是个硬任务,从哨兵手里夺枪,大家要有牺牲精神。但是,领导也说了,这只是个试探,万一人家开枪,咱们就撤退,不许蛮干!”

  

   “听清楚没有?”

  

   “听清了。”

  

   于是,各人将自己的棍棒提在手里,集合整队,与操场上的大部队汇合在一起,喊着口号,朝南进发。前头是抬死人的队伍,去宾馆,找乔老爷说理,他们有意落在后边,在军区门口集结。不久,前边的队伍变得混乱不堪,路人纷纷向街道两边躲闪,有人喊道:“不得了,乔老爷被革命群众打倒了!”程海认为时机到了,叫队员们加速往前冲,他们遭到了解放军士兵的阻拦,程海向大家发出冲锋命令,哨兵的枪响了,哨兵的枪口没有朝天,而是对着他们扫了过来。跑在前边的一个人脑壳被打碎,医生觉得腿上被什么猛的击打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一股血从他的小腿上流了下来,他受伤了。

  

   “快撤!”程海叫人赶快撤退,拖着医生离开了现场,其他人上来帮忙,将医生送进了医院。

  

   “死不了。”医生疼得直咧嘴,他看看自己的伤口对程海说,“谢谢你救我。还好,没伤着骨头。”他是医生,对自己的伤情一目了然,腿部被子弹划了个口子,有半个多月就可以愈合。他虽然表现得比较大度,但是,强烈的疼痛还是让他感受到,这不是个好玩的事情,相比死去的人,他是个幸运儿,但相比毫发无损的人,他又是个倒霉蛋。不过,也好,最少医院里是安全的,不用再去执行这种在卵子上磨刀子的事了。

  

   医院里的职工也是两派,有些人兴高采烈,有些人垂头丧气,贺医生想,一定是外边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人的情绪是写在脸上的。果然,第三天,程海来看他,身上居然背了一支半自动步枪。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程海说,革命战友抢了军区独立连和战备军械库里的所有武器弹药,安慰他好好养伤,伤好后,给他也弄个枪玩玩。程海还说,大头们正在制定作战方案,决心一举将联指赶出县城。

  

   他问:“军人没有阻挡我们?”

  

   “没有,”程海说,“谁阻挡咱谁就是革命的绊脚石,军队向着咱们,不想当绊脚石。”

  

   “对立派没有抢枪?”

  

   程海说:“他们抢了武装部,得了几十支枪,小意思,经不住打。”

  

   县城里的枪声如铁锅里炒豆子,可以想见外边战斗的惨烈。联总加快了对联指的攻击节奏,用强大的炮火压制太和山一带联指的据点,哨所,步步向东关联指总部推进,实力不对等,联指毫无招架之力,总指挥老杜提着枪,一边指挥人员往车上装必须带走的物资,一边督促机关人员迅速上车,朝东边撤退。张永利有些犹豫,说实话,他不想跟着老杜他们走,自己是生生地被拉进组织里的,陈主任甚至没有征求他的意见。这可能是与他跟刘县长有关系的原因所致,群众已经给他划了线。他在思考,假如自己不走,对方会如何对待他?批斗他?把他打成黑帮?好像可能性也不大,除非双龙街的人来抓他,其他人对他兴趣不大,自己毕竟不是当权派。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常山菊拉进联总,这年头,想独善其身是不可想象的。如果那样,他现在的同事们一定会认为他是叛徒,变节分子。思量再三,他决定跟着老杜走,一个人可以做坏事,去赌,去嫖,但一定不能当叛徒。他想回去给李楠招呼一声,李楠有了身孕,就这样走了,于心不忍。他对老杜说,要回家看看。

  

   老杜说:“都到什么时候了,还要回家?再不走,我没有办法掩护你了。山上的人说,最多坚持半个小时,阵地都被炮弹炸飞了。你留下来,人家会把你的皮剥了!”

  

   老杜的话可能有些道理,目前,情况发生了实质性的逆转,有枪的人,立刻就变成了暴徒,看见有移动的目标就瞄准射杀,打人跟打野鸡一样简单,他眼睁睁看见河滩里有两个人被击中,其中一个人还在挣扎,可是,没人敢前去救护。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妈的,闹了几天革命,闹到了离家弃舍,生命不保的地步。没有办法,他只得扒上卡车,遗憾地离开县城。

  

   自此,县城和近郊被联总占领。联指占领了乡下的大部分地盘,然后分别收缴散落在各个公社的民兵枪支,在东川中学建立了中心据点,开展了游击战,以抗击武装到牙齿的联总。

  

   16 夺来的权力轻飘飘

  

   顺利夺取了公社的权力,老高感到非常惬意。他站在主席像前,给老人家汇报事情的经过,向主席表达他的忠心。刘二跩斜着眼看他:“你嘴里嘟囔些甚?毛主席听不见。”

  

   老高说:“我晓得老人家听不见,可我心里的话找谁去说?你总得让我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吧!”

  

   刘二跩说:“你对着我说就行了,就当我是毛主席。”

  

   “小龟子怂,不敢瞎说,咋和你老子一毬样子,这种话敢开玩笑吗?”

  

   仝老师显得有些忧郁:“不要说废话了。老高,我提醒你,权是夺来了,可咋么掌,咋个使用它,你想过没有?”

  

   老高说:“我还真没有考虑,新媳妇上轿子,头一回,没弄过这么大的事情。二跩,把章子给我。”

  

   二跩说:“不给,我还没有耍够,再让我耍几天。我就是想尝尝有了权力是个什么滋味。”

  

   “就是几个木头坨坨,有甚好耍的?”老高说,“不敢弄丢了,丢了的话,咱们说话就没有人听了。”

  

   “不会。”刘二跩说,“我把它装在胸口上,晚上抱着它睡觉,就当是娶了新媳妇。”当天晚上,二跩回到家里,向父亲和大跩炫耀了一番后,果真像得了宝贝一样,把章子揣在怀里和衣睡觉。刘大跩嘲笑他:

  

   “有病,睡觉还穿衣裳!”

  

   他说:“我怕把章子弄丢了。晚上你起了歹意,偷走咋办?”

  

   “谁稀罕你这东西?偷了也没有用,除了你们,没有人稀罕它。”

  

   “为甚?”二跩大惑不解。

  

   “我说没用就没用,不信你明天拿到街里试一试。”

  

   刘二跩自然不相信他哥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刘大跩眼红他们权力来的太容易了,没费多大的劲。他把三个章子拴在一条麻绳上,然后系在腰里,从上街往下街走,几乎推开每家每户的门,问:“二叔,我们夺权了,有事要我办不?要办事的话,我给你盖个红坨坨。”

  

   二叔问:“发救济粮了?”

  

   “没有救济粮。”

  

   “不发救济粮盖章子做甚?”

  

   “二爷,你老人家不是要领老红军优抚金吗,我给你盖个章子。”

  

   刘二说:“看你那个毬样子,优抚金牛文书送来了,不盖章,我签个字就成。”

  

   他遇见了王嘉仁。王嘉仁说:“两天没见你,咋腰里长了些圪蛋,是不是瘤子,操心把你狗日的拽死了。”

  

   刘二跩说:“我晓得你盼我死,见不得我也有露脸的时候。”

  

   王嘉仁说:“你们老刘家坟头上长了棵狗尾巴草,出大人物了。咋相,有权了腰比老母猪的腰还粗,要不,你把我这权也夺毬了,省得我一天敲钟,喊社员上工。”

  

   刘二跩说:“我有大权了,不稀罕你那点毛毛权。生产队的权你先掌着,以后,对我好点我给你多盖几个红坨坨。”

  

   王嘉仁说:“你认得几斗几升字?给我盖章?我写个条子去骗信用社的钱,你敢盖章吗?”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