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刘大跩说:“反正,我是吃了铁秤砣,肯定不跟他了。”

  

   二跩说:“那咱们打佛像不就白干了吗?”

  

   大跩说:“白干就白干,只要佛爷不来找我的麻烦,我认了。”

  

   二跩说:“随你,我不强迫你,但是我得跟着老高干。我现在觉得,农业社的权咱们夺不了,王嘉仁,刘刚,我们惹不起。人要起家,没有后台肯定不行,二爷说的古书里也这样说,人都应该有贵人帮助,老高就是我的贵人。”

  

   “你随便,以后有事别找我,我不会帮你的。”大跩说。

  

   刘二跩撩起门帘说:“老高叔,你别理他,我爸老糊涂,跟他说不清道理。”

  

   老高如释重负,连忙说:“还是你懂事,咋样,伤得不重吧?”

  

   “破了块皮,我这人皮实,没事。你找我一定是有大事吧?”

  

   “听说农业社要夺公社的权,我来问问你爸。”

  

   “我爸晓得甚,他又不是人家的核心人物。他们要夺就夺吧,反正总得有人夺。”二跩说。

  

   老高说:“人家夺了人,就没有咱们的戏了。”

  

   二跩聪明,二跩马上就明白了老高来家里的目的,说:“走,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咱们现在就去!”

  

   “还没有开会。”老高说。

  

   “开甚会,没有必要。民兵走了没有?”

  

   “走了。”

  

   刘二拽鼓了鼓劲,拉着老高就往坡下走。刘贫协追下去横着斧头都没有将二人挡住,返回窑里,问刘大跩:“你咋不去?”

  

   刘大跩说:“叫他们闹去,老高叔成不了精!”

  

   刘贫协心里稍稍宽慰了一点,终于有一个儿子明白道理了。

  

   老高领着二跩下了坡,先到学校,再到下街吆喝着金猴队的队员们紧急集合,到红卫兵总部开会,老高说:“同志们,我们平时都说得好,要用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今天,考验我们的时刻到来了,县联总要求我们立即行动去夺权。大家也看到了,走资派还在走,他们指使人冲击我们的会场,撕毁了大字报,这种嚣张气焰不打下去,就没有我们红卫兵的立足之地。大家说对不对?”

  

   “对,完全正确。”仝老师举着拳头领喊口号,“革命无罪!”

  

   众人跟着喊:“无罪!无罪!”

  

   “向走资派开炮!我们要夺权!”

  

   众人又喊:“夺权!夺权!”

  

   老高摆摆手,接着说:“前几天,我亲自上门与当权派争论,要他们交出权力,当时说得好好的,现在却变卦了,这说明,当权派不要脸,言而无信。也说明,反动派,你不打他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现在,让我们去打扫卫生,大家有没有必胜的信心?”

  

   “有!”刘二跩接着说,“大家跟在我的身后,万一打起来,你们就来个老鸹打狗一起上手,把走资派给我摁在地上,再踏上一只脚!明白没?”

  

   “明白!”

  

   老高随后给每个人分配了任务,谁喊口号,谁举旗,口号喊些什么内容,均由仝老师草拟。而后,将邮政所的一面铜锣取出来,鸣锣开道,以招徕更多的人围观。此外,前两天,他叫人在河湾里的柳树上砍了些把子,男男女女人手一根,防止挨打。刘二跩机灵,他看老高准备得这样周密,心想弄不好真会发生冲突,为防万一,他顺手把老高修车子的改锥别再裤腰带上。一切准备就绪后,一队人高喊着口号,敲着锣,涌进公社院子。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夺权夺权!砸烂走资派丁志杰的狗头!”

  

   公社里有些干部正在上班,听见外边杀气腾腾的呼喊声,有人掩门,有人替老丁出来挡驾。牛文书指着老高的鼻子说:“老高你无法无天了,这是冲击政府机关!”

  

   老高说:“你们是资产阶级的老巢,不但要冲击,还要砸烂!老丁,你这个走资派,我把好话说了两簸箕,你是交权利,还是要革命群众动手夺?”

  

   丁书记说:“上边没有说让我交权,我自然不敢交,你们要打便打,要骂便骂,我丁志杰绝不还手还口!”老丁没有想到红卫兵夺权这样心切。不错,他是和王嘉仁,刘刚,刘部长几个人商量过如何抵制造反派夺权的事,当时,刘刚提出,假如老高一定要夺权的话,不如让农业社组织人马夺权,这样,不会对组织生产造成大的损失。王嘉仁有疑义,说农业社也不是铁板一块,万一露了馅,怕丁书记担不起责任,现在上边要求群众夺权的态度明确,实在不行就让老高夺了。丁书记本来是想拿这个话堵老高的嘴,没料到反倒起了副作用,加速了老高他们夺取政权的步伐。

  

   老高对众人说:“走资派还在耍花招,这是要造成我们强迫他交权的假象,我们不上他的当,要文斗,不要武斗,现在,勒令你将公社的公章交出来!”

  

   丁书记口气坚决:“不交!”

  

   两个提木棒子的的人立刻将丁书记夹在中间:“老实点,低头弯腰!”

  

   老高说:“我再说一遍,你交不交?”

  

   老丁闭紧嘴巴,不说话。

  

   “搜!”老高命令队员们分别进入各个窑洞进行搜查。

  

   刘二跩和仝老师抢进丁书记的办公室,将桌上的文件翻了翻,问:“拿不拿?”仝老师说先别管这些东西,找公章,公章拿到了,就算把权夺了。刘二跩到处翻,把那些无用的纸片扔了一地,他看见丁书记的桌上挂了一把锁,便把腰里的改锥拔出来,几下就将锁撬开,果然,公章就在抽屉里。他兴奋地喊道:“夺权了!我拿到权利了!”随后,他又到牛文书的办公室里撬了两个抽屉,又找着两个章子。

  

   夺权取得了圆满的成功,老高非常满意,这比他设想的要容易得多。他冲着队员和院子里看热闹的人说:“同志们,革命战友们,双龙街的革命运动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我们虽然夺取了走资派的权利,但是革命的路还很长。同志们,战友们,请你们务必团结在新的政权周围,把运动进行到,取得最后胜利。我宣布,在革命委员会没有成立之前,由我们金猴队代行双龙镇的管辖权,大家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们!”

  

   没有多少人回应他,大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惊得发懵,夺权就这样容易?李自成打败崇祯皇帝,还用了十几年,这个老高,几句话就把自己变成了双龙街里的大掌柜?这个社会怎么了,让人无法捉摸。有些干部,从老高的讲话中觉察到了一丝怪异,以后,他们的干部资格还算不算数,谁来发工资?如果没有了工资,一家老小问谁要吃喝?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副社长常贵问:“你既然夺了权,我们下个月的薪水就问你要了!”

  

   老高愣了,他不曾想过这些事情,常贵问的不仅是工资问题,公章背后有许多事情要干,他犹豫了一下说:“其他事情维持现状,以后如何让发落你们,得看上头有什么政策。”

  

   老高的腰终于站直了,他指着丁志杰的鼻子命令:“你要老老实实接受群众的批判,先写个检讨材料,贴在供销社铺板上,从明天起,罚你打扫南门广场和邮政所门外的卫生,每天最少扫两遍。你要是敢不执行红卫兵的决定,我们不但要给你戴高帽子,还得拉你游街!”临了,他又冲常贵说,“刚才叫你漏网了,你也是当权派,不过我们给你出路,和老丁划清界限,争取主动。当权派扫地的事由你监督!”

  

   我当时尚小,挤在人堆里看热闹,对是非标准我无法判断,但我觉得老高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一番话就叫人服服帖帖,太厉害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最多也就这样吧!

  

   老高领着人,唱着歌,兴致勃勃地走了。

  

   张文书说:“日怪,这哪里是夺权,这是抢权呀!”

  

   丁书记无可奈何地说:“抢和夺没什么区别。”

  

   张文书小声问:“你真的要扫地?”

  

   “要扫,让我冷静一下,认真反思这些年我们犯过的错误。”

  

   15 枪打出头鸟

  

   战斗英雄们得到了联总领导的高规格接见,所有的领导,挨着排和他们握手,慰问。其他的队员们则呼喊着口号,向他们学习,向他们致敬!贺医生从领导的队列里,一眼就将常山菊认了出来,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但是从双龙街人和老高的描述中,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常山菊留着短发,戴一顶绿色军帽,腰里扎了一条亮铮铮的军用皮带,一副红卫兵小将的摸样。她的脸盘周正,有点黑,但下巴处的那个黑痣,让她增加了几分妩媚。医生握住对方的手,感到了一股暖流,一种力量,让他莫名其妙地兴奋。他满怀激情地说:“老高同志叫我来找你。”

  

   常山菊微微一笑:“我没想到你这样勇敢,下车就参加了战斗,足见你对我们的支持与理解,我们现在太需要你这样的人了。另外,老高让我转告你,他们准备夺公社的权,你是打算回去,还是留在城里?”

  

   医生立即回答:“你最好能让我留下,我觉得我比较适合在城里工作。”

  

“那好。”常山菊对站在他身边的程海说:“小贺就编入你们突击队,工作学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