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外边的石头块越来越密集,不时有一两块飞进窗户,程海让大家尽可能地往墙角靠,他和另外一个人捡起石块企图将门砸开一个洞,但是终因石块太小而放弃了。医生贴了半边脸朝外看,他忽然兴奋的喊叫起来:“大门被打开了!”

  

   房里的人立刻涌到窗口朝外喊叫,在院里的联指队员们纷纷向楼后的太和山方向撤退,慌乱中,竟没有来得及点燃汽车。几分钟后,牢门被打开了,一群人拥着他们又喊又叫,像护送英雄一样簇拥着他们走上街头。

  

   胜利了!欢呼声四起。贺医生在众人的赞扬声中由东关往城里方向走,过了大桥,总部派了辆车,把他们拉往北关。贺医生感到无比的光荣,出生入死,这才叫革命,眼前的壮举和双龙街的把戏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外边的世界太大了,太精彩,走出去,阳关大道任你行!

  

   14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

  

   事事不如意,老高十分苦恼,从组织成立以来,所有的活动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他一方面把责任归在群众身上,认为群众没有真正发动起来,人们对革命的认识模糊,并不清楚这场革命要达到个什么目标。另一方面,老高也发现了自身的不足。他只是凭着一腔热情,按照报纸上说的节奏进行实践,说穿了,只是一种朴素的阶级感情,上升不到理论高度,没有指导思想,自己想法太多,形势变化太快,跟不上节奏。与其昏昏,使人昭昭,这样下去,双龙街的革命会半途而废的。两天前发生的两件事让他感触颇深,他从民兵们踊跃参加红卫兵的态度,对公社强烈的憎恨上看到,群众希望很快将丁书记拉下马,清算走资派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也等于直白地告诉他,金猴队从一开始就犯了方向性的错误,他把主要精力放在给仝老师平反和揪斗张永利上,是打迂回战,这个弯子绕得太大,本末倒置的做法。说穿了,张永利只是一个驻队干部,对双龙街农业社以外的人来说,非常陌生,张永利作为的好坏,跟大多数人没有利益关系,不能产生直接的利害,引发不了大的冲突。而这样兴师动众地为仝老师平反,也有失偏颇,会让人认为金猴队是在利用红卫兵目前的社会影响,替个人报仇。从人们的正统观念里,好人是不能有一丝半点的瑕疵,仝老师为一碗烩饼和人辩论,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都不能摆脱小题大做,借机出风头的嫌疑。而自己用开大会,反击别人的做法,也会让人想到是杀回马枪,得理不饶人。尤其,张永利已经离开了此地。加上他的工作安排有疏漏,经验不足,危害到了群众的利益,导致了他们一败再败。更重要的一点,由于组织发展缓慢,基层的革命群众对革命有观望态度,使他没有后备力量,靠双龙街的十几个人,只能起到点火的作用,要把火烧旺,还得靠全公社人民觉悟。他现在才彻底明白了红卫兵串联的正真作用,老人家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英明呀!

  

   老高拍着自己的脑门子自责,糊涂呀,你高登云隔山打牛,目标不清!得好好考虑一下,下一步该如何做。先去夺权,还是等贺医生回来?如果去夺权,恐怕还得纠集一批人,最少有个形式,否则,名不正,言不顺。等贺医生回来,可贺医生能带多少人来?他立刻叫接线员接通了常山菊的电话,讨教办法。常山菊支持他马上夺权,先将资产阶级的堡垒打烂。常山菊说:“城里的革命形势发展很快,现在不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而是要利用城市的优势,带动农村革命快速发展。千百年来,守旧势力最顽固的地方就是农村,听说,在双龙镇的偏远地方,至今还有人问张学良走了没有,这是哪朝哪代的事了?人们的思想还停留在解放以前,这咋么行?很快,你们就会成为革命的桥头堡,要抓紧时间,让群众正真运动起来。”

  

   老高感到了几分狼狈,常山菊这是在责备他,也在提醒他把眼光看远一些。他说:“这地方就这样,人们思想僵化,一下子很难放开,要不,我们先放弃双龙街,进城去?”

  

   常山菊说:“不急,实在不行,你们先把公社的权夺了,有了权,你们就有事可干了,就能吸引群众向你们靠拢。至于张永利的问题,小贺医生和我说了,张永利现在当了县指的领导,你们揪不回他来,别在这上下功夫。也说不定,将来会成为我们的死对头,这也没什么,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各为其主,大不了和他真刀真枪拼杀一番!”

  

   张永利参加了联指,老高并不意外,他了解张永利,他们在一起下过棋,而且为悔棋吵过嘴。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爱说荤话,开玩笑,但骨子里有一股傲气,有学问,做事情不显山不漏水,很有主意。和自己相比,人家要沉稳一些,只是,这么快的就当了一派组织的头目,让他还是有些惊讶。他问常山菊:“小贺什么时候回来?”

  

   常山菊说:“小贺医生让我转告诉你,他要留在城里,暂时不回来了。”

  

   “为甚?”

  

   “小贺当英雄了,他一下车就参加了战斗,表现得很勇敢。”

  

   老高挂了电话,感叹又失去了一员大将。算了,人各有志。既然有了常山菊的明确指示,他还等什么?夺权!他的赶快去找丁志杰,敲定夺权时间!

  

   说去就去,老高脑子里不愉快的阴影被一风刮走,两分钟后便赶到公社,虽然只是一个人,但他理直气壮地出现在丁书记的跟前,坐在当权派的对面。

  

   老高说:“这个事情我提前和你说过了,你看什么时候交接手续?”

  

   丁书记问:“夺权?”

  

   “对!”

  

   丁书记说:“这个权是人民赋予的,不能你说夺就夺。我这么不明不白地把权交给你,双龙镇人民会骂我,党组织也会处分我的。”

  

   老高说:“我代表人民,现在的事情由人民说了算。”

  

   “你只能代表你,你代表不了人民。”丁书记说,“你是个老革命,老党员,应该从党性出发,维护党的利益、党的尊严才对。你扛了面红旗,你就能代表人民?那别的人再举起一面红旗,人家又代表谁?现在,农业社也要来夺权,我是该给你交权,还是给他们交权?”

  

   农业社要夺公社的权,这使老高大感意外,他连忙说:“那不行,农业社和你们是一条线上的人,执行的都是资产阶级路线,权利坚决不能交给他们!”

  

   “谁能证明你老高就执行了无产阶级路线?”丁书记平静地说,“公社也罢,农业社也罢,主要任务是安排完成农业生产任务,为人民提供粮食,给国家建设添砖加瓦,你说他们执行了资产阶级路线,那么,这些天你们干了些什么?喊几句口号,斗争一下老和尚就成了无产阶级?摸着良心想想,党教育了你几十年,你就这么个报答党?”

  

   老高有些恼羞成怒,看来,走资派的确是顽冥不化,一定要把他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否则,他们不会认输,革命将无法进行。他说:“你不要给我讲这些大道理,我不想听。老人家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把权力从走资派手里夺过来就是我们革命的根本目的。党委是个鸟,要踢开,你不知道?本来,我想好言好语和你协商,谁知道你顽固不化。告诉你,这个权我非夺不可。在夺权前,我们红卫兵勒令你必须交代过去几十年的所作所为。回头,我们还要开你的批斗大会,你要是敢逃跑,抓回来,罪加一等!”

  

   丁书记没有回答,他晓得老高在发高烧,谁的话也听不进去,既然这样,由他去吧。

  

   俩人谈不到一起,老高怒气冲冲出了公社院子,他对丁书记强硬的态度感到不可理解,难道农业社真要来夺权?仝老师好像说过,刘刚宣布过农业社成立了战斗队,是不是有意要和金猴队作对?他得去找刘家兄弟或者王嘉仁核实一下,如果有这种可能,一定要先下手!

  

   刘贫协正在硷畔上劈柴。刘贫协说:“高队长你来了,你这个造反派本事真大,哄着我儿跟你们趟露水,现在倒好,娃娃被打成这个样子,你是送医药费还是来慰问他们?”

  

   老高无言以对,刘贫协明摆着骚鸹他的脸皮。他扑闪了几下眼皮才说:“我来看看你娃,伤得不重吧。怪我,没把事情办好。”

  

   刘贫协又说:“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做事情掂不来轻重,口口声声要保卫毛主席,毛主席跟你要吃还是要喝了?咋介,昨晚上,他老人家给你托梦,说他难活?”

  

   老高赶紧说:“你可不敢说这种二梁话,这是反革命言论,小心叫人听见了。”

  

   “放屁!”刘贫协说,“我看你才是反革命。老爷我一辈子穷得光格旦旦,谁敢说我是反革命?”刘贫协嘴里喷着唾沫星子,弄得老高连连后退。老汉接着说,“你小子操心些,不要把自己打扮成个好人,你姥爷是土豪劣绅,三五年红军打开天祉园寨子,被红军杀了,要说,你是血仇子弟,你现在还有脸乱说乱动,快滚,要不老爷一斧头把你的腿砍折!”

  

   老高又往后退了一步,他看看老汉手里雪亮的斧头,有些怯怯生生地说:“你老人家别生气,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为你好嘛。我姥爷都死了几十年了,他影响不了我。我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要夺公社的权,来征求你儿的意见。”

  

   “夺权?夺来谁执掌?”

  

   老高脱口说:“大家掌。天下者,我们的天下,人民者,我们的人民,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老高学了几句时髦词语,马上拿出来热蒸现卖。

  

   “你让我儿跟着你掌权?”

  

   “有这个想法。”

  

   刘贫协骂道:“也不尿泡尿照照,就你们这些人,能掌得了公社大权?双龙街里人死完,也轮不到你们玩天耍地,大白天里说梦话,真还把自个当成块料!”

  

   老高被骂的眼里滴血,但又不敢发作,只好说:“看你说哪里去了,我们也是临时过渡一下,将来有文革领导小组,集体领导,集体领导。”

  

   说话间,刘二跩从门里出来,他早就听见他老子骂老高,刘二跩想出去看,刘大跩不许。刘大跩告诉弟弟,往后不要跟老高闹腾,老高这人成不了气候,从街里发生的几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老高处处占下风,跟着他会遭殃的。刘二跩不同意哥哥的看法,刘二跩说:“也说不定,失败是暂时的,老高城里有人,等贺医生搬来援兵,形势立刻就变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