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大跩说,“我们甚时候能从你嘴里听到一句好话,支持你儿子的话?你儿子就要当官了,你还在拉后腿,你倒是为个甚?”

  

   老汉吐了口青烟,把烟灰磕在脚地,然后缠起烟袋锅说:“这饭我吃不下咯。老子本来想跟你们说几句正经话,临了,还叫你们教训一通。罢了,我说不过你,有人能说得过你们,等着!”

  

   他跳下炕,趿拉着鞋朝坡下走,他要找王嘉仁去告发儿子们的图谋。刘嫽说王嘉仁不在家。王银娃说:“我晓得,在和尚爷爷窑里。”刘贫协想,和尚会有甚事?那回,民兵把和尚从批斗会上救回来后,他看和尚的气色好了许多,见人笑脸相迎,老家伙摆脱了孤独,一定是感觉到了周围人在护着他。王嘉仁在饲养室和刘二,和尚聊天,看见他便说:“双龙地方邪,说鳖鳖就来。上炕,咱们拉会儿话。”

  

   刘贫协脱鞋上炕,和尚在灶火旁取了一茶缸烧得黑乎乎的酽茶给他倒了半碗,他喝了一口问:“这是甚东西,苦哩。”

  

   和尚说:“牛筋茶,春前,我到凹凸里刘耒坟上那棵牛筋树上摘了些树叶,蒸熟后炮制的。这东西好,败火。”

  

   “败火了好。”刘贫协说,“我肚子里的火快从嘴里喷出来了。和尚我问你,你看我那儿有没有前途?”

  

   和尚说:“我不晓得。和尚不算卦,问前程,你去找道士。”

  

   刘贫协问:“那和尚能做甚?”

  

   和尚说:“我们讲修行,为来世积福,不讲现世报。”

  

   “你这话等于没说,我还指望你给我拿个主意呢。给你们说一声,我那两个瞎儿,放出了话,要夺老王你的权!”

  

   王嘉仁笑着说:“叫他们快些来,生产队的权,不是什么香干烙。这个烂官我早就不想当了,要不,我把书记留下的章子也给他送去,省得他们来家里搜翻。”

  

   刘二说:“不能这样,你是社员选举出来的,要不当队干,也要社员们同意才对。你今天把权交了,明天就没有人下地干活。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王嘉仁侧身问和尚:“和尚你经历的事多,你说该咋办?”

  

   和尚说:“咋办都不对。”

  

   “此话咋讲?”

  

   和尚品了口茶:“好苦。你不交权,红卫兵不依你;你交了权,社员们不依你。”

  

   王嘉仁皱着眉头:“还没有个办法了,拉屎的人让吃屎的人给贾(gu)住了。”

  

   “也有办法。”和尚说,“叫夺去拉倒。”

  

   众人大惑不解,和尚从来不关心政治,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刘二说:“和尚你是醉茶了吧,尽说昏话。权这东西,自古都重要,是命根子,你说叫人家夺走?再说,现在的天姓共,晴格朗朗,毛主席这个红太阳还在天上挂着哩!”

  

   王嘉仁忽然明白了和尚的意思:“你老人家说得对,只要他们来夺,就拿毬去。夺,就是抢;让,就是主动交出去。一件事两种做法,性质不同。只要他们不夺我的镢头把就行。人吃饭靠的是老镢头,不靠木头章子。单干时,没有木头章子,活得比现在还滋润。我相信天不会塌下来。”

  

   刘贫协不同意:“不成,说甚也不能把权交给那俩夯货。一旦有了权,他们会不晓得天高地厚,胡作非为。我怕现世报。”

  

   和尚说:“你这人眼窝里水浅,看不远。此一时,彼一时,运动来了,就跟大河里发山水,谁能挡得住?你儿把权拿走,双龙街就安稳了。他达不到目的,会纠集上一群人,来抢,来打,王队长再坚持不给,不是要制造流血事件吗?佛讲慈悲为怀,人要有善心。有善心是做人的根本。斗来斗去,两败俱伤,不值。”

  

   一番话说得众人没了脾气,刘贫协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倒了没有明白,同一件事情,为甚会谁说谁有理?他本来打算是叫王嘉仁教训他儿子的,现在看来好像也没有意义了。临了,他吞吞吐吐地说:“你们的话听起来好像都对,只是,就让他们这么由着性子闹下去?”

  

   和尚说:“地太干,庄稼苗长不出来,墒情好,苗子噌噌往上长,拦不住。”

  

   但是,和尚的话只说对了一半。

  

   在丁书记的安排下,刘武装调集了全公社的持枪民兵进行了两天的军事训练,理由是利用农闲冬训,保卫文化革命的胜利成果。几十个民兵在小学校的操场上练队列,格斗,射击瞄准,给这个小镇子带来了新的生机,这事情让老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公社这一出戏唱的是什么含意。他已经通知了丁志杰,造反派要夺权。民兵们突然荷枪实弹,住满了公社院子,晚上还列队在街上巡查,究竟要干什么?他叫来贺医生,征询医生的意见。

  

   医生说:“妈的,要出事,刘部长把医院的枪收了。”

  

   “你也是基干民兵,为甚没参加训练?”

  

   “我没有持枪证。刘部长嫌我拿枪吓唬刘家的儿。”

  

   “你说的要出事是指什么?”

  

   医生说:“八成是冲咱们来的。我听我老婆说,张永利走时安顿王嘉仁,刘刚,要持联指观点。人家要是加入了联指,可就没有咱们的活路了,别说夺权,连毛也拔不来一根。”

  

   医生提醒老高:“哎呀,差点上了老丁这个笑面虎的当,狗日的嘴上说的是一套,背后做的是另一套。”

  

   对这场革命的严酷和复杂性,老高认识的很清楚。他想,要击败对方,必须壮大自己的力量,革命,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再不能优柔寡断了。他问医生,“咱们能组织多少人?”

  

   “十来个吧。”

  

   “仝老师不是有许多学生吗?”

  

   “仝老师不肯出头了。再说,从刘刚揭发仝老师的父亲有历史问题后,学生们和他疏远了。这个人革命意志消退,大浪淘沙,淘汰了也好。”医生见老高要启用仝老师,心里头稍有些不舒服。

  

   老高想了想说:“现在是关键时期,我去找仝老师,要坚定革命斗志,不必听风就是雨,要给他平反。他父亲早年参加过国民党傅作义的部队,后来傅作义北平起义,和平解放了北平,他被编入解放军后才退伍的,历史清楚。陷害仝老师的一定是张永利,别人看不到仝老师的档案。这个人道德品质有问题,见不得别人比他强,让这种人混进革命队伍,遗患无穷。说穿了,咱们保卫毛主席是一种愿望,毛主席离咱们这么远,连见一面的可能都没有,咋保卫?我们平头百姓保卫老人家,要从心底出发,从思想上保卫,对有损于国家发展,有害于主席思想正确传播的行为与言论进行斗争,这才是咱们的奋斗方向。”

  

   “你能说得更具体些吗?”

  

   “比如张永利,他披着共产党员的合法外衣,干的是阻挡革命进程的勾当。老人家叫我们夺权,他伙同笑面虎老丁出动民兵,恐吓我们。他们就是保皇派。我强烈要求,应该把张永利抓回双龙街进行批斗,彻底打垮他的反动嚣张气焰!”

  

   医生大彻大悟:“你说的很对,要烧出一把火,把双龙街烧得通红。回头,再去县里要人,我就不相信他张永利能继续负隅顽抗!”

  

   11 落水狗爬上了岸

  

   仝老师觉得自己是被人家打断了脊梁骨的落水狗。用一句时尚的话说,他现在心情糟透了。每天,见人能躲就躲,无意间会贴着墙边走路。上课时,眼睛不再盯着我们看,而是把目光冲着教室里明晃晃的窗户,让我们只看见他两片亮闪闪的眼镜片,而看不见他忧郁的眼神。而且,他的思绪经常不在位置,有一次,他领着学生背乘法口诀时,背出了四八三十六来,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他挠着头发,承认自己心不在焉。他想集中精力,想给学生们上好课,可是做不到,脑子不时地开小差,眼前出现被人轰出会场的狼狈场面。他设想,假如哪天张永利在跟前,他还可以和张永利辩论,可是,对手是刘刚,一个农民,扛了条枪,就神气活现,这让他感到极不舒服。他想辩解,但是人家不给他机会。以前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现在是,秀才遇见兵,听也不想听,他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还有那些参加会议和看热闹的人,也不分青红皂白,跟着刘刚起哄,驱赶他。当然,最可气的是,连刘家兄弟也来找麻烦,两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来教训他,让他有些难以容忍。难道,这辈子就这样继续怂下去?再没有出头之日?人家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就算自己的老子当过一段国军,但毕竟是国家干部,当了科长,政府承认他的政治地位,还不如一个农民?他有些想不通,找宋校长述说。宋校长说他,想开些,这个事情和你父亲无关,是你自己找麻烦,枪打出头鸟,你要呼风唤雨,兴风作浪,就要有受挫折的思想准备。我不想评价你的作为,但就对你因一碗烩饼写大字报,很不感冒。老师要为人师表,你的行为影响到学生的成长。世界上没有完全公平的事情,你看似追求公平,但丢弃了几千年来的传统美德,宽容。连小孩孔融都晓得让梨,你可是老师呀!好在,学校快放假了,放假后赶快回家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认真反思一下自己的作为。

  

   仝老师不太认同宋校长的观点,他想反驳,但始终张不开口。他已经是个人见人嫌的主儿,不宜和唯一能听他倾诉的老人闹翻。还好,在他百般苦闷的时候,救星出现了。

  

   老高给他带来了福音。老高分析了当前双龙街的形势,指出了当前当务之急的工作是要夺权,走资派还在走,老丁这个家伙,你不打他就不倒。当然,用暴力夺权不现实,对方手里有枪杆子,所以,事情要做得巧妙一些,先造舆论,要挖出阻碍双龙街革命进程的幕后黑手,只有将这个黑手斩断,才能够顺利完成权利更替。

  

   “依你看,咋么做?”

  

“写大字报。开始新一轮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