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世联:一个“人”的光辉:我们的歌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2 次 更新时间:2021-08-03 21:56:25

进入专题: 歌德  

单世联 (进入专栏)  
第31—32页。

   [63]冯至:《更多的光》(1982年3月23日),《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96页。

   [64]冯至:《<学习时代>译本序》(1943年),《冯至全集》第10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5页。

   [65]冯至:《<浮士德>里的魔》(1943年1月),《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35页。

   [66]冯至:从〈浮士德〉里的“人造人”略论歌德的自然哲学》(1944年9月2日),《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53页。

   [67]冯至:《<论歌德>的回顾、说明与补充》(1985年4月),《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6页。

   [68]《歌德谈话录》(1827年5月6日),第147页。

   [69]宗白华:《歌德之人生启示》(1932年3月),《宗白华全集》第2 卷,第14、14—15页。

   [70]宗白华:《歌德之人生启示》(1932年3月),《宗白华全集》第2 卷,第5、16页。

   [71]冯至:《歌德》(1982年),《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401页。

   [72]冯至:《从<浮士德>里的‘人造人’略论歌德的自然哲学》(1944年9月2日),《冯至全集》第8 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58页。

   [73]杨丙辰:《歌德何以伟大?》宗白华等著:《歌德研究》第81页。

   [74]郭沫若:《青年与文化》(1937年2月),《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8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05页。

   [75][德]歌德:《诗与真》,杨武能、刘硕良主编:《歌德文集》第10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17页。

   [76]冯至:《歌德的晚年》(1947年),《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78、74、73页。

   [77]鲁迅:《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导言》(1935年3月2日),《且介亭杂文二集》,《鲁迅全集》第6卷,第243页。

   [78]冯至:《歌德与人的教育》(1945年8月12日),《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 84页。

   [79]冯至:《歌德》、《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有加利树》,《冯至全集》第1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28、 218页。

   [80]杨丙辰:《歌德何以伟大》,宗白华等著:《歌德研究》第75—76、86页。

   [81]宗白华:《歌德之人生启示》(1932年3月),《宗白华全集》第2卷,第7页。

   [82]宗白华:《略谈艺术的“价值结构”》(1934年7月),《宗白华全集》第2卷,第71页。

   [83]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1943年3月),《宗白华全集》第2卷,第369、370页。

   [84]宗白华:《中西画法所表现的空间意识》(1935年),《宗白华全集》第2卷,第148页。

   [85]同上书,第440页。1930年代与宗白华一起在中央大学授课的熊十力、方东美亦有类似观点。如熊十力始终以翕辟、能变、恒转的大“易”精神来阐释中国文化刚健向上的生命活力;方东美则一再指出:“儒家形上学具有两大特色:第一,肯定天道之创造力,充塞宇宙,流衍变化,万物由之而出……第二,强调人性之内在价值,翕含辟弘,发扬光大,妙与宇宙秩序,合德无间。”(方东美:《中国形上学中之宇宙与个人》[1964年],刘梦溪主编:《中国现代学术经典·方东美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年版,第378页)

   [86]《歌德谈话录》,第221—222页。

   [87]《歌德谈话录》,第258—259页。

   [88][匈]卢卡契:《作为文艺理论家和文艺批评家的恩格斯》(1935),汪建译,《卢卡契文学论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1页。另参卢卡契:《德国文学中的进步与反动》(1945),范大灿译,范大灿编选:《卢卡契文学论文选》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

   [89][德]歌德:《普罗米修斯》(1774),《歌德文集》第1卷,杨武能译,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41页。关于白尔尼对歌德的批评,参见[丹麦]勃兰兑斯:《19世纪文学主潮》第6分册,高中甫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75—81页。

   [90][德]沃尔夫·勒佩尼斯:《德国历史中的文化诱惑》(2006),刘春芳等译,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第189页。

   [91]参见高中甫:《歌德接受史(1773—1945)》,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3章。

   [92][德]恩格斯:《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1846—184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257、256、256-257页。

   [93][匈]卢卡契:《<浮士德>研究》(1940),范大灿译,范大灿编选:《卢卡契文学论文选》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253页。

   [94][匈]卢卡契:《我们的歌德》(1946),山石译,《卢卡契文学论文集》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531—532页。

   [95]郭沫若:《创造十年》(1932年9月),《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75、78页。

   [96]郭沫若:《〈浮士德〉第二部译后记》(1947年5月23—25日),《浮士德》第2部,郭沫若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第384、385—386页。

   [97]郭沫若:《〈浮士德〉简论》(1947年8月28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第516、517页。

   [98]郭沫若:《〈浮士德〉第2部译后记》(1947年5月23—25日),《浮士德》第2部,郭沫若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第386页。

   [99]郭沫若:《〈浮士德〉简论》(1947年8月28日),《郭沫若文集》第13 卷,第520页。

   [100]郭沫若:《〈浮士德〉第2部译后记》(1947年5月23—25日),《浮士德》第2部,郭沫若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第386页。

   [101]冯至主编:《德国文学简史》(1958年),《冯至全集》第7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367页。冯至晚年对此书持保留态度,坚持认为它们不能算是严格的学术著作,在开列自己的著作时,从未将它列入。参见蒋勤国:《冯至评传》,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269页。1950—1960年代,革命领袖的评论成为判断文学作品的至高标准。如郭沫若在为《浮士德》新版写的“小引”中说:“列宁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时候,在他所携带的不会太多的书籍中就有一部《浮士德》。这可保证了这部作品的的生命。”(郭沫若:《<浮士德>小引》,1954年9月30日。)

   [102]冯至:《〈论歌德〉的回顾、说明与补充》(1985),《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5页。

   [103]冯至:《〈浮士德〉海伦娜悲剧分析》(1980),《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98页。

   [104]冯至:《〈论歌德〉的回顾、说明与补充》(1985),《冯至全集》第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2—23页。

   [105]如《少年维特之烦恼》被认为是“宣扬了恋爱至上的腐朽人生观”,梁宗岱的《浮士德》译稿被烧掉,钱春绮的《浮士德》译稿被化成纸浆,商承祖研究《浮士德》的计划未能实现,等等。参见杨武能:《歌德与中国》,第131页。

   [106]冯至:《谈谈尼采(一封信)》,昆明:《今日评论》第1卷第2期(1939年)。此文收入《冯至全集》第8卷时删去了这段话。

   [107]冯至:《亨利希·海涅》(1956年),《冯至全集》第9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76-77页。

   [108]宗白华:《歌德之人生启示》(1932年3月),《宗白华全集》第2 卷,第4页。

   [109]1978年,朱光潜翻译的《歌德谈话录》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其影响之大远超过学术界,以至于出现了援引歌德名言的风尚,以至于一个德国人惊讶地询问:“这是不是说,在你们那儿,歌德语录已经代替了毛的语录呢?”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分别出版了杨武能与侯浚吉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此后不断重印,总印数都超过100万册。如此等等,20世纪80年代又一次出现“歌德热”。(参见杨武能:《歌德与中国》,第209—225页。)

   [110]范大灿:《实现人道主义理想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载北京:《文艺报》1999年10月26日。

   [111]绿原:《我们向歌德学习什么》,载北京:《外国文学》1999年第3期,第3—7页。

   [112]冯至:《歌德与人的教育》(1945),《冯至全集》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82页。

   [113][德]卡尔·雅斯贝斯:《现代时代的人》(1931),周晓亮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8页。

   [114][德]梅尼克:《德国的浩劫》(1946),何兆武译,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97页。

   [115]杨一之:《群众论》(1937年5月3日),冯静编:《理性的追求——杨一之著述选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46—47页。

   [116]《歌德谈话录》,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238页。

  

  

进入 单世联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歌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8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