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世联:“中间道路”的左中右:张君劢对社会民主的求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0 次 更新时间:2021-08-03 00:38:44

进入专题: 张君劢  

单世联 (进入专栏)  
载许纪霖编:《20世纪中国思想史论》下卷,东方出版中心2000年版,第32、33页。

   [2]引自[德]克劳斯·费舍尔:《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1998)上册,萧韶工作室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60—61页。

   [3]陈独秀:《谈政治》(1920年9月1日),任建树等编:《陈独秀著作选》第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62—164页。

   [4]李达:《马克思还原》(1921年1月),《李达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34页。

   [5]蔡和森:《给毛泽东——共产党之重要讨论》(1920年9月26日),《蔡和森文集》上,湖南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5页。

   [6]陈独秀:《社会主义批评——在广州公立法政学校演讲》(1921年1月),任建树等编:《陈独秀著作选》,第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53—256页。

   [7][奥]威廉·李卜克内西:《不要任何妥协,不要任何选举协议》(1906),姜其煌等译,三联书店1964年,第19页。

   [8][德]弗兰茨·瓦尔特:《德国:社会民主党:从无产阶级到新中间》(2002),张文红译,重庆出版社2008年版,第11页。

   [9]周恩来:《无产阶级革命的俄罗斯》(1922年12月1日),载《周恩来早期文集》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南开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474—475页。

   [10]毛泽东:《致蔡和森》(1920年12月1日),《毛泽东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5—8页。

   [11]根据共产国际“反对各国社会民主党”的指示,“中国共产党对目前时局宣言”(1930年8月14日)亦号召开展反对“反革命的改组派、取消派、社会民主党”的斗争。1931年春闽西红12 军集会纪念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先驱李卜克内西、卢森堡,军政部主任李任予主报告说:“……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都是德国人,德国社会民主党就是他两个人创建的。他们积极领导德国的革命运动,成为第二国际的左派领袖。后来,第二国际堕落为修正主义,他们与之作了坚决斗争,在柏林领导工人起义。起义遭到失败,两个人都被反动政府逮捕,遭到杀害,为国际共产主义事业献出了生命……”台下官兵既不了解第二国际与第三国际的区别,对这两个外国人更是半懂不懂,按照时兴的规矩,边听报告边鼓掌,青年干事吴拙哉还高声领呼口号:“坚决拥护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万岁!”闽西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长、肃反委员会主席林一株得知后立即召集紧急会议做出肃反的决定。在中共闽粤赣特委书记邓发的支持下,肃反狂潮席卷闽西大地,肃委会夜以继日地狂抓滥杀,众多根本不知“社会民主党”为何物的干部战士被诬为“社党首领”、“社党”分子而被处决。半个世纪后,仅各级组织和民政部门能够统计到的有姓名的受害者就达6352人。(事见晓农:《闽西苏区的旷世冤案“肃社党”》,载北京:《半月选读》2007年第11期。)

   [12][波]卢森堡:《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1904年7月),李宗禹译,《卢森堡文选》上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501、508、518页。

   [13][波]卢森堡:《论俄国革命》(1918),殷叙彝译,《卢森堡文选》下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500页注1、501—502、505页。

   [14]关于张君劢对俄国革命的态度,参见郑大华:《张君劢传》,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92—95页。此段引文亦转引于此书。

   [15]张君劢与德国政治文化的关系极为深厚。1907年,还在日本留学的张就相当关注德国的情况,1913年5月进柏林大学政治学系学习,全面研究了刚刚执掌国家权力的社会民主党的理论和实践。1929年秋第三次赴德后,张潜心研究康德哲学。1958年第四次赴德后,又与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奥伦霍夫(Erich Ollenhauer)长谈有关社会主义问题,一致认为社会主义已趋和平中正之途。

   [16]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1920年4月17—18日),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列宁在俄国革命的决定性作用共识。1922年3月,周恩来亦在《西欧的“赤况”》一文中指出:“老实说,俄罗斯要没有列宁、托洛茨基、金诺维夫等几个人,1917年的革命也早塌台了。”(《周恩来早期文集》下卷,第451页。)

   [17]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1920年4月17—18日),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

   [18]上引张君劢、张东荪言论均见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1920年4月17—18日),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

   [19]张君劢:《社会主义思想运动概观》,台北稻乡出版社1988年版,第4页。

   [20]张君劢:《法治与独裁》(1934),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76、377页。

   [21]张君劢:《德国及其邦宪法对于世界法制史上之新贡献》(1923年1月),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13页。

   [22]张君劢:《德国新共和宪法评》(1920),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84页。

   [23]同上书,第270页。

   [24]同上书,第268—270页。

   [25][德]克劳斯·费舍尔:《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1998)上册,萧韶工作室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56页。

   [26]君劢、张东荪言论均见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1920年4月17—18日),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

   [27][波]卢森堡:《论俄国革命》(1918),殷叙彝译,《卢森堡文选》下卷,第489页。

   [28][德]弗兰茨·瓦尔特:《德国:社会民主党:从无产阶级到新中间》(2002),张文红译,重庆出版社2008年版,第21页。

   [29][英]唐纳德·萨松:《欧洲社会主义百年史》(1996),姜辉等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57页。1921年9月3日,周恩来著文指出德国的和平革命与德国的战败处境及国民心理有关:“德国为战败国也,国政改革,不能不计及四周环境之适应。帝政军阀,联合国所深恶者也,去之适足以应其求。至若革命后之施设,则过于急进,必有类似赤俄共产之嫌,联合国所大惧也。冒味取法,必招联合国之攻击,德人亦殊不愿为此孤注之一掷。中庸之道,惟在求渐进的改革,励行共和政治,纳人民于轨道之中。全体相安,使列强无所藉口,此实大多数德人所共悬之目的,而亦智识发达之德所必取之途径也。”(周恩来:《复辟声中之德意志》,《周恩来早期文集》下卷,第225—226页。)

   [30][波]卢森堡:《论俄国革命》(1918年),殷叙彝译,《卢森堡文选》下卷,第483页。

   [31]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1920年4月17—18日),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

   [32]张君劢:《国宪议》(1922),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87页。

   [33]张君劢:《德国新共和宪法评》(1920),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65页。《魏玛宪法》(1919年),载肖蔚云等编:《宪法学参考资料》下册,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魏码宪法》赋予总统以独立于议会的权力,源自韦伯的设计。参见玛丽安妮·韦伯:《韦伯传》(1926),阎克文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730—734页。

   [34]张君劢:《德国新共和宪法评》(1920),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83页。

   [35][瑞士]埃里希·艾克《魏共和国史》(1956)下册,高年生等译,商务印书馆1994年版,第267—268页。

   [36][法]雅克·德罗兹:《民主社会主义(1864—1960)》(1966),时波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前言”第1页。

   [37][德]弗兰茨·瓦尔特:《德国:社会民主党:从无产阶级到新中间》(2002),张文红译,重庆出版社2008年版,第12页。

   [38]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

   [39]张君劢:《法治与独裁》,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78页。

   [40]张君劢:《中华民国民主宪法十讲》(1947),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49页。

   [41]张君劢:《社会主义思想运动概观》,第6页。在西方,“社会民主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是不同的概念。(参见殷叙彝:《社会民主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概念的起源与历史的演变》,《民主社会主义论》,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版。)但张君劢多不加区分。早期他多用“社会民主主义”,后来也用“民主社会主义”,1932年、1946年还将其组建的党分别命名为“国家社会党”、“中国民主社会党”。所以本文对“社会民主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两个概念不加区分。

   [42]张君劢:《国宪议》(1922),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91页。

   [43]张君劢:《养成民族思索力》,张君劢著、程文颐编:《中西印哲学文集》上,第196页。

   [44]张君劢:《民主政治的哲学基础》(1948年10月26日),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国民主社会党》,档案出版社1988年版,第150页。

   [45]张君劢:《社会所有之意义及德国煤矿社会所有法草案》,上海:《改造》第3卷第11期(1921年11月)。

   [46]张君劢:《国宪议》(1922),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86、89页。

   [47]张君劢:《社会所有之意义及德国煤矿社会所有法草案》,上海:《改造》第3卷第11期(1921年11月)。

   [48]张君劢:《德国新共和宪法评》(1920),翟志勇、周林刚编:《宪政之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72页。

   [49]君劢、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三封信)》,载上海:《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

   [50]张君劢:《读六星期之俄国》,上海:《改造》3卷2号,1920年。

   [51]张君劢:《悬拟之社会改造同志会意见书》,张君劢著、程文颐编:《中西印哲学文集》上,第318—319页。

[52]张君劢:《立国之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单世联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君劢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8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