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朗:让艺术教育照亮我们的人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 次 更新时间:2021-07-14 12:48:32

进入专题: 艺术教育  

叶朗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我们在艺术教育中要引导学生们熟悉中国文化、中国艺术,要使学生在获得艺术知识、艺术享受的同时,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内在精神,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感受到中国人活生生的性格、灵魂和情趣。叶朗:我们在从事文化产业研究时,一直强调文化产业“重在文化”、“重在内容”,强调要重视产业发展的价值内涵、人文导向,并且与美育、艺术教育结合起来考虑。文化产业只有创造更多蕴含中国文化核心价值的文化产品,国内外的朋友才能对中国文化获得更有深度的认识,这种认识将照亮中国文化的本来面貌,使其释放出无穷的魅力。蕴含着中国文化核心价值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和文化产品的繁荣,对发展艺术教育当然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关键词:艺术教育;美学;文化产业;人生;中国;生活;研究;美育;审美;境界

  

   我们这个时代面临一个突出问题,就是人们的物质追求和精神生活之间失去平衡。从物质的、技术的、功利的统治下拯救精神,已经成了时代的要求、时代的呼声。

   我们目前对我国当代艺术关注不够,研究不够,这就导致艺术教育与当代社会生活交融汇合的渠道变狭窄了,艺术教育持续获得新生资源和力量的可能也被削弱了。

   文化产业只有创造更多蕴含中国文化核心价值的文化产品,国内外的朋友才能对中国文化获得更有深度的认识,这种认识将照亮中国文化的本来面貌,使其释放出无穷的魅力。

   今年初,由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叶朗先生主编的8卷本《中国美学通史》正式出版。这是国内第一部大型中国美学通史型著作,全面系统地反映了中国美学发展的历程,出版后引起学界关注及读者广泛好评。近年来,叶朗还在北大燕南园组织了“美学散步”文化沙龙,与师生徜徉于诗意人生之中。日前,笔者就该著作的创作及艺术教育的相关话题,专访了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中心名誉主任、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叶朗先生。

   我们是中国人,但中国人不意味着就熟悉中国的艺术

   冯巍:首先祝贺您主编的8卷本《中国美学通史》今年正式出版。在美学领域您一直有深入系统的理论探索,并在北京大学燕南园主办“美学散步”文化沙龙,为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提供交流平台,激发大家关于艺术和科学的跨学科思考。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您都特别重视将美学研究同人文教养、人生境界等问题联系起来,发扬蔡元培、宗白华、朱光潜等前辈重视美育和艺术教育的传统。那么,请您从美学家的视角谈谈,我们今天应该如何进一步推动美育、艺术教育的发展?

   叶朗:我想,美育、艺术教育发展到今天,应该成为覆盖全社会的系统工程。学术界要加强研究。例如,整理中国美学遗产,除了可以让当代人了解传统美学,让世界知道中国美学,同时也是为了给我们的美育、艺术教育奠定历史性的、理论性的基础。除了编了这部8卷本的《中国美学通史》 ,我们还编了一部7卷本的《中国艺术批评通史》 ,今年也会出版。美育、艺术教育的发展,离不开美学的理论支撑。美学是一门人文学科,需要较高的理论思维能力和较丰富的艺术体验,研究的就是人的精神世界和文化世界,也就是意义世界和价值世界。因此,美学研究要时刻关注与人生的结合,当然也要时刻关注艺术。

   “美学散步”文化沙龙,从2012年4月到现在,已经举办十多届了。我们这个时代面临一个突出问题,就是人们的物质追求和精神生活之间失去平衡。从物质的、技术的、功利的统治下拯救精神,已经成了时代的要求、时代的呼声。我们在北大燕南园举办“美学散步”文化沙龙,就是想从一个侧面把蔡元培先生的美育传统继承发扬光大,在北京大学营造一种更浓厚的文化氛围、学术氛围。这种文化氛围、学术氛围的特点是艺术、人文和科学的交叉融合,而它的灵魂就是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我举一个例子。今年春节前我们举办了一次博物学的沙龙,请了三位学者讲演。一位是生命科学院的教授,讲他们从事野生大熊猫和雪豹的保护,他们的工作非常艰苦;一位是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所的所长,他们到雪山和边境地区,用摄影、摄像调查一些快要灭绝的动物、植物,拍出了许多极美的照片,工作也非常艰苦;再一位是哲学系研究科学哲学和博物学的教授,他讲俄裔美国作家纳博科夫在蝴蝶分类方面取得的成果。参加沙龙的朋友听了他们的讲演,都非常感动,不仅增加了知识,更强烈的是感受到一种高尚的精神追求,感受到一种人生的神圣性,感受到整个沙龙就像康德讲的,笼罩在灿烂星空的照耀之下。

   冯巍:您在中西传统美学上用力颇深,但您一直特别强调当代美学、当代艺术的重要性。请问您如何看待当代艺术在艺术教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

   叶朗:一个伟大的民族不能没有丰富的艺术,更不能没有具备艺术素质的民众;而美育之于社会,主要是通过艺术教育这一途径实现的。我们目前对我国当代艺术关注不够,研究不够,这就导致艺术教育与当代社会生活交融汇合的渠道变狭窄了,艺术教育持续获得新生资源和力量的可能也被削弱了。现在在西方国家很多人的心目中,中国文化还就是美食,就是成龙的武打片。我们是中国人,但中国人也不意味着就熟悉中国的艺术,不意味着就对中国艺术的文化精神有充分的认识。今天,我们国家要进一步发展,迫切需要有一种文化的自觉,需要对我们自己的文化、艺术进行重新认识。我们要了解世界,更要了解自己。一方面,我们要关注中国传统艺术,关注传统艺术的当代形态、当代价值,把传统带入当代语境;另一方面,我们要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关注当代艺术的历史由来、未来走向,用当代衔接历史和未来。我们要发现、要照亮的,是那些在当代能够真正体现中国精神的东西。

   我们要让那些真正反映这个时代的艺术展现出来,把当代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家照亮,把他们推出来,让大家知道他们,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引导当代的艺术潮流,使全世界看到和重视能够真正反映我们时代精神、代表中国的国家形象的艺术作品。艺术教育所倚重的、所向人们展现的,就应该是这样的作品。但是它们需要关注,需要照亮。我们要看到,在21世纪,有深厚文化传统积淀、体现时代精神的,真正的艺术大家、艺术经典,正在破土而出。

   艺术教育不是职业培训,而是打开人生新境界

   冯巍:您这些年的学术眼界,从哲学、美学扩展到整个人文学科和文化领域。在如此开阔的视野中,您是如何定位艺术教育的?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努力,通过艺术教育弘扬艺术对于中华文化的建构性思维品格?

   叶朗:无论是教育界,还是从整个社会来说,轻视人文教育和艺术教育的倾向仍然存在,所以,我们应该通过各种渠道、运用各种形式进一步宣传和阐明艺术教育的重要意义。艺术教育的特点之一,就是通过维护每个人的精神的平衡与和谐,来维护人际关系的和谐。所以,大的方面上,我们要宣传艺术教育对培养创新型人才、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意义。具体到个人,艺术教育能影响一个人的情感、趣味、气质、胸襟,能影响一个人无意识的层面。这恰恰是德育和智育所难以达到的。一个人的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生命和创造,创造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才是审美的人生。因为人在审美活动中,总是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和创造的追求。审美活动对人生的意义,最终归结起来是提升人的人生境界。艺术教育的目的,就在于使人们在艺术创造和艺术欣赏活动中产生一种身心的喜悦,一种美感的喜悦,从而进入一种具有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人生境界。境界是一个人的人生态度,是浓缩一个人的过去、现在、未来而形成的精神世界的整体。一个人的境界就是一个人的人生意义和价值。

   国家、社会、个人都不能只有物质的追求而没有精神的追求。一个人如果没有精神追求,大家会说这个人很庸俗,觉得他的人生没有意义。他可能很有钱,但他的精神空虚。一个社会没有精神追求,那整个社会必然会陷入庸俗化。一个国家物质生产上去了,物质生活富裕了,如果没有高远的精神追求,那么物质生产和社会发展最终会受到限制,这个国家就不可能有远大的前途。天长日久,也会出现人心的危机。那是很危险的。我们在艺术教育中要引导学生们熟悉中国文化、中国艺术,要使学生在获得艺术知识、艺术享受的同时,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内在精神,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感受到中国人活生生的性格、灵魂和情趣。

   冯巍:现在很多孩子都在学校教育之外,学习钢琴、声乐、舞蹈、绘画等艺术课程,为了升学、加分参加各种考级。我们很难确定,孩子们是被迫还是主动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在勤学苦练中获得了艺术享受,还是只把它们看成“成长的烦恼” 。您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的?

   叶朗:艺术教育首先是提升孩子们的心灵对美的感受和理解,要使孩子们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中自由活泼地成长。艺术教育一定要使孩子们充满欢乐,蓬勃向上。王阳明说:“今教童子,必使其趋向鼓舞,中心喜悦,则其自进不能已。 ”“如草木之始萌芽,舒畅之则条达,摧挠之则衰痿。 ”这些话非常有道理。艺术教育不是职业培训,不应该带有功利色彩。如果学习艺术的目的只是为了考级,或是升学考试时加分,根本不管孩子有没有兴趣,那就成了王阳明说的“摧挠” ,反而使孩子们本来活泼的生命“衰痿” ,自然也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教育。

   艺术不只是技术和技巧,艺术教育一定要注意它的人文内涵。让人感受到人生的美,开阔人的心胸和格局,提升人的精神境界,这才是艺术教育的灵魂。如果没有这个灵魂,单纯地学技术、技巧,这样的培养就不是艺术教育,更不是美育。对孩子进行艺术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培养他们形成较高的人生境界和完善的人格结构,从而具有良好的综合素养,是为了让孩子们在多才多艺的个人背景下享受生活、表现生活,甚至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存在方式。

   我们要特别重视校园文化环境的建设。大学要引导年轻人有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去追求一种更有意义和更有价值的人生,使他们注意拓宽自己的胸襟,涵养自己的气质,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大学要引导大学生更多地接触艺术经典、文化经典。

   冯巍:从上世纪80年代,您就开始寻求中西美学融合的路径、致力于当代语境中美学的根本性重建,承担了繁重的学术工作,也受邀参加了大量的社会活动。这里面的艰辛不言而喻,但您总是那么欣欣然沉醉其中。您曾经解释自己的这种心态是“人一定要活得有趣” 。当前有一个实际情况就是,至少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讲,在一个沉醉于速度和数字的社会,面对工作和生活的重重压力,“有趣”已经变成了一种精神奢侈品。对于像您这种良好心态的培养,您有什么建议?

   叶朗:我们有时会听到有人说活得“没意思” ,感到活得没意思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通常是由于功利的眼光和逻辑的眼光,遮蔽了有意义、有情趣的世界,从而丧失了现在。感到人生“无趣” ,是人生在世的大缺陷。审美活动能够去掉这种遮蔽,照亮本来的世界。于是,世界的一切就会变得有灵性、与你息息相通,充满了不可言说的诗意。待人接物,读书论学,都要“有趣” 。这种浓郁的审美人生意趣,是来自于跳出自我而复归于人与万物一体的生活世界。

我们的文化、艺术、哲学、宗教,说到底,都应该引导人们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也就是要引导人们去追求一种高尚的精神生活,给我们的生活注入一种高尚的严肃性,注入一种人生的神圣感。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境界,就意味着他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不同境界的人,世界和人生对于他们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在任何时代,人都要有高远的精神追求。艺术教育有助于拓展人的胸襟,提升人的境界,拥有一种“光风霁月”般的气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人生境界,就有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追求,或者说具有什么样的深层心态和风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叶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艺术教育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艺术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470.html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报2014年8月8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