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锡锌 彭錞: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体系的宪法基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3 次 更新时间:2021-07-13 09:25:57

进入专题: 宪法基本权利   个人信息   民法典  

王锡锌   彭錞  
姚岳绒文,第74页。

   [46]谢立斌:《中德比较宪法视野下的人格尊严——兼与林来梵教授商榷》,载《政法论坛》2010年第4期,第62-63页。

   [47]同前注[43],王锴文,第115-116页。

   [48]同上注,第110-111页。

   [49]同前注[46],谢立斌文,第63页。

   [50]同前注[36],Serge Gutwirth等编书,第53-54页。

   [51]参见孙平:《系统构筑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基本权利模式》,载《法学》2016年第4期,第67页;李伟民:《“个人信息权”性质之辨与立法模式研究——以互联网新型权利为视角》,载《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第67页。

   [52]同前注[33],姚岳绒文,第73页;另见周汉华:《探索激励相容的个人数据治理之道——中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方向》,载《法学研究》2018年第2期,第21页;王泽鉴:《人格权的具体化及其保护范围·隐私权篇(中)》,载《比较法研究》2009年第1期,第10页。

   [53]参见石佳友:《网络环境下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载《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第86页。

   [54]同前注[51],孙平文,第67页。

   [55]同前注[51],李伟民文,第67页。

   [56]Regina Aebi-Müller, Personenbezogene Informationen im System des zivilrechtlichen Personlichkeitsschutzes, unter besonderer Berücksichtigung der Rechtslage in der Schweiz und in Deutschland, 2005,S.295,转引自杨芳:《个人信息自决权理论及其检讨——兼论个人信息保护法之保护客体》,载《比较法研究》2015年第6期,第32页。

   [57]Vgl. Alois Troller, Immaterialgüterrecht, Bd.1,3. Aufl.,1983,S.118 ff.,转引自同上注,杨芳文,第29页。

   [58]同前注[36],Serge Gutwirth等编书,第51页。

   [59]Winfried Veil, The GDPR: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On the Structural Shortcomings of Both the Old and the New Data Protection Law, 10 Neue Zeitschrift für Verwaltungsrecht 686(2018).

   [60]González Fuster, The Emergence of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as a Fundamental Right of the EU, Springer, 2014,pp.88-89,92-93.

   [61]据曾任欧盟数据监察专员(European Data Protection Supervisor)的Peter Hustinx介绍,《欧盟基本权利宪章》起草时有意放弃使用源自德国法的个人信息自决权,而采用个人信息受保护权。Marise Cremona et al.eds.,New Technologies and EU La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p.140.

   [62]同前注[16],王锡锌文,第150-153页。

   [63]同上注,第152页。为与前期立法保持一致,建议改为“任何组织、个人不得侵害自然人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

   [64]Orla Lynskey, Deconstructing Data Protection: The “Added-value” of a Right to Data Protection in the EU Legal Order, 63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569,592(2014);David Pozen, The Mosaic Theory,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115 Yale Law Journal 628,630(2005).

   [65]参见《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附录A “个人信息示例”。

   [66]王锴:《基本权利保护范围的界定》,载《法学研究》2020年第5期,第119-121页。

   [67]同前注[16],王锡锌文,第158-160页。

   [68]张翔:《基本权利的双重性质》,载《法学研究》2005年第3期,第21页。

   [69]参见张翔:《基本权利的规范建构》,高等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120-121页。

   [70]同前注[16],王锡锌文,第157-165页;赵宏:《〈民法典〉时代个人信息权的国家保护义务》,载《经贸法律评论》2021年第1期,第6-19页。

   [71]参见童之伟:《“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宪法学展开》,载《中外法学》2018年第3期,第570页。

   [72]这当然不是说所有个人信息都应当不公开,但如果某些个人信息“公开会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至少应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2条,要求行政机关在公开前书面征求第三方意见。

   [73]5 U. S. C.§552 a(d)(1)(2)e(3).

   [74]2018 Data Protection Act, Chapter 3,Part 3,Chapter 3,Part 4.参见英国政府网站,https://www.legislation.gov.uk/ukpga/2018/12,2021年5月2日访问。

   [75]正因如此,有民法学者提出应扩张民法上的个人信息侵权归责原则体系,对公权主体适用无过错责任,由此同《国家赔偿法》接轨。参见叶名怡:《个人信息的侵权法保护》,载《法学研究》2018年第4期,第94页。

   [76]欧爱民:《德国宪法制度性保障的二元结构及其对中国的启示》,载《法学评论》2008年第2期,第120页。

   [77]于文豪:《基本权利》,江苏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47页。

   [78]同上注,第48页。

   [79]参见张善斌:《民法人格权和宪法人格权的独立与互动》,载《法学评论》2016年第6期,第57-58页。

   [80]参见黄宇骁:《论宪法基本权利对第三人无效力》,载《清华法学》2018年第3期,第189页;姜峰:《民事权利与宪法权利:规范层面的解析——兼议人格权立法的相关问题》,载《浙江社会科学》2020年第2期,第15-16页;李海平:《基本权利客观价值秩序理论的反思与重构》,载《中外法学》2020年第4期,第1062-1075页。

   [81]关于宪法是否具有一阶价值的争论,参见张翔:《宪法与部门法的三重关系》,载《中国法律评论》2019年第1期,第27-28页;陈景辉:《宪法的性质:法律总则还是法律环境?从宪法与部门法的关系出发》,载《中外法学》2021年第2期,第299页。

   [82]参见陈征:《论部门法保护基本权利的义务及其待解决的问题》,载《中国法律评论》2019年第1期,第53-55页。

   [83]同前注[16],王锡锌文,第154页。

   [84]参见丁晓东:《个人信息权利的反思与重塑:论个人信息保护的适用前提与法益基础》,载《中外法学》2020年第2期,第341-345页。

   [85]参见劳东燕:《个人数据的刑法保护模式》,载《比较法研究》2020年第5期,第43页。

   [86]参见张翔:《我国国家权力配置原则的功能主义解释》,载《中外法学》2018年第2期,第293页;张翔:《国家权力配置的功能适当原则——以德国法为中心》,载《比较法研究》2018年第3期,第149-150页。

   [87]参见程莹:《元规制模式下的数据保护与算法规制——以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为研究样本》,载《法律科学》2019年第4期,第48页;谭冰霖:《论政府对企业的内部管理型规制》,载《法学家》2019年第6期,第75页。

   [88]同前注[13],张新宝文,第72-73页。

   [89]同前注[75],叶名怡文,第94-95页。

   [90]参见赵宏:《限制的限制:德国基本权利限制模式的内在机理》,载《法学家》2011年第2期,第160-163页。

   [91]参见刘权:《目的正当性与比例原则的重构》,载《中国法学》2014年第4期,第135-136、139-140页。

   [92]参见陈潭:《单位身份的松动:中国人事档案制度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66-68页。

   [93]徐超轶:《“渐变”的健康码还是“变质”的健康码?》,载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398210963_481285?_trans_=000019_hao123_pc, 2021年5月3日访问。

  

   王锡锌,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錞,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来源:《清华法学》2021年第3期。

  

  

    进入专题: 宪法基本权利   个人信息   民法典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413.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