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燕菁:范式转变:从均衡到竞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6 次 更新时间:2021-07-13 07:19:35

进入专题: 消费者   竞争  

赵燕菁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市场竞争被分为消费者竞争和生产者竞争两种状态。当市场上商品供不应求时,竞争发生在消费者之间(威克瑞竞争)。产品的价格等于边际消费者所愿意支付的最高价格;当市场上商品供大于求时,竞争发生在生产者之间(熊彼特竞争)。价格等于边际上生产者能够获得正利润时的最低价格。由于假设所有消费者偏好不同,当市场扩大,剩余增加,市场将会分裂出新的产品,以减少消费者的效用损失。当相邻产品之间的竞争(哈耶克竞争)达到均衡时,两个产品市场上边际消费者效用相等。根据新的价格形成机制,全部均衡必定是由“价格—规模—种类数”三者同时决定的。

  

  

  

   从新古典理论诞生伊始,竞争就被从理论上假设掉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所谓的“均衡”。从那时起,对完全竞争竞争的批评就没有停止过。哈耶克在《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第五章“竞争的含义”中写到:

   根据广为接受的观点,完全竞争须具备下列先决条件: 1.同种商品由大量较小的销售者供应或购买者需要,其中无人能以其行为对价格施加可感受到的影响。2.能自由进入市场,并且没有其他限制价格和资源流动的阻碍。3.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完全了解相关因素。

   然后,哈耶克指出:

   倘若我们探询一下,要是那些条件全部得到满足,通常称为“竞争”的活动还有哪些仍可能存在,那么,作为竞争均衡理论的起点的这些假设的奇特性质,就会暴露无遗。在此,也许值得回忆一下约翰逊博士给竞争所下的定义,他说,竞争是“力图获得别人也在力图获得的东西的行为。”这样,在被所谓的“完全竞争”控制的市场上,还有多少在日常生活中适合于这种目的的手段可供销售者利用呢?我相信答案确实是“没有”。根据“完全”竞争的定义,为货物和服务做广告、对其削价和改进(“使其拉开差距”)等等活动全部被排斥在外,所以,“完全”竞争实际上意味着没有一切竞争活动。(Hayek,1948,第五章,第四节)

   尽管从斯拉法、哈耶克到科斯,对新古典的批判汗牛充栋,一直未曾断绝,但新古典却仍然一统经济学天下,萨缪尔逊以后的本科经济学教科书,基本没有本质的变化。只有范式才能取代范式。按照库恩(Kuhn,1962)的观点:

   一个科学理论,一旦达到范式的地位,要宣布它无效,就必须有另一个合适的候选者取代他的地位才行”(p.71)。

   对新古典范型提出的否证,不论多么雄辩,都不足以完成传统范型向新范型的转换。除非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更一般的价格机制描述,否则,制度就无法真正成为经济分析的基础。

   多年来,经济学的先驱们在经济学的局部,提出了大量修正“完全竞争”的洞见。本文的目的,就是将这些分散的洞见——包括阿尔钦竞争基准、马克思生产函数、熊彼特竞争、威克瑞竞争、哈耶克竞争——组合成一个完全取代新古典的范式(赵燕菁,2007,2010,Zhao, Yanjing,2009),从而将基于均衡的经济分析,完全转移到基于竞争的新理论。

  

   01、 新古典微观经济学的产生与局限

  

   用粗略的线条描述前人的工作,总是有着极大的风险。但我仍然认为布鲁(Stanley L. Brue)在《经济思想史》中对古典经济学和边际主义的区分,抓住了经济思想流变的主要线索:

   古典经济学家强调生产成本(供给)是决定交换价值的主要因素。最早的边际主义者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他们强调需求,而将供给完全排除在外。……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将供给与需求综合成为所谓的新古典经济学。这种经济学基本上是边际主义的,同时包括了对保存下来的古典学派明智的认可。(Stanley L. Brue, 2003,第151页)

   在古典经济学所处的时代,物质短缺是社会面对的主要问题。供不应求是市场上的常态。这使得经济学的开拓者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回答如何扩大有效供给。供给的增加,基本上就是可以代表社会财富和福利的增加。成本作为生产问题的核心,成为古典经济学的价值理论的基础。

   随着经济的增长,生产过剩成为发达国家面对的主要问题。供大于求开始在许多成熟的市场成为常态。需求成为制约经济的主要瓶颈。经济的增长取决于市场规模的大小。于是边际学派为主的经济学家,开始从生产一侧转向消费一侧。偏好、效用成为经济学家分析的基础。

   马歇尔的新古典综合,通过供给曲线和需求曲线的交叉点,把古典学派和边际学派结合到一起。“马歇尔剪刀”意味着价格必须是由消费者和生产者同时决定的。这就是所谓的“完全竞争范式”(perfect competition)。

   在完全竞争的框架里,价格实际上是预先给定:消费者根据价格和偏好在不同的产品间取舍;生产者则根据价格在不同的生产要素间取舍。价格形成的真正机制被一个虚拟的“瓦尔拉斯拍卖人”(Walras Auctioneer )假设掉了。很显然,在这种机制里,任何价格在理论上都必定存在着一个最优的消费者解和生产者解[1]。新古典的价格理论只是告诉我们,当市场有一个给定的价格时,应该如何配置既有的资源,而没有回答最优的价格是如何获得的[2]。这个范型的假设和前提虽然能够在逻辑上保证新古典理论的自洽,但竞争却从经济分析中消失了[3]。在斯拉法(1926)看来,价格和数量都是生产者竞争的手段,但新古典却告诉企业家”它们生产的限制是来自于它们企业内部的生产条件,在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这种条件不允许一个更大的产量“(Piero Sraffa,1926)。

图1. 价格理论vs.竞争理论

   象棋是一个恰当例子,可以用来比喻来价格理论和竞争理论的差异(图1)——价格理论就像比赛之前的棋局,所有棋子都在最优的位置上;而竞争理论,则是比赛中的残局,每一步都意味着一种均衡。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对价格理论的修补,而是用新的概念群(conceptual net)取代(或重新定义)所有新古典的概念。唯如此将基于均衡的理论彻底转变为基于竞争的理论。

  

   02、 基本概念和假设

  

   1)     阿尔钦规则

   放弃“马歇尔剪刀“供给与需求交点自动决定均衡决定价格的隐喻,阿尔钦在《大学经济学》中提出一个命题“竞争从来就不是‘买者对卖者’,而总是买者对其他买者,卖者对其他买者“(Armen A. Alchian 1973, p51)——我将其称为“阿尔钦规则”。按照这个规则,竞争立刻就回到了经济分析的核心。按照阿尔钦规则,我(赵燕菁,2007,2009,2010)提出了一个消费者和生产者分别竞争的定价机制——1)当供给小于需求时,竞争只发生在消费者之间。消费者之间的竞争,最终决定均衡的价格;2)当供给大于需求时,竞争只发生在生产者之间。生产者之间的竞争,最终决定均衡的价格。

   2)    生产函数

   放弃新古典无差异的生产者假设[4]。按照马克思《资本论》里著名的价值公式W=c+v+m(既商品价值=不变资本+可变资本+剩余价值),作为厂商的生产函数:

   P= R-C   (1)

   其中,P为利润(Profit),R为收益(Revenue,相当于马克思公式中的价值W),C为成本(Cost)。产品的价格(p)和产品数量(Q)的乘积,定义为生产者的收益(revenue,R)。假设不存在价格歧视,所有相同的产品价格都是一样的(这意味着收益曲线的斜率是一个常数):

   R=p×Q   (2)

   3)    成本函数

   生产所需的代价为生产者的成本(cost,C),包括劳动力、资本和技术。其中,固定成本(fixed cost,c。相当于马克思公式中的不变资本c)为生产者的一次性投入,用于生产根据和设备;边际成本(variable/marginal cost, b。相当于马克思价值论中的可变资本v)是每一单位产出的边际成本,是产量的函数。

   C(Q)=c+bQ   (3)

   利润(surplus,类似于马克思公式中的剩余价值m)是收益R减去成本C后的剩余[5]。显然投资(C)只能来源于利润(P),则成本函数的约束条件为:

   C(Q)<P      (3)

   根据边际成本曲线的不同,生产者的函数可以分为报酬递减、报酬恒定和报酬递增三种可能[6]。

   4)    理性生产者假设(rational producer)

   所有理性生产者的行为都是利润最大化。

   5)    消费人假设(consumption agent)

   为了解决经济学中不同人之间效用的比较和加总的问题,用消费人(consumption agent)的概念替代新古典模型中的自然人(nature agent)。自然人的每次消费被计为一个独立的“消费人”。例如,当一个自然人消费多个相同产品时(比如买五个面包),被看作许多不同的消费人(计为5个消费人)。

   6)    消费函数(consumption function)

   消费者函数由预算和效用/偏好组成。预算(budget)为消费者在总收入(income)中分配给这一商品(或消费者)的最高数额。效用/偏好为消费者对产品的主观判断,分为需要与不需要两类(正的效用/偏好或负的效用/偏好)[7]。

   7)    有效需求(effective demand)

   针对任意给定的产品,消费人的偏好(或效用)分为需要(效用为正)和不需要(效用为负)两个集合。同样,每一个消费人的预算是有限的,也可以被分为有能力购买(预算为正)的和无能力购买(预算为负)两个集合。有效需求为有需求和有消费能力两个集合的交集。消费者可以支付的费用和实际支付服用的差额,为消费者剩余。消费者是否购买一个产品,取决他能够分配给这个产品的预算和偏好——他必须既喜欢这个产品(效用为正)又有足够的购买能力(预算为正)。

   8)    理性消费者假设(rational consumer)

   以最小的代价获得其所喜爱的产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燕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消费者   竞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4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