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影响力的反讽与优越感的颠覆

————“爱玛性格”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3 次 更新时间:2021-07-01 09:36:05

进入专题: 奥斯丁   《爱玛》爱玛性格   虚荣心   优越感  

吕嘉健 (进入专栏)  

   虚荣心能在弱者的脑瓜里扎下根,产生各种恶劣影响。

                        —— 奈特利,《爱玛》,P50

   假如弱小的灵魂属于有钱有势的人,我认为他们会设法使自己的灵魂膨胀起来,最后变得像伟大的灵魂一样不可驾驭。

                         ——爱玛,《爱玛》,P118

  

   本文將从生活政治和负面人性的角度来解读奥斯丁小说《爱玛》中的“爱玛性格”,并不依循从生活喜剧的角度批评爱玛缺点的传统慣例。

  

   一.“爱玛性格”之提要钩玄

  

   “爱玛性格”在西方文学批评家那里有基本的定评:

   “爱玛的人格中有一些是奥斯丁最反感的,例如,沾沾自喜,喜欢不怀好意地打探别人的隐私,势利,喜欢干预别人的事。”(D.W.哈丁:《有节制的憎恶》)

   “爱玛总是过份相信自己正确,可她实际上总是犯使她难看的错误。她个性执拗,娇生惯养,主观臆想地认为匡正世道是她的责任。”

   (瓦尔特‧艾伦:《英国小说史》)

   马克‧肖勒的评论最精辟:

   (爱玛)被高傲蒙蔽了眼睛,陷进了自我欺骗的境地,因而必须接受教训…爱玛的虚荣心表现为她的乐善好施,这是一种施与的虚荣心,和行使权力的虚荣心,因为通过实施善行,她就做到了把她的意志强加于人,这是抽象的才智的虚荣心。她是非道德的。

   爱玛和埃尔顿太太一样,具有一种几乎带进攻性的意志,要为别人出力并且要驾驭别人的意志;一个虚荣心重的女人,沾沾自喜,自以为了不起;她有心大显身手,出人头地。她总是思忖着海伯里的那个卑微的社会圈子;她只进行一种测量,那就是阶级测量。爱玛的举止风度,不仅粗鲁无礼,甚至冷酷无情。爱玛在感情上是有缺陷的。(《我們想象的世界٠爱玛》)

   马克‧肖勒认为《爱玛》是奥斯丁最伟大的小说,居于她全部创作的首位,它包含着一个双重的主题:傲慢与悟解。

   马克‧肖勒强调爱玛的“虚荣心”。相比于伊丽莎白,爱玛的虚荣心不是自卫的,而是带着权力欲企图强加于人的干预。她是冷漠的,却以乐于助人的虚伪形式四处播撒。

   爱玛还是势利的,请看奈特利严厉地批评爱玛:

   “你对贝茨小姐怎么能那么无情?你怎么能在头脑清醒的时候那么残忍?…她是个穷人,从以前的富裕家境中沦落下来。她的处境应该得到你的同情。从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她就熟悉你,那时候,她对你的注意曾经是一种荣耀。可是到了現在,在你得意時,你却毫不体贴地嘲笑起她来了。”(《爱玛》,P302-303,燕山出版社,以下引文同)

   顯然,《爱玛》是一部对人性虚荣的优越感和权力欲反讽和颠覆之作品。

   不过,中国读者对“爱玛性格”缺乏透彻的认知。

   某研究奥斯丁的学者说:有一次听到几位文学博士生对话:“英国文学还有谁呢?”“奥斯丁!”“怎么还会有人研究奥斯丁呢? 奥斯丁有什么意思嘛,她就代表了我最讨厌的英国文学! 她所有小说从头到尾都是找对象找对象,人生难道这么没有追求吗?”

   知乎上年轻的解釋者往往有锐利精辟的见识。他们看爱玛,都能解读出那种浅薄下藏着的不谙世事的天真、自以為是的小聪明,她的虚荣心。能把握到爱玛在势利和热情、优越感冲动与出错后理性自省之間轻性浮动的心理。

   译者和读者多將爱玛的过错归结到好管闲事的热心、充满幻想的肤浅、过度活泼而来不及沉静地思考,不过是轻率的可爱和寻消遣地释放善心。人们只注意爱玛为哈丽特操心婚事的情节,却忽略了爱玛与简和弗兰克关系背后的深意。

   没有人从人性习性和生活政治的角度来分析“爱玛性格”。

   中国批评家局限于从社会经济地位的角度去看婚姻的门当户对,极少试图从家庭关系中寻绎出政治人性的典型意义。

   在我看来,《傲慢与偏见》和《爱玛》,在社会心理学分析和洞察人性方面具有永恒的价值。其主题远超于历史风俗的反讽。

   从对“傲慢与偏见”之反思到“张扬的骄傲”之人性批判,两部小说的主题有延续性。

   《爱玛》继续完善着“傲慢与偏见”的主题,它將《傲慢与偏见》中带着潜意识自卑感而兼融着虚荣的傲慢性格之女主角换成了一个优越感膨胀并张扬地释放其影响力的女主角。

   爱玛在轻率中被自己的性格和潜在的竞争者击败,之后才反思自己的問題。小说用“敎訓的方式”完成了人性批判。

   简言之,《爱玛》通过主人公的三次挫折让她得到敎訓:

   第一部分  影响力的破灭:误导哈丽特 怒拒埃尔顿

   第二部分  被戏弄的优越感:嫉妒简 错爱弗兰克

   第三部分  气概之争的反思:真相大白 反思成长

   小说以四个小主題来展示“影响力的反讽和优越感的颠覆”:

   1.爱玛的优越感外溢,忍不住骄傲膨胀而表现为释放自己的影响力和虚假的权力欲;

   2.爱玛的所有言行表现着一种要与奈特利竞争、突破奈特利控制的气概之争;

   3.爱玛出于优越感被挑战而妒忌简,表现出与她竞争和刻薄的排斥傾向;

   4.爱玛被弗兰克在社交生活和感情上狡猾地戏弄。

   对“优越感”和“虚荣”的反讽是全书构思的中心和表现的核心,内涵意味深长而丰富多样。但“优越”在不同人物的心性中有不同的内涵和层次,他们对优越感也有不同的认知。

   在爱玛表面张扬的背后,有一个隐秘的阴影:从小到大她都被精神兄长奈特利施以居高临下的教训,故她的骄傲膨胀也是为了一个气概之争。这是强烈的逆反心理。

   爱玛与奈特利辩驳時发表了一段画龙点睛的言辞,可以看作是“爱玛性格”和她的气概之争之宣言,也可视为小说的主题:

   “你非常热衷于折服弱小的灵魂。不过,假如弱小的灵魂属于有钱有势的人,我认为他们会设法使自己的灵魂膨胀起来,最后变得像伟大的灵魂一样不可驾驭。”(P118)

  

   二. 爱玛“无知而任性的优越感”之危险性

  

   爱玛是“无知而任性的优越感”之代表人物。

   小说开篇劈头就说:

   “爱玛‧伍德豪斯小姐相貌端庄、聪明开朗、生长在富贵人家,仿佛人世间的幸福全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了。”

   “她天生便具有优越感,后来更加强了种种优越意识。”

   “爱玛处境的真正祸根,的确就在于她为所欲为的权利和自视过高的性格,这是预示她的许多快乐会受到损害的两个不利因素。” (P3)

优越感过度张扬的人分两种,一种是將自己的优越感转化成影响力,即带着权力欲的优越感;另一种是自得其乐而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奥斯丁   《爱玛》爱玛性格   虚荣心   优越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24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