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新闻让我向反战者投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20 次 更新时间:2003-03-28 16:18: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红疯子  

  

  我不是反战者。本着对独裁专制的痛恨,我希望萨达姆早点死掉,烂掉,永远进入历史垃圾堆去。可乐,汉堡和好来坞电影,身边的一切,让我在感知上,相信美国宣扬的民主和自由。所以我狂热的希望萨达姆快点在飞弹下死掉。

      

  然而,两条新闻报道,让我彻底的放弃拥战的立场,反战的朋友,我红疯子无条件投降。

      

  纳杰夫会战,伊拉克军人乘坐在民用车里向美军开发。美军坦克不放一枪一弹,开过去,把他们撞翻,直接把他们压成了肉酱。我一般不太会为别国的战争死人而太过伤心,毕竟是战争,何况这次死掉的不是平民。但是我仍然被远在千里之外的杀戮震住了。坦克压过的一瞬间,人类最后的一点尊严被抹杀,那个瞬间,已经有数百万年道行的文明代言者------人类,再也矜持不起来.就是那一下子,钢铁巨物轰然而过,人类的尊严跟蚂蚁和臭虫爬虫都没什么分别了。我们引以为傲的直立行走和大脑思考全被上帝忽略了。来不及思考你的女朋友在你死后会嫁给谁,你已经变成了夹心饼干里的稀酱。

      

  我以为战争是男人们在用原始的勇武捍卫他们的家园和妇女,而不是躲在钢铁背后怯懦的屠杀。当公平性被打破,这样的战争,每进行一天,都是对人类至高无上的尊严的侮辱。不必再为平民伤悼了,光是勇士们的死法就已经够人悲伤。

      

  在昨天的战斗中,为了争夺通往巴格达的三座大桥,美伊军队反复拉锯三次,最后有1200名伊拉克士兵被打死。我每天去实验室上班刚好要过三座大桥,我很难想象,在伊拉克,就是这么每天能让我很舒适走过的桥上会有一千多人死去,在三座大桥上叠起这么多尸体,那是多么震撼的景象。即使远在千里外,我仍然让死神的狞笑震得胸口发痛。可以反对萨达姆,可以反对独裁,可以诅咒让全时间的独裁者们在一天内全部死去,但是那一刻我丝毫不怀疑伊拉克士兵心中已经做出的决定:伊拉克民族自决权高于民主自由。这不是被萨达姆蒙蔽的问题,被蒙蔽的士兵,就不会为了三座桥进行如此的苦战。

      

  照片上,一个死去的伊拉克士兵微微张开了双臂,似乎想要阻挡坦克的推进。在那一瞬间,每一个人都可以读懂什么是对家园的热爱。我想我没有任何理由在支持战争了。

      

  民族意识,也许在某些人眼里已经显得过时,但是这种祭奠几千年的跨越种族的原始情怀,坚挺而执着,甚至超过了民主自由的号召力。不要嘲笑伊拉克人迂腐,也不要讥讽他们不懂得自由:专制下的民众更懂得民主的珍贵。当民族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首先选择了民族自决权。可以辩解美军不是要统治伊拉克,可以劝解说保卫巴格达就是保卫暴君,但是伊拉克人对此报以冷冷的嘲笑,他们不懂太多国际政治,他们只是不想别国的军队不要进入自己的家园。想想吧,在英军的机枪阵地上义无返顾的僧格林沁的八千骑兵,卢沟桥银光闪闪的大刀,这种钻石般珍贵的情怀都在发光。

      

  过去我认为美国人是在解放伊拉克人,但是现在伊拉克人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们要支持伊拉克人的选择。

      

  这是一场荒唐的战争。

      

  反美者可以怀疑小布什的动机,可以猜想美国政府在战争中的利益,不过我不怀疑美军士兵的真诚。大多数的士兵在内心都为了响应反恐怖主义和保卫国民的安全而来到中东。 可以想象一下,在昨天的战斗里,在大桥的两头,站着两队愤怒的战士.一边是要誓死保卫他们国民的安全,一边是拼死捍卫他们残破的家园,他们的愤怒与真诚都如出一辙,只是一队盔甲鲜明,一队衣衫褴褛如同乞丐。他们都在为了自己的理想和光荣而死去,我们能责备谁呢? 也许胜利的只是死神.这是一场多么荒唐的战争,死去的都是好人。

      

  停止这场战争吧!布什总统,世界上从来没有正义的战争和非正义的战争,每一场战争,全人类都是失败者,胜利者是地狱里狞笑的恶魔。不要以为打了一场所谓获得解放的战争人类就赚了,为什么不想想,我们其实是可以不打仗的,可以不死人的。正义,真理,民主和人权生来是而且永远是我们该拥有的,可现在我们被迫打仗了,被迫无可奈何的打仗了,别迫用生命去换取,我们其实是输给死神了。

      

  世界上只有无可奈何的战争和可以避免的战争。

      

  现在,任何内容的争论谈资都是对死难者的不敬,其实反战拥战的我们只不过是在乎自己的见解是否能压服对方辩手。我觉得,之间我在论坛的喧哗,很冷血,也很虚伪。所以我想卑微如我不配同情死去的人。我顶多只能默哀。

      

  对于伊拉克战争,我闭上我的鸟嘴先;也请后现代的搞笑派们换个话题;而有爱心的弟兄姐妹们,我们也别费功夫了。大家安静吧,在废墟之外的这个国家的这个论坛。为了更有力的去爱人,我们得先把自己建设得坚强。

      

  我的朋友杨不及说:

      

  “当侵略者来到,我会拿起武器维护自由。

  我的战友中弹倒下,我会为他默哀,

  我的敌人中我的弹倒下,我也会为他默哀,

  我的战友不是我的战友,我的敌人不是我的敌人,

  他们都是我的“同类”。

  我唯一的战友是“和平”,我唯一的敌人是“战争”,

  我将继续开枪杀敌。 ”

      

  我做不出这样清晰精练的表述,我也不知道我能否做得这么崇高。也许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煽情做秀装孙子。

  

  我闷闷不乐,扭开音箱,那小子唱的歌像在哭。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1.html
文章来源:天涯社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