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毓方:七拐八拐就拐向了北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5 次 更新时间:2021-05-27 09:50:47

进入专题: 北大  

卞毓方 (进入专栏)  

  

   儿时知道北京,不是因为“北京有个天安门”,那时这支歌还未问世,而是由于毛主席住在北京城。

   尔后知道北大,不是因为北大怎么怎么出名,而是由于中学出了个孙开秦。

   孙开秦高我四级,一九五七年秋,我读初一,他读高二。反右补课,高中学生参加鸣放,初中学生插班旁听,我就插在他们班。印象,孙能言善辩,口才好,文采好。

   听过他在大礼堂的一个报告,关于本县的历史和现状调查,风流倜傥之至,身处小镇,见不到大家,他就是我心目中的大家。

   五九年,我校有了第一届高中毕业生,两人考上北大:孙开秦,历史系;冯国瑞,哲学系。

   冯是学生会主席,熟悉,但不认识(这话有语病吗)。

   孙和我是街坊,相隔仅百米之遥,家里是开磨坊的——特意指出这一点,无非是说明,物质是基础,而且沾商比沾农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