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我曾试图阻遏私有化和下岗运动

——第三次谈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39 次 更新时间:2007-01-08 01:32:02

进入专题: 自由新左  

何新  

  

  问:在国务院更换新的经济领导人以后,您还提过建议吗??

  何:新的领导人在主持经济工作之初,对原来的一些经济政策仍然是坚持的。?

  但是,我注意到新领导关于经济问题的某些“新思路”,从政企分开到产权改革,主张砸“三铁”、消灭养“懒汉”机制。特别是提出“下岗分流,减员增效”,后来承诺在三年内解决国企问题等。某些新政策的背后是新自由主义的改革思路。对这些问题,我都有不同意见。?

  后来的所谓“新政”,其主要大端有四项。一是实现“产权革命”,使多数国企私有化了。二是改革了原来由中央统管的财政税收体制,建立了分灶吃饭的“分税制”。三是实现了入关即加入“ WTO ”。四是改革全民教育和全民医疗卫生系统,将其市场化了。还有一项,就是原准备全面改革金融、会计及汇率制度,使其与“国际全面接轨”。但 1997 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后来未能改下去。?

  对于国企产权私有化问题,我注意到领导人多次公开讲过反对。但正是在这时,有经济学家提出了要搞所谓“现代企业制度”,于是各地开始大搞所谓“法人治理”,“让管理者变成业主”,从而发起了使国有产权大规模私有化的运动。然而,新领导对此并没有进行有力的干预。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同时,新政之初即发起了鼓吹积极推动“入关”(“ WTO ”),为此要寻求在一切方面与国际接轨。我预感到,中国经济将会经受一番大折腾。?

  1992 年邓大人在首钢的讲话中称赞新领导“懂经济”,香港有报章称颂新领导是“经济沙皇”。我当时曾写了一封信送给邓大人,我说我认为新领导未必真懂经济。(香港有报刊报道过此事。)??

  

  问:您居然敢给邓大人写这样的信。?

  何: 1994 年 2 月台湾《中国时报》知名撰稿人 何频 先生打电话提出想采访我,我要他将采访提纲传真过来。他提出了一系列重大问题。其中有一个是:“最近中美财长会谈,中国已同意金融与国际并轨。国内金融市场将走向开放,人民币将走向自由汇兑。”他问:“您如何评论此事。”?

  我回答说:这表明,美国赢了。我讲我担心,如果这样走下去,国家会失去主导金融的自主权,那么本世纪末中国金融将会走向崩溃。(参看《何新经济政治论文集》,第 10 页。)

  [采访问答原文如下:?

  “何频:对目前中国金融改革的走向,您有何看法??

  何新:我持保留意见。可以说目前我国金融体制正承受着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和震荡。如果仍然盲目听从美国来的专家建议及理论学说,采取美国式的私有银行体制,我国国家控制下的国有制金融体系最终势将走向解体。?

  何频:如果中国金融真像您讲的那样发生崩溃,后果将是怎样的??

  何新:一旦人民币信用由于恶性膨胀而崩溃(就像目前俄罗斯卢布那样),那么为了支持人民币信用,可能国家就不得不更加依赖内外债务和谋求得到国际金融资本介入。最终在“对外开放金融”的幌子下,外国金融资本将长驱直入,迅速冲击和占有我国原有的金融市场。那么我国经济改革全局,最终可能将以人民币信用崩溃为标志,而于本世纪末陷入难以收拾的总体危机。?

  何频:那么您对中美财长最近发表的《中美经济联合委员会发表第 8 次联合声明》如何看?这份声明很明显表示,美国将大举插手中国的金融领域。?

  何新:我知道,这件事,美国赢了。”?]

  在这次谈话中,我还尖锐批评了私有化的问题。我在当时讲这种话,当然是有所指的。?

  [原文:“何频:你批评的所谓休克疗法的实质是什么??

  何新:就是以不计后果的激进货币主义政策,以大规模私有化形式推进向自由市场体制的改革。从俄罗斯及东欧的覆辙看,实施休克疗法的必然后果有三个:?

  一、少数人利用国产私有化进程,趁机掠取社会财富达到暴富。而多数人在这一进程中贫困,社会急剧两极分化。?

  二、以紧缩性货币政策遏制国有企业的生机,导致国有经济的大规模破产化,员工大批失业。?

  三、以自由主义的价格政策激励通货膨胀,多数国民走向贫困化。?

  中国在 1989 到 1992 年的治理整顿时期一度有效地放弃了休克疗法,而采用针对具体问题的、务实的渐进改革方针,重新整合了呈现紊乱失调的国民经济。但近年以来,经改方针中的激进声调正在日益升高,政策中又一次明显地显现出‘休克疗法\'的印迹。”?

  “要知道,中国的国情有两点与俄罗斯不同。第一,中国城市居民享有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远不如前苏联多。第二,俄罗斯乡村中劳力不足,而中国农村中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结构性的过剩人口。在资本、技术以及市场发育不足的条件下,这种社会力量是具有巨大破坏性的。” ( 此文收入《何新批判》,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8 年出版,第 110 页。并见《何新经济政治论文集》,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第 10 页。)] ?

  这个谈话当时在台湾和海外都公开发表了。我当时也将这个谈话全文报送给邓小平同志和中央。??

  

  问:这是否表明,您当时对金融改革问题是持有异议的。那么,在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之前,您是否已经有所预感??

  何:是。在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前,我已从香港报刊上注意到国际金融力量对香港房市及股市的热炒。我感觉到香港股市和房地产市价的急剧飙升不正常,后面有一只来自国际金融力量的手在操作。?

  我记得 1997 年 5 月我在昆明,曾当面对一位领导讲过我的忧虑。?

  事实上,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夕,我已几次就金融问题向中央进言要警惕爆发类似南美九十年代初的金融货币危机的问题。这些话在当时是一种不和谐音,但是不能说没有起任何作用。?

  我推荐你读一读我的这篇文章,这是 1997 年 3 月即亚洲金融危机发生的前夜,我写报中央的一个金融问题研究报告。(“何新对我国金融领域问题的分析与建议”( 1997 ? 3 ),收入《何新批判》,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9 )出版,第 296 页。)我认为这是我在 90 年代中期最重要的经济论文之一。这篇文章中指出:

  “自 1994 年以来,中国经济发生了极其深刻的结构性变化。这种变化的实质,是在金融资本主导下,对产业结构实施汰选和重组。众多国有企业的破产化已成为这一进程中引人注目的趋势。”?

  文中主要谈金融投机和房地产投机问题,在文中我第一次提出了关于在土地私有化进程中发生的地租攫取和“级差地租”的问题。

  我反对当时流行的所谓“软着陆已获成功”的说法,我说:?

  “所谓‘宏观调控得到成功,国民经济运行成功实现软着陆\',所谓‘宏观形势好,微观不好\'一类提法,实属不切实际之谈。”?

  “当前形势的真相是,我国经济可能发生‘休克\',即众多国有产业陷入连锁破产状态,国民经济危机逐步走向深化。?

  就业问题已成为当前关系社会稳定的首要问题。从形势走向看,愈来愈多而且在明后年还可能有不断增多的劳动者正在丧失工作机会,‘下岗\'即失业,而陷入生计无着之境。”?

  我又指出:

  “期货及股票证券投机,在 1995—1997 年间,导致一个极其引人注目的现象:中国已迅速崛起一个拥资巨亿的即拥有庞大私人金融资产的食利者阶层,这表明中国已形成金融业资产阶级。江浙、广东、中南及东北地区均出现拥有巨额资金及金融资产的民间金融财团,操控证券期货市场汲取巨额资金。”?

  我在这里所指的,其实就是最近两年已浮出水面的“温州炒金团”。他们近年在京、沪“炒”房,山西“炒”煤,新疆“炒”油,炒得天翻地覆,不亦乐乎!温州这个地区在中国很有意思,很特殊。 20 世纪七十年代的后文革时期温州人已经开始做小生意。八十年代沿海走私浪潮中开始私人资本原始积累,九十年代成为上海若干纺织、机电产业技术转移的新加工产业区。而在九十年代末通过股票证券市场脱颖而出了一批金融富豪,成为今日中国的地下金融“华尔街。”?

  在那篇文章中我当时还指出:?

  “近年中国经济中,出现一种畸形的表现,即逆反淘汰 —— 小淘汰大,弱淘汰强,技术落后淘汰技术先进,乡镇企业淘汰国有大工业。这主要是借助金融杠杆而实现的。”?

  “随着第二金融体系的形成,中国当前的社会产品分配形式,亦随之发生重大变化。由按劳分配(改革前的按级别分配)转变为按资分配。代表纯粹货币资本的食利者阶层随之出现。这一寄生阶层的生成及壮大,加速了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值得注意的是,对这一近年暴富的金融食利阶层,国家在税收征管上至今无所举措。尽管其个人收入,年利以千万甚至上亿为计。”?

  当时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们高呼“以内需推动增长”的“增长方式转变论”,主张压抑出口产业。我在文章中给予了反驳:

  “由于新自由主义改革派经济学家建议下采取的一些金融新政策,如高利率,对出口业实施高税率,正在严重打击中国出口业。 1995—1996 出口年度中进出口一度出现贸易逆差。出口业的这种衰退,使 1992 年以来中国工业进军开拓国际市场的有利攻势将失去前进的势头。出口工业的不景气,是近一年国内产业急剧陷入衰退的重要原因。”?

  我问道:?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政府为什么在经济政策上不对进军国际市场的产业给以积极扶植和保护?近代各国工业化的历史表明,国际市场的占有量和占有率,是推动国内工业景气的标志。出口加工业的繁荣与否,直接与国内就业率有关。(可参看美国财政部的年度报告)没有国际市场,就不会有国内产业的高就业率和经济繁荣。”?

  我在该文中还指出:

  “巨量货币在少数人手中过快积累,并且由于国内经济不景气而导致资本外逃、外流。国内资金大量流入香港,可以解释香港经济目前在亚太经济整体不景气形势下获得的特殊繁荣。”?

  我警告当局:?

  “可以预测,中国经济在近年内可能暴发严重深刻的金融危机。可以说,正是通过金融这一杠杆,中国国有企业当前普遍陷入困境。随着破产浪潮的涌起,其最终结局是私有化进程的加剧。?

  当前,经济危机已在转化为社会问题。绝望者为谋生而犯罪。大量劫掠性的犯罪,愈演愈烈的城乡犯罪浪潮是这一危机的表现。”

  

  问:您的这篇文章,我很早就已读过,也许算得上“苦心孤诣”。但是,有什么作用或影响吗??

  何:在该文的结尾部分,我向国务院提出了十条建议。其中有一些,当局后来还是有所采纳。?

  事实上, 1995—1996 年间,中国明显地放慢了关于人民币自由兑换及金融自由化的改革进度。现在人们公认,正是由于人民币不能自由汇兑,由于中国金融市场没有与国际金融市场直接接轨,所以 1997 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未能祸及于中国。?

  这当然是由于中国领导人,包括当时担任主要经济领导责任的 朱镕基 先生的明智和决断,他还是听取了一些不同意见。?

  我最近重读了一下此文。从今天看,个别论点不能说没有片面性。但总的来说,仍仿佛是针对当前问题而写的。换句话说,当时我看到的问题,目前非但没有得到解决,有的反而更严重了。??

  

  问:直到今天,中国金融改革及汇率问题仍是改革的焦点问题。美国总统布什、美国财政部今年以来,不断施加软的和硬的压力,要求中国解除汇率管控,实行人民币自由浮动,加速中国的金融改革。其中理由之一,仍与 1988 年弗里德曼的建议一样,是为了帮助中国改善通货膨胀压力。?

  何:在国有企业已经被私有化运动搞得七零八落之后,国有金融体制显然已成为中国国民经济的最后一道防线。?

  结合美国今天在汇率和金融改革问题上对中国的压力,我们回过头再看一看十七年前弗里德曼关于中国经济改革的建议书,就会发现其中第一条,正是要求中国“立即解除外汇管制,实现人民币的国际自由兑换;”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也许我们可以对此给予一种非常善良的解释,那就是美国政治家和美国的经济学家们一直是如此地热爱中国 —— 因此他们一直在急切地想着用推动金融汇率改革的办法,帮助中国快速走向富强。而我们那些爱国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也一直在帮助他们这样做!?

  阿门啊,上帝!??

  

  问:(笑),这样想,自然未免过于天真了。我想问的是,在您看来,过去一些年间,中国经济改革的主要成就有哪些,主要失误又有哪些??

  何: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中国今天所已取得的进步,说老实话,早已大大超过十几年前人们对于改革成就的预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由新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38.html
文章来源:何新主页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