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功秦:难道“丛林法则” 可以在网上通行无阻?

——再答旷新年先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65 次 更新时间:2007-01-08 01:09:13

进入专题: 自由新左  

萧功秦 (进入专栏)  

  

  旷新年先生发表了《正告萧功秦,不要造谣惑众》一文,作为对我的《拒绝横霸学风》一文的回应。对于《正告》一文,我已经于前不久在《世纪中国》网上发表了一篇自序,其中回顾了我的思想历程以及我对自由派的态度,以此作为对旷先生提出的新权威主义与自由主义关系问题的回答。在这篇短文里,我还是要回到学风问题上来。

  我与诸位网友对旷先生文章的不满,并不是因为我不同意旷先生所持的新左派观点,新左派与自由派中都有我多年的朋友, 引起我们的不满的是旷先生的文风与学风问题。我并不认识旷先生,在不久以前甚至还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然而,由于我读了他的《答秦晖》的文章以后,才觉得旷先生文章中所显示出来横霸文风、学风与态度是很不利于学术环境正常发展的,因此才写文章表明自己的看法。然而旷先生在回应我的文章中却称我是在“造谣惑众”,即使如此,我也不会以他这种强辞夺理的态度来回应他。我要以用一种平和而不是谩骂的态度与他进行正面的讨论,力求把问题讲请楚。

  我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相信,在当今的中国的公共论坛上,说理总该是行得通的。如果我们中国的网上世界,说理的人要比那些只会谩骂的人更吃亏;如果蛮不讲理,动不动就采取人身攻击,人格污辱的手段来对待不同意见的人,可以在网上横行霸道,人们只能对此无可奈何;甚至强者为王,骂人骂得最狠的人可以春风得意,而不愿骂、不屑骂的老实人则受到欺辱而只能忍气吞声;网上世界变得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可以通行无阻,那我宁愿就此沉默,退出讨论。即使如此,我也不会谩骂。这也许是因为我比旷先生年长几岁,见多了当年文革式的不讲理的场面,不愿在此生中再次经历那种场景。虽然文革已经被当下一些年轻人充分地浪漫美化了。而对于我这样经历过文革的知识分子,那却是一个民族苦难的年代。

  我之所以有这样一种相当深切的感受,还因为不久前偶然上到一个久违了的海外政论网站,所见竟全是不忍卒读的、彼此吐口水一样的骂人的话。各种“国骂”此起彼伏,论争双方除了偏狭的个人仇恨的情绪宣泄,已经毫无道理可言。此种情况令人不寒而?。这就是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吗?那种丢尽国人脸面的“丛林世界”状态,会不会在我们国内的知识分子网站中重演?如果我与旷先生的讨论以旷先生那种方式来不断升级,水涨船高,并且大家都纷纷效尤,看来不用多少时间,国内网站可以达到与之并驾齐驱的水平。我相信这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

  前几天一位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朋友发来EMAIL,希望得到旷先生《答秦晖》的网文,我把网文传给他之后又想,看来,希望进一步了解该文的朋友还是很多。为了说明我在《拒绝横霸学风,还我们一片学术的蓝天》一文中批评旷先生的话并非如其所说的“造谣惑众”,我特把旷先生的《答秦晖》一文中有关段落整理如后,作为本文的附录,让各位网友公断。

  有必要指出的是,该摘录仅涉及其文中人格污辱、人身攻击、职业歧视以及完全不讲形式逻辑、强辞夺理的内容。至于一般骂人的话,实在太多,为了节省篇幅,语录中就不再列举了。我们学校一位同学出于对旷先生文风的不满,特地花时间对全文的骂语作了一个统计,统计的结果表明,该文“骂语率”之高,或许完全可以创上一个北大人百年校史上所写文章之最,由于考虑到公布之后,旷新年先生又会说,该统计数字与真正的骂语率不符,因此乃属于“造谣惑众”,故还是不公布为宜。有兴趣研究中国当代文化中的“反文化现象”者,可以直接上《思想的境界》网去查看。

  另外,也许最迹近“造谣”的,是我把旷先生《答秦晖》一文误说成是发表于《东方文化》第三期上了。其实,我在通过EMAIL把文章发给编辑部之后第二天,就再发EMAIL给《世纪中国》编辑部主动紧急更正,各位可以在《世纪沙龙》上看到最初发表该文,同时可以也看到这一更正声明。后来正式发表于首页时,编者也已经改了过来。

  网上世界很丰富。我相信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思想多元化的时代,民族主义,自由主义,新左派,新保守主义,“平民社会主义”,民粹主义,左中偏右,右中偏左,甚至还有自称为要实行斯巴达式的人口优生政策的“右翼民族主义”者,似乎都在各种网站上登台亮相。也许这个思想多元的时代来得太突然,许多知识分子还没有为这个时代的到来做好心理准备。一元化的板块式的的思想方法仍然是不少朋友思考与判断问题的潜意识基础。偏狭的、似是而非的“道德优越感”、非对即错、非正即邪的两值分类思维方式、以及由此引发的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斗争哲学”,种种意气用事之争似乎总会伴随着观点交锋频频出现。长此以往,持不同观点的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会越积越深。实际上,大家冷静思考一下就可以发现,《读书》评奖之争中已见此端倪。旷先生其实并非这种“反文化”现象的始作俑者,只是在近期内的一个较为典型的例子而已。

  还是那句老话,还是让我们行动起来,“请勿随地吐痰”,形成一种健康的公共舆论,身体力行地爱护来之不易的学术环境。

  

  2000年9月22日于上海

  

  附: 旷新年先生语录(引自《答秦晖》一文,原载《思想的境界》)

  

  “ 我知道,除了造谣生事的兴趣。正人君子、自由主义者热衷的只是制造是非、散布谣言、罗织罪名、人身攻击,他们是不会站到阳光下面来进行正面的思想与学术争论的。”

  “那些手拿自由主义旗帜站在国境线上的人,他们一方面在国内为权力腐败、权钱交易、化公为私、贪污腐败大唱赞歌,认为“腐败是改革开放的润滑剂”;另一方面在国际上讨好强权和霸权主义,把强权和炸弹当作真理。因此我在“风与旗”中说,在中国没有什么自由主义,只有法西斯主义。”

  “我可以坦言:我是反对所谓自由主义的。但是我反对所谓自由主义,只是因为我太天真地相信自由主义的那些教条了:你不是叫嚷私有化叫嚷产权明晰吗?那么请你先给我把化公为私吞进去的钱给我吐出来;你不是为资本叫公平么?那么你把清白的资本拿给我看看,把那些刚刚将工人农民的血汗洗干净的“资本”给我留下。你不是说什么自由么?你有贪污腐败的自由,但是也请给我一点反对贪污腐败的自由,你有剥削和压迫的自由,也请给我以反抗剥削和压迫的自由。你们不是高喊法律和人权吗?那么请你们看一看被践踏的下岗工人和农民,请尊重曾经订下的法律和契约。”

  “秦晖先生要区分经济自由主义和人文自由主义,但我不知道秦晖先生怎样去区分正在唱着双簧的经济自由主义和人文自由主义。在我看来,如果说他们有一点区别的话,那就是经济自由主义异常地坦率,以致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而人文自由主义则充满了虚伪,又要做婧(原文如此)子,又要立牌坊,羞羞答答,遮遮掩掩。”

  “对于张五常先生,我要说:尽管我不赞同你的无耻的观点,但是我颀赏(原文如此)你的诚实的无耻。而对于朱学勤先生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思想表演,我应该说什么呢:也许我应该称赞你是一个极为出色的思想的戏子。”

  “ 朱学勤先生生在海上,故作豪放,肆无忌惮;然而,相形之下,秦晖先生却是太老实了,想做流氓却又没有一点点流氓的风度,吞吞吐吐,弯弯曲曲,显得萎萎琐琐,不堪入目,使人不禁既愤怒又可怜。朱学勤先生呼风唤雨、装神弄鬼、声东击西,就像一个文字的魔术师,我们只有掌声鼓励的份儿;然而,秦晖先生却不能运斤成风,心里四面都是陷阱,所以脚下破绽百出,结果弄巧成拙。我们家乡有句俗语,讽刺那些把屎拉在裤裆里却缺少自知之明的人:不知道屎臭,还要挑起来。”

  “ 那些黑暗中的人物,那些流言的温床,让他们自生自灭吧。鲁迅说:捣乱有用,也有限,然而以其成大事者古今无有。毛主席说: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 ”

  “秦晖先生,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堕落到和朱健国这样的小报记者为伍,你知道朱健国先生这一活宝曾经和XXX在小报上演出过怎样精彩的连台好戏。”

进入 萧功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新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2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