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宋婕:避人隐逸、避世隐逸抑或即世隐逸?——《渔樵问答》曲意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6 次 更新时间:2021-03-01 20:00:29

进入专题: 渔樵问答   岭南系谱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宋婕  

   避人隐逸、避世隐逸抑或即世隐逸?——《渔樵问答》曲意解读

  

   内容摘要:古琴曲《渔樵问答》的作者可能是浙派琴家毛敏仲等人,后来由于宋室南迁,遂派演出岭南系和萧鸾系两个谱本。相对而言,岭南系指法简洁、拟声性弱、旋律明快,当更接近原谱本;萧鸾系指法繁复、拟声性强、旋律优美,当是经过后来琴家修饰的谱本。但是,从曲意上说,该曲无论岭南系谱本还是萧鸾系谱本表达的都是即世隐逸思想,只是前者着重呈现渔樵心与物游的自在心情,后者则侧重描写随缘自在的渔樵徜徉其间的湖光山色。不论弹奏哪个谱本,都宜以“静简”手法弹出自然、古淡、质朴、宁静的韵味,令听众一闻之下有“神情洒脱”之感。

  

   论及中国传统音乐,恐怕很少人不知古琴音乐中的《渔樵问答》一曲。但是,关于该曲表达的曲意,古人人言言殊,今人则未见比较深入的探究,这非常遗憾。本文作者近年师从岭南派古琴家谢导秀先生习弹古琴,对《渔樵问答》一曲情有独钟。为了弹好此曲,遂对此曲的源流、特别是曲意进行了比较集中的了解,略有所得,不敢自专,愿与大家分享。由于作者相关修为有限,疏漏在所难免,切盼方家教正。

   《渔樵问答》亦称《渔樵》或《金门待漏》,自萧鸾《杏庄太音续谱》(1560)刊布以来,超过三十部琴谱相继刊载[参查阜西:《存见古琴曲谱辑览·总表》,第24页,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58年版。],名闻古琴界。到了现代,此曲不仅是古琴界竞相弹奏的曲目,而且已是我国民乐经典乐曲之一。

   关于该曲的作者,晚清释空尘等人说为杨表正所作是不可信的[参清·释空尘:《枯木禅琴谱》,北京:中国书店2005年版。],顾梅羹先生(1899~1990)早就据杨氏《渔樵问答》一曲之解题指出:“只可认为他在曲操上有所加工,而不能认为就是他的创作。”[顾梅羹:《琴学备要》上册,第287页,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年版。]明陈大斌说此曲乃其师李水南作品[明·陈大斌:《太音希声》第三册《渔樵问答·解题》,文化部文学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北京古琴研究会编《琴曲集成》第9册,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亦查无实据,较为可信的是李水南传承而非创作了此曲。据记载,南宋杨缵、徐天民和毛敏仲编纂的《紫霞洞琴谱》(已佚)[关于《紫霞洞琴谱》的编纂情况,详参饶宗颐:《宋季金元琴史考述》,《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第六册,台北:新文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版。]已有该曲曲目[详参明·张进朝明·张进朝:《渔樵问答·解题》,《玉梧琴谱》卷上,《琴曲集成》第6册,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版。]。或许我们可以据此大胆推断,该曲的创制者正是毛敏仲等人。此说现在虽难以确考,但不无道理,其理由有二:其一,当今岭南派所传授的《渔樵问答》,据称最早即为宫廷乐师于宋廷南迁时带来的琴谱(即《古冈遗谱》)中刊载的琴曲。其二,在《渔樵问答》出现前,琴曲中已分别有《渔歌》[《渔歌》最早见于明弘治四年(1491)前编纂的《浙音释字琴谱》卷上。(详参《琴曲集成》第一册,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出版。)]和《樵歌》[《樵歌》最早见于朱权明洪武元年(1425)编纂的《神奇秘谱》;(详参明·朱权:《神奇秘谱》卷中,北京:中国书店出版社2001年版。)]两曲,据称这两曲的作者都是毛敏仲[诸谱皆称《樵歌》为毛敏仲作品,惟《西麓堂琴统》卷十五该曲《后记》(详参《琴曲集成第3册,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归于汉代樵夫朱买臣名下,不知何据;《浙音释字琴谱》、《重修真传琴谱》、《杨伦太古遗音》、《琴苑心传全编》、《五知斋琴谱》、《张鞠田琴谱》、《焦庵琴谱》等琴谱均称《渔歌》为柳宗元所作,(详参查阜西:《存见古琴曲谱辑览·解题》,第118~120页。)惟《西麓堂琴统》卷十五该曲《后记》认为是毛敏仲之作,本人姑从后说。],毛敏仲在二歌的基础上创作《渔樵问答》是完全可能的。当然,要考实这一结论还需要更加确凿可靠的文献。

   该曲谱本比较复杂,从旋律与指法两方面大致可分为两系:一是《古冈遗谱》系,简称岭南系;一是《杏庄太音续谱》系[禹祥年康熙四十七年编纂的《一峰园琴谱》刊有《渔樵意》和《渔樵话》两曲,(《琴曲集成》第13册,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版。)分别题为“宋毛敏仲”、“古隐君子”作,然其歌词一似受散曲影响而作(《渔樵意》),一由摘抄《太古正音琴谱》中《渔樵问答》歌词而成,且其曲调颇异其趣,当不属于本文所论《渔樵问答》之谱本。],简称萧鸾系。岭南系谱本为纯器乐曲,源于《古冈遗谱》,后为《悟雪山房琴谱》继承,主要在岭南琴派中流传。该谱本旋律相对紧凑,“指法简便”[黄景星云:“此曲各谱不收,而时下初学者每从此入门,为其指法简便也。”(清·黄景星:《悟雪山房琴谱》卷三《渔樵问答·解题》,龢宣藏本。)此处所谓“各谱不收”当指该谱本《渔樵问答》不为各谱收载。],尚带有早期琴曲音多韵少的特点,当是更加接近原来谱本的传本。萧鸾系谱本先为纯器乐曲,自杨表正《重修真传琴谱》将别行的同名歌词配入琴谱后,就有了与器乐并行的琴歌本。该谱本旋律较为疏缓,指法相对复杂,明显具有后期琴曲音少韵多的色彩,为明清以来诸多琴谱刊载,当是在传承过程中受到琴家较多修饰的谱本。

   该曲曲体,岭南系谱本由两部分构成,且从《古冈遗谱》到《悟雪山房遗谱》一以贯之,均为八段体;萧鸾系谱本多由三部分构成,但分段颇为复杂,从五段(张一亨《义轩琴经》)、六段(萧鸾《杏庄太音续谱》、蒋克谦《琴书大全》等)、七段(张大命《阳春堂琴谱续集》等)、八段(杨伦《太古遗音》)、九段(杨表正《重修真传琴谱》等)到十二段(张廷玉《理性元雅》等)都有,变化相对比较大,这应当是不同琴家在弘传此曲时有所加工的结果。

   该曲调性,岭南系谱本是中吕均徵音,即正调徵音;萧鸾系谱本则以正调商音为主,《重修真传琴谱》、《琴书大全》、《玉梧琴谱》、《文会堂琴谱》、《藏春坞琴谱》、《真传正宗琴谱》、《古音正宗》等都是正调商音,但《理性元雅》为“本调徵音”[参《琴曲集成》第8册,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版。]、《琴学入门》为中吕徵音,与岭南系谱本一致。商、徵两种音都带有咏叹色彩[明人张进朝论商调音云:“是意考之商数,七十有二声,阳中之纯阳也。位于二弦,专之而为商调,有情叹之意。”(明·张进朝:《玉梧琴谱》卷上。)关于徵调音色,汪善吾《乐仙琴谱》卷一《弹琴杂论》有云,“凡徵音抑扬嚱然,有叹息之音”(《琴曲集成》第8册,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版。),可说也有咏叹调色彩。],因此以这两种音为主的琴曲都适合表现该曲曲意,只是徵音的咏叹色彩较商音清淡,音色要轻快、明亮些。

   该曲曲意,古人都认为表达的是隐逸情怀。关于隐逸问题,庄子最先作出了阐述,他视“无待”(超越一切对待关系)为人的精神自由的最高境界,也以无待为最大的隐逸[《庄子·缮性》篇说:“道无以兴乎世,世无以兴乎道,虽圣人不在山林之中,其德隐矣。隐故不自隐。古之所谓隐士者,非伏其身而弗见也,非闭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发也,时命大谬也。当时命而大行乎天下,则反一无迹;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则深根宁极而待。此存身之道也。”(中华书局《诸子集成》本)这里的“时命”指人在社会生活过程中遭遇到的现实状况;“存身之道”不能理解为求身之道,而是养身葆真之道。依庄子所说,隐逸就是一种养身葆真之道,而隐逸的根本内涵是德隐。在庄子思想中,德是与道关联而论的,是得道者具有的品格,所谓“执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神全”(《庄子·天地》)。因此,德隐即道隐,亦即没有踪迹可寻的圣人之隐,而圣人之隐所以没有踪迹,是因为他们超越了一切对待而进入无待、获得了终极自由的境界。据此我们完全有理由对庄子的隐逸思想作出如下理解:隐逸者,远离某种对待关系而获得自由之谓也。]。依庄子的思想,我们可以超越对待关系的彻底与否为标准,将隐逸者的隐逸分为高低有别的有待隐逸与无待隐逸两类,而前一类又可细分为浅深不同的避人隐逸与避世隐逸。有一类隐逸者,他们基于自己的世界观,坚持人间有邪正两道,且唯有通过其肯认的正道才能提升人格而上契天道。此类人遇到他们眼里的邪道得势而自己又无力转化时,就会选择隐逸;待到时机成熟时,复现身应世。是为避人隐逸。此类人虽然因从秉异道之士那里退隐而得到了相当的自由,但受困于正邪对立之定见,其自由实很有限,实际上不出避人之隐,故仅可称为小隐。另一类隐逸者,他们深通阴阳造化之道,观知唯有此道才是本真(自然无为)与永恒(“独立而不改”)的,因道散而形成的天地万物(“朴散则为器”)乃是道之委形,只具有暂时和相对性的意义;至于人间的一切作为以及在此基础上成立起来的大小、真假、善恶、美丑等判断与评价的标准和系统,则不但是暂时和相对的,而且是非本真的和人为的,与道相去更远。他们为了复归于道,主张从人为、器物中超拔出来,过一种息影林泉、与世无争、去伪修真、澄怀味道的生活,最终反朴归真、与道冥合。是为避世隐逸。此类人深达大道本源,远离俗世一切纷争,已从避人之隐升华到避世之隐,不因人我之见而动其心,确实能够得到超乎前一类隐逸者的自由。但是,此类隐逸者不知道器(本末、体用)不二之真相,割道器为两截,终于不能破此对待而达成更彻底的自由,故可称为中隐。还有一类隐逸者,他们不但深悉万物以道为本之真相,而且参透了此真相的全貌,此即道外无器、器外无道、道器如如、本末不二;在他们的眼里,天地万物乃至人间一切都是道的化身,都是平等不二、贵贱无别的一员,所谓“以道观之,物无贵贱”(《庄子·外篇·秋水》)。由于他们以万物平等之心应世,因此既无须避人,也不必避世,已经超越了前述意义的隐逸内涵;另一方面,正因为他们具有平等心,显示他们超越了一切在不平等心中泥足深陷的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这类隐逸者打破了所有对待关系,获得了彻底的自由,可以称之为即世隐逸,乃是隐逸中之大隐。[关于隐逸问题,作者将有专文论述。]

   那么,《渔樵问答》表达的是什么样的隐逸情怀?有说表现避人隐逸情怀者,如《重修真传琴谱》解题所说者是也;有说是表现避世隐逸情怀者,如《杨伦太古遗音》所说者是也;有说表现即世隐逸情怀者,如最早刊载此曲的《杏庄太音续谱》所说者是也[引自查阜西:《存见古琴曲谱辑览·解题》,第203页。]。出现这种差异主要由于两个原因:一是琴曲意境具有模糊性,对它的理解往往见仁见智;二是该曲歌词本身内涵不同,可分别指向三种不同的隐逸思想。

   前者不好说,后者则可略加论析。《渔樵问答》歌词的版本很多,歌词的文字、段落和内涵都有所不同。从歌词表达的思想倾向看,大致可分为三类,《重修真传琴谱》类歌词表达倾向于避人隐逸之思想,《杨伦太古遗音》、《太古正音琴谱》类歌词展现倾向于避世隐逸之思想,而《理性元雅》、《兰田馆琴谱》类歌词则传达倾向于即世隐逸之思想。这里,我们不妨将《重修真传琴谱》[《琴曲集成》第4册,第363~365页,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杨伦太古遗音》[《琴曲集成》第7册,第88~905页,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版。]和《兰田馆琴谱》[此歌词查阜西先生《存见古琴曲谱辑览·歌词》一书(第405~407页)列属《蓝田馆琴谱》,而该谱本没有《渔樵问答》一曲,其本据尚待查考,兹姑从其说。]所载歌词表列出来,具体观察一下其中的异同(见下页)。

我们可以从表列文字看到,三本歌词有一个根本的共同点,其主题都是隐逸。不过,各本透显出的隐逸倾向有所差异:《重修真传琴谱》本歌词虽说“我是子非休再辨,我非子是莫虚谈”,但吕望和朱买臣[朱买臣早年为一樵夫,生活贫困,其妻不堪忍受而弃之改嫁。后买臣以严助荐,拜中大夫、会稽太守等职,其妻知之,愧而自经。(详参班固:《汉书》卷六十四上《朱买臣传》,中华书局标点本。)]的形象告诉我们,隐逸者并非因为远绝尘嚣而隐,而是因为天下无道而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渔樵问答   岭南系谱   佛学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34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