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祥满:从“内圣外王”到“礼法合治” ——汤一介先生论儒学的现代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 次 更新时间:2021-02-27 11:30:19

进入专题: 内圣外王   礼法合治   汤一介   儒学   儒家  

甘祥满  

  

   提要:汤一介先生指出,儒学要现代化,必须先研究其基本精神,即理想主义和人本主义,二者结合的价值在于教人做人的道理,在于获得真善美的境界。“内圣外王之道”并不是儒家的精神所在,企图由内圣开出外王,开出现代民主与科学体系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儒学内圣之道以及“壹是皆以修身为本”的主张容易导致泛道德主义,导致重人治不重法治。必须批判地继承儒家传统中“礼法合治”的精神,同时学习借鉴西方的法治精神。

   关键词:汤一介、儒学现代化、内圣外王、礼法合治

  

   随着上世纪末“国学热”在中国的兴起,儒学也逐渐地、时不时地在民间或非民间受到不同程度的推崇。20世纪80年代创办中国文化书院,晚年领衔编纂《儒藏》工程,汤一介先生对中国文化、对儒家思想可谓倾注了毕生的心血。然而,汤一介先生对中国文化和儒学的弘扬与研究,既不是激进式的狂热,也非复古式的怀旧,而是本着科学求真的精神和冷静理性的态度。儒学应如何面向现代化?儒学的基本精神何在?我们要怎样合理地吸收和发挥儒学的文化优势?又如何避免对儒学做不恰当的诠释和企望?这些问题,汤一介先生都曾认真思考过,并提出了很多独特的见解。

  

   一、儒学第三期发展的问题

   存在了二千多年、一直在中国古代社会居于主导地位的儒家思想学说,在经历了近代社会的变迁以及西学东渐的洗礼后,于现代中国、现代社会到底还有多大价值?如果它还有继续存在下去的生命力,则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呈现或发挥作用?20世纪20年代以来,以熊十力、冯友兰、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杜维明等为代表的当代新儒家在充分肯定儒家传统思想的优越性及其价值的基础上,着重开发儒家的心性之学,同时面向世界,吸纳融汇西学,彰显出儒家思想的现代生命力。当代新儒家提出了儒学的第三期发展说,即以先秦孔、孟、荀为代表的铸造期以及董仲舒所代表的汉代儒学为第一期,以宋明儒学为第二期,20世纪初至现在为第三期。所谓第三期发展,也就是儒学在面向现代化进程中,在全球化时代,可否以及如何应对现代科学与民主政治的发展,以期为现代社会提供新的可资借鉴的资源。这个过程是双向互动的,一方面,儒学必须面向现代化,充分吸收消化现代民主和科学观念于其本有的价值体系中;另一方面,在现代化时代,面对全球性、普遍性的人类问题,儒学必须提供其独特的积极性文化贡献。

   对于当代新儒家在儒学第三期发展方面所具有的信心和义理上富有思辨性的深度开创,汤一介先生是保持着审慎的怀疑态度的。实际上,汤先生对于儒学第三期发展或儒学的现代化问题,有着不同于当代新儒家或别的学者的认知、思路和取向。他说:“我并不认为儒学已经没有价值,它的某些观念,它提出的某些问题,甚至它的理想等等,无疑是人类宝贵的财富,都有它的现代意义。” 但是,对于儒学的现代化或第三期发展,应该在总体上如何定位,汤一介先生却颇有担忧,他说:

   如果儒学能够有第三期发展,那么它必须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这也就是儒学第三期发展要解决的问题。因此,照我看“儒学第三期发展”问题就要看“儒学能否现代化”了。目前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以下几种不同的看法:(1)儒学现代化就是要使儒学成为中国现代社会的主导思想;(2)儒学现代化就是使它按照西方文化的模式改造;(3)儒学现代化就是把儒学马克思主义化;(4)儒学现代化即是要用它来解决现代社会的一切问题。我认为,如果这样来理解这个问题,那么儒学是不可能现代化的,或者说儒学现代化是无益的。

   说到底,儒学能否现代化的问题,是一个文化问题,一个必须以科学的态度来对待的问题,故而不能主观上抬举或贬抑儒学的地位,从而成为某种思想工具。企图使儒学成为中国现代社会的指导思想,成为宗教,或者以马克思主义消化中国的儒学,无疑都怀有过于主观化的谋划性质;而完全按照西方文化来评估或改造中国儒学,或者以为儒学可以解决现代社会的一切问题,却都是未能真正了解和研究儒学的结果。这几种观点基本概括了当前对儒学现代化发展的认识,汤一介先生对此予以批评。

   汤先生认为,要讨论儒家思想第三期发展的可能性,首先应弄清儒家思想的基本精神:

   弄清儒家思想的基本精神,我觉得可以注意两点:一点是要注意贯穿儒家思想整个发展过程中经常起作用的某些思想;另一点是它到目前为止仍然有活力的那一部分。

   基于此,汤先生归纳出贯穿整个儒家思想发展过程中的两个基本精神,一是理想主义,二是人本主义。儒家传统中有一种理想主义,从孔子起就向往着“天下有道”的社会,并且极力想把它实现于现实社会之中,甚至并不认为完全能够实现,但却认为人们应有这种理想,应有“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而致力于此。“照儒家看,理想社会就是一种理想,它只有实现的可能性,但并不一定能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性。尽管理想社会从来没有实现过,但要不要追求它却是一个根本性问题,是一个人生态度问题。”从孔孟到董仲舒,从韩愈到程朱陆王,尧舜之治和大同理想从来没有放弃过。汤先生说,儒家思想是一种理想主义,这种理想主义又是以它的人本主义为前提的。人为什么要有一个理想,要追求建立一理想社会?照儒家看,人在天地中是最重要的,他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所以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道”(或“天道”)是客观存在的,但“道”要人来发扬光大它,要人来实践它。儒家认为,如果能了解“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那人就有了一种做人的最高境界,也就可以把其美好的理想凝聚于心中。汤先生以真、善、美三个概念来总结儒家人本主义的精神,他论述道:

   “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是中国传统哲学关于真、善、美的三个基本命题,它也是儒家所要追求的理想境界。儒家思想为什么要追求这三个“合一”呢?我认为,儒家思想无非是教人如何做人,对自己应有一个要求,对天下国家应有一个责任感,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但也是一个极难做到的问题。达到了这个“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的真、善、美的理想境界的人就是圣人。

   基于对儒家思想基本精神的上述认识,汤一介先生认为,儒家思想之所以仍有存在的价值,仅仅在于它告诉我们一个做人的道理。做人是最不容易的,做到和自然、社会、他人以及自己的身心内外的和谐更不容易。正因为儒家思想只是告诉我们一个做人的道理,就不应从其他方面要求它。做人的道理,看似简单,实则很难。但儒家思想能够在这方面为现代人提供很多富有启发的智慧和资源,这是我们应该积极弘扬的。而儒家思想在其他方面也许并不能提供现代社会迫切需要的文化资源,所以我们也不必要求它在各方面都发挥出现代价值。

   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社会,需要面对两个重要的观念,即民主和科学。传统的儒家思想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本质上并不具有现代意义的民主制度和科学体系。而在讨论“儒学能否现代化”或第三期发展的问题时,“有些学者企图从儒学开出现代生活所需要的一切方面,例如要求从‘内圣之学’开出适应现代民主政治要求的‘外王之道’,从心性之学‘开出科学的认知体系等等”。 这当然是指当代新儒家的努力和主张。这种主张的问题不在于强调和重视民主政治、科学认知体系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而在于它急切地要从儒家思想本没有的体系中勉为其难地去榨取、去挖掘这些观念和资源。汤一介先生说,任何一个思想体系都不可能解决各个时代人类的所有问题,它总有它的问题和局限,儒家也一样。新儒家可能有一个不一定正确的方向,即用西方的模式来规范儒家思想。汤先生这样设问:我们为什么要说儒家思想中也有“民主和科学”呢?如果我们说儒家思想并没有这些思想,但它可以不与“民主和科学”相抵触,是否影响儒家的价值呢?不一定。因为儒家思想的价值并不在这方面。而在教人如何做人,有个“安身立命”处,有个对宇宙人生自觉自主的领悟。各种文化系统之间,应该是互补的,而不应该是互相排斥的。 对于儒家所不具备的、所欠缺的价值,我们完全可以从儒学之外去吸取或引进。

   要之,儒学第三期发展的方向,应在恰当给儒家思想一个定位后,发挥其本有的优势一面,同时从其他民族或文化中补充儒学所缺少的一面,这样才能更好地面对现代化,才能更好地发展儒学。

  

   二、内圣不必外王

   恰恰是在新儒家最根本的主张即由内圣开出新外王这一观念上,汤一介先生有着不同的观点,他说:

   新儒家有两个基本观念,当然不是全部观念,我认为是不正确的。一个他们认为,孔子的内圣思想可以开发出适应现代民主政治社会的外王之道来,这就是中国儒家所讲的“内圣外王之道”。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儒家的学说里面,原来并没有丰富的民主思想,(只)有一些民本思想。第二,他们认为可以从儒家的心性说中间开发出(现代科学来——笔者补),他们叫做良知的坎陷,这个说起来很复杂,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1958年,牟宗三、张君劢、唐君毅、徐复观四人联合署名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宣言》强调要发展儒家的“心性之学”,并使中国人由心性之学自觉其自我为一“道德实践的主体”,在政治上自觉为一“政治的主体”,在自然界、知识界为“认识的主体”及“实用技术的活动之主体”。这就是当代新儒家所谓的要从“内圣外王”之学中开出“外王事功”这一面的具体内容。牟宗三先生提出的“良知坎陷”说,只是这一内容的哲学化或康德化表达。所谓良知的坎陷,即是由良知成就的内圣或道德理性,通过“曲通”或“曲转”的自我否定而成为观解理性(理论理性),从而成就民主与科学。在纯粹形而上学看来,此为扰乱形而上学的坎陷,故冠以“良知坎陷”之名。通俗地说,就是圣人(佛)在达到自我完满之后,其良知必然自觉地转入世俗,拯救芸芸众生,此即儒家所谓“兼济天下”。汤一介先生不认可这一理论的“创建”之现实可能性,因为儒家的“内圣外王”与现代社会并不相适应。

   汤一介先生指出,自汉代以后,儒家学者多推崇“内圣外王之道”,直至近世许多重要学者也认为“内圣外王之道”是中国传统思想精神之所在。例如梁启超说:“内圣外王之道一语包举中国学术之全体,其旨归在于内足以资修养而外足以经世。”熊十力则据《大学》论格、致、正、诚、齐、治、平,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而得出“内圣”必可“外王”的理论。冯友兰在其《新原道》的“绪论”中说:“在中国哲学中,无论哪一家哪一派,都以为是讲‘内圣外王之道’”;在其“新统”一章又说:“所以圣人,专凭其是圣人,最宜于作王。如果圣人最宜于作王,而哲学所讲的又是使人成为圣人之道,所以哲学所讲的就是内圣外王之道。”然而历史的事实是,自秦汉以降,儒家学者虽大力倡“内圣外王之道”,而至今并无儒家所理想的“圣王”出现。为什么?“也许正是儒家的‘内圣外王之道’只是他们的一种理论追求,而在历史上并无实现的可能性,‘圣人’也不一定最宜于作王,因古往今来的社会并未有此可实现之条件”。内圣外王,即先内圣而后外王。而困难在于,在内圣与外王之间,并不具有理论的必然性和现实的客观性。故而,汤先生说:

   照我看,靠个人的道德学问的提升,求得一个个人的“孔颜乐处”或者可能;但是光靠着个人的道德学问的提高,把一切社会政治问题都寄托在“修身”上,寄托在某个或某几个“圣王”的身上,是不可能使社会政治成为合理的客观有效的理想社会政治的。

汤先生认为,个人的道德学问和社会的理想、政治的事务虽然不是完全无关系,但它们毕竟是两个问题。如果把“内圣外王之道”理解为,一个道德高尚、学识渊博的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内圣外王   礼法合治   汤一介   儒学   儒家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32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