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静涛:中国近代史钓鱼岛与琉球归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9 次 更新时间:2021-02-22 22:41:28

进入专题: 国民政府   钓鱼岛   琉球  

褚静涛  
不度德,不量力,余必率我中华健儿,与之长期周旋。余今预期,我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之中秋节,恢复东三省,解放朝鲜人,收回台湾、琉球,而使日本人亦彻底觉悟,再不敢作乱也。”[8]蒋介石准备用十年时间来收复失地。于此可知,蒋介石早怀有收复台湾、琉球的志向。

   蒋介石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忙于消灭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面对日本咄咄逼人的攻势和全国各界与日俱增的要求抗日的压力,1934年4月23日,针对日本外务省发布要独霸东亚的声明,蒋介石出席江西抚州“北路剿匪司令部扩大纪念周”,公开表态:“最近我们全体国民,又受了日本一个最大的侮辱。”“将我们当作朝鲜、台湾这些地方一样。”“父母既生我们下来,做了国家的主人,当然是要做一个独立国家的国民。当然要使我们的国家由我们手里复兴起来。”“不仅是东四省的失地我们要收复,而且朝鲜、台湾、琉球……这些地方都是我们旧有领土,一尺一寸都要由我们手里收回。”[9]

   蒋介石在全国人民高涨的抗日浪潮下,作出反对日本侵略的表白,以减缓国民党内抗日派对他的指责。就当时中国的实力与面临的内忧外患,实际上尚不具备足够的力量收复台湾、琉球,一些国民党官兵听了将信将疑。因蒋介石演讲的内容当时没有公开刊出,故未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

   1937年7月,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大规模侵略中国的战争。1938年4月1日,蒋介石在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公开表态:“日本自明治以来,早就有一贯的大陆侵略计划,过去甲午之战,他侵占我们的台湾和琉球;日俄战后,吞并了朝鲜,侵夺我们旅顺和大连,就已完成了他大陆政策的初步;他就以台湾为南进的根据地,想从此侵略我们华南和华东;而以朝鲜和旅大为他北进的根据地,由此进攻我们的满蒙和华北,要想以长蛇封豕的姿势从大陆与海洋两方面来完成他包围中国、灭亡中国、独霸东亚的野心。”“我们总理在世的时候,早就看穿了日本这个野心,和中国所处地位的危险,也为本党定下一个革命的对策,就是要‘恢复高台,巩固中华’,以垂示于全党同志。”[10]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后,蒋介石开始调整对日政策,提出收复台湾的目标。尽管蒋介石没有提出收复琉球的目标,但提及了琉球是被日本侵占的地区。因这次演讲的规格与影响力远超过抚州演讲,社会大众对蒋介石“恢复高台”的决心才有所知晓。

   在全面抗日战争的3年里,国民政府退守西南,苦撑待变。1940年9月30日,蒋介石检视8年前日记:“二十一年九月十三与十八两日所记,预期民国三十一年中秋节以前,恢复东三省,解放朝鲜,收回台湾、琉球,比以最近时局之发展及上帝护佑中华,不负苦心人之意测之,自有可能,只要我人深信不惑,向天道真理勇进,未有不成之事也。”[11]蒋介石自知,1942年秋收复台湾、琉球已无可能,但仍然坚信,只要努力,抗日战争总会有转机。

   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件爆发。次日,林森主席发布《国民政府对日宣战文》:“兹特正式对日宣战,昭告中外,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特此布告。”[12]中日过去所订的条约当然废弃,《马关条约》对国民政府的束缚完全消失。中国对日本清算已追溯到甲午战争前。据此,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窃占的钓鱼台列岛也在收复失地之列。

   如何处治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及东亚土地,1942年1月29日,国民政府外交部经过研究,草拟出解决中日问题的初步方案:“主旨”是“对于既往之清算,以恢复甲午战争以前状态为标准,期我领土之真正完整,并维持太平洋之和平”。“关于领土条款之原则”,“1、东四省与其他沦陷地区,应予收回,其侵占期内之各种设施,准丁项原则处理。2、台湾及澎湖列岛,应同时收回,其侵占期内之各种设施,亦准丁项原则处理。3、朝鲜应依甲午战前之版图,使之独立,其对日关系之清理及内政建设,有须外国援助时,由中美英苏共同协议行之。4、琉球划归日本,但须受下列两项限制:(1)不得设防,并由军缩委员会设置分会加以监督。(2)对于琉球人民,不得有差别待遇,一切应遵照少数民族问题原则处理”。[13]琉球有别于台湾,外交部的最初意见是琉球仍归日本管辖,但要实行非军事化,以免对战后中国构成威胁。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琉球群岛约有70万人口,弹丸岛屿,星罗棋布,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41年12月,日本空军从台湾基地发起进攻,轰炸菲律宾美军。节节败退中的美军高层终于认识到台湾、琉球在西太平洋重要的战略价值,攻克台湾、琉球成为盟军的目标。

   美国《幸福》、《生活》、《时代》三大杂志的编辑人,共同组织一个关于战后和平方案问题研究的委员会,于1942年8月刊发《太平洋的关系》一文。11月4至6日,重庆《中央日报》连续译载该文。其第四章提议战后在太平洋建立一条防御地带,主张成立一个国际委员会,共管有关这条防御线内一切据点:“我们提议,以一向点缀着横越太平洋商务航线的岛群为基地,建造一个新的凌驾一切防御体制。由夏威夷向西,我们计划一连串强大据点——英勇的中途岛和威克岛、关岛,那些由日本代管统治而将来应由我们占领的岛屿——琉球和小笠原群岛,一直到台湾——全线最适当的停泊站,同时也是联合国空中舰队最强大的西部终点……由于台湾的国际地位性质,在任何可以预见的未来时日中,它的居民不可以要求独立主权,也不投票加入中华民国。”[14]美国学术界一些人士设想战后由联合国共管台湾,夺取由日本侵占的琉球等岛屿,来维护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事战略地位。

   对于战后台湾、琉球群岛国际共管的论调,国民政府坚决反对。1942年11月3日,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在重庆国际宣传处记者招待会上,当记者问:“战后之我国,在领土方面是恢复到九一八以前之状态?抑恢复到甲午以前之状态?”宋子文明确答复:“中国应收回东北四省、台湾及琉球,朝鲜必须独立。美国方面有一流行口号,即‘日本为日本人之日本’,其意在指日本所侵据之地均应交还原主。”[15]美国驻华大使高斯立即向国务卿通报中国政府这一原则立场。宋子文此时提出收复台湾、琉球,是要向美国政府表明中国政府的立场,回应美国舆论界的试探。但在次序上,琉球未与东北四省、台湾并列,还是考虑到琉球不同于东北四省、台湾,这与年初外交部的琉球归还日本方案有一定出入。

   1942年底,蒋介石开始思索战后新中国的建设,委托陶希圣执笔,草拟初稿。蒋介石对初稿反复修改,字斟句酌。1943年3月初,《中国之命运》一书公开刊行。3月5日晚,蒋介石阅读该书“第一与第二各章,不忍掩卷,直至十一时方睡”。[16]可见,蒋介石对中国古代历史、疆域、近代被侵略的历史,高度重视。

   《中国之命运》论述战后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对领土范围做出了明晰的列举:“以国防的需要而论,上述的完整山河系统,如有一个区域受异族的占据,则全民族全国家,即失其自卫上天然的屏障。河淮江汉之间,无一处可以作巩固的边防,所以台湾、澎湖、东北四省、内外蒙古、新疆、西藏无一处不是保卫民族生存的要塞。这些地方的割裂,即为中国国防的撤除……台湾、澎湖列岛本是汉人开发的区域,屹峙东南,久为我们中国的屏藩,迄至明末,乃为荷兰人所侵据,而终为我郑成功所收复,其事迹真可歌可泣。”[17]

   蒋介石还提及:“自光绪二十年甲午之战(西历一八九四年)至八国联军,为中国国际关系‘第二个时期’。列强乘日寇欺我之余,竞取中国的领土为租借地,划分势力范围,或修盖兵营,或建筑军港,或取得铁路建筑权,或取得矿山开采权。琉球、香港、台湾、澎湖、安南、缅甸、朝鲜沦亡的惨剧,尚在眼前;领土全部瓜分的大祸,复迫于眉睫。”[18]

   在《中国之命运》中,蒋介石几次提到台湾,明确表达了收复中国固有领土台湾、澎湖列岛的强烈愿望,而对于琉球等藩属地区,则做出了列举,并没有表示要收回。在处理台湾与琉球问题上,蒋介石的言词是有区隔的,没有如过去在日记中,将琉球与台湾并列。

   台湾学者许育铭等人在引用《中国之命运》时,出现了这样一段话,“琉球、台湾、澎湖、东北、内外蒙古、新疆、西藏无一处不是保卫民族生存之要塞,这些地方之割裂,即为中国国防之撤除”。进而得出“可以认为,直到1943年3月,坚持收回琉球是蒋介石的既定方针,并且开始着手准备”。[19]从笔者所引《中国之命运》原文可知,蒋介石没有明确列举琉球为中国的领土范围,也没有确定收回琉球的方针。

   琉球曾经是中国的藩属。蒋介石及其助手内心深处想收回琉球,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蒋介石想收回琉球、国民政府宣示要收回琉球、国民政府采取实际行动收回琉球是三个不同的概念,不能简单划等号。日记常常抒发一个人的内心感受,而国家的大政方针则必须经过反复讨论。我们不能以蒋介石内心深处有收回琉球的想法,就轻率断言收回琉球已上升至国民政府收复失地的大政方针,并公诸于世。

  

   三、开罗会议与琉球问题

   国民政府反对国际共管台湾,必须在国际法上先解决台湾的归属问题。中国为一追求公平与正义的国家,对周边国家及地区,并无领土野心。1943年8月4日,外交部长宋子文在伦敦接见新闻界发表谈话:“中国期望于日本失败后,收回东北与台湾。朝鲜则应成为独立国。”他还指出,“中国但求收复失土,而决无领土野心,中国对越南及对亚洲东南部其他国家之关系,亦系以联合国家一分子之地位出之。”他特别提到越南,“就历史而论,越南之一部分过去曾受中国统治,今日越境亦尚有中国人民,但大体言之,吾人并无领土之愿望”。[20]国民政府向英美等国呼吁,中国争取收复失地东北与台湾,而对过去的藩属国如安南、朝鲜等国,决无领土野心。宋子文虽未明确提到琉球,已提及“亚洲东南部其他国家”,旨在争取同盟国的理解与支持。

   为协商反法西斯作战,在罗斯福总统及丘吉尔首相的邀请下,1943年11月,蒋介石赴开罗参加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临行前,军事委员会参事室拟定了关于开罗会议中方应提出的问题草案:“日本应将以下所列归还中国:甲、旅顺、大连(两地一切公有财产及建设一并无偿交与中国);乙、南满铁路与中东铁路(无偿交还中国);丙、台湾及澎湖列岛(两地一切公有财产及建设一并无偿交与中国);丁、琉球群岛(或划归国际管理或划为非武装区域)。”[21]关于琉球的处置,国民政府的方案第一是收回,第二是划归国际管理,第三是非武装区域。琉球方案有别于坚决收复东北四省、台湾,有相当的弹性空间,用来与美国讨价还价。

   11月27日,蒋介石委员长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在开罗联合发表《对日作战之目的与决心之公报》,也就是通称的《开罗宣言》,明确宣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22]虽然《开罗宣言》没有明列钓鱼台列岛,因其为中国固有领土,被日本窃取,自然在归还中华民国之列。

   在开罗会议中,中美英三国就政治问题展开磋商,关于“日本领土暨联合国领土被占领克复时之临时管理问题”,三方决定:“1、敌人土地被占领时,由占领军队暂负军事及行政责任。2、中、英、美三国领土被收复时,由占领军暂负军事责任,该地之行政由该地原主权国负责。3、其他联合国领土被收复时,由占领军暂负军事责任,由该地原主权国负行政之责,但仍受占领军事机关之节制。”[23]据此,当美军占领钓鱼台列岛后,美军暂负军事责任,其行政管辖权应交还给中国政府。

根据美国外交档案,在开罗会议期间,罗斯福曾向蒋介石提及琉球问题。11月23日,在东北、台湾等失地决定归还中国后,“罗斯福总统提及琉球群岛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民政府   钓鱼岛   琉球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2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