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兵建:对网络中立帮助行为可罚性的经济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 次 更新时间:2021-02-21 22:36:46

进入专题: 网络中立  

邹兵建 (进入专栏)  
应当说,这种交易成本的增加对帮助者影响深远,令帮助者难以承担。

  

   或许有学者会认为,刑法惩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只是要求帮助者在被动地知道帮助者的犯罪意图时拒绝提供帮助,而并不要求帮助者主动审查被帮助者是否具有犯罪意图,因而不会赋予帮助者以审查的义务。

  

   本文认为,这种看法是片面的。从理论逻辑的角度看,如果说帮助者在明知对方有犯罪意图的情况下提供帮助的行为构成故意的帮助犯,那么,在一般人都能够知悉被帮助者的犯罪意图而帮助者却因自己不够谨慎而未能察觉被帮助者的犯罪意图的情况下,其帮助行为很有可能会构成过失犯罪。这也反过来促使帮助者在提供帮助时保持足够的谨慎,这种谨慎实际上就体现为对审查义务的履行。从政策效果的角度看,如果刑法只是要求帮助者在被动地知道被帮助者的犯罪意图时拒绝提供帮助而并不要求帮助者主动审查被帮助者是否具有犯罪意图,那么帮助者完全可以通过减少甚至是杜绝被动知道被帮助者犯罪意图的机会来规避法律责任。

  

   如此一来,通过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来减少正犯的犯罪行为这一立法目的就会完全落空。例如,五金店店主可以将螺丝刀置于自动售货柜中出售,这样就无需与购买螺丝刀的顾客进行任何交流,当然也就没有机会被动地知道对方的犯罪意图。不难料想,在这种规避法律风险的动机的驱使下,那些无需交易双方进行现实交流的商业模式(如网络购物)会得到迅速的发展,而那些需要交易双方进行现实交流的商业模式(如实体店零售)则会遭遇沉重的打击。然而,这种商业模式的调整丝毫无助于减少犯罪行为这一立法目的的实现。

  

   其次考察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刑法处罚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对帮助者的负面影响,同样可以从减少提供帮助的机会和增加提供帮助的成本两个角度展开分析。一方面,它意味着帮助者只有在确认了寻求帮助的人没有犯罪意图时才能提供帮助,从而减少了帮助者提供帮助的机会。

  

   不过,不同于在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交易机会的减少对于帮助者而言意味着一定的经济损失,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提供帮助机会的减少对于帮助者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在前一种场合,帮助行为通常都是有偿的,帮助者需要通过提供帮助(即完成交易)来获取经济利益;而在后一种场合,帮助行为基本上都是无偿的,帮助者并不能通过提供帮助来获取经济利益。反过来说,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减少了提供帮助的机会,并不会使帮助者遭受经济损失。甚至,它还能使帮助者得以免除一定的麻烦(如对方只借不还的麻烦等)。或许有学者会提出质疑说,即便是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帮助行为也不是绝对无偿的,它其实是一种以“人情”作为隐形对价的交易。

  

   这种说法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需要看到,在明知被帮助者具有犯罪意图的情况下仍然向其提供帮助,从长远来看,这种“人情”未必会受到感激,它完全有可能是一种“负资产”。在作为被帮助者的正犯落网服刑时,正犯本人及其亲友未必不会责怪帮助者在关键的时刻没有拉正犯一把,反而将其推向错误的深渊。因此,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减少提供帮助的机会,对于帮助者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

  

   另一方面,刑法处罚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意味着帮助者在决定是否向寻求帮助的人提供帮助时,需要审查对方是否有犯罪意图,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时间成本。不过,上文已述,不同于在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帮助者与被帮助者通常是陌生人的关系,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帮助者与被帮助者通常是熟人关系,双方知根知底。

  

   一般而言,与审查一个陌生人有无犯罪意图相比,审查一个熟人有无犯罪意图要容易一些。另外,与陌生人之间的交易通常会直奔主题不同,熟人之间寻求帮助往往会先闲聊一会儿家常,以淡化双方行为的功利性。基于以上两个原因,帮助者完全有可能在常规的聊天时间内完成对被帮助者是否具有犯罪意图的审查,这样就不会额外增加时间成本。退一步而言,即便每次帮助行为增加了时间成本,鉴于这种日常性中立帮助行为发生的频次极为有限一一远低于业务性中立帮助行为发生的频次,这种时间成本的增加应该不会给帮助者带来过重的负担。

  

   综上所析,中立帮助行为可以分为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和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对帮助者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减少交易机会和增加交易成本两个方面。其中,交易机会的减少对于帮助者而言影响不大,但是,交易成本的增加对帮助者影响深远,令帮助者难以承担。刑法处罚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帮助者提供帮助的机会,增加帮助者提供帮助的时间成本。

  

   不过,减少提供帮助的机会对于帮助者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而增加的时间成本也不会给帮助者带来过重的负担。总之,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对帮助者的负面影响很大,而刑法处罚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对帮助者的负面影响较小。

  

   2.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对被帮助者的负面影响

  

   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不仅会直接影响帮助者,而且也会直接影响被帮助者。从语义上看,被帮助者应当是指那些事实上获得了帮助的人。不过,那些试图寻求帮助而实际上却没有获得帮助的人同样会受到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的影响。事实上,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的目的,恰恰就是阻止一部分人获得帮助。所以,本文在这里所说的“被帮助者”,是指那些试图寻求帮助的人,不仅包括事实上获得了帮助的人,也包括那些实际上未能获得帮助的人。被帮助者可以分为有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即正犯)和没有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可以肯定的是,刑法处罚中立的帮助行为,一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正犯实施犯罪的机会并增加其犯罪的成本。

  

   但是,鉴于犯罪行为具有负面价值,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会增加正犯的犯罪成本,在某种意义上恰恰是这个刑事政策所要追求的效果,所以它不是我们讨论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的成本与收益时所要考虑的成本。相应地,这里所讨论的刑法处罚中立帮助行为对被帮助者的负面影响,主要是指它对没有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的负面影响。而这个问题又与中立的帮助行为到底是业务性的还是日常性的密切相关。

  

   首先来看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对无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的负面影响。没有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可以分为有误判风险(即有可能被误认为有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和无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对于有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而言,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限制乃至剥夺其通过交易来购买自己所需要的商品或服务的机会,从而给其生活或生产带来极大的不便。

  

   例如,一个有盗窃前科但已经改邪归正的人无法在五金店买到螺丝刀,一个外形酷似抢劫犯的人在搭乘出租车时很容易被出租车司机拒载,一个污染过环境的企业无法从上游企业那里买到生产的原材料,等等。应当说,对于有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而言,这种负面影响是难以承受的。

  

   或许有学者会认为,只要采用确定故意说一一该说主张只有在帮助者明确认识到被帮助者具有犯罪意图时仍然提供帮助才能对该中立帮助行为进行处罚,就能够避免这种误判现象的发生。

  

   本文认为,这种想法过于想当然了。一方面,在帮助者(自以为)明确地认识到被帮助者具有犯罪意图的场合,鉴于帮助者完全有可能发生错误认识,此时被帮助者也不一定真的有犯罪意图。另一方面,在帮助者只是猜想到被帮助者可能有犯罪意图的场合,根据确定故意说,从理论逻辑上看,帮助者可以放心地完成交易,即便此后被帮助者果然实施了犯罪行为,帮助者也不用承担任何刑事责任。但是,这套理论逻辑在现实中行不通。

  

   在现实生活中,为了最大程度地规避刑事法律风险一一不仅包括实体层面的承担刑事责任的风险也包括程序层面的被刑事侦查的风险,帮助者在只是猜想到被帮助者可能有犯罪意图的情况下,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和对方完成交易。因为,一旦帮助者的猜想变成了现实,被帮助者实施了犯罪行为,警察很有可能顺藤摸瓜找到帮助者,问询其是否明知被帮助者有犯罪意图。

  

   尽管经过刑事侦查后帮助者无需承担刑事责任(这里暂且忽略帮助者被警方误判的风险),但是接受刑事侦查本身就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为了与一个可能有犯罪意图的人完成交易而承担被刑事侦查的风险,对于帮助者而言,显然是得不偿失的。所以,对于帮助者而言,一个最优的策略就是,奉行“罪疑从有”,拒绝与任何可能有犯罪意图的人进行交易。由此可见,即便适用确定故意说,也不能避免一些被帮助者被误判的风险。

  

   相对于有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无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要幸运得多。毕竟,后者可以通过自由的交易来获取自己所需的商品或服务。但是,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同样会给无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一方面,上文已析,在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后,帮助者需要仔细甄别被帮助者是否具有犯罪意图,因而必然会增加单次交易所需花费的时间。这不仅会增加帮助者的时间成本,而且也会增加被帮助者的时间成本。不过,鉴于每个被帮助者每天需要完成交易的次数较为有限(远低于帮助者每天完成交易的次数),单次交易所需时间的增加对于被帮助者而言不会造成过重的负担。

  

   另一方面,上文已析,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会大幅增加帮助者为了完成交易而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等各种成本。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这些增加的成本最后必然会转嫁到作为消费者的被帮助者身上,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意味着,与刑法不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相比,在刑法处罚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会大幅上涨,被帮助者需要花费更多的钱才能买到相同的商品和服务。

  

   其次来看刑法处罚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对无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的负面影响。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无犯罪意图的被帮助者同样可以分为有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和无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

  

   对于那些有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而言,刑法处罚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意味着他们将很难获得他人的日常性的帮助。值得注意的是,日常性的帮助行为与业务性的帮助行为在内容上具有互补的关系。一般而言,获得业务性的帮助要比获得日常性的帮助容易一些,毕竟买东西容易借东西难。更为重要的是,一个被帮助者在日常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有被误判的风险,并不必然意味着其在业务性的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也有被误判的风险。因此,那些在日常性中立帮助行为的场合有误判风险的被帮助者完全可以去市场寻求业务性的帮助。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邹兵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网络中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0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