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社会变迁与美国保守主义的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1 次 更新时间:2021-02-19 11:51:22

进入专题: 社会变迁   保守主义  

任剑涛 (进入专栏)  
开国领袖们,如汉密尔顿和杰斐逊的意识形态是有争端的,两人也首开应用媒体来进行党派竞争,而真正掀开了美国政党竞争性政治的序幕。一些人认为汉密尔顿应当属于美国保守主义的鼻祖,而杰斐逊应当属于美国激进主义的鼻祖;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归类,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杰斐逊实际上是非常捍卫乡村特色的,他对他的山庄很眷顾,愿意把他的律师费完全投入他老家山庄的修建,退休之后回到了山庄,从事农牧业,也可以看出其实他也有他的保守色彩,而且对地方,他是非常看重的,不是看重联邦。汉密尔顿对于工业化、对于联邦主义是非常支持的,对金融的发展也是极其支持的,因而他被称为工业美国的设计者,或者现代美国的谋划者。

   在保守主义的追根溯源上,哪怕开创了美国1950年代后期保守主义运动,以至于后来对美国保守主义政治发生深刻影响的拉塞尔·柯克,在寻找美国保守主义的鼻祖的时候,他也没有找汉密尔顿和杰斐逊,而是找到了美国第三届同时也是第二任总统——华盛顿担任了两届——约翰·亚当斯。约翰·亚当斯是有着非常明显的宗教潜质的。拉塞尔·柯克在解释美国宪法的重要著作里,也特别强调宗教背景的极端重要性。他特别强调,美国的保守主义如果要追根溯源,在外部因素上来说,找到的就是柏克。对于宗教信仰、对于社会传统、对于文化惯习,甚至于对王权,在某种意义上的一种尊重——不是一种服从——都是非常重要的。他们明确地反对以人来设计现代政治,明确地反对试图通过激进的社会革命,一蹴而就,来进入理想社会——他们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拉塞尔·柯克也特别强调,不仅约翰·亚当斯奠定美国保守主义,在六大原则上可以说对保守主义在美国本土产生了奠基作用,而且亚当斯家族一直是美国保守主义的重要根脉、一个重要的源流,一个其来有自而蔚为大观的保守主义的根底、根源、依托。而在美国建国时期,尽管意识形态有争端,但是基本上可以说,是在约翰·洛克和柏克的基础上奠定了美国的意识形态。

   那么,美国在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关于建国意识形态的争端,以至于使保守主义跟激进主义、跟自由主义断然分流呢?可以说,是到了20世纪。随着美国社会结构变迁的剧烈化,亚文化扩张为主流文化的结构性挑战日益浮现,在保守主义者看来已经危急了美国的宪政根本。自由主义的进步主义这样的民主党的意识形态或者民主党的政治理论家们,与共和党的政治理论家们,以至于游离于共和党和民主党之外——虽然对共和党,尤其小布什两届执政团队有非常重要影响——的施特劳斯学派这些形形色色的保守主义,开始登上舞台。

   (二)美国保守主义的分类

   像今天我们在分析美国保守主义的时候,很多人认为美国保守主义好像就是有一个整全的建制,好像是一个有完全纪律而高度组织起来的意识形态团体——这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误判。随着我们前面讲到的20世纪中期,美国社会的结构性裂变,移民文化导致的种族冲突、传统的有色人种跟白人的冲突、社会的亚文化谋求社会主流文化的地位和功能这个剧烈的冲突,以及原有的社会阶层尤其工人阶层、农民阶层跟城市里的中产主体的冲突,开始日益剧烈化;这起码催生了四大类型的保守主义。

   1.施特劳斯学派的保守主义

   第一大类型的保守主义可以说是反现代而又有现代面目的保守主义——他们认为他们并不像一般人阐释的那样是反现代,他们认为自己是现代的同路人——那就是最近十几年在中国掀起了不少热潮的列奥·施特劳斯学派。第一,他们反对宗教保守主义。第二,他们反对政治保守主义。第三,他们反对社会文化的保守主义。他们对一切基于现代性的保守主义的立场都持一概反对立场,但他们又有一种什么样的现代特性呢?列奥·施特劳斯的保守主义,它也采取了理性的和哲学的进路,但是它是拒斥17世纪开始落定的理性的保守主义的自由主义(这里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是统一的)也就是古典自由主义的社会政治方案。它是要恢复到柏拉图式的哲学和理性,它是要强调哲人王式的政治。因而,在他们看来,通过人定法,通过现代性的捍卫,通过理性和哲学的文化,人们已经越来越远离美国国父们的开国立场、开国的制度建构、开国所奠定的社会文化的路线。如果说列奥·施特劳斯本人所写的著作主要是经典的解释,那么他的高足布鲁姆(Allan D. Bloom)写的《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就有一种对于日益平等化的美国社会严厉的拒斥。在某种意义上,我把布鲁姆的施特劳斯学派的保守主义方案定位为几个反应的结果。

   第一,直接是对1968风暴而带来的美国社会分裂的反应结果。是否找到一个重新弥合美国社会的方案?他们拒绝进入现代尖锐对立的各个意识形态的战场,而另辟蹊径,要回到柏拉图式的传统。用前现代圆满自足的理性与哲学,来拯救日益碎片化的现代性的理性与哲学。

   第二,针对美国社会发展,因为美国社会日益世俗化、功利化。在某种意义上,美利坚民族从整体上被定位为一个逃避哲学的民族,直到19世纪晚期20世纪初期,约翰·杜威建立起了美国的国家哲学——实用主义。而实用主义既是后果取向也是效用取向,因此,美国实际上还是没有国家哲学。列奥·施特劳斯学派想针对美国来塑造一个开放而理性、喜好智慧、爱好哲思的民情,同时追求国父们在宪法中的隐微的传授、神秘的意图——这个当然带有宗教色彩,但是并不止康德所说的理性化的宗教。

   2.宗教保守主义

   这种保守主义对美国,尤其小布什政府八年确实产生了重大影响。产生重大影响以后,可以说形成了美国的建制派的保守主义。所谓建制派的保守主义就是进入了美国权力集团、权力圈子的保守主义。而这种保守主义在美国可以说有三种形态。

   第一种,是宗教保守主义。美国有强有力的新教传统之外的天主教传统——虔心的天主教传统相信禁欲、积极行动、介入、捍卫传统、保守文化对于美国社会所具有的极端重要性。在某种意义上,确确实实我们从发生学的角度上讲,如果排除美国社会虔心的基督教的背景,如果我们不看到上帝在白宫中徘徊和引导,我们确实不能够深刻地理解美国的政治。从这一点上说,白宫的上帝与美国天主教的、基督教保守主义的政治传统,以保守主义面对1968狂飙突进运动,同性恋、双性恋、跨性恋、变性恋或者酷儿理论,他们有一种严厉的拒斥态度。宗教保守主义运动所支撑的美国社会运动是特别具有行动力的,比如在社会运动上反对堕胎。有部美国电影,讲的就是天主教徒、基督新教徒,他们对一个未婚受孕的女孩儿,一方要保护她有堕胎权——这就是新教徒要做的事情;另一方天主教徒也要保护她,因为一个受精卵就是一个生命,所以天主教徒们要保护她一定要把这个小孩生下来。于是,双方争夺这个女孩。美国人以此内容拍了一部两个多小时长的电影片——好像我们国内没有公映,我是在飞机上看了播映的片子。可见,他们唤发一个社会运动、社会政策和政治政策的时候,有多么尖锐的对立。

   特朗普也一样。大家知道他的当选有比较强烈的宗教背景,于是阴谋论把天主教的不同流派也拿来作为分析美国政治的一个背景因素,对此我们就不去分析了,我们总要保持理性分析的立场——这是我自己的主张,各位朋友如果不同意,等会儿可以再讨论。

   3.政治保守主义

   第二种,就是政治保守主义。政治保守主义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美国人要致力于捍卫宪法原旨主义——不是宗教原教旨主义,不是Fundamentalism,而是Originalism。国父们制定这个宪法究竟想怎样保护人民?捍卫的美国,是人民选择的美国,而不是特权阶层的美国。在对这一点的争夺上,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意识形态甚至发生了逆转。美国共和党最近也有议员建议,最好把共和党定位为工人农民的政党,因为他们现在在为社会下层说话;而我们知道,这个定位恰恰是民主党长期以来的意识形态主流,但现在民主党恰恰与跨国资本紧密地结合。跨国公司跟建制派合流,对政治保守主义方面的原旨主义予以拒斥,对进步主义予以坚定性捍卫。我在基本立场上支持保守主义,但是在政策做法上我是支持进步主义的;因而我有个提法,叫“从民主党手里拯救进步主义”——不要让进步主义变成不可控的、非主流文化扩张为主流文化——而同时“从共和党手里拯救保守主义”,因为极端的基督教背景的保守主义就无视了变迁了的美国社会的现实结构。

   政治保守主义如何去因应于社会现实,变成了保守主义自身出现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当年法国大革命过后,马上柏克就写出了《法国大革命反思录》,就要求法国人不要期待激进的社会运动解决一切问题:人性是亘古不变的,我们自己要通过维护传统渐进改良,像英国人那样通过几百年的代价,虽然渐有暴力冲突和战争,但大波澜未曾出现。我们知道法国著名思想家托克维尔写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开篇,其实就温和地批评了柏克。为什么呢?像英国付出那样小的代价,是因为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有各种历史的偶然机缘,以至于使英国是得天独厚的,一切后发现代国家很难走上英国那么从容的发展道路。按照现在的说法,1215年英国贵族与约翰王达成大宪章,一直到1688年光荣革命,470多年时间,偿付了如此漫长的时间代价,经过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起伏,英国才终于落定在现代立宪民主国家或者自由民主国家的平台之上。法国人是不可能有这么从容的。当然我们说,我们中国人更不可能这么从容;因特朗普而产生的中国舆论场的撕裂,其实恰恰就是我们无法从容应对我们的社会变迁和现代国家建构的一个最直接的反应和感受。我们相对跳开一点,可以说,对这一点的印象应当是刻骨铭心、极富挑战性的。另外,我们能够理解政治保守主义回到原旨主义的初衷,但是它要应对社会发展而出现的挑战。

   4.社会文化保守主义

   第三种,当然就是更为流行的社会文化的保守主义。我们要强调,这里有三个因素。

   第一,现代一切意识形态是因应于一个政治社会集群而建立起来的,按现在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因应于一个具体国家建立起来的。某种意义上,保守主义最初是反对国家立场的。为什么?因为基督教是世界社会;某种意义上,早期的保守主义的经济社会运动,是支持国际主义和世界主义的,这与基督教来源背景是高度吻合的——源自于基督教的一种理念,是超越具体的民族国家的。像哈耶克这样的保守主义分子——保守的自由主义者,因为他公开声称“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所以很难把他归纳为一个保守主义者,但是他是一个保守的自由主义者。他对市场的辩护是最强而有力的,因为他认为只有市场才能打破极权专制的统治,因而主张国际主义,主张跨国市场,甚至主张全球市场。但是,全球化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越来越激发了人们对于国家的认同感,所以社会文化的保守主义逐渐落实到国家领域里。像特朗普特别强调国家,特别引入民族主义,“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保持美国伟大”,坚决反对全球化。这是社会主义保守主义第一个令人瞩目的特点。

   第二,就是真实的具体文化传统不是多元文化主义的传统。对“多元文化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这两个概念,丛日云教授有一个很好的分析;在我们汉语学界,基本把它们混为一谈。在我们中国,很多人对细微的分析不感兴趣,甚至我自己都不感兴趣,但是,很多人常常就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急于进行意识形态的表态,相互指责别人是极端——Extreme Politics(极端政治)已经变成一个帽子了,在美国满天飞,在中国也满天飞。

而实际上,在具体的社会文化传统里的要求,不应是多元文化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强调的是各个亚群体、种族群体他们文化的绝对独立性和必须受到主流社会的高度尊重;这样就无法建立国家认同,无法建立社会认同,无法建立公民彼此之间的友爱,它是culturalism(文化主义)。而真正的文化多元主义强调的是pluralism(多元主义),只不过是在文化上体现的多元主义。而多元主义强调的核心一定要有一个宪法认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任剑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变迁   保守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7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