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禅宗的心印

——《参禅有道——<坛经>与禅宗十二讲》第三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8 次 更新时间:2021-02-04 21:38:09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我们在第二讲中说,《六祖坛经》的核心思想首要是一切众生皆具佛性、皆能成佛。这个佛性,六祖又称之为本心、佛心或本性、自性,或更形象地称之为心印。

   心印是与法印相对建立的一个概念。为了更好地理解心印,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法印。法印即佛法印,分开看有三法印与实相印,三法印的内容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实相印的内容是“非有非无,不著二边”;合起来看,两个印只是一个印,因为三法印是展开来说的实相印,实相印则是合起来说的三法印。佛陀依这个法印判断佛弟子所学是否佛法,与此印相契合者是佛法,反之则不是佛法。但是,佛弟子的目的不仅仅是学习佛法知识,还要通过依教奉行, “安住于法中,得诸佛心印,圆满功德业,与佛无有异”(《佛说大乘随转宣说诸法经》),将自己转化成与佛陀一样的觉悟者,才算真正实现了学习佛法的目的。由于众生的这个本心最先由佛陀开发显现出来,所以称为佛心;由于它是佛的根本性质,因此叫做佛性;因为它是众生心的本来面目,所以叫做真心或本心;由于它是众生心的本性,所以叫做本心或自性。

   对于这个心印,佛陀圣教与宗门内有很多表达它的名相,如雪峰义存禅师(822——908)在向闽王开示时所说:“大藏教中,一切经论,千般万般,只为一心,祖祖相传一心。但山僧为大王说此事,未可造次指示真性……且为大王说真如名于后:一名佛性,二名真如,三名玄旨,四名清净法身界,五名灵台,六名真魂,七名赤子,八名大圆镜智,九名空宗,十名第一义,十一名白净识……亦名无住心,亦名自性涅槃,亦名无言说,亦名无系缚,亦名无形相,亦名一心法门,亦名大涅槃,亦名定念总持,亦名真如性海,亦名无为大道,亦名一真法界,亦名无去无来菩提萨埵,亦名无性涅槃,亦名金刚三昧实谛,亦名自性清净心,亦名如来藏,亦名实相般若,亦名正因佛性,亦名中道一乘,亦名净性涅槃,亦名一念真如……此一念本来识性亘今亘古,本源真性自遍周法界。”(《雪峰义存禅师语录》)

   这心印犹如骊龙额下的宝珠,是三世十方诸佛圆满显现、一切众生有待显现的智慧宝珠,佛陀千言万语,无非令众生显现此一智慧心宝。众生根机有上、中、下三等的差异,佛陀当机说法也有方便与真实的不同:对根器迟钝者,佛陀得从世界悉檀入手循循善诱,先将佛教的缘起观告诉他们,再依对治悉檀断其恶业、生善悉檀长其善根,最后才能依第一义悉檀说法,令其了悟本心本性;对根器猛利者,佛陀则可直接依第一义悉檀说法,无论放光现瑞、语默动静、举手投足、扬眉瞬目,凡有施为,皆能令其当下豁然自觉本心本性。禅宗,便是顺承佛陀依第一义悉檀说法开出的宗派。据《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记载,一次佛陀在灵鹫山准备说法时,大梵天王捧着一束金色婆罗花献给佛陀,佛陀拈起花束向在会大众示意,可是当时在场的八萬四千人天大眾对佛陀拈花的旨趣都懵然不知,只有大弟子摩诃迦叶破颜微笑,佛陀于是开示说:“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总持任持,凡夫成佛第一义谛,今方付属摩诃迦叶。”从此,禅宗一脉通过以心印心的方式,经西天二十八代,由第二十八祖菩提达摩传到中国,在中国经过五代孕育,由六祖发扬光大。禅宗因此被称为“传上乘一心之法”(《马祖道一禅师广录》)的传佛心宗或佛语心宗,而传承诸佛心印的人,则被称为“明佛心宗,行解相应”(《少室六门·二种入》)的禅师或祖师。

   有学者认为,禅宗建立的这个法脉传承谱系不可靠,不值得信从。的确,如果从历史学的角度研究禅宗传承谱系,我们很难拿出文献、考古等证据来证明禅宗这个谱系,但我觉得我们并不能因此简单地否定这个谱系的真实性,更不能否定其摄化作用,原因在于佛教所说的真实,本质上不是理性认知的真实而是智慧体知的真实。这两种真实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凡夫的分别心执著的“客观”真实,后者则是觉悟者的智慧心显现的“唯心”真实;凡夫可以感知到前者,但对后者则取决于觉悟者以其喜闻乐见的方式来显现,否则他只能信仰。禅宗代代相传的谱系,是顺应非常看重宗法血统的中国人建立起来的一种摄受当机众生的传法方式,它的核心不是这个谱系能否在分别心的世界中得到证明,而是能否令当机众生依此方便对禅宗生起信心。从这个意义上说,禅宗的传法谱系是非常成功的,中国佛教宗派如此之多,但涌现人才最多的还是禅宗。再说,禅宗本来就没有执著代代相承的谱系,禅宗史上不时出现的隔代付授(如大阳警玄通过浮山法远将曹洞宗法脉传给投子义青)或隔代遥接(如近代虚云禅师遥接沩仰、云门、法眼三家宗脉)等现象,甚至好像是对这种执著谱系说的证伪。何以如此?因为禅师们知道,禅宗法脉能否延续的决定性因素并非有没有代代相继的参禅人,而是有没有不断悟入诸佛心印的禅师。

   有的人不仅怀疑禅宗的传承谱系,还进一步怀疑是否真有他们所谓的诸佛心印,因为在他们看来,《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是伪经,依据伪经法义建立的宗派显然也是靠不住的。关于这个问题,要细究起来非常复杂,这里只是依佛陀开示给大家讲讲重点,以消除各位的疑惑。一部经典是不是佛经,学术界与佛教界各有其判断标准,学术界依据文献学、考据学、历史学、考古学等标准判断,认为释迦牟尼佛所说是真经,否则是伪经;佛教界的根本标准是“依法不依人”,即以佛陀宣说的三法印或实相印为根本标准,如佛陀在《正法念处经》就说:“诸佛如来以法为师,何况声闻、缘觉?”这样,即使据学术标准判为伪经的经典,依佛法的标准判断却未必如此。如果经典的归趣与佛法印相契合,又有“六事成就”(佛经前的“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地、与某某大众俱”等语,是证明佛陀真实演说某经的六个证据,故称为六事成就),那肯定是佛经;反之,哪怕是释迦牟尼佛所说,也不是佛经。

   《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现存两个本子,分为一卷本和两卷本,一卷本七品,两卷本二十四品,两经经文除了释迦牟尼佛拈花示众、付法迦叶的记述大同小异,其余内容颇有异同。有人认为两部经典都是伪经,有人认为两卷本是真经,一卷本是伪经,这大概都仅仅从学术立场做出的判断,很难信从。譬如,怀疑两卷本者认为,该经没有译者、没有经录记载、没有请经东归祖师法号(该经从从日本传回中国);怀疑一卷本者认为,该经蕴含很多中国文化的内容,暗含天台宗的五时判教思想,隐持不顺佛法的大梵天造世说,还有与两卷本内容差异太大。其实这些都是似是而非的证据,且不论人们解读出的内涵是否强作解人的结果,即便事实确实如此,也可以从佛法的角度加以消解:以人道肉眼观佛陀,一卷本中出现的中国文化、五时判教等内容当然不可理喻,但佛陀具足大智慧,一念了知一切法,他用中国人喜闻乐见的名相说法,正是其善巧智慧的体现,我们怎么能用肉眼观佛陀?一卷本中的梵天造世说只是表象,其真实意趣是观音菩萨随心显现世界,因为经中的梵天是观音菩萨的化身;一卷本与与两卷本内容大为不同,或许反映大梵天王曾经多次请佛决疑,只有两次被集结成了现传的同名佛经。两卷本没有译者等现象要成为证据,必须先证明经录对佛经及其译者的记载毫无遗漏,而事实上这一点根本得不到证明;至于说没有请经东归祖师名号,与前者是同样的道理,不必多说。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理由明确怀疑、否定《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的真实性呢?依鄙人浅见,这两部经既有六事成就,其归趣都是诸法实相,除非有确凿无疑的证据,否则不能轻率地否定其真实性。有人或许会说:“照你这么讲,佛经最容易伪造了,因为只要用佛陀智慧无量就能破掉一切质疑。”其实这不过是凡夫的妄想。如果是凡夫造作的伪书,一定不可能与佛陀的意趣相同;如果是圣人或得到佛陀印可者所造,哪怕他们示现为凡夫相,他们造出的经典必与三法印或实相印契合,因而肯定是佛经。

   退一万步说,就算《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是伪经,但佛陀付法迦叶的内容并不仅仅见于该经,在《大般涅槃经》里也有差不多一样的记载。《大般涅槃经》有南传和北传两系,南传《大般涅槃经》侧重叙述释迦牟尼佛圆寂前的行事,北传《大般涅槃经》侧重开显佛陀最后垂示的究竟法义,其《寿量品》中有这么一段经文:“我今所有无上正法,悉以付嘱摩诃迦叶。是迦叶者,当为汝等作大依止。犹如如来为诸众生作依止处,摩诃迦叶亦复如是,当为汝等作依止处。”这同样可以证明佛陀将“无上正法”付给了摩诃迦叶。

   佛陀付给迦叶的“无上正法”是什么呢?是佛性,是《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所说涅槃妙心,也是六祖所说的本心、本性或自性。有人说,禅宗奉为宗本的佛性或自性是类似外道偏执的真常或恒常的实体。如印顺法师(1906——2005)说,“禅者是唯心论,而且是真常唯心论”,“‘识者知是佛性,不识唤作精魂’(神我);神我与佛性,洪州下是看作同一事实的(只是识与不识的差别)”,因此禅宗这种“真心论者与神我论者”是一丘之貉(《无诤之辩》)。如果禅宗尊奉的心印真是这样的实体,其根本见地与佛教的空性见敌体相违,禅宗自然也就不是佛教宗派而是附佛法外道了。

   窃以为,持这种看法的人犯了依文解义的过失,不知道禅宗所说心印有离言与依言两个方面的内容。从离言一面说,禅宗的心印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不可思议禅境,这在《坛经》里是有明确记载的。据《坛经》说,追杀六祖的惠明知道衣钵不可强夺,便向六祖作礼,请六祖为他说法。六祖那时虽然还是个未剃发的行者,却是已彻悟诸佛心印的觉悟者,于是就对他说:“你既然是为法而来,那请舍弃攀缘、不生杂念,我为你说。”惠明静默了很久。六祖开示说:“不思善,不思恶,这个时候,哪个是你的本来面目?”惠明闻言大悟,又问六祖:“除了前面所说的密意,还有别的密意吗?”六祖说:“对你说出来的不是密意,你只要回光返照,就知道密意在你自己身上。”惠明说:“我虽然在黄梅参学这么久,实际上没有真正见到自性,今天承蒙您指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六祖印可他说:“汝若如是,吾与汝同师黄梅,善自护持。”这样的禅境,用《大般涅槃经》的话来说,就是“不生不灭、不习不修、无量无边、无有足迹、无知无形、毕竟清净,无有动摇、无受无行、不住不作、无味无杂,非是有为,非业非果,非行非灭,非心非数,不可思议、常不可思议”的如来法身。

   为了教化弟子,方便依言说示,禅宗的心印则如六祖大悟时所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是从众生自性上点示性空缘起或缘起性空的实相,从体性或果德上可称为真空妙有:“本自清净”、“本不生灭”、“本无动摇”显示自性本性空寂、不生不灭;“本自具足”指自性虽然毕竟空寂,但并不是远离万法的顽空,而是具足无量清净法的真空;万法也不是远离空性的实有,而是与空性一如的妙有。在此意义上,分立自性与万法只是言说方便,实际上自性即万法、万法即自性,心法皆如,如黄檗希运禅师说:“据我禅宗中,前念且不是凡,后念且不是圣;前念不是佛,后念不是众生。所以一切色是佛色,一切声是佛声,举着一理,一切理皆然。见一事,见一切事,见一心,见一切心;见一道,见一切道,一切处无不是道;见一尘,十方世界、山河大地皆然;见一滴水,即见十方世界一切性水;又见一切法,即见一切心。一切法本空,心即不无,不无即妙有,有亦不有,不有即有,即真空妙有。既若如是,十方世界不出我之一心,一切微尘国土不出我之一念。若然,说什么内之与外?”(《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反对禅宗心印者,不见其离言旨趣,只见其依言之义,并且只见凡夫执取之义,将其误解为真常心体,于是有此误判。

反对禅宗心印者还说,“中观与瑜伽……从不将心与性混一,而作万化之本”,如来藏学和禅宗“将空与心融合”在一起,并将此心性视为万法的生因,因此根本违背了佛法(《无诤之辩》)。佛教的根本思想是诸法性空,如《大般若经》开示说:“设更有法胜涅槃者,我亦说为如幻、如化、如梦所见。所以者何?幻、化、梦事,与一切法,乃至涅槃,皆悉无二,无二分故。”有情众生心作为诸法之一,其本性自然也是空性,只有依空性认识此心才能真正洞察它的本来面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