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六祖坛经》导读

——《参禅有道——<坛经>与禅宗十二讲》第二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 次 更新时间:2021-02-04 21:36:56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六祖坛经》,作为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一部重要经典,可以说对我们达成健康精神平台这个目标具有里程碑意义。为什么说它具有里程碑意义呢?因为《六祖坛经》用简洁明了、直指人心的方法,为我们发现自己的本来面目,获得智慧、自在、慈悲这样一种高品质的人生,开出了一条快捷的大道,这是此前任何经典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我想,六祖所以被誉为东方三圣之一,理由应该在此。我们今天就打算带大家领略一下《六祖坛经》的主要内容。

   今日的《六祖坛经》,主要是六祖应韶州刺史韦璩礼请到大梵寺说法的笔录,由其弟子法海集录而成,所以敦煌本《六祖坛经》的全名是《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这就是《六祖坛经》集录本的经名。《六祖坛经》最先存在的肯定是集录本,即六祖讲法时由弟子记录的本子。但这是不是法海一个人记录的本子呢?很难说。更大的可能是,先由很多弟子记录下来,最后由法海综合在一起,才形成了类似笔记本一样的这个本子。这个本子的《六祖坛经》,大概成立于先天二年至开元二十载之间,即六祖圆寂至神会到华台与北宗僧人辩论禅宗宗旨之际,也就是713——732年这20来年期间。

   第二,敦煌原本。大致在开元二十一年(733)到贞元十七年(801)期间,在前面祖本的基础上传出了敦煌原本,这个本子就是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六祖坛经》本子,它是敦煌本、敦博本和西夏本的祖本。敦煌遗书里面,迄今发现了五个《六祖坛经》本子:第一个是旅博本,就是大连旅顺博物馆所藏的《六祖坛经》。这个本子在1911——1912年期间被发现,1920年公布,首尾完整。现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已经出版了旅顺博物馆研究员的校勘本。第二个是斯坦因本。斯坦因(1862——1943)是英国人,是劫掠敦煌宝藏的重要考古学家,现在的敦煌文献,有一种编号就是以他名字的首字母S来代表的,例如英国国家图书馆藏S4548号《六祖坛经》卷子,那个S就是斯坦因的第一个字母。这个本子1923年由日本学者矢吹庆辉(1879——1936)发现,1928年《大正新修大藏经》公布录文,首尾完整。《大正新修大藏经》很多图书馆都有。第三个是北本,即国家图书馆藏BD04548号背,这个背一(背一就是背面的第一栏)的内容就是《六祖坛经》。1930年陈垣先生《敦煌劫余录》著录,前部已残,仅存后部文字及尾题。第四个是《敦博本》。所谓敦博是敦煌市博物馆的简称,敦博本即敦煌市博物馆所藏敦博077号《六祖坛经》卷子。20世纪40年代北京大学教授向达先生(1900——1966)曾著录,1983年由周绍良先生(1917——2005)发现,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杨曾文先生首次发表录文与研究,首尾完整。杨曾文先生的录文和研究,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和宗教文化出版社都有出版。第五个是北残片本。该本1996年被发现,仅存五行经文。

   第三,惠昕本。惠昕本由惠昕于北宋乾德五年(967)改编古本而成。

   第四,契嵩本。据北宋工部侍郎郎简《六祖法宝记叙》,该本成书于北宋至和三年(1056),两年后契嵩得到“曹溪古本”用以校勘,编为三卷,此即所谓的契嵩本。

   第五,德异本。该本元朝至元二十七年(1367)由比丘德异刊印,德异就是比丘的名字。

   第六,宗宝本。宗宝也是一个比丘的名字,他于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编成此本。这是明代以来最流行的坛经本子。我们今天见到的《六祖坛经》多半就是这个本子。

   现存的《六祖坛经》传本,篇幅最少的敦煌本只有14000字左右,而宗宝本则有3万字左右,这就难免引起争论。例如关于《六祖坛经》的作者,有人说《六祖坛经》不是六祖所述,而是其弟子神会(687——760)摘录他本人的语录所凑成的一部书。这个观点最早是由胡适(1891——1962)提出来的,胡适认为《六祖坛经》的作者实际上是六祖的弟子神慧,而不是六祖本人;具体说《六祖坛经》是由神慧所说的一些语录凑成的一本书。胡适这个人是研究历史的,他的口号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实际上他只做到了前面一条,后面一条却没有做到。有人说《六祖坛经》是牛头法融一系禅师的著作,譬如美国一个叫马克瑞的佛教学者就主张这种观点。牛头法融一系是什么意思呢?牛头是一座山名,法融是在牛头山上修行的一个师父的法号,他后来成了禅宗四祖道信禅师的弟子,并开创了道信禅师门下另外一个分支,后人叫做牛头宗,大概在今天江苏的南京、扬州一代活动,这就是所谓牛头法融一系。马克瑞说,《六祖坛经》实际上是这派禅师而不是六祖的作品。还有人说《六祖坛经》基本是六祖说法的记录,但后人不断有改编和增益。

   又如关于《六祖坛经》的内文,我们比较敦煌本和宗宝本,发现宗宝本里有些重要段落敦煌本里没有,相反,敦煌本里有些内容宗宝本里也没有。比如六祖的偈语,宗宝本只有一个:“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但是敦煌本里面却有两个,而且偈文也不一样,其中一个偈文是:“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惹尘埃!”从文字表达说,“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固然与“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不一样,第三句“佛性常清净”与“本来无一物”也不一样。为什么敦煌本有两个偈颂,而宗宝本只有一个偈颂呢?而且这偈颂和前面两个偈颂的偈文不一样?由此争论蜂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难有结论。

   我本人不想增加一种说法,但仍然想说说自己的意见。首先,关于《六祖坛经》作者的争论,并没有一家能够说服我。我依然相信《六祖坛经》是六祖思想的记录,其证据我们也可以找出很多,但是要证明起来非常复杂,在此按下不说。其次,关于《六祖坛经》的内容,后人改编说虽有一定道理,但我认为这种说法过分受到“《六祖坛经》一本单传”之见的影响。他们认为从敦煌本到宗宝本是一本单传,就像一个家庭一代只生一个儿子一样,这是不是一种先入之见呢?我认为很可能是先入之见。六祖当年在曹溪说法三十七年,并且都是对不同听众开示的直指人心之禅,而不是照本宣科地说教,因此可能有许多弟子都对六祖的说法进行了记录,虽然有的记录得比较简略,有的记录得比较详细,但毫无疑问都是六祖的法语。与佛教高僧大德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一个禅师从开堂说法到圆寂要说好几十年的法,你想一想,难道只有一个人记录他说的法吗?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更小,更有可能是很多弟子同时或先后记录了他说的法。就像现在老师上课、学生记笔记一样,有的学生只是记一个纲要,有的学生把老师的每一句话都记了下来,能够说后面这个学生记的就不是同一个老师所说的话吗?不能呀。因此,情况可能是一开始就有多个详略不同的《六祖坛经》本子在流传,最后被整合成了字数最多的宗宝本。这当然也是一种推测,也没有文献依据。

   当然,对于今天来听讲座的嘉宾来说,我们大多数不是要去研究《六祖坛经》的传本和版本问题,完全可以放开这个问题不管。我们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有的人讲,我也想依照《六祖坛经》去阅读,乃至于想依照《六祖坛经》去修行,希望能够早一点发现我的健康精神平台,能够过上智慧、自在、慈悲的生活,但我不能够随便相信一本《六祖坛经》,担心碰到掺假的《六祖坛经》。如果有这样的问题,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六祖坛经》所有传本我都精读过,尽管各本相互之间内容有所差异,但根本思想和修法完全没有差别。有人会举我们刚才提到过的偈颂反问:“敦煌本《坛经》说‘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佛性常清静,何处惹尘埃’,与宗宝本所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四句只有第四句相同,怎么能说它阐述的道理一样呢?”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六祖的偈颂并不是完全正面表达自己对于禅的体会,他有对治神秀偈颂的作用,他实际上是通过对神秀偈颂的破斥来展现他所体会到的禅。神秀的偈颂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这里说的“菩提树”指四大合成的肉身,譬喻肉身是孕育智慧之树,所以说“身是菩提树”;“明镜台”譬指佛家所说的智慧心,《六祖坛经》里经常称之为本心或自心,譬喻智慧心像明镜一样光明朗照。六祖正是针对他的见地说,假如我们的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这两句都是顺着神秀的偈颂来说的。但是神秀偈文第三句是“时时勤拂拭”,而六祖所说的是“佛性常清净”,意思完全不同了。佛性指心具有的根本性质,六祖说这佛性是常清净的。常清净是什么意思呢?清净与污染相对,指众生的本性根本没有任何污染。如果从翻译学的角度来讲,常清净的“清净”二字实际上是“空性”的另一个说法。这样,我们就可以将“佛性常清净”理解为:因为我们的佛性本性空寂,任何烦恼尘埃都染不上去,所以它是一尘不染的。但神秀偈文的第三句“时时勤拂拭”意味着,他把佛性和烦恼都当成了真实的东西,他的见地没有达万法皆空的高度;其偈文第四句“勿使惹尘埃”更加坐实了这种见地。正因此,他才要通过“时时勤拂拭”的方法,把他认为真能污染佛性的烦恼除掉,让佛性显现出来。但他这种见地违背了佛教的“不二”中道,依这种见地修行,无论如何“勤拂拭”,都是不能成佛的。六祖则告诉我们,烦恼、佛性皆空,有什么需要拂拭呢?

   这两个偈颂的最大差别是见地上的不同,而不是修法上的互异。有些人说神秀的偈颂也不错,为什么一定要说六祖的更好?这是没有抓住重点。五祖将衣钵传给六祖而不传给神秀,根本上正是看到:神秀是在二元对立的分别心中理解烦恼和佛性,而六祖则是在“不二”的智慧心中来体察烦恼和佛性;神秀见到的是染净对立的世界,六祖见到的是万法平等的世界。如果从修法上来讲:顿悟不废渐修,渐修不废顿悟,顿悟渐修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我们这样理解两个传本中的六祖偈颂,就可以肯定敦煌本与宗宝本《六祖坛经》的内容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宗宝本《六祖坛经》的偈文,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都是从空性来观察的:“菩提本无树”说我们四大本空,否定那种将四大合成的身体视为实体的外道见;“明镜亦非台”说我们的智慧心本空,否定那种将智慧心视为实体的外道见;“本来无一物”合说肉身与佛性皆空,堵死人们心中生起任何实体的幻想;“何处惹尘埃”则总说万法皆空,本来就没有尘埃可拂,从而令人当体归宗。空性是佛法的根本见地,如果我们想学习《六祖坛经》,并想进一步从中建立健康的生命观、享受健康的生活,我觉得看任何传本和版本的《六祖坛经》都是可以的。

   《六祖坛经》有些什么特点呢?第一个特点是悟理通透。这是说《六祖坛经》所记录的佛法都是究竟、圆满的佛法,这是《六祖坛经》被尊为佛经的根本依据;如果《六祖坛经》所说的法跟释迦牟尼揭示的真理有任何差异,都不会被人们尊奉为佛经。第二个特点是直截了当。这是指《六祖坛经》的说法方式,《六祖坛经》从不离开本心说法,句句直指人心,既不拐弯抹角,也不作多少方便说。第三个特点是浅白易懂。《六祖坛经》之所以在中国这么流行,多得益于它是用唐代通俗易懂的白话文来说的,在唐代可以说上至官员、下至黎民,凡识字者都看得懂,即使今人读来也没有障碍。像天台宗、华严宗、唯识宗等宗派的经典就没有这么容易懂,一般人没有几年的功夫,根本不要想弄得懂其中的道理。第四个特点是方便易行。《六祖坛经》提持的修行法门适合所有人修行,而且随时随地都可以下手修行。因为《六祖坛经》有这四大特点,难怪“好简”的中国人如此喜欢这部经典了。

当然,有必要说明,《六祖坛经》的文字浅显易懂,不等于它的思想也很浅白,实际上《六祖坛经》文浅意深、文约义丰,有文中之意、文外之意,会得文中之意,未必会得言外之意。这文外之意怎么样去讲呢?我觉得有两个方面,如果我们与《六祖坛经》有缘分,还是要反复精读《六祖坛经》;其次,要去找与自己相应的老师,向老师请教。譬如,我们用功读《六祖坛经》,每天念两三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