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国强:就经济学方法、教育改革与中国经济改革答网友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95 次 更新时间:2006-12-31 15:24:56

进入专题: 经济学方法  

田国强 (进入专栏)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编辑部:

  谢谢你们11月24日送来的收集筛选网友访谈问题。当中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关于经济学中的研究方法、学科建设、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育改革,以及中国经济改革中的一些问题,也是众多学子关心的问题。尽管问题不少,但我认为回答这些问题对学生重视学习,消除可能的误解和误导,也许会有好处,所以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些问题,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整个访谈有近2.5万字,尽我的能力对所有的问题作了较详细地回答,就怕写简单了被网友,特别是学子误解。尽管如此,由于我即将回上海财大,手头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对不少问题,还是没有太多时间仔细推敲,详尽回答,特表抱歉。今后有时间在其他场合再做详尽回答。

  顺颂编安!

  田国强

  20005年11月28日。

  

  l 关于经济学的技术与方法

  

  monkeyisme:

  我想请问田老师关于微观经济学的一个问题:消费者的无差异曲线是不是可以看成效用函数的一个等值线?能否从效用函数的性质推出无差异曲线的凸性?

  答:你的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只要效用函数存在,任何效用函数的一个等值线都可以决定消费者的一个无差异曲线。无差异曲线是凸的当且仅当效用函数是准凹的(quasi-concave)。当效用函数是严格准凹时,无差异曲线是严格凸的。无差异曲线的凸性有很强的经济和几何含义。严格凸向原点的无差异曲线意味着边际替代率递减,也意味着人们需要消费的多元化,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人们的消费行为都满足这一假设。它同时意味着无差异曲线的斜率递减。对一个经济术语,要尽可能从经济、几何及数学三个方面去理解它。顺便指出,边际替代率递减可以用来解释心理学中关于人类行为的两个基本假设:适应性和反差性。我现在正在与康乃尔大学经济学博士生杨立岩合作研究人们的幸福度与经济增长的关系问题,建立了经济模型,得到一些很有意思的结果。

  

  andynfan:

  请问经济学中的离散模型主要分布在那些方面?跟连续性的模型相比,这种模型的优势是什么呢?组合优化方面呢?

  答:经济学中的离散模型几乎分布在所有的经济学领域,只要它涉及到不确定性和时间区段,如宏观经济模型、时间序列计量模型、金融模型、增长模型等。尽管从理论结果来看,这两种模型没有实质差别,用连续性模型能得到的结果也基本上能用离散模型得到,但跟连续性的模型相比,离散模型的主要优势在于方便进行实证分析,因为观测到的数据都是离散的。

  

  张德存:

  田教授:您好

  您所研究的“激励经济机制的设计”的进展如何?很想知道你所研究的内容有哪些?请作一些介绍。

  

  Edmond_139:

  田教授,您认为现有Mechanism Design理论的发展空间还有多大? 谢谢! 祝您健康

  答:激励经济机制设计无论是从本身的理论发展还是将其基本理论及其思想应用到其他经济学领域中,都在不断地进展,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几乎可以用到所有的经济学领域。激励机制理论除在信息经济学、最优合同理论、制度经济学、公共经济学等领域得到了长足的应用,并成为其基本的分析工具之外,近年来还广泛应用于宏观经济学(如宏观最优动态合同理论、时间不一致性和货币政策等)、劳动经济学(如激励劳动合同理论)和转型经济等理论研究中。它的基本思想是根据给定的基本经济环境和人的行为假设,在信息不完全及决策分散化的条件下,设计出一套机制(游戏规则或制度)来达到预定的目标。

  机制设计理论的思想非常深邃,机制设计理论及其中的激励或激励相容的概念已成为现代经济学近30年来最重要和最核心的理论和概念,其理论的抽象方式可以媲美于数学中的拓扑学,抓住最本质,最具有共性的东西进行分析。本科、硕士及博士早期阶段的课程学习,主要是将经济制度或机制视为给定,现代经济学基础理论主要是将市场机制作为对象来进行研究经济现象和个人的经济行为,但这种研究方式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我们不知道是否有更优越的经济机制,市场失灵时怎么办。并且人们在现实中处理事务时并不是这么死板,而不考虑具体客观现实环境及人的行为,用固定不变的方式或游戏规则(即机制)来解决问题。处理问题时,应该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针对不同的环境和不同行为的个体,采用不同的游戏规则。经济机制设计理论就是研究经济机制和制度的最优选择、解决市场失灵、针对给定的制度环境、现实环境、人们的行为类型,设计出(最优)机制,即使每个参与者都追求自己的利益时,也能同时实行设计者想要达到的预定目标。

  我个人最近关于机制设计方面的研究,主要是针对有生产规模报酬递增或具有外部效用导致市场失灵的经济环境类设计出激励机制,它执行(implement)了某种社会目标,如边际成本定价、平均成本定价规则。垄断的公有制企业通常要根据社会利益或某种标准来考虑定价,如用边际成本定价、平均成本定价,但这些规则通常是激励非常不相容的,这样就需要设计出某个激励机制来执行它。

  

  Jbshen:

  田老师:您好!

  我想请教一个关于技术进步的数学表达问题。通常,我们用如下生产函数来表示生产过程:Y=F(L,K).其中,函数法则“F”被认为表示技术。因此,技术进步就应该表现为函数法则“F”发生变化,比如,从F变成了G。可是,在经济学文献中,无论是Harrod、Solow还是Hicks都将技术进步表现为函数法则不变条件下的生产要素增加。也就是,将生产函数写成如下形式:Y=F(AL,BK)。

  我以为,有些技术进步(也就是函数法则变化)是可以被“转换”成生产要素增加的;但是,应该还存在不能够被这样转换的技术进步。我觉得熊彼特的创新就是这样的技术进步。虽然,新增长理论说它们将熊彼特的思想模型化了,但是,总觉得远远不够。

  我也知道这可能是由于受到了数学知识的限制。

  我的问题是,您认为我所说的这种不能被转换为要素增加的技术进步存在吗?如果存在,那么,它能否被模型化?如果能够,思路如何?

  谢谢!顺颂 教安!

  答:这样处理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分析的方便,能够得到显式解。在许多情况下,采用更为一般的关于生产或效用函数的形式,将会增加分析的难度,但得到的结果在实质上往往都是一样的,没有本质差别。这样,人们不妨采用简单形式的生产函数或效用函数。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人们总是从最简单的情况出发,再逐步考虑更复杂的情况,这就是科学的研究方法,总是从简单到复杂。增长理论也是如此,经济学家通常假定生产函数是齐次函数,即 特别是更进一步假定它是Cobb-Douglas生产函数,这样就会出现你提到的技术进步可表现为函数法则不变条件下的生产要素增加的情况。也就是,可将生产函数写成Y=F(AL,BK)。当然,你可以研究这种不能被转换为要素增加的技术进步,但问题是你能够得到实质不同的结果吗?如不能,就不能算为一个有重要意义的研究结果。我尽管不知道准确的答案,但我猜想,我的直觉告诉我,多半得不到实质不同的结果。

  

  luofumin:

  我看过田教授的“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分析框架与研究方法”写得很好。请问田教授如何评价我国许多学者在研究中使用“现状、问题、原因、对策”的这种研究框架.它与你所说的基本分析框架有什么异同吗?

  答:我想从形式上来说,许多学者在研究中使用的“现状、问题、原因、对策”的这种研究框架与我所说的基本分析框架有相同的地方,即都想通过现状和问题,找出造成问题的原因及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根本的差别在于: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分析框架在考虑问题时要求具有逻辑严谨的理论分析模型,最好还能加上实证检验。任何一个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都知道,任何一个理论的成立都是有条件的,所以在讨论和研究问题时非常注重它的约束条件或边界条件,不会将自己的研究结果的作用无限扩大和滥用。国内许多学者(包括有些知名的海外教授如张五常教授,用中文写文章和讲话时)在下结论或给出对策时根本就谈不上严谨,大言不惭,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在什么条件下,就给出结论,将其结论的作用无限扩大,这不是科学的研究态度和方法。同时,由于他们自己基本训练不够,数理基础不好,没有掌握严谨的分析工具,却反而嘲笑应用模型来进行严谨分析的学者,其结果只能是误导学子和大众,他们的观点和结果一旦被政府接受,将会有可能造成重大失误和严重后果,最后反而被真正的经济学家和广大学子瞧不起和嘲笑。

  

  Wxwwilliam:

  我的问题比较简单,就是经济学对数学的要求越来越高,所要求的数学应高到什么层次?

  同时数学在经济学里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现在一般的大学数学已经不够用了,同时您能推荐一下几门课程和教科书吗?

  谢谢!

  答:你的问题简单,但回答起来却没有这么简单,国内许多人,特别国内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对这些问题的回答给广大学子造成了很大的误导,非常不利于学生认真对待现代经济学的学习,造成学风,研究风气不好,不能与国际经济学术界接轨与对话。你的问题和上面的问题有关。现代经济学之所以需要较高深的数学,就是现代经济学越来越成为一门科学,在考虑和研究问题时,要求具有逻辑严谨的理论分析模型和通过计量分析方法进行实证检验,需要完全弄清楚一个结论成立需要哪些具体条件。这样以数学和数理统计作为基本的分析工具就毫不奇怪了,而它们也成为现代经济学研究中最重要的分析工具之一。每个学习现代经济学和从事现代经济学研究的人必须掌握必要的数学和数理统计知识。现代经济学中几乎每个领域或多或少都要用到数学、数理统计及计量经济学方面的知识,而且不了解相关的数学知识,就很难准确理解概念的内涵,也就无法对相关的问题进行讨论,更谈不上自己做研究,给出结论时所需要的边界条件或约束条件。理解概念是学习一门学科,分析某一问题的前提。因而你如果想要学好现代经济学,从事现代经济学的研究,成为一个好的经济学家,就需要掌握必要的数学。

  国内有许多经济学家由于自己不懂数学,掌握不了现代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和分析工具,看不懂别人的文章,就否定数学的作用,让他们的学生也跟着那样。用产生经济思想的重要性或用数学就是远离现实经济问题这一武断的论断来否定数学的作用,否定技术性比较强的成果。谁也不否认经济思想的重要性,它是研究的产出。但没有数学作为工具这种投入,一般来说你怎么会知道思想这种产出是一种好的产品呢?怎么知道你的经济思想或结论成立的那些边界条件和约束条件呢?如不知道这些条件,又怎么能保证你的经济思想或结论没有滥用或错误地应用呢?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像亚当·斯密和科斯那样,不用数学模型就能发展出那么深刻的经济思想呢?既便如此,经济学家直到现在还在研究在什么条件下,他们的结论成立。况且我们处的时代不同,现代经济学已经成为一门非常严谨的社会科学学科。没有严谨的讨论,你的思想或结果就不会被别人承认。你不是亚当·斯密和科斯,或有权威的国家领导人(如邓小平),基本上没有人会对你提出的思想进行规范和论证,你必须自己动手,用逻辑严谨的方法来证明你的想法或思想正确。

  我也更不认同用数学来研究的经济问题就是远离现实。这是不值得一驳的缪论。难道大多的数学不是根据现实的需要而产生的吗?学过基本的物理学,读过物理科学发展史或数学思想史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初等数学还是高等数学,都来源于科学发展和现实的需要。既然如此,为什么经济学就不能用数学来研究现实经济问题呢?马克思作为一个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用过当时最先进的数学,写过《数学手稿》这一著作。学过高等微观或宏观经济学人都知道,它们里面用到许多数学,但所讨论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是来源于现实世界,非常具有现实性和指导性,怎么就能说用数学研究的经济问题就是远离现实呢?许多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的数学都很好,但他们获奖的理论多研究的问题都是来自于现实,对现实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作用。我的导师赫维茨教授就是一位具有非常深厚的数学和数理统计学功底的经济学家,他的经济学思想非常深邃和具有相当好的经济直觉,没有多少人超过他。他还有一大特长,可以针对不同的对象,无论是面对没有什么经济学和数学基础的普通人,还是具有高深经济学或数学功底的经济学家,他都可用通俗的语言或非常技术性的语言让对方了解他的想法或研究结果。我所了解的许多海外华人经济学家,他们的研究用到了不少数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田国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学方法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