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俄罗斯对疫情下国际格局演变的战略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 次 更新时间:2021-02-02 23:27:06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国际格局演变   战略思考  

陈宇  

  

   内容摘要: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国际格局加速演变。俄罗斯战略界和学界认为,疫情正在重塑世界力量格局,西方主导的时代即将结束,中国或将确立与美国平等的超级大国地位;疫情下加剧的中美矛盾是结构性的,世界陷入两极对抗的风险上升,甚至可能比当年美苏冷战更危险。

   俄罗斯欲利用国际格局变化,特别是中美博弈加剧带来的机遇,提升自身大国地位,并避免中美“两极化”成为现实。俄罗斯的判断与目标源自其现实主义的战略传统、长期以来对“东西方”问题的敏感、国家发展和意识形态的保守化趋势,以及国内政治的新变化。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俄罗斯将在调整大国关系、强化欧亚战略、夯实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及政策三方面着力。

   总体看,俄罗斯战略界等的判断与提出的应对之策较为务实,但实现目标仍面临一些阻碍。俄罗斯的政策调整可能会对中俄关系产生一定影响,但不会冲击其基本面。中俄关系应在理性务实的基础上良性互动,共同维护欧亚大陆的稳定与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国际上蔓延加速了这一进程。俄罗斯作为传统地缘大国,其战略界、学界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并提出应对之策,值得关注。

  

战略界、学界的判断与目标

   俄罗斯战略界、学界认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格局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俄国家杜马教育和科学委员会主席、莫斯科大学国家治理系主任维亚切斯拉夫•尼科诺夫(Vyacheslav Nikonov)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他认为疫情至少是充当了诸多已有进程的催化剂。俄罗斯人最关注的问题是力量对比的变化、大国互动新趋势,及其对俄罗斯的意义。

   (一) 疫情重塑力量格局,“东升西降”加速

   俄著名战略家、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费多尔•卢基扬诺夫(Fyodor Lukyanov)认为,新冠疫情暴发后,世界权力格局加速演变,全球力量平衡和国家间关系性质发生新变化。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将疫情暴发后世界的主要特征概括为“失去独霸能力的美国,支离破碎的欧洲,实力变强的中国”。著名战略家、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系主任谢尔盖•卡拉加诺夫的观点更进一步,他认为疫情下的现实表明,“亚洲世纪”的到来将早于许多人的想象。尼科诺夫也认为,不仅美国的“单极时代”行将就木,西方长达500年的“统治”也即将结束。

   从“东升”的角度看,尼科诺夫认为亚洲国家的抗疫效率显然高于西方,权力向东方的流动加速。其中俄罗斯最为关注疫情中体现出的中国力量。第一,中国展现了强大的工业能力,很快抑制了疫情。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前所长维塔利•瑙姆金评论道,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中国很快稳住阵脚,迅速改变企业的生产方向,生产出大量的医疗和防疫设备,做成了其他所有国家无法做到的事,迅速遏制了疫情蔓延,并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令世人惊叹。

   第二,抗疫成功展现了中国体制的优越性。前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论据与事实》杂志分析中心主任维亚切斯拉夫•科斯季科夫认为,较之西方,中国的政治模式、管理体制能够更加有效地应对疫情挑战,表现出了罕见的高效;在保障民众的生存权、健康权等基本权利方面,西方制度不如中国,这将影响世界力量对比和西式民主价值观的吸引力。

   第三,此次抗疫是中国强化自身能力、提升国际地位的契机。在经济上,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经济学家弗拉基米尔•列梅加认为,此次抗疫行动将推动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成为促进第六次新技术革命的契机,其抓手将是以生物技术、新医疗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而在地缘上,普什科夫的观点具有一定代表性,他认为此次疫情大流行将使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遭受重创,在美国无力实施“新马歇尔计划”的情况下,中国可以在疫情结束后对许多地区发挥美国在二战后对欧洲的作用。在卢基扬诺夫看来,中国最终确立“与美国平等的超级大国地位”将是此次疫情可能带来的结果。

   从“西降”的角度看,首先,西方应对疫情不力凸显其虚弱。尼科诺夫认为,在感染率、死亡率和经济受冲击的程度方面,西方的弱点充分暴露在世界面前;整个西方都在沦陷,它们作为世界发展典范的形象越来越模糊。作为疫情暴发的“震中”,美国的实力首当其冲受到削弱。在硬实力方面,美国经济受到重创,作为GDP主要支撑的消费急剧萎缩,失业率迅速上升。在软实力方面,美国的声望受到沉重打击。普什科夫指出,美国医院不堪重负,穷人死亡率攀升,政治两极分化已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美国输掉的不仅是国内抗疫之战,而且将丧失“世界领袖”地位。此次疫情也削弱了欧洲。在尼科诺夫看来,疫情使欧洲的虚弱和分裂暴露无遗;申根协定失效,多国关闭边界,内部关系日益紧张,在这种情况下讨论欧洲未来的“统一”已无可能;尽管欧洲仍是重要的大陆,但欧盟已无法跻身世界领导者之列。

   其次,疫情加剧了“大西洋共同体”的分化。卢基扬诺夫认为,疫情进一步激化了“大西洋共同体”本就越来越严重的内部矛盾,欧美关系的性质可能发生变化。“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评论也认为,在疫情难以控制的情况下,焦头烂额的特朗普被困在国内议程中,无力维持美国的领导地位;疫情一定程度上把美国推向“新孤立主义”,“大西洋共同体”没有经受住考验,双方矛盾激化,关系出现危机。

   最后,疫情加速了世界经济和政治重新“国家化”的趋势,冲击了西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及其主导下的全球化。2008年金融危机暴发之后,俄罗斯许多战略界人士就已经注意到民族国家重要性的重新上升。在他们看来,此次疫情证实并强化了这一趋势。卡拉加诺夫与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欧洲和国际综合研究中心副主任德米特里•苏斯洛夫(Dmitry Suslov)合撰的文章写道: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情况下,只有主权国家才有能力提供公共服务,这会产生各国强化主权以及自主选择文化道路、发展模式、外交政策的需求。“瓦尔代俱乐部”2020年度报告《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的观点与之类似,认为由西方自由主义主导世界的时代已经结束;西方以为建立在自由民主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基础上的社会组织模式具有绝对的道德、伦理正当性,而其他国家迟早都会走上这条路;但此次抗击疫情的现实表明,国家只能依赖于自己的社会文化经验走出危机,尝试别国的方案只会使问题恶化,每个国家都是基于自己的道德伦理观念来制定政策。

   (二) 中美博弈“两极化”趋势明显,若实现风险增大

   在俄罗斯战略界看来,美国试图转嫁国内矛盾是中美关系恶化的直接诱因。“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评论称,美国政府难以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民众对总统的信任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寻找外敌是必然选择——首当其冲就是中国。尼科诺夫认为,中国尽管不愿与美国进行零和博弈,但在遭到挑衅的情况下,也必须展现出不惧挑战的姿态。

   在直接诱因之外,俄罗斯学者更多强调中美博弈加剧是结构性的。尼科诺夫认为,美国由于自身实力下降,只得努力阻止挑战者的崛起,以维持西方在“食物链”顶端的位置;无论经济、政治、军事还是信息战,美国都将无所不用其极,美国两党及社会舆论正迅速达成反华共识。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认为,美国对华强硬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对中国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的迅速崛起完全没有准备,美国始终难以将其他国家视为平等的国际政治行为体;对美国来说最痛苦的,正是其自身为中国的崛起创造了先决条件,使中国能够最大程度地获益于西方的“游戏规则”。中国国则恰好相反,因为抗疫取得的成绩,中国的信心不断增长,这也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追随中国。科尔图诺夫认为,中美已出现类似冷战的“两极对抗”特征,即使在美国大选结束后,中美关系也很难回到过去;中美双方甚至比冷战时的美苏更加果决,也没有谈成“大交易”的迹象;尽管中美可能暂时休战、达成战术上的妥协,但无法迅速结束斗争。

   俄罗斯学者认为,目前中美关系尚未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但双方的对抗加剧将对世界和平与稳定带来十分严峻的挑战。

   在经济上,俄罗斯卫星广播电台网站评论道,疫情后的中国很可能在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传播理念和提供经济援助的力度上超过美国,或将出现一场21世纪的“经济冷战”。尼科诺夫也认为,随着西方日益衰落,美国将开始采取更激烈的斗争方式,在自身实力猛烈下滑之前加速解决冲突。《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报告甚至认为,如果中美走向“新冷战”,或将比美苏冷战更激烈。该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欧洲和国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季莫费•博尔达乔夫在其另一篇文章中解释了自己提出上述观点的原因。他认为美苏冷战是两个国家集团的争夺,而中美处于一个统一的体系当中;美苏靠“热线”就基本能够控制冲突的风险,而现在中美利益交织,以至于没有任何一种沟通机制能完全把控两国关系。科尔图诺夫也悲观地认为,尽管核武器仍是防止滑入全球性灾难的主要力量,但其威慑力并非无限,且军控体制走向崩溃也将带来风险;中美“新冷战”或将使旧世界的制度残余消失殆尽。

   (三) 俄罗斯应找准自身定位,发挥积极作用

   对俄罗斯来说,此次疫情下国际格局的变化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同时也存在着挑战,其最重要的任务依然是维护并提升自身的大国地位。俄罗斯学者虽然热衷于论述中美关系出现“两极化”、两国进行“新冷战”的可能性,但这种发展前景并非俄罗斯所乐见,它绝不愿意成为中美斗争中无足轻重的看客。卢基扬诺夫认为,对俄罗斯来说,关键在于确定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扮演的角色,以应对未来的挑战。最理想的状态是,世界恢复大国协调格局,而俄罗斯则成为这一秩序的维护者之一。同时,多数学者强调,面对疫情下的国际变局,俄罗斯应基于现实国力,务实、灵活地拓展本国利益,而不是与中美争锋,寻求恢复苏联的世界霸权地位。尽管有部分学者提出俄罗斯应当为世界提供有吸引力的、面向未来的理念,但他们也强调必须要坚持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

   一方面,后疫情时代国际格局的演变,特别是中美博弈的加剧为俄罗斯运筹大国外交、提升自身的国际地位带来机会。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主席亚历山大•邓金认为,对俄罗斯而言,重要的是要了解中美“两极化”会给俄罗斯带来什么样的风险和机会,以及俄罗斯应该如何做出选择。科尔图诺夫毫不避讳地谈到,中美博弈长期化在战术上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他将中美博弈比喻为“二虎相争”,而俄罗斯要做“精明的猴子”,既努力维持中美之间“斗而不破”的现状,避免全球局势崩溃,又要利用中美之间的矛盾冲突,提升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价值。博尔达乔夫认为,在“新两极化”不断发展、世界局势不确定性长期持续的情况下,俄罗斯可以发挥积极作用,防止相关国家之间擦枪走火;中小国家不会急于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而俄罗斯这样的“庇护者”对于它们来说必不可少。

另一方面,俄罗斯又要避免“两极格局”成为固化的现实,因为这将使中美之外的其他大国成为无足轻重的角色,还会对国际安全与稳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俄罗斯绝不愿意成为某一极的“附属品”。《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报告认为,未来世界的发展可能有两种前景。一种是出现中美针锋相对的两极对立,双方展开激烈争夺,摧毁旧世界的一切残余。另一种是维护联合国这一最重要国际组织的权威,并在此基础上构建新的功能性组织,尽可能地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最容易被接受的方案是巩固联合国安理会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世界政府”角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国际格局演变   战略思考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1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