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登高:荣氏兄弟:中国民族资本的高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5 次 更新时间:2021-01-28 16:31:54

进入专题: 民族资本主义   荣氏兄弟  

龙登高 (进入专栏)  

  

   荣氏兄弟用举债发展的策略建立了庞大的企业集团,集“面粉大王”与“棉纱大王”于一身,成为中国最大的民族资本。而大体同一时间,这一策略也为美国著名的汽车大王福特奉为圭臬。举债发展从本质上反映了企业家动员资本、整合资源的能力,考验企业家的胆识、勇气与风险驾驭能力,也离不开相应的融资环境与制度基础

  

   “朽木不可雕矣!”

  

   1909年,无锡振兴纱厂,职工人心涣散,股东哀声叹气。这家纱厂开办只有两年,却已如朽木横陈,毫无生气。因管理不善,经营无方,连年亏蚀甚巨,难以维持,工厂被迫进行人事改组。

  

   这样一个烂摊子,谁愿意接管呢?虽然怨声载道,但没人敢站出来。事实上,在二十世纪初年,对于新型的工业企业,大多数中国商人都抱观望态度。官僚们兴起的洋务运动不久就偃旗息鼓了,民间私商又会有多大能耐?就在众人退避三舍之时,荣氏兄弟毅然出掌纱厂。荣宗敬任振兴董事长,德生任经理。

  

   无锡商贾世家的这两名后辈,并非不了解中国民营企业之艰难。民智的浑沌不开,官府的保守封闭,列强的仗势欺凌,都使民族工业进退维谷,但他们更深知,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奋起一搏;与其坐而待毙,不如起而自救。

  

   困顿之中奋起

  

   甲午战争,这场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同时也殃及无锡街尾深巷的荣家。是年,在上海一家钱庄当跑街的荣家长子宗敬,因钱庄倒闭而失业,黯然回家。次年,在广东三水厘金局谋职的父亲与次子德生,也离职回乡。乱世之下,何去何从?荣氏兄弟慨叹生不逢时,宗敬终日闲居,无精打采;德生钻入旁门左道,痴迷阴阳八卦。

  

   困顿、失意,人生在所难免。有的人在困顿中徘徊犹疑,萎靡不振;有的人在困顿中痛定思痛,继而奋起。1896年,荣氏兄弟双双离家,奔赴开中国经济之先的大上海。凭借在钱庄经营上的业务基础,兄弟俩开设了广生钱庄。大上海这家不起眼的小小钱庄,在兄弟俩的孜孜经营下,累年稍有所盈,并度过了刮倒上海半数钱庄的金融风潮,站稳了脚跟。

  

   荣氏兄弟初出茅庐,才华渐展。“国运不昌,民生维艰。而生齿日繁一日,舶来品日盛一日,国家非兴办实业不足以立国,个人非创建工厂不足以立业。”民贫国弱,痛在切肤,荣氏兄弟立志要以实业救国。

  

   当时上海滩商界,在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冲击下,只有面粉业还算差强人意,兄弟俩也深知,“衣食为人生要需”,遂决心在这方面一展宏图。1900年,荣德生分期付款购买了四台法国石磨,回到家乡,与人合股兴建保兴面粉厂。但现实的严峻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机器轰鸣,浓烟滚滚,会败坏祖宗风水……”厂址还未奠基,顽劣乡绅与愚昧农夫就联名上书,千方百计加以阻止。

  

   “烟囱高耸,据说要祭以童男贞女……”厂房建成,又飞来一片危言耸听。

  

   “机制面粉,不易消化,内含毒素,危及人命……”机粉面世了,又是谣言四起。

  

   荣德生每过一关,都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斗争,都得付出沉重的代价:要打官司,要贿赂官吏,要说服乡绅,要息事宁人……历史已跨入二十世纪了,中国仍然浑沌不开,民风仍然如此顽固僵化,对外面的世界竟然一无所知。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面对种种风言风语,荣德生以顽强的毅力一步步前进。他派销售人员远上北方,开辟面粉市场。同时冲破重重阻碍,打开封闭落后的本地市场。一方面低价倾销,以大大低于土粉的价格出售产品,另一方面使用别出心裁的手段促销产品。

  

   在部分袋装面粉中,他塞入一个铜板。一袋面粉还没吃完,有的顾客发现突然一个光灿灿的铜元!这真是一个好彩头,迷信的人们喜出望外。机制面粉价廉物美,不仅毫无毒素,而且还能中彩头,荣德生的销售创意,很快使保兴面粉厂在无锡占得一席之地。

   图片

  

   现代商战中,有奖销售、抽奖竞卖,都是鼓励购买、刺激消费的手段。荣德生的这一手法充分掌握了顾客的心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人们迷信的旧习,巧妙地刺激顾客消费,不失为一种高明的手段。

  

   来不及喘息,又有新的危机压到荣德生年轻的肩膀上。一个主要股东撤股远走高飞,英国怡和洋行买办有意悉数收购保兴面粉厂,进行独资经营。荣德生寸步不让,在原厂基础上改组创建茂新面粉厂,并增加其中荣姓的股份。

  

   时值日本、沙俄在我国东北发动罪恶的争霸战争,交战双方抢购中国面粉,而国内小麦丰收,原料下跌。荣氏兄弟及时抓住良机,改良设备,扩大规模。皇天不负有心人,茂新面粉厂终于成功地打开了局面。

  

   面粉厂站稳脚跟后,荣氏兄弟立即将自己在上海的钱庄收盘停歇,专心致力于“吃饭穿衣”的理想,义无反顾地在面粉业与纺织业中寻求发展。于是他们又在无锡发起组建振兴纱厂。

  

   确立新型企业管理制度

  

   振兴纱厂的发展并不如人所愿。他们辛苦发起组建的纱厂,在其他股东的经营下,竟呈半身不遂之势。荣氏兄弟怎能眼看着纱厂垮掉呢?事在人为。茂新粉厂的曲折经历,使荣德生明白,人为的困难、人为的障碍,可以通过人的努力去克服,去排除。上任伊始,荣德生便对纱厂里里外外进行了全面的调查。

  

   无锡及国内棉纱市场并不疲软,原料价格也稳定。很显然,振兴纱厂的症结在于管理。早在创办纱厂之前,荣德生便已留意纱厂的经营,参观上海各家纱厂,向厂主和工人详细询问,虚心请教。振兴纱厂成立后,他虽然不在其位,却仍然关心工厂的各项事务。

  

   针对振兴纱厂的种种弊端,荣德生以开源节流、提高产品质量为宗旨,大刀阔斧地对企业进行全面改造与整顿。他多次亲赴棉花产地与市场进行考察,详细了解原料收购情况,节约开支,降低成本。调查清理企业管理各环节,核实财务,改进生产,务求杜绝漏洞,保证质量。

  

   他们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入两台先进的英国机器,并参照英国机器仿造和改良自己的设备部件,大大提高了效益。对于更新设备,荣氏兄弟此后总是备加重视。荣氏工厂的设备一直走在同行业的前沿,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要优先购买机器。

  

   荣德生的整顿在短短几个月之内便初见成效,振新纱厂终于起死回生。不久,振兴产品就与名牌洋纱相匹敌。这为他后来创造脍炙人口的“欢喜牌”名纱打下了基础。不仅重视技术更新,荣德生对产品质量非常重视,抓质量、创名牌,不遗余力,并且常常别出心裁。

  

   1911年,江浙水灾刚过,阴雨绵绵。茂新面粉厂经理荣德生外出实地考察小麦产地的情况。灾后的太湖平原,道路泥泞,满目疮痍。细心的荣德生发现,许多农舍土墙上,水痕高达数尺。他走进一家农户仓窖中,一股霉味扑鼻而来,抓起一把麦子,麦粒温热潮湿。他把麦粒带回工厂,令技术人员化验。化验结果表明,潮热小麦加工磨粉,从色香味各方面都影响面粉的质量。荣德生立即发函各处收购点,失晒热伤小麦,概不收购,宁可舍近求远,从远地收购优质原料。同时吩咐技工,拣选麦粒,严格把好原料关。该厂出产的“兵船牌”面粉质量,不仅没有因天灾受损,反而更进一筹。而其他厂家,产品质量则受原料的影响而下降。在第二年的面粉市场上,“各厂皆滞,惟我独俏”。

  

   振兴纱厂的起死回生,使荣氏兄弟深刻地意识到,管理是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管理不善,最好的企业也会衰败;经营有方,再大的困难也能渡过。此后,荣氏兄弟对企业的经营管理一直不敢稍有松懈,在长期的实践中,不断摸索,使自己的管理水平日臻完善。

  

   上海的民族企业,多采用工头管理制度。生产管理松懈,技术水准低,产品质量下降。荣氏兄弟意识到废除工头制刻不容缓,决定以学校正规训练出身的技术人员管理的“学生制”取而代之。这一改革触动了许多人的既得利益,工头甚至煽动工人罢工。

  

   荣氏兄弟只得缓步进行。第一步,让工头制与学生制两套系统并存于企业,以各自的管理方式进行生产。两相对照,优劣分明。学生制管理的车间面貌一新,生产效率大为提高。接着,荣德生逐步缩小工头的权力,劝退部分工头,直至完全淘汰。经过三年多的艰难改革,终于在申新各纺织厂全面确立了新企业管理制度。

  

   以杰出的管理为基础,荣氏兄弟大胆地提出了“人弃我取,将旧变新”的战略。所谓人弃我取,就是将他人打算变卖的亏损企业,以低廉的价格买进或租入,进行经营。买入这种效益差甚至濒临倒闭的企业,自然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一旦经营不善,就会成为包袱和累赘。荣氏兄弟从旧企业中看到了潜在的希望,精雕朽木,起死为生,而他们妙手回春的秘诀就是改良设备,改善经营。

  

   荣氏收买企业之后,总是马不停蹄地进行整顿,利用荣氏系统内原有企业的人才、技术和管理经验,迅速使行将瘫痪的旧厂面目一新,开工生产。同时,更新设备,改良产品,将新产品打入市场。通过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整顿,多能化腐朽为神奇,迅速扭亏为盈。

  

   1928年,荣氏购入因亏损标售的英商东方纱厂,建立申新七厂。一个月内就完成整顿,全部开工。同时着手改革,改造纱机,从而使其产量大增,创造了华商收买、改造外商企业的成功范例。

  

   1931年,荣氏收买三新纱厂改建申新九厂,更在接收八天之内全部开工。不久又添置、更新设备,试制新产品,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工厂迅速成为竞争实力力雄厚的大厂。

  

   荣宗敬对“人弃我取,将旧获新”的热衷,有时到了狂热的地步。1917年,上海恒昌源纱厂有意出售,荣宗敬立即主张收购。但该厂厂房实在破损不堪,机器设备陈旧过时,连弟弟德生也反对收买。但荣宗敬初衷不改,他对于恒昌源厂的地理位置尤其看好。最后还是以四十万元的巨资买入,建立申新二厂。

  

   借“机”下蛋,举债扩张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龙登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族资本主义   荣氏兄弟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7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