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智:再论内卷化,兼论去内卷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70 次 更新时间:2021-01-27 21:55:24

进入专题: 内卷化   去内卷化   内卷型商品化  

黄宗智 (进入专栏)  
采纳劳动和资本双密集型的发展模式中,一个基本实际是,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国家支持,发展中国家的新兴产业根本就没有可能在全球巨型跨国公司主宰的客观环境中站住脚,更毋庸说“升级”或“赶超”了。(黄宗智2019a;黄宗智,待刊b:第6章)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集权治理体系中可能更加高度官僚主义化的弊端。在未来的发展中,需要有意识地凭借更大范围地赋权赋能予社会,来激发更大的由下而上的能量,既是为了借此来克服内卷化官僚主义弊端的弱点,也是为了建设更多的创新。

   笔者倡议的是:尤其是在决策方面,今后应将人民积极参与设定为国家涉及民生的重大政策的不可或缺的标准和条件,包括上述的去内卷化的种种新动向,为的是避免被官僚主义化的脱离实际理论/意识形态想像所主导的错误政策。

   上述的方向和以上给出的实例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设想。它不同于西方的社会vs.国家二元对立建构,更符合中国式的国家与社会二元合一简约治理和第三领域传统,以及其“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传统治理理念,也更符合今天宪法和党章所申明的谋求“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治理方针和理念。它的走向既不是西式与政府相对立的自由“民主主义”,也不是革命时期的由上而下的“群众运动”,而是一种更为中允、有序、更可持续的新型(也许可以称作)人民参与“主义”。政府积极纳入人民的参与和能量,借助人民的主体性来和参与来克服长期以来的经济和政治内卷化,扩大创新范围和去内卷化的动力,才是真正的现代中国治理模式和发展的应有走向。

  

  

Abstract: This is an abbreviated overview discussion-analysis, about two main spheres. The first is involution and de-involution in agriculture, their characteristics and mechanisms of change, and also their commonalities with industrial change in contemporary China. The second is involution and de-involution in bureaucratism. The article goes on to the connections, commonalities, and mutual reinforcements between the two. The article suggests that, in order to proceed to further de-involution, China needs above all more innovations that produce qualitative change. For that purpose, the leadership role played by the powerful party-state of China, in contrast to the artificial construct of a “laissez faire” state in Anglo-American neoliberalism, is a necessity born of history. Over and above that, China needs to borrow from the “centralized minimalism” and “third sphere” traditions of its imperial heritage and recent revolutionary past, as well as the granting of powers and rights to the people during the Reform era, to continue to seek a path that is intermediate between Anglo-American “liberal democracy” and China’s revolutionary “mass line,” of popular participation “-ism,” to release thereby still greater innovative energies to embark upon a long-term, de-involutionary development path, one that truly accords with Chinese realities and needs.

   Key words: involutionary commercialization, “labor and capital dual intensifying” intermediate- stage de-involution, capital intensive, involution vs. innovation, between liberal-democracy and the revolutionary mass line.

   参考文献:

   陈帅,2020,《内卷与血酬:中日韩电子产业搏命史》,《财经头条》,10月30日。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1708922835/65dc17d301900s4vq (2020年11月查阅。

   贺雪峰,2020,《互助养老:中国农村养老的出路》,http://www.snzg.cn/article/2020/0928/article_42498.html,2020年10月检阅。

   黄宗智,待刊a,《实践社会科学:方法、理论与前瞻》,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黄宗智,待刊b,《中国国家与社会的二元合一:历史回顾与前瞻原想》,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黄宗智、尤陈俊、赵珊编,待刊,《实践法史与法理:综合中西的研究》,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黄宗智,2020a,《中国的新型小农经济:实践与理论》,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黄宗智,2020b,《中国的新型正义体系:实践与理论》,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黄宗智,2020c,《中国的新型非正规经济:实践与理论》,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黄宗智,2020d, 《小农经济理论与“内卷化”和“去内卷化”》,载《开放时代》,第4期:126-139页。

   黄宗智, 2019a,《国家-市场-社会:中西国力现代化路径的不同》,载《探索与争鸣》第11期,42-56页。

   黄宗智,2019b, 《重新思考“第三领域”:中国古今国家与社会的二元合一》,载《开放时代》,第3期:12-36页。

   黄宗智,2019c,《探寻中国长远的发展道路: 从承包与合同的区别谈起》,载《东南学术》,第6期:29-42页。

   黄宗智, 2016a,《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1980-2010)——一个历史和比较的视野》,载《开放时代》第2期:第11-35页。

   黄宗智, 2016b,  《中国古今的民、形式正义体系——全球视野下的中华法系》,载《法学家》,第1期:1-27页。

   黄宗智,2015,《农业合作化路径选择的两大盲点:东亚农业合作化历史经验的启示》,载《开放时代》2015年第5期,第18-35页。

   黄宗智, 2014a,《明清以来的乡村社会经济变迁:历史、理论与现实》,第一卷《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1986],第二卷《长江三角洲的小农家庭与乡村发展》[1992],第三卷《超越左右:从实践历史探寻中国农村发展出路》[2009]。北京:法律出版社。

   黄宗智,2014b,《清代以来民事法律的表达与实践:历史、理论与现实》,第一卷《清代的法律、社会与文化:民法的表达与实践》[2001],第二卷《法典、习俗与司法实践:清代与民国的比较》2003],第三卷《过去和现在:中国民事法律实践的探索》。北京:法律出版社。

   黄宗智,2014c,《“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载《中国乡村研究》,第11辑:100-125页。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

   吕津,2010,《中国城市老年人口居家养老服务管理体系的研究》,吉林大学管理学院博士论文。

   于涛,2020,  《于涛发言组织起来,推动乡村振兴》,http://www.zgzcyj.com/index/detailsx.html?id=110.html,2020年10月查阅。

   周黎安,2018,《“官场+市场”与中国增长故事》,载《社会》第2期,第1—45页。

   周黎安,2014,《行政发包制》,载《社会》第6期,第1—38页。

   Barboza, David, 2016, “How China Built ‘iPhone City’ With Billions in Perks for Apple’s Partner”, The New York Times, Dec. 29, https://www.nytimes.com/2016/12/29/technology/apple-iphone-china-foxconn.html, accessed June 2020.

   Jiang Shanhe(江山河), Dawei Zhang and Darrell D. Irwin, 2020, “Semiformal Organizations and Control during the Covid-19 Crisis in China,” Asian Journal of Criminology, Oct. 2020 (Springer journal; no page numbers).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595876/, accessed Oct. 2020.

   Smith, Adam. 1976 [1776]. An Inquiry in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Weatherhill, Lorna, 1993, “The Meaning of Consumer Behavior in late Seventeenth- and Early Eighteenth-Century England,” in Consumption and the World of Goods, edited by John Brewer and Roy Porter, New York and London: Routledge.

  

   注释:

   [1] 本文既依据笔者新出版的(两年前完成的)关于小农经济、正义体系和非正规经济的三卷本研究(黄宗智2020a、b、c),也介绍和总结了笔者最近三年中所形成的两本待刊新书《实践社会科学:方法、理论与前瞻》与《中国的国家与社会二元合一:历史回顾与前瞻愿想》(黄宗智待刊a、b)相当部分的内容。当然,也部分依据笔者之前在1986年到2009年发表的关于小农经济的三卷本专著(黄宗智2014a),以及2001年到2014年发表的关于正义体系的三卷本专著(2014b)。

   [2] 2005年到2009年的五年平均数据。

   [3] 例见基于山东烟台市一千多个村庄的实验的报告——于涛,2020。

   [4] 以上讨论的主要是美国的“大田”农业,占据其总耕地面积的96.4%。至于美国的高附加值农业,它仅使用了3.6%的耕地,但生产了36.8%的农业产值。它虽然也是一种劳动与资本双密集的农业,但是,与中国相比,其机械和资本化程度要高得多,收益也高得多。(黄宗智,待刊b:尤见第9章)

  

   本文正式刊发版本载《开放时代》,2021年,第1期:157-168页。

进入 黄宗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内卷化   去内卷化   内卷型商品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7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