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星:上帝归来——段正元的上帝观及其现代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 次 更新时间:2021-01-24 22:21:52

进入专题: 段正元   上帝观   儒家  

韩星 (进入专栏)  

  

   导读

   现代民间大儒段正元以道德作为核心价值来构建新的国民信仰体系,对古今中外的上帝观进行了新的整合,超越了历代儒者的思想,试图重建儒家的上帝信仰,提出三教同源,万教归儒,神道设教,尊师重道,救世渡人。近代以来国人信仰危机,段正元办道德学社,回归上帝,对于我们今天重整伦理秩序,重建民族信仰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段正元(1864——1940),原名德新,道号正元,取天元正午、道集大成之意,成名后人称段夫子。四川威远县望集乡堰沟坝(现镇西红村)村人。少时仅读《论语》半部,曾从事农工渔贩等劳作,深知民情世风。十五岁师从龙元祖学道,随师入峨嵋山和青城山闭关修炼,得龙元祖先天后天、内圣外王、修治齐平、体用合一之真传。学成下山,寻师访友,与道、佛诘辩,历尽艰辛,曾著成《阴阳正宗》十二卷。民国元年在四川成都办人伦道德研究会,讲《四书》《五经》,发儒学真义,自述所讲乃性分中流出,在当时产生了相当的影响,后编成《大成礼拜杂志》、《圣道发凡》、《外王刍谈录》等。民国五年,北京道德学社成立,陆军总长王士珍为社长,段正元被聘为社师。弟子多为军政要人及留日回国者,段自称实现了其布衣教王侯之志愿。随后弟子编其演讲及文稿成《道德学志》、《大同元音》等书。后来,南京、汉口、杭州、上海、奉天、荥阳、随县、张家口、太原、孝义、徐州、保定、天津等地也纷纷成立道德学社分社,段正元在各地讲学传道,形成广泛的影响,在民间形成一般的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潮,在战乱中成为保一方平安、挽世道人心的正面力量。1949年官方曾经把道德学社定性为会道门,目前学术界普遍的定位是民间宗教,我则认为他是现代中国的一位民间大儒。

   宗教信仰的核心是神,而神的核心则是上帝。上帝被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几大宗教作为至上神,今天一般人以为上帝是这几大宗教的专利,其实上帝也是中国文化古已有之的至上神,明末清初天主教进入中国时利玛窦入华为传教目的,将天主教至高神翻译为“上帝”。其实中国古代上帝名称有帝、天帝、昊天上帝、皇天、皇天上帝、天皇大帝等,其渊源甚古,殷商已成熟,西周发生了由“帝”而“天”、由神而人的重心转移。儒家“六经”中随处可见上帝,但从春秋时期开始了文化精神的转变,儒家以人文理性为主导。汉代又有宗教复兴的趋势,但董仲舒仍然保持儒家人文理性的基本精神,以伦理道德为依归。至宋儒更多地讨论“天”、“道”、“理”、“性”、“命”,即使讨论“上帝”、“鬼神”,也多凸显哲学理性解释,这样上帝隐遁了。明清之际儒者反思批判宋明理学,面对基督教传入,有重建上帝信仰的意思。明清时期儒学开始了民间化、宗教化的转向。段正元处于20世纪中国分裂战乱,思想文化多元,世界走向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对古今中外的上帝观进行了新的整合,试图重建儒家的上帝信仰,为儒教的现代复兴奠定基础。

  

   一、上帝归来,观念超越

   段正元界定上帝曰:“上帝者,肇造天地人物之真主宰也。无论天地之中,天地之外,诸天诸地,上帝俱在。……实为人王中之真主,天王这之真父。”“上者,至尊无上,帝者,主宰无二。上帝者,永无对待,无中生有,以虚无之本体,为万有之真神。大週天界,细入微尘,无实无虚,莫载莫破,至神至妙,至上至尊,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无名可加,强以名之,尊曰上帝。”“自然中何以能头头是道,其中实有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真主宰。……即是无为无所不为之尊称,曰上帝是也。”上帝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真主宰,无中生有,至尊无上,主宰无二,永无对待,无实无虚,莫载莫破,至神至妙。

   上帝生人及万物,是天地万物的精气神。“上帝者,天地万物之精气神也。化生万物,至公无私,养育群生,各完其量。虽曰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而其精神之发皇于外者,则固有可见可闻者在焉。试仰观于天,日月星辰系焉,风云雷雨,神妙莫测,谁为为之?曰:上帝精气神之散殊也。俯察于地,山川河海,万物载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时行物生,丝毫不爽,孰令致之?曰:上帝精气神之磅礴也。假令天地万物,无此精气神以为之主宰,则天地失其高厚,日月失其光明,万物失其生成,所谓易不可见(生生不已之谓易),而乾坤或几乎息矣!惟人亦然,凡耳、目、口、体、知觉、运动之显见者,非是耳目口体之能为,乃精气神之运用也。假令人身之精气神失其运用,则形固与槁木同朽,心亦若死灰无灵焉。是知有形有象之品物,悉是无形无象所化生,即凡宇宙之精华,其随在显著于事事物物者,何一非至神至妙之表现乎!……上帝恩爱人类之心,犹不仅此也,又复为人谋生后种种之利益,特生万物以备人生饮食、衣服、居住一切所需,于此益见上帝爱人之德,全人之功,殆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者矣!”段正元用了传统文化中精气神来拟人化地表达其上帝观,认为天地万物乃都是上帝精气神的散殊。段正元还区分真上帝和假上帝:

   问:今中国称元始玉皇为上帝,外国称耶和华为上帝,中外名目,混淆莫辩,请问:谁为真上帝耶?

   答:元始天王者,为开天辟地之初祖,凡诸天诸地之事,无非元始之主持,世人尊称之元始天王,非上帝也。玉皇者,为天上诸神之精,为地下圣贤仙佛之主,世人尊称为玉皇大天尊,非上帝也。耶稣杀身成仁,为犹太之救世主,非上帝也。耶和华是希伯来之土音,与中国尊称天老爷一语,同属一有形有象之名词,皆非真上帝也。

   问:真上帝究竟是谁?

   答:真上帝者,语大体现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天之性也,人物之生命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无声无臭,实为事事物物之真主宰。

   这是对古今中外不同上帝观的整合与超越。而他的上帝是三位一体的上帝。他说:“上帝有三,然三而一,一而三。一曰无极上帝,二曰太极上帝,三曰阴阳上帝。无极上帝,辖诸天诸地,无形无象,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太极上帝,统率一个天地,即是肇造天地人物的真主宰。阴阳上帝,万事万物中,皆有一位,即是《新旧约书》云:‘说有天地,就有天地;说有人物,就有人物。七日将天地人物造成,故曰休息日。’如中国盘古开天地、伏羲兄妹制人伦,文王上帝左右,是即阴阳上帝。……要知万事皆有一个大主宰,即前所言上帝是也。人物皆是上帝所化生……若无上帝,亦无天地,亦无人物。上帝天地人物为一体,即一本散为万殊,万殊归于一本之理也。”他认为有三个上帝:无极上帝、太极上帝、阴阳上帝。而基督教中的上帝只不过是层次最低的阴阳上帝。天地万物以及人皆是上帝所化生,上帝与天地人物为一体,实即一本散为万殊,万殊归于一本道理的体现。

   他批评宋明理学家不明宗教真相,终身陷入理障,升堂而未入室:“孟子以后,真儒之传遂失,朱子之学,仅能发明孔孟之文章,不过得儒教之一端,为道学中之善人,理学中之君子耳。其实真儒之道,朱子尚不知也。不知真儒之道者,自不能明白宗教之真相,此其实有终身陷入理障。”“朱子理学明家,发明圣人日用伦常之理,循序渐进,亦足以为小康守法,可谓升堂而未入室者耳。”他进一步讨论上帝与道、理、无极、太极等传统哲学核心观念的关系。

   上帝与道的关系是他讨论的重心,他说:

   上帝神通,非常广大,无名可加,强名曰道。

   天地间事确有主宰。道不可见,可即其主宰见之。如日月星辰出没有定,四时八节,寒往暑来,数千年如一日,毫无差异,苟无主宰焉能如是!主宰是谁?即是中国圣人所言之惟皇上帝,是独一无二的。西人还是讲上帝。上帝是一个,然仅说一个上帝,不易明白,要知上帝有三个。第一个即是太上所言之第一“道”字,无声无臭,不可思议。不但为这个天地之主宰,实为万万个天地之主宰。在万万个天地之上,在万万个天地之中。无为无不为,万万个天地均是此上帝所生。我们这个天地亦归此上帝管。这个天地亦有个上帝,这个上帝有地所,即至圣所言之“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之北辰,为这个天地之机纽主人翁,主宰这个天地之上帝,释迦所言之三千大千世界都由他主持。知有一天地,则知有一上帝。还有一个上帝,创世纪所言站在水面上,说声生天就生天,说声生地就生地,说生物就生物,说声生人就生人,即是此上帝。无形而有形,无为而有为,即是中国圣人所言之“上帝临汝,无贰尔心,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可以祀上帝”之上帝。知天地有三个主宰,才知天地之所以成,天地之所依归。有了第三个上帝,故万物生生不已。从先天讲,上帝之名,亦是无以名之,强名之曰上帝。……太上曰一气化三清,三个上帝变为五行,为五个上帝,位五方,司五气,东青帝,南赤帝,西白帝,北黑帝,中央为黄帝,各有其能。三个上帝原来一贯,至善无恶,变为五个上帝,则有相生相克。

   上帝是天地万物的主宰,但须知上帝有三:第一个是老子所说的“道”,是无为而无不为的万万个天地之主宰,也就是上面所说的无极上帝。第二个就是我们这个天地的上帝,即孔子所说的北辰,主宰这个天地,包括佛教所说的三千大千世界都由他主持,也就是上面所说的太极上帝。第三个从是西方基督教所说的站在水面上,说声生天就生天,说声生地就生地,说生物就生物,说声生人就生人的上帝,也就是上面所说的阴阳上帝。这三个上帝是贯通的,是至善无恶的。这三个上帝变为五行,为五个上帝,位五方,司五气,东青帝,南赤帝,西白帝,北黑帝,中央为黄帝,各有其能,相生相克,就是我们这个气数天地。

   他比较道与上帝说:“上帝者,天地万物之所有也,天地万物之所无也,或曰无而为有,有而为无,非道也乎。道则有阴有阳,有吉有凶,有微有显,有开有隐也,上帝则纯乎其纯,粹乎其粹,所以动道之阴阳,主道之吉凶,严道之微显,定道之开隐也。宇宙中有上帝,则万物不紊,万物无上帝,则一本不生。上帝无声,而天下皆听,上帝无形,而天下皆形。”这样看来,上帝就是道的人格化,是道的主宰性的体现,这将“道(德)”神灵化、人格化,形成了独特的上帝观。但比较起来,上帝与道是母子关系,上帝生道,是道之体,道之元,道之母。

   问:道即上帝耶?答:无道则无上帝,无上帝亦无道。道从上帝出者,谓之真道。盖上帝者,道之体,道之元,亦道之母也。子母相生,神妙莫测,无不各得其所,此道之所以可贵也与!

   这就为道找到了母体,颠覆了老子以来道在天地之先,道造天地、生万物的思想,回归到上古以上帝为至上神,为天地万物根源的观念。

   关于上帝与理的关系,他说:“理者上帝之流行,因物付物,不假安排布置,莫不有条理。”天地万物的道理(规律)乃上帝的流行。

   关于上帝与无极、太极的关系:他说:“上帝者,无极之先也。无极者,太极之体也。太极者,无极之用也。以其位居皇帝之上言之,名无能名,实有非常之尊贵,故名之曰‘皇矣上帝’。以其无形无象言之,清空之极,无可名指,故惟无极。以其清空一气言之,有鸿濛之象,无实际形,浑沦一乾坤,故惟太极。由其包含万象言之,阴极生阳,为万物之父,此太极而无极也。阳极生阴,为万物之母,此无极而太极也。阴阳在其中,至道亦在其中,静而为天地之性根,人物之主宰;动而为天地之元气,人物之灵机;胥默化于无极太极中,而生生不息者,此上帝之体用也。有上帝始有天地,有天地自有上帝。故上帝为无极之始,无极为太极之静,太极为无极之动。体用略殊,名称则一而二,二而一也。”认为“无极为无形之主宰,太极为阴阳之主宰,气化为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之主宰,皆非上帝也。”又理解段正元这一思想,首先必须明确“无极”和“太极”的内涵,段正元也说:“故凡欲知真上帝者,不可不先明无极太极之真相也。”

他之所以这样把上帝与道、理、无极、太极等联系起来,是因为如前所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段正元   上帝观   儒家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65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