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峰:新冠疫情下的美国与中美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6 次 更新时间:2021-01-23 00:28:57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中美关系  

倪峰  

   2019-2020年岁末年初,一种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不期而至,并迅速蔓延为一场百年不遇的全球疫病大流行,波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百万人感染,十多万人丧生,对全球政治经济社会带来极其重大的冲击,成为历史进程中一个重要的分水岭。病毒对人类的攻击不分国别、地域、种族和信仰。2020年1月21日,美国宣布发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病例,随后的一个多月只增加了几十例。3月,疫情进入暴发阶段,从每天几百、几千到上万,美国迅速成为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风暴中心”。截至3月26日,美国确诊人数超过8万,成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而且疫情仍在持续发酵。3月29日,美国防疫小组核心成员、白宫卫生顾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S.Fauci)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透露,美国预计会有数百万人感染新冠肺炎,其中大约有10万-20万人因此失去生命。①

   一 疫情冲击下的美国

   这场汹涌的疫病大流行对美国的冲击是震撼性的,堪比2001年“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海啸”的叠加。随着疫情持续发展,各种各样的危机还在不断涌现,仍需要持续观察与研判,但一些重大的影响已经显而易见。

   首先,美国经济遭遇重创,“特朗普景气”提前终结,衰退已至,美国可能陷入大萧条。以特朗普执政以来最为在意的两个经济指标——股指和失业率——来看,从2020年3月9-18日,美股10天内四次熔断。3月18日,道琼斯指数盘中失守19000点关口,一度跌近11%,跌超2200点,最低报18917.46点,相比2月份的历史高点29568.57点,跌幅超10000点。至此,特朗普就职以来道琼斯指数涨幅在盘中全部抹去。②关于失业数据,美国劳工部3月26日发布的每周初请失业金人数达328.3万,这个数据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曾达到69.5万的历史峰值,而目前的数据为历史记录的约五倍。在初请失业金数据公布后不久,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美国经济“可能已陷入衰退”。根据摩根大通发布的数据显示,由于越来越多的州为控制疫情蔓延发布“居家令”,美国经济所受影响范围不断扩大,第一季度全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或降至-10%,二季度降至-25%,预计失业率将飙升至8.5%,两倍于当前水平。③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前副主席雷伊·罗森(Rae Rosen)的判断更为悲观,她认为有两种可能性会将美国经济带人大萧条:一是国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在向个人和公司提供援助和贷款时态度不够坚决或附加太多条件;二是人们无法保持社交距离,因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导致的死亡人数激增,最终出现社会隔离,经济停滞期延长了几个月。④

   其次,美国社会生活开始陷入大面积停摆。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疫情形势已呈现出多点暴发的态势。截至美国时间2020年3月28日,特朗普已经批准17个州或地区宣布进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灾难状态”,包括纽约州、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新泽西州、马萨诸塞州、密歇根州、密苏里州、马里兰州、伊利诺伊州等15个州以及关岛和波多黎各两个地区。18个州已要求民众尽可能留在家中,总人口超过全国的一半。受疫情暴发影响,美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取消量大幅上升。3月25日,当天取消航班10324架次,是3月13日宣布进入国家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时的27.8倍。在3月7-14日这一周,酒店入住率下降了24%。自3月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美国扩散后,许多电影公司宣布推迟电影发行,加上出行减少,美国票房收入进入负增长,3月19日当周的票房收入增速为-56.2%。餐饮业受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最大。最早出现疫情的西雅图从3月初开始餐饮就座率就出现大幅滑坡,纽约和波士顿是在全美病例数破千之后餐饮就座率才出现下滑,等到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后的第四天(3月17日),纽约和波士顿的餐厅就座率降至零。不仅美国社会生活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就连美军的行动也被波及。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3月25日报道,三名国防部官员透露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美国国防部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已经签署了一项命令,将所有美国军队在海外的行动冻结60天。为此,美国人发出感叹,1945年以后发生过很多次战争,没有一次战争让地球上最繁华的城市变成空城、让最发达的国家停止一切娱乐、让最先进的医疗体系陷入崩溃边缘、让工厂停工、让所有人待在家里。疫情对美国社会、政治、经济和观念的影响可能是全方位的,这其中包括:民族主义的兴起和排外意识的上升、社会隔膜加剧、失业潮引发社会动荡、“大政府”卷土重来、政府成为大型制药公司、个人主义受到约束、消费主义受到抑制、宗教影响回归、更加重视家庭生活、社交活动频度下降、持枪愈加成为共识、交往和消费更加依赖数字技术、虚拟现实和远程医疗的兴起、更加重视专业主义、电子投票成为主流、国内供应链加强以及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日益隔绝。

   最后,防疫已成为美国政治和政府行动的焦点。在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HS Index)上,美国得分为83.5,居全球第一,本应成为应对疫情准备最充分的国家。然而,在疫情暴发初期,特朗普政府的表现粉碎了这一幻象。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不久美国就获得了来自中国的通报,但是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失误使得美国一再失去最好的防御机会。其中包括:在病毒席卷中国的时候,没有认真对待大流行的风险;检测试剂盒的制造存在严重缺陷,使整个国家对危机视而不见;严重缺乏口罩和防护装置来保护前线的医护人员,也没有足够的呼吸机来确保重病患者的生命。

   2020年2月29日,美国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⑤感染人数开始呈爆炸式增长,资本市场做出强烈反应,特朗普政府才对疫情真正重视起来。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向各州和大城市提供500亿美元的援助,同时公布了应对计划,解决应对疫病大流行的资金缺口、试剂盒不足、检测及治疗费用过高、病患信息不畅通及缺乏全国统筹、医生和医院隔离病床不够、患病治疗或因照顾家人不能上班而没有收入、低收入家庭无力应对疫情以及学生还贷款压力等问题,并商讨推出100项措施保护经济。⑥至此,美国政府和整个社会才开始真正行动起来。

   在疫情大暴发的情景下启动“紧急状态”极大地改变了美国政治常规的运行状态。依据美国的《紧急状态法》,美国总统拥有至少136项紧急权力,包括生产方式调控、向国外派兵、实行国内戒严、管制企业运营乃至授权使用一些极端性武器等。至此,在美国的联邦政府体系中,行政分支的权力大幅度扩张,特朗普成为“超级总统”。

   随着美国进入“战时状态”,民主、共和两党也一改平日党争不断、相互扯皮的决策低效局面,以极快的速度在国会推出《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保障法案》(CARES),并于3月27日由特朗普签署。该法案规模和力度空前,动用资金超过2万亿美元。其中既包含了共和党方面的基本诉求,如设立一个5000亿美元的基金以帮助遭受重创的行业,也照顾到民主党方面的关切,如为小企业提供3500亿美元的贷款,提供2500亿美元的失业救助和750亿美元的医院救助,为个人提供最高1200美元的现金支付,为已婚夫妇提供2400美元的现金支付,为每个孩子提供500美元的现金支付。

   尽管在应对疫情的举措上民主、共和两党基本形成了一致,但是疫情也使得党派斗争在另外两个方面趋向白热化:一是正在进行中的美国大选。疫情暴发前,由于美国经济出现的“特朗普景气”,人们普遍看好特朗普的连任前景,然而随着疫情大流行、美国经济遭遇重挫以及特朗普在疫情暴发初期应对不利,民主党方面重新燃起夺回白宫的希望,并已经发起了一轮抨击特朗普一贯轻视防疫、忽视民众健康并致使美国遭遇如此惨祸的舆论攻势。例如,2020年3月26日,当美国确诊人数上升为全球第一时,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发推特讽刺特朗普“确实做到了美国第一”。倾向民主党的《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题为《新冠危机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情报失败》的文章,认为在美国正在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比珍珠港和‘9·11’事件更扎眼的失败,全是特朗普领导的过错”,而且“特朗普政府官员做出了一系列的判断(最大限度地淡化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危害)和决定(拒绝采取必要的紧急行动),致使美国人民陷入本不该出现的险境之中”。⑦总之,疫情大流行及其应对已成为2020年选举的最大议题,疫情的走势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应对成效将最终决定白宫的归属。二是联邦与州的关系。美国是联邦制国家,联邦和州都有制定公共卫生政策的权力,但在实践中公共卫生管理主要是州和地方政府的职责范围。联邦与州之间、州与州之间难以有效配合,尤其是在两党政治极化的大背景下,联邦与州在应对重大公共安全危机时会出现许多矛盾。在这次疫情中,重灾区多为民主党主政的州,如纽约州、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密歇根州等,于是党派斗争就不断以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矛盾表现出来。例如,特朗普与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在呼吸机问题上发生严重争执,华盛顿州州长和密歇根州州长批评联邦政府应对不利并与特朗普公开相互指责,都是这次美国疫情中的另类风景。

   二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防控疫情大流行已成为当下美国社会最重大、最紧迫的话题。我们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为严峻的全球卫生安全危机,正如约瑟夫·奈(Joseph S.Nye)指出的:“在应对这场跨国威胁时,仅仅考虑美国对其他国家行使权力是不够的,成功的关键是认识到与其他国家一同行使权力的重要性。每个国家都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重要的问题是,对这种利益的定义是广义还是狭义的。新冠肺炎疫情表明,美国未能调整战略以适应这个新世界。”⑧疫情期间,特朗普政府继续奉行所谓“美国优先”的理念,在协调危机应对、物资流动、财政刺激与信息共享等方面,美国几乎都处于缺席状态,不仅没有发挥全球性主导作用,而且处处以邻为壑。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妄称,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盟友和中国等战略对手的行动再次表明,美国在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中是孤军奋战,美国有必要将基本的药物生产和供应链转移回国,减少对外依赖,从而保护公民健康以及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

   具体到中美关系领域,尽管疫情汹涌,美国相当多的政客、战略精英和媒体仍从大国战略竞争视角对待中国。一些人甚至把疫情视为抑制中国崛起的机会。近期,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发表了题为《大国持久战》的研究报告,其中建议美国的对华战略竞争应从“纵向升级向横向升级演变”。即在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形成的相互确保摧毁情境中,大国战略竞争向战争这样的纵向升级的可能性下降的背景下,转向扩大竞争范围,其中既包括在太空、网络、深海等新空间限制对手行动范围,也包括在舆论、经济、生物等综合领域遏制对手发展潜力。⑨在各种势力的共同鼓噪下,美国对华发起了新一轮的挑衅,并对中美两国在抗击疫情方面开展合作产生了极大干扰。

第一,利用新冠肺炎疫情,抹黑和唱衰中国。一些美国官员和机构不断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称,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应归咎于中国,中国早期应对措施不力,中国并未公开很多信息,致使美国处于被动状态。特朗普甚至曾多次将病毒称为“中国病毒”。2020年3月24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一些共和党议员推出决议,呼吁对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所谓“隐瞒疫情扩散情况”启动国际调查,同时要求中国对受影响的世界各国进行赔偿。美国媒体也掀起一波攻击中国的浪潮。《纽约时报》不断发文指责中国政府控制疫情不力扰乱了国内外民生,唱衰中国经济会因为疫情遭受严重打击。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严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614.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20年第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