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洪亮 :“问题”与“主义”之变奏:近代以来中国边疆学构筑的回顾与前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0 次 更新时间:2021-01-15 21:46:24

进入专题: 中国边疆学   问题与主义  

汪洪亮  
但并不是没有源头就没有长江、黄河。因为长江、黄河都有若干河流汇入,也会有若干支流分出。在人们没有找到源头前,都不影响对长江、黄河的称呼及其利用。边疆学构建就是如此。我们不必等边疆概念达成一致才去研究边疆学,也不必等一般边疆学建成后再来讨论中国边疆学,更不必因没有一般边疆学,就去质疑学界已探索的中国边疆政治学、边疆经济学等学科化的努力。也许学术规律恰恰相反,没有局部,哪来整体?没有特殊,哪来一般?又如何提炼出一般?在众多边疆学二级学科的努力下,一级学科构建机会或许才会成熟。

   四是中国边疆学的依托学科问题。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要有理性思维,不能画地为牢,固守学科本位。其学科属性,要从其研究对象及研究目标而定。边疆学不是边疆史地研究,因为史地研究不是边疆研究的终极目标,只是边疆研究的基础性工作。现在一些学者,提出要走出“边政学”,实际上“边政学”的基本思路符合边疆学的属性,边疆学研究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对边疆及其人群与文化有正确完整的认识,就是要对边疆建设、管理、安全等提出正确的主张。边疆地区地域广袤、民族众多、文化多元、经济落后,自然期待多种学科的共襄盛举。中国边疆学的构筑,当然需要跨学科实践。民国时期,吴文藻就曾指出,只有相关学科通力合作,“始克有成”。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史学、地理学及其他有关国防的科学,都是边政学研究所需仰赖的学科,这些都是“建立边政学的学术基础”。他特别强调“边教学”的重要,也指出其他学科,如军事、外交、农林、垦牧、交通、工程、医学卫生等,“凡与边防国防直接间接有关系的科目,都可供作参考”。51《边政公论》发刊词中明确指出边疆研究需要“从事边疆工作和注意边疆问题的贤达,以及研究政治、经济、社会、人类、民族、语言、史地等等学问的鸿博之士”的共同参与。52马长寿发现,“抗战之顷,各科人士皆谈边疆,无论社会学家、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其所学学科与边疆有密切之关系,其谈也固无不宜。然一般不相干的人士,或劳驾远征,或闭门坐谈,亦往往以边事边情为集注之点”。53那时普遍认为,民族学应在边政研究中居于“主角地位”。柯象峰就说,边疆研究中各种学科都重要,但“研究员中任主角者”,“应推民族学及社会学家”,“对于边疆之初步研究,人文当重于自然,而人文科学中民族社会之研究当先于其他各方面,而处于一种先锋的地位,既同时进行,亦应有主客之分”。54柯象峰这番表达,或有学科本位意识,所谓“主客之分”或令其他学科学者略感“不适”,但在抗战时期边疆族群及人文尚未被国人充分认识,中华民族认同构筑尚需努力的语境下,却是颇合时宜的。

   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有必要继承并弘扬过去学界关于边疆学、边政学的学术传统,也要与时俱进提出我们的思考。毫无疑问,中国边疆学并非闭门自统之学,应有开放包容的胸怀,凡有利于我们认识边疆、治理边疆、建设边疆的诸多学科,都应虚怀广纳。从边疆学的基础研究而言,边疆史地研究尤其重要。在史地研究中,历史研究又比地理研究重要。在民国边政学表述中,地理研究是比历史研究重要的。如吴文藻认为在史地研究中,地理研究比历史研究更为重要,“通达边疆现状重于了解边疆经历,所以边疆地理研究重于边疆历史研究”,而边疆历史研究,“若其治学方法能稍加改良,亦有益于边政学”。55但是在今日,国家对边疆现状了解是较为清楚的,恰恰可能在历史问题上容易模糊。在当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语境下,我们更要强调边疆历史问题研究,特别强调边疆各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在边疆具体工作中,我们要用上各类相关学科,可以把民族学、社会学放在相对优先位置。因为任何工作,都是以人为本的工作。边疆工作中,主要就是边疆民族工作和边疆社会建设。边疆学就其整体属性,或许可以定位为政治学。边疆学研究应该有很强的国家立场,最能体现国家立场的是政治学。所以当年的边政学提出从人类学和政治学同时着眼,基本上是可以成立的,但一定要把史地研究放在重要位置。所以我的主张是,以史地研究为基础,以民族学、社会学研究为主体,以政治学为导向,建构中国边疆学。至于一般边疆学及各类二级学科的边疆某某学,则应予以鼓励。只要持续努力,中国边疆学建构之完成,应能水到渠成。

  

   注释:

   1.近年来较为集中的讨论,参见马大正:《当代中国边疆研究:1949—2019》,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9年版,及《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8年第3期所刊李大龙《“中国边疆”的内涵及其特征》、王欣《关于中国边疆学学科话语理论体系建构的几点思考》、苗威《建构中国特色的中国边疆学话语体系》、李鸿宾《对“中国边疆研究”概念的认识与界定——兼谈“中国边疆学”学术体系之建构》、崔明德《关于中国边疆学学科建设的几点看法》,该刊2019年第2期所刊吕文利《新世纪中国边疆学的构建路径与展望》,2020年第2期所刊李大龙《试论中国边疆学“三大体系”建设》等文。

   2.马大正:《中国边疆学构筑是当代中国学人的历史担当》,《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19年第1期。

   3.顾颉刚:《禹贡学会研究边疆学计划书》,1936年1月2日,《顾颉刚全集·宝树园文存》卷4,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216—217页。按:收入该书时改题为《禹贡学会研究边疆学之旨趣》。

   4.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国书店1985年版,第322—323页。

   5.徐益棠:《十年来中国边疆民族研究之回顾与前瞻》,《边政公论》1942年第5—6期。

   6.参见汪洪亮:《民国时期边疆研究机构的兴起及对边疆学术之形塑》,《北方民族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

   7.参见汪洪亮:《中国边疆研究的近代转型——20世纪30—40年代边政学的兴起》,《四川师范大学学报》2010年第5期。

   8.胡适:《回顾与反省》,《胡适教育论著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173页。

   9.参见苏云峰:《从清华学堂到清华大学》,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120页。

   10.比较例外的是,一些外国传教士开始运用人类学、民族学、博物学等学科方法研究中国边疆,典型的就是华西协合大学博物馆及华西边疆研究学会。关于此点,可以参考周蜀蓉:《发现边疆:华西边疆研究学会研究》,中华书局2018年版;汪洪亮:《抗战建国与边疆学术:华西坝教会五大学的边疆研究》,中华书局2019年版。

   11.徐益棠:《十年来中国边疆民族研究之回顾与前瞻》,《边政公论》1942年第5—6期。

   12.徐益棠:《十年来中国边疆民族研究之回顾与前瞻》,《边政公论》1942年第5—6期。

   13.顾颉刚:《禹贡学会边疆研究计划书》,第217—222页。

   14.汪洪亮:《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学术地图变化与边疆研究的复兴》,《四川师范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

   15.《顾颉刚全集·顾颉刚日记》卷3,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424、430页。

   16.参见顾颉刚:《禹贡学会边疆研究计划书》,第221—224页。

   17.参见娄贵品:《近代中国“边疆学”概念提出与传播的历史考察》,《学术探索》2012年第8期。

   18.顾颉刚:《中国边疆学会丛书总序》,《中国边疆》1943年第1、2、3合期。

   19.吴文藻:《边政学发凡》,《边政公论》1942年第5—6期。

   20.杨堃:《边疆教育与边疆教育学》,《杨堃民族研究文集》,民族出版社1991年版,第96—101页。

   21.吴文藻:《论边疆教育》,《益世周报》1938年第10期。

   22.参见汪洪亮等编:《民国时期边疆教育文选》,黄山书社2010年版。

   23.参见杨成志:《西南边疆文化建设之三个建议》,《青年中国季刊》1939年第1期。

   24.吴文藻:《吴文藻自传》,《晋阳学刊》1982年第6期。

   25.参见汪洪亮:《民国时期的边政研究与民族学——从杨成志的一篇旧文说起》,《民族研究》2011年第4期。

   26.参见窦季良:《读过〈边疆社会工作〉以后》,《边政公论》1945年第2—3期。

   27.胡耐安:《边疆问题与边疆社会问题》,《边政公论》1944年第1期。

   28.有学者认为,李安宅对边疆与内地关系的理解,走出了一元化、绝对主义和自我中心主义的误区,阐明两者互惠平等的关系。参见陈波:《“坝上”的人类学:李安宅的区域与边疆文化思想》,《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08年第2期。

   29.王先强:《边疆工作与国家政策——读李安宅著〈边疆社会工作〉纪要并代介绍》,《文化先锋》1946年第5期。

   30.谢燕清:《中国人类学的自我反思》,王建民主编:《学科重建以来的中国人类学》,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6页。

   31.参见汪洪亮:《抗战时期华西坝学人对中国边疆研究的学科化努力》,《北方民族大学学报》2019年第3期。

   32.参见汪洪亮:《抗战建国与边疆学术:华西坝教会五大学的边疆研究》,第298—312页。

   33.参见邢玉林:《中国边疆学及其研究的若干问题》,《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2年第1期。

   34.马大正、刘逖:《二十世纪的中国边疆研究——一门发展中的边缘学科的演进历程》,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285页。

   35.参见邢玉林:《中国边疆学及其研究的若干问题》,《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2年第1期;《关于中国边疆的若干问题》,《中国边疆研究通报》第1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36.参见马大正:《关于构筑中国边疆学的断想》,《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3年第3期。

   37.参见吕文利:《新世纪中国边疆学的构建路径与展望——兼论中国边疆理论的三个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9年第2期。

   38.朱金春:《边疆研究的本体论转向——“边疆实在论”与“边疆建构论”之争鸣再讨论》,《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19年第5期。

   39.参见朱碧波:《中国边疆学:学术争鸣的回顾与学科发展的前瞻——基于“边疆建构论”与“边疆实在论”争鸣引发的思考》,《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20年第2期。

   40.参见罗志田的“‘问题与主义’之争再认识”系列论文,包括《因相近而区分》(《近代史研究》2005年第3期)、《整体改造和点滴改革》(《历史研究》2005年第5期)、《外来主义与中国国情》(《南京大学学报》2005年第2期)。

   41.“蒙藏委员会”主编、周昆田编著:《边疆政策概述》,“中央文物供应社”1984年版,第5页。

   42.参见汪洪亮:《民国时期国人对“边疆”、“边政”含义的认识》,《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4年第1期。

   43.当代学者关于“边疆”内涵的讨论,参见王振刚:《新时代中国边疆学构筑的发展及反思》,《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20年第1期。

   44.马大正:《当代中国边疆研究(1949—2014)》,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6页。

   45.参见杨成志:《西南边疆文化建设之三个建议》,《青年中国季刊》1939年第1期。

   46.岑家梧:《论民族与宗族》,《边政公论》1944年第4期。

   47.参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颁布:《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设置与管理办法》(学位[2009]10号)第三章“一级学科的设置与调整”第七条。

   48.参见李国强:《开启中国边疆学学科建设的新征程》,《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8年第1期。

   49.孙勇:《边疆学学科构建的困境及其指向》,《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16年第2期。

   50.杨明洪:《关于“边疆学”学科构建的几个基本问题》,《北方民族大学学报》2018年第6期。

   51.吴文藻:《边政学发凡》,《边政公论》1942年第5—6期。

   52.参见《发刊词》,《边政公论》1941年第1期。

   53.马长寿:《十年来边疆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边疆通讯》1947年第4期。

   54.柯象峰:《中国边疆研究计划与方法之商榷》,《边政公论》1941年第1期。

   55.吴文藻:《边政学发凡》,《边政公论》1942年第5—6期。

  

   汪洪亮,1976年生,历史学博士,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四川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近现代西南区域政治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边疆学原理研究”(2017AZD019); 四川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近代中国藏羌彝民族地区汉人社会生活研究”(SC18EZD043)的研究成果;

   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20年第4期

  

  

    进入专题: 中国边疆学   问题与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地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3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