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程 王莎莎:特朗普政府战略部署调整及对中国周边形势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3 次 更新时间:2020-12-10 22:17:46

进入专题: 特朗普     中美关系  

高程   王莎莎  
特朗普政府进一步阐述了其"印太战略"的内容。2018年通过的《亚洲再保障法案》,2019年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分别出台《印太战略报告》和《自由、开放的印太》表明,美国试图在"印太战略"的大框架下,从安全、经济和价值观三方面对中国实行有效打压。

   在经济领域,特朗普政府放弃奥巴马政府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多边主义俱乐部的思路,采取基于自身经济优势,以"单挑"的方式在亚太地区做出如下经济战略调整。为反制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在 2018年国内通过的《建设法案》指导下,整合国际援助署和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成立了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新公司负责美国在印太地区开展所谓"高质量"、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和数字经济方面的相关事宜。随后,在第 35届东盟峰会及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美宣布启动"蓝点网络"计划。一方面,美国要求加大国内对外来投资审核及部分涉及"国家安全"的核心技术产品出口管制的力度。譬如∶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试图通过改革,更充分应对中国投资对美国家安全的"威胁"。2020年4月美商务部产业安全局通过修改《出口管理条列》,加强对技术出口限制,防止美公司向海外出口可能加强中国军力的产品。另一方面,美国打着保护信息安全,维护印太地区"自由"和"开放"的旗号,"提醒"地区盟友和伙伴警惕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和 "一带一路"倡议,尤其是数字丝路内隐藏的"陷阱"。与此同时,美国向亚太地区国家推销美国及盟友主导的有关基建、能源和数字经济倡议。此外,美国还试图在高端核心技术领域,即半导体、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方面对华实行全方位封锁,在部分中低端供给链寻找替代方,降│低美国市场对中国制造依赖。以带回制造业重建美国为口号上台的特朗普,在其开启中美贸易战期间,已有部分公司、产业出于规避风险,将供给链迁出中国。

  

   三、对中国周边形势的影响

  

   尽管中国周边各次区域关注的议题和发展诉求存在差异,但各次区域态势的变动都不同程度受域内大国、中等强国和主要域外大国之间互动的影响。总体来看,与往届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在亚太地区的战略投入逐渐加大。尽管当前"印太"战略正在不断落实,但并未导致中国周边形势恶化。由于"一带一路"倡议和睦邻、安邻的周边政策有效推进,中国和亚太周边多数国家,包括非美国西方价值盟友体系的盟国,实现了整体稳定、缓和或向好的关系发展态势。

   (一)中国和东亚国家的关系保持整体缓和

   东亚地区是美国在"印太战略"框架下与中国战略互动的首要地区。东亚地区由东北亚和东南亚两个次区域组成,两个次区域关注的议题存在明显差异。

   安全议题是美国介入东北亚地区事务的主要切入点,尤其是朝核问题和钓鱼岛问题。执政伊始,特朗普总统虽然多次口头上就朝核问题威慑朝鲜,但随后举行的两次美朝首脑会晤,以及此后就朝鲜进行的系列导弹试射,除延续既有对朝经济制裁外,特朗普政府更多以语言威胁,而并未进一步加大针对朝鲜的措施力度表明,解决朝核问题已不是当前美国对朝政策的主要目的,争取朝鲜事实上成为美国的可选项。在特朗普政府缓和对朝政策之际,中国同时改善了与朝鲜和韩国的关系。不到一年时间的四次双边最高领导人会晤,彰显中朝关系的升温。2018年3月中朝双方最高领导人就发展新时代的中朝关系达成的四方面共识,不仅有助于增加双方理解互信,也有助于进一步确保中朝在朝半岛形势发展进程中的沟通和协商,推动半岛形势的缓和和稳定。

   中韩关系虽曾因"萨德事件"一度陷入危机,但随着2017年中韩两国同时发表"关于改善双边关系的沟通结果"和同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中韩关系逐渐回暖。政治关系改善的同时,中韩两国经济往来也逐渐复苏。2018年8月在韩国举办的中韩经济协力论坛吸引了大量中方代表参与。

   尽管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的核心盟友,但中日关系近年来明显改善。自 2010年以来,中日关系一度因日本购岛事件、日本历史教科书修改等问题,摩擦不断甚至陷入低谷。随着,2014年四点原则出台和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召开,中日关系逐渐回温。迄今为止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已成功举办八次。2019年3月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2018年以来,中日关系终于重回正轨,呈现出改善发展的良好势头。2019年6月中日两国最高领导人在大阪会晤时,安倍晋三首相表示,对中日关系重回正常发展轨道感到高兴,同时他指出双方应本着"化竞争为协调、互为合作伙伴、互不够成威胁"的共识,遵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等重要政治文件,密切保持高层交往和对话,确保中日双边关系长期稳定发展。中国新冠疫情暴发早期,日本向中国提供了医疗物资援助;在香港事务和台湾问题上,日本政府也并未紧随美国的步伐。

   在改善与东北亚国家政治关系的基础上,中国也进一步推动了东北亚地区主要经济体间的合作进程。在2019年12月举办的第七届中日韩工商峰会期间发表的三方联合声明中,中日韩三国在维护自由贸易、提升区域经济一体化水平,推动三国企业在 5G、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开展合作达成了共识。从整体看,虽然美国试图通过介入东北亚地区的主要安全议题来针对中国,但中国实现了与域内国家关系的改善和缓和。

   在"印太战略"框架下,美国从安全和经济领域介入东南亚地区事务。从安全领域来看,南海问题是美国介入东南亚地区的主要着力点。不同于奥巴马政府的"仲裁者"介入方式,特朗普政府更倾向于直接介入南海问题,并单独挑战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利益。然而,在寻求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前提下,中国和南海问题主要争端国家之间的关系总体改善。中国与东盟就南海问题签订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南海行为准则》。2017年5月中国与东盟国家为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所举行的第十四次会议上,参会各方就南海行为准则等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南海行为准则框架。2019年7月,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出席中国—东盟外长会议时表示,中国与东盟比预期中更早完成了《行为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的第一审读。从双边关系层面看,中国与南海争端主要国家菲律宾和越南关系稳定上升。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三年五次访华,并就南海争端表示期望以和平而非争端方式解决,提倡践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2019年1月,在越南举行的中越政府级边界谈判代表团全体会议上,中越双方表示加大在陆地边界管理的相关合作外,均承认海上问题是中越唯一悬而未决的问题。双方应基于重要双边共识和《关于指导解决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管控海上分歧、推进务实合作,实现海上和平稳定。此外,东盟中跟随美国最紧的新加坡在中美之间趋于中立。新加坡外长维文表示,新加坡既希望美国在亚太地区持续存在,也希望中国能在其发展过程之中占据应有的地位。2019年6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指出,由于中美关系的发展态势将对国际环境未来走向起决定性作用,因而中美两国必须和其他国家合作。2020年李显龙在美国《外交》杂志发表文章,对中美关系的发展趋势表示担忧的同时,再次表明新加坡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

   就经济领域而言,特朗普政府在"印太战略"整体框架下,试图通过譬如∶ 美日+东盟,美日澳+东盟和美印+东盟等形式,即"美国+X+东盟"这一合作模式来对冲中国在该地区不断拓展的影响力。但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试图让其亚太盟友承担更多的合作交易成本,且并未充分考虑东盟成员各国的实际发展诉求,因此战略效果并不尽其意。相反,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了与东南亚国家共同发展的进程。澜湄合作是当前中国实现与东南亚地区国家共同发展的典范。为深化澜湄六国睦邻友好的务实经济合作,共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除成立了澜湄水资源合作中心和澜湄环境合作中心外,2018年首批132个澜湄合作专项基金项目均顺利实施,近30个基础设施和工业化项目开工。此外,在2018年金边举行的第二次领导人会议上,也将既有的"3+5合作框架"升级为"3+5+X合作框架",旨在重点开展在水资源、产能、农业、人力资源和医疗卫生等领域的合作。不同于美国区域合作模式的单边利己特征,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合作模式具有显著的务实性、全面性和互利性。综上,尽管中美在东南亚地区战略竞争的态势加剧,中国在睦邻、安邻的周边外交政策原则指导下,明显改善并缓和了与东南亚地区争端国家间关系的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也推动了中国与东南亚地区国家共同发展的进程。

   (二)南亚地区形势基本稳定

   拉拢印度制衡中国,是美国介入南亚地区事务的主要目标。在美国视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之前,美国相当一段时期对南亚事务的关切聚焦地区核问题和反恐问题。尽管因反恐美国一度和巴基斯坦建立了密切的安全合作关系,但特朗普总统执政后,对巴基斯坦的反恐"决心不坚定"表示不满,以及取消美国对巴基斯坦的安全援助等行为表明,巴基斯坦不是美国当前在南亚地区试图争取的主要对象。特朗普政府制定的"印太战略"有显著的大国优先导向特征,即美国更重视优先发展与地区大国的双边和多边关系。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在南亚地区存在传统安全盟友缺失的现象,且南亚地区对中国地区影响力拓展担忧的主要国家是印度,因而当前美国在南亚地区积极拉拢印度。特朗普政府不仅将多款美式先进武器装备出售给印度,将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机身生产线投放至印度,同时在《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批准了取消《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对印度制裁这一内容。2018年举行的美印"2+2"高层对话中,双方签署《通信兼容性和安全协议》,允许印军接触美国的通信网络,确保美印军事力量的通信联络能力,实现双方在指挥、监控和侦察相关方面的数据共享。推进美印双边军事安全合作的同时,美国还积极推动印度融入美国在亚太地区既有的双边同盟体系。特朗普政府不仅频频促成美日印三方军事演习,同时2019年9月举行的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机制",也从四国原有的司局级别的磋商首次调整为部长级别的磋商。

   尽管美印频繁互动,且现实中的中美分歧和中印分歧大于美印分歧,但美国试图通过拉拢印度制衡中国的实际效果有限。在班公湖和加勒万壑河谷地带暴发新一轮中印边界对峙之际,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期望扮演"调停者",来"确保"地区的安全和稳定。然而,印度政府公开谢绝特朗普"好意"。2020年5月28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AnuragSrivastava表示,中印将在建立的军事和外交机制下,通过对话解决边界纷争。印度即便期望与美国合作制衡中国,也不愿意成为美国在南亚地区打压中国的棋子。

   就中印双边关系而言,自洞朗事件后,中印双边关系维持表面稳定。2019年 10月中印两国最高领导人在金奈会晤时,莫迪总理表示在照顾彼此重大关切的同时,也需要有效管控和处理双方之间的分歧。尽管近期中印边界地区纷争再起,但总体形势依然可控。当前,印军在中印边界地区的反复挑衅行为,实质是印度军方基于寻机主义试图增加自身在中印边界谈判中的要价筹码。

   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和睦邻、亲邻周边外交政策的指导下,中国和南亚地区的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等,保持整体稳定或向好的双边关系。2019年中国与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公开发布的三份联合声明均指出,推进、扩大双方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相关合作项目的同时,将继续在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尊重和支持彼此的核心利益、重大关切和自主选择适合本国国情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

然而,在推动各自与中国关系发展进程中,各方有所区别。中国和尼泊尔实现了稳中有进的双边关系。在中国和尼伯尔的联合声明里,尼方不仅重申坚定奉行一个中国原则,也明确提出不允许尼泊尔领土被用来从事任何分裂反华活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特朗普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86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