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拉格:乌合之众:博客一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43 次 更新时间:2006-12-26 01:25:12

进入专题: 博客   乌合之众  

约瑟夫•拉格   吴万伟    

  

   博客是傻瓜写,笨蛋读的玩意儿。

   现在博客成了非常时髦的东西,就连伊朗穆罕默德•阿赫马迪•内贾德总统(Mahmoud Ahmadinejad)都有一个。据说博客的发明是和古德堡(Gutenberg)发明印刷机一样重大的事件,已经带来新闻业的改革,甚至革命性变化。

   因特网技术的到来确实催生了很多新鲜事物。信息传播更加方便快捷,信息也更加多,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进来。在某种意义上选择更多,更民主了。上网的人尤其是保守派宣称新型媒体打破了让人联想到不公平和精英主义的词汇“主流媒体”(MSM)的垄断。

   博客并不像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士认为的那样不得了。新闻报道需要的记者至少适应了数字时代的挑战。撰写博客日记的人只是炮制了些最小程度的新闻报道,他们就像爬在鲨鱼背上的小鱼一样依附在主流媒体上面,捡点残羹冷炙而已。

   博客在发表评论和观点方面比较成功。有些批评家浏览博客是要寻找政治生活中的越来越粗俗的,不断增加的短暂性内容。他们说博客倾向于消除克制,或许吧。但是当杰克逊(Andrew Jackson)当总统的时候政治也不是很精练优雅的。在我看来,博客的更大问题在于其质量低劣。大部分内容是很糟糕的,即使点击率很高,有大量评论跟踪的博客都是让人惊骇不已的。

   任何可以想象到的观点都会出现,但是总体上说,博客是雷同的:一种无所谓的满不在乎的态度,张贴一些要么太简短要么话太多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复杂性和深刻性被完全避开,幽默变成了阿谀奉承,根本没有讽刺的内容在里面。辩论时唯我独尊,看谁的声音大,话粗鲁,而不是以理服人。

   写作的方式不仅影响风格也影响内容。比如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的对白过多的文体风格部分就归因于他的关节炎,它让普通书写不可能,只好把写作内容口授给秘书。在这方面,用博客报道新闻显然是朝向糟糕方向的变化。也就是说,媒介的低劣根源于新的独特的文学形式。对博客最恰当的比喻是糟糕记录的日记或者通俗作品,或者在信封背面草草写上的留言条,这些东西本不是为了让大众消费的。博客存在的理由就是:这就是我现在的观点。

   “现在”就是让瞬间性成为可能的技术的部分功能,也是把精确到分钟的最新消息作为最高价值的文化的功能。但是瞬间性本身没有必然的美德。传统的日报(新闻)已经以非常快的速度在飞奔了,而且为此付出了代价。如今的网络让所有这些跑得更快。

   如果要对政治产生影响博客就必须非常及时。我认为这是被瞬间性修改和部分决定了的东西。没有一点耽搁的即刻反应削弱了作为正统派的凝结剂的影响力。我们很难看到博客的持久的、系统的思想,相反多数是些匆匆而就的东西,或者狂热论点,或者无休止复述别人观点,用意识形态代替认知和思考。鼓励人们积极参与的网络,再加上网页、网站间的超级连接催生了乌合之众的到来,以及群体行为的出现。

   这种相互指代和互动性的活动安排在理论上应该允许分歧议题达成协议的空间,让市场检验个人分析的变幻无常,但是在实践上这是不可能的。因特网非常善于连接或者孤立持相同观点的人,但是要把观点相异的人聚拢起来,它就显得力不从心了。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之间常常指责对方要么是骗子,要么是笨蛋,要么是骗子加笨蛋。

   因为政治性博客是可以预测说些什么的,所以特别乏味。更准确地说,它们推动了思想上的不真诚,让每个选民都成为政党观点和路线的人质。因而,倾向右翼的博客竭尽全力追求第二级的娱乐消遣,约翰•克里(John Kerry)成为最有用的消遣材料,但是把更关键的问题如伊拉克忽略了。保守派长期以来觉得伊拉克问题是不用说的,非常清楚的,报界故意歪曲报道了那里的真实情况。或许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今天伊拉克是媒体偏见的庞大统一场地的理论一点也没有被改变。

   左派的愚昧和昏庸也很容易找到。昏庸的屁话比政治更有危害。博客非常精彩地证实了康拉德(Joseph Conrad)对于报纸的判断:傻瓜写,笨蛋读的玩意儿。同时说明在推动特别的普世教会主义过程中博客扮演了同样的角色。

   没有人想成为笨蛋。我觉得每个人都喜欢表现,喜欢娱乐,乌合之众是让人激动的。人们喜欢自己相信的东西得到证实和承认。因特网就像所有的自由市场一样,能够满足大众的平庸、乏味。正是因为如此,尤其是在政治中,它与保守派有关。如果保守派对旧制度(ancien régime)感到沮丧,他们迫切渴望一个扩大了的文体来交换。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创造了反现状机构,一种采用了过去常常抱怨的还原性习惯的机构。关于标准的某个不相关内容的争吵确实能极大地拉低标准本身。

   当然主流媒体自己垮掉了。它曾经处于绝对优势地位,但是因为强调在报道争议性议题时自诩的准确、公正无私而变得非常脆弱。当然,就像体制远非完美无缺的一样,主流媒体过去是有缺陷的,现在也不是一塌糊涂。钢笔在纸上写字的技术已经非常先进了,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积累了保证新闻报道原创性、专业性和严肃性的编辑文化。

   当然,像博客这样社会性技术性力量来到世界上后,就不会走开,虽然有些人觉得它讨厌。所以怀念过去体制的失去是没有意义的,也是让人伤心的。可以这么说,没有监督和制衡,民主是不能顺利进行的。在很容易地接受因特网命令的时候,人们应该有权力扔掉腐烂的东西,不断前进。

  

   译自:“ The Blog Mob” BY JOSEPH RAGO

   http://opinionjournal.com/extra/?id=110009409

    进入专题: 博客   乌合之众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7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