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民主失范、DQ升级与香港政治的再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0 次 更新时间:2020-12-03 19:41:20

进入专题: 香港问题  

田飞龙 (进入专栏)  
这是香港民主派在新时代“一国两制”进程中的落伍迹象和政治生存的危机征兆。

  

   香港民主何去何从?

   香港民主未来向何处去?香港的“一国两制”的新共识如何凝聚?在激进议员被DQ及大部分反对派议员集体辞职的条件下,香港立法会的民主代表性及代议功能会受到一定的削弱和影响,但从基本法制度规定来看仍可运作。故以所谓“总辞”胁迫特区政府及中央,不能取得任何显著的政治抗争效果和意义,反而更加失去中央政治信任及香港市民支持。

   继续留任的反对派议员郑松泰即点出此处要害。在中央如此清晰表达基本法原意及管治意志的条件下,相信香港市民与社会各界能够逐步跳脱反对派长期垄断和营造的“一国两制”误导性框架,看清楚并理解认同“一国两制”中的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以及基于宪法和基本法的中央管治权谱系。

   在激进派退场,街头运动也将遭受国安法遏制,以及外部干预有心无力的条件下,香港民主必须进行“法治化”和“内卷化”的结构性调整:

   其一,香港民主再教育和再启蒙,补上国家宪法与国家认同的缺环,在具体和完整的“一国”框架下理解和接受“一国两制”,作为社会重建、民主再出发及融入国家秩序的牢固价值共识和政治前提。

   其二,“忠诚反对派”的自我养成和制度驯化,在激进派腾出的政治空间里培育一个温和反对派的代表团体、议员及社会基础,与传统建制派形成合法竞争及有序合作的规范秩序,重建香港立法会的民主规范及符合基本法要求的行政立法关系。

   其三,特区政府在人大决定基础了推动“基本法第104条立法”,以本地法例形式更加具体和完整地建立覆盖香港全部公职人员(包括公务员、区议员等)的宣誓规范和惩戒规范,人大决定是中央作出的“例题”,是一个框架性秩序,香港本地需要配套以完整的细节规范和程序,这也是全面准确实施基本法的规范要求。

   其四,选举与参选秩序的规范强化,尤其是选举主任权力和审核标准的明确化,确保香港民主选举在合乎宪法与基本法的严格规范秩序内展开,不给无法效忠香港特区及基本法的任何政客以参选和破坏特区宪制秩序的政治机会。

   其五,从香港国安法层面严厉规范和打击香港公职人员包括议员勾结外部势力破坏香港特区宪制秩序、干扰操纵选举以及危害国家安全的一系列违法行为与活动,确保香港民主发展与国家安全相协调和兼容。

   其六,香港司法的自觉、自律与对民主的规范保障功能的结构性调整。这就需要香港司法真正站在“一国两制”的完整宪制秩序基础上,从宪法与基本法出发,调校既往过于偏重基本法“权利条款”及普通法闭环传统的司法哲学,司法过程需逐步向国家法理与国家利益开放及兼容,适应香港国安法及此次人大决定带来的香港特区宪制秩序的内在更新与发展。

   如果香港司法仍以国家为虚设、以权利为唯一基础及以普通法判例为唯一规范准据,香港民主的失范及社会运动的激进化就仍然难以得到规范性的制裁与治理。别忘了香港司法在反修例止暴制乱中是法治全链条最薄弱的一环,以及香港终审法院前常任大法官烈显伦先生9月初对香港司法“紧急改革”的严厉批评和呼吁。

   总之,人大此次DQ决定属于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的又一次具体行使,也是“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建设的重要一步。人大决定权威而精准地解释和规定了有关香港基本法上议员资格和议员失范行为的规范框架,为中央治港和特区自治提供了民主规范基准和惩戒性法律依据。

   香港立法会代表基本法下的民主代议价值和制度功能,对立法会的拨乱反正和规范重构,有助于香港民主政治在合乎宪法与基本法的轨道上稳健发展,也有助于修复行政立法关系及保障行政主导制的功能释放。在中央监督和推动下,香港借此机会清理和重建关于民主政治的理论和路线,恢复自治能力及中央信任,从而实现“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及香港市民的自由民主权利之规范保障。香港民主,由此可进入一个真正回溯到严格“一国两制”框架内的有序运行和发展的新周期。

  

   田飞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香港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副秘书长。

  

进入 田飞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香港问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76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